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一六、见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

    他静静看着元慧,看元慧如何回答。他用这一回相助来要元慧借剑,便是志在必得了。元慧略略愣了一愣,道:“韩师弟,我当(日rì)答应你三次相助,你已用了两回,这回要是真在这个时刻用了,以后,我可就不能帮你了。”韩一鸣淡淡一笑:“元慧师兄,我已想好了。虽说师兄答应的相助若是留到将来,说不定大有用处,但今(日rì)此时确已到了我(性xìng)命攸关的时刻。不论师兄借与不借,我过后都将面临一场大战。若是师兄借了我,过后我活下来了,之后师兄便不欠我什么了,最明(日rì)此时,我便将宝剑送来师兄处。若是师兄不借我,我活不下来,那后面那一次相助,于我还有什么意义?不如这时用了罢。师兄你说对不对?”

    元慧两眼看着他,神色探究,口中却道:“哪有这样的紧急?师弟这是说笑话不是?”韩一鸣微微一笑:“师兄是再聪明不过的人了,我是说这种笑话的人么?”元慧默然片刻,端正的了颜色,道:“师弟,那,可要我叫几个我派中的弟子相助?你说得这样狠,我心里很是担心。我派中师兄弟的修为虽说算不上精深,但相助一下,总是有好处的。”韩一鸣摇了摇头道:“多谢师兄美意!这事不必扯上贵派的师兄们。灵山派的事,就由我来担当罢。我自己灵山的师兄弟们,也不参与这事的。师兄只要借剑给我,我已感激不尽了!”

    元慧点了点头,道:“好!”伸出手向韩一鸣递过来,他手中握着的,正是连鞘的鸣渊宝剑。元慧携剑而来,似乎早已料到了韩一鸣会来借剑。韩一鸣接过宝剑来:“多谢师兄,告辞。”元慧连忙道:“师弟,你要去哪儿?”韩一鸣愣了一愣,那童子说有地方要去,却并未告诉他要去向何方。但却对元慧道:“我得远远离开贵派,别让这麻烦惹到贵派来才是。”元慧道:“好!那你随我来。我有个让你立刻走远的法子,比你驭剑要快得多了。”韩一鸣愣了一愣,元慧道:“你不想将我尘溪山扯进去,我也想极力要撇清这层干系。师弟,我要告诉你一事,你来之前,平波道长便着人来我派中用言语按住我了。他料着今(日rì)你会来找我的,我将他的弟子安排在我派中住下了。你若不是来我尘溪山历代掌门福佑之地,他的弟子必定知晓。那这麻烦,可就太大了。现下你要离去,我送你一程,才不会惊动他的弟子,如何?”

    平波的门人弟子已在尘溪山了!这令韩一鸣大为惊异,但一想平波已算准了时机,抢个先机,也没什么意外的。便道:“好。多谢师兄!”心中却不知该去哪儿,元慧指着一块石头道:“师弟,你站在这里。”随着他的手指,那块石头上有了一个小小的符咒,韩一鸣心中有些惴惴,对于自己不识得的法阵,他已有了诫心。但却未听到藏在他怀中的童子的声息,那童子何等厉害,这符咒要是有什么不妥,他早便出声了。韩一鸣定了定神,站在了那块大石上。

    元慧双手轻拍,结了一个手印,韩一鸣只觉眼前元慧一点点隐去,片刻之后,已站在一片深深浓黑中。韩一鸣四周一看,深深浅浅的浓黑,不知该向哪边去。忽然听那童子的声音道:“掌门,这边。”随着童子话声,一点小小明光亮起,却是一朵小小雪莲。雪莲是那童子的护(身shēn)灵力,便在这时,前方出现了一点亮光,越来越大。韩一鸣道:“这边,应当是元慧让我们去之处。”童子道:“掌门不能往那边去!元慧的相助,仅仅是借剑,他送咱们离开,只是不想让平波以为咱们与他有勾结。他开的门掌门只要一走出去,一盏茶功夫,就会撞上平波!”韩一鸣大吃一惊:“他,他……”童子道:“他虽然没将掌门送往死路上去,但却是故意将掌门送往平波面前去的!掌门若是没了(性xìng)命,鸣渊宝剑平波当然会给他!”韩一鸣道:“他竟如此见小!”童子道:“他倒不见小,他见的是大!过后我再与掌门细说,现下不是说话的时刻。掌门跟着我的护(身shēn)灵力走。我的护(身shēn)灵力会脱落,最后一瓣脱落下来,掌门便站住。”

    童子的护(身shēn)灵力向一边飘去,韩一鸣连忙跟在后面。脚下极其难走,深一脚浅一脚,走得磕磕碰碰。元慧给他指的路一眼望去便十分平坦,韩一鸣深信童子,不再看向那边,只随着童子的护(身shēn)灵力,向前走去。走了一会儿,一片小小落下来,消失得无影无踪,再看那小小雪莲上,还有两片。韩一鸣又走了一会儿,两片依次落下来,最后一片落下之时,韩一鸣收住了脚步。

    那片雪莲落在地上,浓黑褪去,他已站在一条河边,刺骨寒风直扑上来。此时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一轮眉月,无数星辰将天幕衬得美伦美焕。韩一鸣四周一望,已见(身shēn)边无树无花,连青草也无,自己就是站在一片乱石滩上,四周山峦起伏,看得见尖尖雪峰,银色山脊。韩一鸣总觉这里说不出的眼熟,再看了一回,猛然想起来,这里,就是狂飙灵力回归獒王之处!

    他万万想不到来到了这里,捏紧了鸣渊宝剑,先找到了狂飙灵力消失的那块大石,驭剑飞到石上,极目四望,不见人来。忽然(胸xiōng)前一(热rè),童子已自他(胸xiōng)前奔了出来,四周看了一看,道:“平波追到这里来还要些时候。掌门的这个物事,我先用一用。”他手中拿着的是韩一鸣收在怀里的那个布包。韩一鸣道:“好,你用。”童子解开布包,将其中的物事一一取出来,将无色无相宝镜揣入怀中,小手将片白布在空中一扬,手一指,那片白布没了踪影,童子道:“我的灵力已经不足,这是一个极好的躲藏之处,这本来就是个结界。我就躲在这其间。”韩一鸣仔细看了看,不见他说的结界,点了点头道:“好,你躲进去。”童子道:“灵骨一会儿就到,我这里做几个护符,两个放在掌门(身shēn)上,另外两个,掌门放在灵骨(身shēn)上。”韩一鸣道:“好。”最快最及时跟新(我们的地址是)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