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一九、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

    平波冷笑:“你以为百刺穿心那么简单就能好?那是道爷我毕生修为。看着不起眼,打中了生不如死!你小子已然命大,不知道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居然活过来了!不过,这伤,没有我的咒语解除,是好不完全的!只要我对你下手,你背后就会痛!今(日rì),我倒要看看,你坚持得了多久!小子,你会灵体分离么?你不会罢!你不能将自己的元神灵力抽出来,今(日rì)之后,你就等着寂灭罢!你的灵盾要是有个一百年修为,道爷我或许还有点忌惮!就这临时抱佛脚的结果,在道爷眼里,可是很容易破解的!”韩一鸣恍然大悟,平波的百刺穿心似是没什么奇特之处,却是最毒辣的!毒辣在打中之后伤势的越来越沉重!还有一点,就是他不知在上面加了什么咒语,听起来若没有他的咒语,是不能解咒的。龙睛虽是灵药、良药,医得了他的伤,却解不了平波加上的咒语!

    韩一鸣这才明白为何童子灵力那样高,却在被打伤之后,只能灵体分离。那是迫不得已!平波今(日rì)必定是将他这一生的修为都用上了,他要灵山派从此再不存在于世间!韩一鸣瞬间也想明白了,冷笑道:“好呀!你既然有如此本事,就上来,早早将我了结了!今(日rì),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我不怕死!不知你有没有这个种!”他一边将鸣渊宝剑纵横挥舞,一边在心里念千钧斩。

    他一心二用,手上的剑光便没那么强盛。平波的几道剑光直打过来,被他的灵光一激,溅在他(身shēn)上,不论溅在何处,韩一鸣只有背雄痛。韩一鸣已豁了出去,今(日rì)不论如何,也不能输在平波手下。灵山掌门要是折在了平波手下,同门翻(身shēn)的机会便少了许多。

    此时他竭尽全力,却不知平波也是竭尽了全力。平波之意,是要尽快把他击败,至于他死还是活,平波皆不在意。从前他打算把这诛魔弟子弄到他派中来,诛魔弟子当然是灵力高强,他岂有不想要的?但是韩一鸣的脾气倔犟,却是他没有想到的,弟子(性xìng)(情qíng)太过刚烈,实在是弊大于利。因此平波对韩一鸣也死了心,个把弟子,可要可不要!尤其是一个对自己从来就没过好脸色的小辈,完全不必再留了!他有更紧要的事要做,因此这时也是出了全力,要将这个眼里没有他的小兔崽仔击杀在当场!

    只是这个小兔崽仔的修为也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虽说他的灵盾是才修成的,平波攒足了全力,都不能击穿他的灵盾,若不是之前在用百刺穿心打伤他时下了他酝酿已久的一个诅咒,这小兔崽仔真会是他的劲敌。尤其今(日rì),平波心头另有一桩事,那才是最为要紧的。至于这小子,能不坏他的好事,已是万幸了。

    韩一鸣却不知平波也是尽了全力,背上帝痛一直若隐若现,但依旧全力撑住,怎么样也愿平波将自己打退。那童子说得清楚,只要撑过了子时,童子便能复原了。虽说平波自到了这里就没有提过童子,但韩一鸣相信童子所说,平波是不会放过他们的。比起自己来,童子的灵力之高,更是平波害怕的,因此平波追赶过来,就是要将童子在子时到来之前击杀。

    此乃非常时刻,韩一鸣向灵骨看了一眼,灵骨早在那边将平波的门人弟子及随他同来的帮凶都拦住了。赵浩洋生前为武修,功夫精湛不说,一招一式都极具美感。灵骨没了之前那飘逸出尘的美感,但一柄碧水宝剑剑气纵横,生生将那许多人都拦住了,只是平波带来的人实委太多了,还总有人想将灵骨击败,然后扑过来。韩一鸣这一看,便知灵骨能撑得住一阵,目下是不必担心的。定下心来,将千钧斩在心里念个不住。平波打到他(身shēn)上的剑光,他已没所谓,他担心的是平波的回旋。

    平波的回旋无声无息,但要是落入他的回旋中,要凭一己之力挣脱出来,着实是难上加难。韩一鸣已经着了他两次道儿,都是一不小心就中了他的回旋,因此韩一鸣格外小心。但回旋乃是平波的绝技之一,不能指望平波不用。平波一定会用,因此韩一鸣也想用千钧斩破去平波的回旋。只要破了他的回旋,便不怕他了。

    他这里盘算着,手上不停,平波也跟他打得不亦乐乎。、平波的两眼,、满是怨毒,每看他一眼,都如同一条毒蛇咬了他一口一般,让人毛骨悚然。韩一鸣认真对付平波,心里将千钧斩念了一遍又一遍。忽然,平波大叫一声:“什么人?滚出来!”“啪”的一声响,(身shēn)边多了个人。

    这人是个女子,一(身shēn)布衣,(身shēn)形修长,手中抱着一个小儿,面目姣好,正飞奔过来。韩一鸣大叫:“苗师姐。”正是灵山的师姐。谭师姐也不言语,一只手结了个手印,一点灵光,将打到面前的灵光挡开,对韩一鸣道:“掌门助我。”她一出现,平波手中的剑光便对准了她,苗师姐抱着手中的小儿,左躲右闪,她蹑空而来,来得极快。平波的灵光都紧追她的背心,韩一鸣也直奔过去,手中的鸣渊宝剑道道剑光直打平波面前去。

    他奔到苗师姐(身shēn)后,将她一拦,道:“快跑!”本已打到苗师姐背后的灵光都被韩一鸣的灵盾拦住了。平波大喝:“拦住她,杀那个童妖!”平波门人与他纠集前来的帮手本来都在与灵骨缠斗,听他这么一叫,立时就有人丢下灵骨,扑过来了!灵骨(身shēn)边全是平波那边的人,跑了这几个,灵骨也没占个上风,这边平波已难对付,他的人再来纠缠苗师姐,韩一鸣这边可是立时就落了下风。韩一鸣也顾不上别的,想起那边有童子做的结界,叫道:“师姐,你向前跑,不要回头!”

    说来容易,但果真要向前跑,已是不能,平波那边几个人扑过来,早将苗师姐的去路拦住了。他们上来就动手,一时间灵光飞舞,将苗师姐罩住了。韩一鸣拼着有灵盾,将整个后心都对着平波,这里鸣渊宝剑挥舞不断,将打到苗师姐(身shēn)边的灵光都((荡dàng)dàng)开了。只听平波冷笑:“小兔崽仔,这是你自己不要命了,须怪不得我!”韩一鸣背上已被重重一击,虽说有灵盾,这一下依旧击得韩一鸣背雄痛起来,紧接着几下重击,都击在韩一鸣背上。最快最及时跟新(我们的地址是)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