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五六、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她的一双眸子之中透出些许森然冷意来直直看着屋顶令人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凤-舞-文-学-网--她虽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两眼之中却全然没有少女天真无邪的样子神(情qíng)也略有些疲惫眼光对着上方韩一鸣明知她看着的是屋顶却总觉她的双眼透过屋顶望着的是自己以及自己头顶之上那曙光破晓的天空。

    那少女一动不动地躺着过不多时慢慢合上了双眼韩一鸣不知她是否睡着了但她(身shēn)边那半边葫芦里的绿光却慢慢黯淡下去。天色越来越亮梵心烛火的光芒已越来越弱但还能穿透屋壁将堂内的景象都映照出来。韩一鸣又等了片刻见那少女翻了个(身shēn)背对着那半边葫芦显然是睡去了。便悄悄御剑自屋顶飞下来来到木门之前轻巧缓慢地推开了木门再次进入了屋内。

    这回倒好那少女放在(床chuáng)上的半边葫芦还有若有若无的绿光透出来与指路标示无异韩一鸣便悄悄向那绿光飞去这回留了心并不敢飞得太低以防自己再撞到(床chuáng)边惊醒那少女。他弯着腰飞到那葫芦上方低头向内看去半边葫芦之内躺着一块碧绿的玉牌!

    这块玉牌有一寸见方大小绿得如(春chūn)水一般的是一块上好的碧玉。但玉牌泡在一滩鲜血之中碧光与碧玉将那滩鲜血映成了褐色韩一鸣一看却仍知是鲜血。并且那块碧玉周遭的鲜血在一点点缩小。韩一鸣一愣即刻明白过来这块碧玉正将这滩鲜血变得越来越少它正将这滩鲜血都吸入碧玉之中去!

    韩一鸣看得恶心也不敢贸然伸手去碰这块碧玉便向旁边一看。--凤-舞-文-学-网--这一看冷汗自背心渗了出来那少女已转过(身shēn)来一双(阴yīn)森森的眸子睁得溜圆正对着自己!两人相距甚近韩一鸣一惊她的双眼睁得极大几乎有脱眶而出的样子正对着自己。若不是韩一鸣御剑御得极好又见过许多怪异之事这一下定会惊呼出声再也不能稳如泰山。

    虽说不曾叫出声来但韩一鸣却也她被吓得浑(身shēn)是汗一动不能动地盯着那双溜圆的眼睛!他一动不动那少女也一动不动一双吓人的圆眸透过几丝拂过面庞的鬓直瞪着他。韩一鸣自来不曾遇上这样的事自己才学做贼被人当场抓住了!一时不知所措愣愣地望着那少女一动也不能动不知该如何是好。但那少女也一动不动面上神(情qíng)也一丝不变只有那双溜圆的眼珠对着他。

    不知对看了多久韩一鸣才回过神来。他吃这一惊连呼吸都顿住了回过神来才又吸进气去。不知对那少女说什么好轻轻飘开了些却见那少女的双眼依旧一动不动望着他先前所在。韩一鸣不(禁jìn)心中一动迟疑片刻伸出手去对着那少女面上轻轻晃动了两下。

    那少女的双眼依旧一动不动盯着先前那个方位。她竟是睁着眼睛睡熟了!韩一鸣浑(身shēn)一松吐出口气来满背冷汗。这下知道了这少女是睡着也不再那样紧张了依旧对着她看了一眼忽然想道:“她的大狗偷走了沈师兄的罡锐宝剑我便将她的这块玉牌拿走。去约了两位师兄再来让她用罡锐宝剑来换回玉牌。”看那少女依旧不动慢慢飘到那半边葫芦上方压低(身shēn)子向着葫芦之内的那块玉牌伸出手去。

    他的手指一触着那块玉牌指尖便如触到了一块烧红了的铁块一般烫得缩回来就着微光对着指尖一看指尖已烫出个了水泡。深知不能徒手拿这块玉牌回头又看了那少女一眼她依旧圆睁双眼睡着。韩一鸣伸手触了触那半边葫芦却是冷得如触着冰雪一般。哪里还顾得了这许多一伸手将那半边葫芦抄在了手中御使宝剑飞出茅屋去了。

    这一下他飞得极快转眼已飞离山坳连着回头看了两回都不见那少女追来才放下心下将御剑诀也念得慢些了。只是那半边葫芦却真的如一块寒冰一般冻得他手指生疼。韩一鸣换了两回手双手手指都冻得生疼干脆将衣衫下摆提了起来提在手中将那半边葫芦兜在衣上向前飞去。

    此时天已有些亮了韩一鸣却不知两位师兄各自去了何方放眼四周只见全是起伏的山脉哪里有师兄们的(身shēn)影?正在焦急忽然只听(身shēn)后微有声息传来飞快地一转(身shēn)一个人影已飞到面前却是沈若复!

    乍然看见沈若复韩一鸣说不出的高兴先道:“师兄你没事罢?”沈若复道:“事倒没有只是快累死我了!我的老天也不知那只大狗是什么来路居然叫来成百上千只狼紧追在我下方我不敢落地一直向前飞它们居然契而不舍不论我飞到哪里都一直追在下方。还叫声不断并且我总觉还有狼不断加入进来越卷越多似的。我用的是陆师兄的蹑空法用得不熟整整一个晚上用的都是不熟的法术并且持续不断不累才怪寻个树梢扶着歇息片刻向下一看居然见那些狼一只只堆叠起来想要够着来咬我这果真是狼么?”他说到后面声音近乎于哀号。

    韩一鸣忍不住有些想笑各人飞开却各有遭遇。看着他道:“嗯不是狼难道是狗么?”沈若复哀声道:“这还不算够不着我居然跳起来够也不怕把自己脊骨摔断!我只能停停走走不敢挨近地面。哦哟我要是飞低一点怕不被它们扯成碎片?还让不让人活了?师弟我快累死了!”他满面疲惫确实是累得不堪了。韩一鸣颇为同(情qíng)向下看了看道:“师兄那狼群还在么?”沈若复道:“还在那我就死了算啦!不在啦天亮了才慢慢散去的。我的天累死我了。”

    -----------------------------------------------

    其实烦恼只是一时的现在也不存在了。感谢大家的关心非常感谢!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