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一七、贯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离开那片伤心之地时韩一鸣在空中对着地上已破烂不堪的白龙看了一眼。--凤舞文学网--抬起头来却见远远的天空之中站着一个紫衣人。紫裳她宁立风中也望着下方的白龙。神(情qíng)颇为伤怀紫衣映衬之下她的面目没有丝毫血色!韩一鸣不(禁jìn)想起她曾经流淌的两行血泪白龙死了她也很伤心罢可韩一鸣想迷惑的是她看似对白龙(情qíng)深意长却也不曾站在白龙那边。虽说谈不上与白龙真正交手但她在白龙前来为难诸人的时候全然是站在白龙对面的。她到底是怎样的心境?会这样矛盾?韩一鸣想不明白也无神细想。飞出老远了回过头去却还能望见天际那点若有若无的紫色。

    回到灵山好长一段(日rì)子里韩一鸣在梦中都会重见白龙死前的种种。有的时候是他丰神如昔却毫不留(情qíng)!有时是他那空空如也让人战栗的双眼对着自己。还有时是他残破得不忍目睹的(身shēn)躯最后的挣扎。自然也少不了师父与四师叔最后的惊鸿一瞥。每次都是在淋漓的大汗之中惊醒过来心跳得如擂鼓一般睁大眼睛对着黑暗静逸的屋顶才渐渐平复下来。

    已然都成为过去了他却总是在梦中一遍遍重见!擦一擦满头的冷汗他没有出声也没有在梦里大喊大叫因而每一回都不曾惊醒同屋的顾清泉。可是当他向顾清泉看去时却现顾清泉虽是躺在(床chuáng)上两眼却是睁着也在一室寂静之中清醒地望着屋顶!

    一片寂静之中顾清泉叹了口气:“师弟你又做恶梦了?”韩一鸣也叹了口气:“师兄惊扰你了!对不住!”顾清泉淡淡地道:“没有!你没有惊扰我!是我自己睡不着!听你在(床chuáng)上翻(身shēn)还有嗯师弟你你哭了!声音很低但我听见了!你梦里很痛苦么?我每晚都听你睡不安生!你何必如此?为何不痛痛快快大哭一场呢?”韩一鸣一愣伸手一摸自己的脸颊面颊湿润!原来他在梦中哭了自己却不知道!

    顾清泉两眼望着屋顶道:“师弟我也很难过。--凤舞文学网--我也想不明白到了最后怎会变成这样?”韩一鸣默然谁也不曾料到会是这样!回到灵山之(日rì)看见大师伯的时候韩一鸣简直不敢去看大师伯的面容。但不容回避的是大师伯毕竟是大师伯从此之后跟随师父修行的弟子连自己在内都要随着大师伯继续修行。从前跟随四师叔修行的弟子则跟五师叔继续修行。修行还是要继续下去。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原来乃是指那那没有无休无止没有尽头的岁月!

    两人都不作声了各自在心内思索。许久之后顾清泉道:“师弟好在咱们没有看见白龙的屈服!他至死都是不服的没有丝毫的妥协!也因了他的不妥协我才觉着并不那么伤心!唉!”韩一鸣也说不出话来顾清泉说的对若是看见了白龙的妥协屈服不知自己现下是何心(情qíng)?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或许便是因白龙的宁死不屈心中越难过。可是顾清泉说的也对若是白龙在那个时候屈服了只怕自己会更加难过!

    顾清泉道:“师弟你也该开怀些!凡事总要向前看才好!”韩一鸣无言以对默了一阵才道:“多谢师兄劝解!嗯睡罢!”翻(身shēn)对着窗外却依旧睁着眼睛。

    一夜无眠天亮之后随着众师兄来到聿乐之上。一如往常秦无方与弟子们说话他也是沉默不语过耳不闻。待得各位师兄都将疑问问过大师伯求得解释之后众人一起告辞。韩一鸣也站起(身shēn)来随着出去他才转过(身shēn)便听大师伯道:“一鸣你且等一等!”韩一鸣收住脚步转回(身shēn)来依旧低着头。这些(日rì)子浑浑噩噩不免些心虚再加之心(情qíng)低落竟不敢抬起头来正视大师伯。

    各位师兄都鱼贯而出他这些时(日rì)神思昏乱人虽来到大师伯面前却不曾细听过大师伯说什么。及至今(日rì)大师伯出声唤他才回过神来听着师兄们都出去了聿(爱ài)之上除去风过竹稍带来的“沙沙”轻响便是一片寂静。大师伯也不出声韩一鸣忽然觉得心中百感交集没来由的一阵阵的伤心围上(身shēn)来!

    良久之后才听大师伯道:“一鸣你坐。”韩一鸣在竹椅之上坐下依旧不敢抬头。生怕自己抬起头来会伤心流泪会失声痛哭。片刻之后只听大师伯道:“一鸣你为何会如此压抑自己呢?来来来喝一杯茶喝过之后我有话对你说!”

    一只白瓷茶杯递到面前来几片浅绿的新茶在茶杯之中轻轻舒展茶香四溢。韩一鸣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倒也辨不出好坏但是鼻中却一酸似乎有东西自四肢百骸一起向(胸xiōng)前聚拢来在(胸xiōng)前凝成巨大的一块向自己头上涌来。

    秦无方道:“一鸣这杯茶中我加了一个小小的法术叫贯通法。我看你憋了许久了不如贯通一回哭个痛快!”他话音未落韩一鸣已失声痛哭起来他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哭声是那样响亮听在耳中都有些歇斯底里。这一哭哪里还收得住一气哭了下去狠狠哭了一回。

    他越哭心中的郁塞便越是松动越哭越觉得畅快淋漓!渐渐的心中清爽起来。他哭过之后心中缓和了许多拭去满面的泪痕道:“多谢大师伯弟子好多了!”秦无方道:“一鸣哭未见得便不好。无(情qíng)未必真男子!你不必太过压抑!”韩一鸣点了点头:“弟子谨记师伯的教导。”秦无方道:“好!我给你一件衣服。”

    秦无方向那边竹几上一指韩一鸣已见那竹几上放着一件叠得齐整的素衣一尘不染。秦无方道:“这是你师父穿过的本来不必以物为念但我看你的确是个重(情qíng)谊的孩子这(套tào)衣服就给你罢虽说是你师父穿过的但我也用过法术焕一新了你也可以穿的。”

    -------------------------------------------

    今天晚间还有一次更新请书友们继续支持!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