正文 一零二零、宝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

    凭空闪出几条人影来,道:“定是跑在这里了!找!”平波大叫:“就在前方,杀了妖女!”韩一鸣一听,便知是平波派去追杀苗师姐的同伙来了。苗师姐一手抱着小儿,一手结了几个手印,一道灵光在她背心一闪,将追到韩一鸣背后的几个人都拦住了,她也不回头,飞一般向前奔去。韩一鸣紧咬牙关,忍着疼痛,手里鸣渊宝剑挥动,心里将千钧斩念个不住。只要千钧斩一成,他就要转(身shēn)来击杀平波!他一心二用,鸣渊宝剑的剑光不是那么凌厉,但将围堵苗师姐的人都拦在了一边。平波在他(身shēn)后大叫:“那童妖千万不可放过。大家伙一起努力,杀了童妖!”韩一鸣知他要下手,找了个借口,那小儿不用看,也知是他救下来的凌风云,于是头也不回地道:“妖道!你少在那边信口雌黄!”平波大怒,手势一变,韩一鸣背上又是一连串的重击。这边众人也是连连下手,苗师姐抱了凌风云闪躲个不住,却腾不出手来还手。韩一鸣一连数剑,只是他这时防备着平波的回旋,一心二用,威力大不如从前,这边众人也一阵乱攻,韩一鸣险些透不过气来。

    忽然一道灵光一闪,一个人影直抢进来,在他面前一拦,双手在(胸xiōng)前结了几个手印,数十道剑光自背后他(身shēn)背的宝剑腾起,直扑向那群人去了。这人来得意外,韩一鸣愣了一愣,那人已道:“师弟,休要担心,我们来了!”却是顾清泉,紧接着又一个人影闪出来,手中宝剑上灵光闪动,乃是陆敬新。一时间来了二人,而且二人一上来就接手,将扑向韩一鸣的几人都拦住了,便是这片刻间,苗师姐消失不见了。韩一鸣透出口气来,道:“二位师兄,你们怎么来了?”

    顾清泉与陆敬新道:“沈师弟叫我们赶来的。我们远远看见这边打得(热rè)闹,知晓平波要来为难你,怎能不来?”韩一鸣道:“好!这边便交与二位师兄了。”他转回(身shēn)来,仍旧对着平波。他来了帮手,平波冷笑道:“来一百个也没用!”韩一鸣忽然觉得手上的宝剑灵光有些慢了,回旋,平波已在做回旋!这一下惊得韩一鸣一个机灵,平波的回旋不知什么时刻做好,要是被他的回旋罩住,这里众人全都活不下来!手里一刻不松,每一剑都挥向平波的头(胸xiōng)而去,千钧斩的口诀在心头滚来滚去!

    他全力打过来,平波还真不能不顾及,平波挡了几下,冷笑一声,背后一亮,一面铜镜自他背后闪了出来,七环宝镜。七环宝镜镜面上一道道字符显现出来,墨色的、泥金的、朱砂的。平波伸手对着韩一鸣一指,七环宝镜已转过来对着韩一鸣。韩一鸣还未动手,一个声音已道:“师弟快闪开!被七环宝镜照中了,也是要丢(性xìng)命的!”一个人破空而来,(身shēn)形微胖,颏下长须,乃是冯玉藻来了。

    他手指对着韩一鸣一弹,韩一鸣只觉眼前一花,冯玉藻已道:“师弟,被宝镜照中眼睛会瞎的。”韩一鸣只觉眼前有了一层薄雾,冯玉藻给他眼睛上蒙了不知什么,让他不能直接看到宝镜,同样的宝镜也就不能直接照到他的眼睛了。韩一鸣没想到冯师兄也来了,愣了一愣道:“师兄,怎么你也来了。”冯玉藻道:“掌门这里有事,我们怎会不来?不止我来了,涂师弟,罗师弟、肖师弟都来了,还有付师弟、韦师弟谭师妹彭师妹也即刻要到了。”一下来了这许多人,大出韩一鸣意料之外。

    灵山所剩的弟子已不多,这时除却沈若复与青竹标,都来了,韩一鸣道:“好,那绝不让平波得惩!”平波冷笑道:“活着的都在这儿了,不要放走一个!杀了他们,童妖也必死无疑!至于漏网的,咱们再去找!”他言语中竟有要一网打尽的意思!韩一鸣一口恶气直冲上来,手中的鸣渊宝剑对着平波直砍过去!

    “当”的一声响,灵光四(射shè),一面铜镜自他面前转开,七环宝镜将这一击挡住了。平波冷笑:“灵山的掌门都是当得的么?今(日rì)将你们尽数诛杀在此!一伙妖孽,早就该死了!”韩一鸣也冷笑道:“来来来,那就把咱们的账一并算算!”平波大笑:“好好好,有种!那咱们就好好算算!”他嘴上说着话,手上不停,早打出数道灵光来了。韩一鸣也不停手,手上打出来无数道灵光,与平波打了个棋鼓相当。

    忽然一道亮光直照过来,十分明亮,韩一鸣眼上蒙了物事,都觉得那道亮光十分明亮,已知是七环宝镜,便是这时,只听一个声音道:“师弟,别让七环宝镜照中,快闪开。”韩一鸣连忙闪(身shēn),避开那道亮光。他并不知被七环宝镜照中会怎么样,但听同门提醒,知晓被七环宝镜照中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回头一看,同门都纷纷闪开,不止同门,连同平波的门也都躲闪不迭。看来七坏宝镜极为厉害,被七环宝镜照中只怕会有(性xìng)命之忧,平波门人都知晓这个缘故,都闪(身shēn)躲开。

    平波哈哈大笑:“小子,一面宝镜已足够应付你们了。明年的今(日rì),就是你们的周年啦!”韩一鸣正要扑出去,宝镜旋转,已对着解他照过来。韩一鸣连忙闪开,七环宝镜转个不停,一道雪光在人丛中穿来穿去,所到之处,人人闪躲。韩一鸣这里站住脚跟,想要扑上去,七环宝镜已照了过来,只得再次闪开。他每每站稳脚跟,还未出手,七环宝镜又跟过来了,韩一鸣要避开七环宝镜得立时就跑,并且不能站在原地。他手中的宝剑一挥,一连几回,才发现七环宝镜就是跟在他(身shēn)后,专门照他。

    韩一鸣看了平波一眼,这才发现不妙,平波凌宝而坐,黑桃木剑在他(身shēn)边绕来绕去,他在做回旋么?再一看,钱若华并未随着他的同门跟灵山弟子们打得不可开交,他两手在(胸xiōng)前结了手印,两眼正看着韩一鸣。忽然那边灵光一闪,却是钱若华双手结的手印灵光闪现,钱若华手指指向何方,七环宝镜便照向何方。是钱若华在驭使七环宝镜!钱若华驭使着七环宝镜对着韩一鸣照个不住。韩一鸣这时心中透亮,钱若华之前或许都不会驭使七环宝镜。今(日rì)平波一意要将灵山众人一网打尽,教钱若华驭使七环宝镜,自己抽空来作回旋!最快最及时跟新(我们的地址是)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