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七三、夜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他在静心院内师兄们面前绝口不提自己去了何方有时顾清泉问起他也只是说去了后山。--凤-舞-文-学-网--顾清泉这些时候与沈若复甚为相得往往韩一鸣回到屋中他们都在谈天说地。韩一鸣便坐在一边听他们畅谈间或也插口说上两句但还是听的要多些。

    自从在静心院中见过紫裳与紫依的前尘往事韩一鸣便留了心有时半夜醒来都会(禁jìn)不住向窗外望去。只是自那夜之后静心院都不再有过异样显现。韩一鸣也知异样不是时时会有若是时时皆有也算不得异样了。

    转眼已是十六(日rì)离掌门传位只有三(日rì)了。韩一鸣午夜醒来本拟翻个(身shēn)再次入睡却不知为何翻来覆去睡不着。在(床chuáng)上躺了片刻照旧坐起(身shēn)来不经意地向窗外看去窗外清冷的月光之下各位师兄的屋子都没有声息也没有半点光亮想来师兄们都早已进入梦乡。坐了片刻正要躺下忽然见院心地面上有一个若有若无的淡淡影子立时抬头向上方看去。

    月空之中弥漫着淡淡月华九座山峰高高飘浮围成一个圆。然而在那九座山峰之外有一个白衣人正向上方飞去。韩一鸣一愣看了看月影才不过刚过三更。是哪位师兄向着上方飞去?还是哪位师尊夜归?又或许是灵山的什么过往?韩一鸣一时不知哪一个答案才对对着那人影呆看。月光虽不黯淡但那个人影却看得不甚分明只能看着他越飞越高最终融入月华之中。--凤舞文学网--

    韩一鸣颇有些疑惑不解坐在(床chuáng)上探头向外面的天空细看始终不见那人下来。等了一阵复又困倦起来翻(身shēn)躺倒再次醒来已是天色大亮了。翻(身shēn)坐起来不(禁jìn)怀疑昨夜乃是一梦!忽然见顾清泉自屋外进来神清气爽衣服下摆还有露水的印迹鞋上微有泥土。对他招呼一声:“小师弟你今(日rì)醒得这样早。”韩一鸣猛然醒悟过来那个半夜飞升的人影乃是前去修行的师兄!

    看了顾清泉一眼忍不住问:“师兄灵山所有的师兄中有哪一位是半夜修行的?”顾清泉正在喝茶闻言一愣:“嗯或许有罢我也不知。我一向不太留意这些。各人的修行全不相似不好一概而论。但凡夜间修行白(日rì)里必然要养精蓄锐。不过我却从没见哪位师兄弟青天白(日rì)的精神不济。你怎地想起问这个来?”韩一鸣一时愣住昨夜的所见能否说给顾师兄听?顾师兄与自己同住了这些时候他的(性xìng)(情qíng)自己也是极为明了。只是大师伯有言在先那问到口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宁可当昨夜自己看见的也是看过秘书之后得知的灵山过往也不能随意便说出来。大师伯的嘱咐自有他的用意还是小心为好!

    他一时不言语正想搜个借口出来不让顾师兄再问下去便听顾清泉又道:“嗯夜间修行要看是怎样修行法了!”韩一鸣“哦”了一声顾清泉道:“灵山的师兄弟们凡是武修的都以黎明时刻为采集天地灵气最佳时刻只是各人采集的方法和地点不一而同。若是术修就不拘时刻方式了。但无论如何这些都不紧要方式方法并不要紧不是么?不过若是深夜修行除去先前我说过的还有两点与众不同之处。其一是因他本(身shēn)就异于常人须得深夜修行白天反倒是养精蓄锐的时刻。第二乃是师父教授的方式不同。或许特别教授他一些别的同门不能学到的学识因不能让同门知晓从而深夜教授!”

    这话一说韩一鸣一时之间福至心灵那个(身shēn)影就是大师兄!大师伯的言辞之中已有传位给大师兄的意思所以大师兄才在深夜前去聆听大师伯的教导。想来一派之长必然有许多事物与寻常弟子不一般。这些事物只能由大师伯秘密授与大师兄。韩一鸣不(禁jìn)轻轻叹了口气(身shēn)上轻松却也有一丝淡淡的失落。想来是自己修为还浅心神浮动不能自抑想来还要再过些时候才能真正不将这些事务放在心上。

    正在想间门前有人敲了两下司马凌逸笑道:“小师弟在想什么?”韩一鸣才想起他便见他出现意外起来也因自己心思浮动有些心虚。呆呆看着司马凌逸走入屋来连答应都忘记了司马凌逸笑道:“小师弟你在想何事想得这样入神?”韩一鸣定了定神才道:“没什么?大师兄请坐。”司马凌逸道:“小师弟我有话与你说。”顾清泉闻言站起(身shēn)来道:“大师兄请坐我失陪了。”向着门外走去韩一鸣刚想叫住他司马凌逸已道:“小师弟咱们两人细说较为好些。”

    虽说如此说法但顾清泉走出门去许久二人都相对无言。韩一鸣不明白大师兄要对自己说些什么?或许是要说昨夜自己看到大师兄独自去大师伯处但也或许也不是此事可是他还真想不出别的什么要在此时来说。坐了一阵司马凌逸道:“小师弟昨晚……”韩一鸣心内一怔大师兄也看到自己了?停了一停司马凌逸道:“小师弟我看到了。”

    大师兄看到了自己?韩一鸣深深吸了口气大师兄的确修为极高自己只是在窗前探了个头大师兄在飞升之中居然将自己那一探头看得再清楚不过!司马凌逸道:“小师弟你看到我了吗?”韩一鸣也不否认道:“大师兄我看见你了!”司马凌逸点了点头正要说话。韩一鸣心内忽然听到大师伯的声音道:“一鸣你来。”

    韩一鸣站起(身shēn)来道:“大师兄大师伯叫我去一趟回来后咱们再说。”司马凌逸点了点头道:“嗯或许也说不了啦明、后两(日rì)只会更加忙碌。咱们有什么将来再说!”说着站起(身shēn)来走出门去。韩一鸣拿了鸣渊宝剑走出静心院上聿喜而来。

    ------------------------------------------

    明天还是两次更新请书友们到时继续支持!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