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零三、萧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龙,本(身shēn)就异常稀少,即便是有骨(肉ròu)亲(情qíng),活了两千年岁月,还有什么看不开?它们向来自傲,也不将诸如螭吻、狻猊这些不能成龙的骨(肉ròu)放在眼中,确实算得上独一无二。--凤-舞-文-学-网--我所说的这条金龙在六(欲yù)之扰前,倒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到了六(欲yù)齐出时,它却与众不同起来,独自找了一个小村庄居住下来。并且化为人形,每(日rì)里与左邻右舍相谈甚欢,从来也没有自高自大的样子。”

    韩一鸣不(禁jìn)有几分向往,原来龙不全是那样冰冷的样子。昨(日rì)所见的龙,确实气度非凡,却也有寒然冷气,令人(情qíng)不自(禁jìn)敬而远之。因而对秦无方道:“这条金龙面对别人之时,也像人么?”秦无方道:“是的。我很是意外,不过想它应当是见人学人的,凡人只要想学,都能学会。何况它更是聪明百倍呢?既便他从前没有骨(肉ròu)之(情qíng)香火之谊,学上一段时间,总是可以学会些的。”韩一鸣叹道:“那它当真是聪明非常了!”

    秦无方道:“的确如此,不过不止于此。它隔些时候就搬个地方,一来可以多听多看,增长阅历。二来,也是防人耳目。”韩一鸣奇道:“它还要防人耳目吗?谁还能不利于它?”秦无方道:“哦,要防的。在它还没有参透六(欲yù)之前,要防为世俗所扰,它永不老去,若是总呆在一个地方,早就让人起疑了,它在某一处呆个十来年,之后便会另换个地方。免去了这些后顾之忧。后来的(日rì)子里,我有时也想,我所见到的这条龙,会不会是前世也曾见过的?”

    从前韩一鸣从来不知出门之后,会有些什么遭遇。--凤-舞-文-学-网--后来来到灵山,又下了一趟山,经历如许,不(禁jìn)叹道:“是呀,若不是到了另一地方,怎知那地会是怎样?”秦无方道:“就我看来,这条金龙,确是龙中智者了。不过,也只是我这样看。或许别人会认为它愚不可及也说不定。它自一个地方,迁移到另一个地方,住上些时(日rì),再另迁他处。多或十来年,少则三、五月。后来也不知怎地,它满足于这样的生活,每到一个地方,都有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和左邻右舍相谈甚欢,偶尔,也借自己的天赋神力,悄悄做些小事。或是久旱不雨时,为他们降雨,或是看谁在不该去世的年纪重病,悄悄为他在药中施些法术。这些于它来说微不足道的事(情qíng),却总是让旁人欣喜若狂。它六(欲yù)已动,七(情qíng)随之而生,也每每暗自欢喜不已。若不是每天都要回水中畅游,它几乎都忘记了自己还要修行。”

    韩一鸣略有些失望地道:“是呀,它还是龙。”不知为何,这条龙自秦无方的口中说出来,似乎已不在是龙了。不再是那冰冷面容,语气平淡的灵物。它成了一个和蔼可亲的人,一个总是面带笑容,笑看眼前芸芸众生的人。

    秦无方道:“它若是堪破了六(欲yù),从此之后,就百无(禁jìn)忌,随心所(欲yù)了。虽说在堪破之前,它也是无所不能了,但有一点,却是不能避免。它每(日rì)需要在水中畅游,汲取水中灵气。水为万物之源,龙也在万物之中。虽是灵物,始终还是脱不了这个物字。因而这条金龙挑的歇息之处,都是河流湖泊水源充沛之地。它到了人世间,见人人都有名字,自己又喜欢潇洒随意,便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做萧逸。”

    “萧逸”二字一入耳中,韩一鸣心中便一动,似乎有什么在心里蒙上了一屋迷雾,自己隔着这层雾,隐约看见后面的事物,却是看不分明。秦无方道:“萧逸每(日rì)到了晚间,都会独自一人到河流湖泊之中畅游,一来是龙之本(性xìng),二来,也得到一个暝思的机会。之前,它都没有如人一般的七(情qíng)六(欲yù),六(欲yù)既动,七(情qíng)随生。只不过慢一些,缓一些。它从前没有的东西,都要从头学过。在咱们看来,与生俱来,毫无玄妙的很多东西,对它来说,却是万分难解的,也是必须从头学起的。就如同你看到小乖那与生俱来的重生万物的本事,你吃惊赞叹。萧逸对于咱们与生俱来的很多东西,也是吃惊赞叹的!”

    顿了一顿,秦无方道:“萧逸十分聪明,且它与别的龙不同的之处,在于它从不目无下尘。从不认为龙就高人一等,也不认为下尘,就真是尘土一般渺小。它的确学会了许多东西,也因此,他领悟六(欲yù)之中之外的五(欲yù)所用的时刻,远远比别的龙少得多了。”

    “它参悟了五(欲yù),离开先前所住的地方,来到一个小小山村,要在这没人打扰之处,参透。它涌动,见到年轻漂亮的少女,便会有仰慕之意。但它也知须得参悟透一点,因而躲到这个小小山村。这小小山村叫做三家村,仅有二十来户人家,得不能再小,且村中也没有其之出色的女子。萧逸自认为到了这里,就少了许多(诱yòu)惑,能静心参悟。”

    韩一鸣心道:“这也算是个不错的法子,少了许多(诱yòu)惑,便少了许多纷扰之思。”这念头一闪,秦无方已道:“一鸣,你也这样认为么?”说着摇了摇头。韩一鸣道:“弟子见识短浅,请师伯指教。”秦无方道:“既说到领悟,那你可知何为领?”韩一鸣道:“不知弟子解释得可对?领,有领取、接受之意,也可说为领会。”秦无方道:“很对,既是领取、接受,不亲(身shēn)领取、领会,哪会有悟呢?”

    韩一鸣闻言大悟,道:“师伯的意思,是它堪不破这么?”秦无方笑道:“一鸣,你很是聪明。虽说他是一心想要堪破这的,但若不是亲(身shēn)领会,哪里能够堪破呢?”韩一鸣奇道:“那,那,别的龙,也是亲(身shēn)领受过吗?”秦无方道:“无出其右,都是一般过来的。万事皆可忍,唯独那,是最难忍的。并且(情qíng)发于心,因心所生的无形无体之物,去无可去,也无从而去。”韩一鸣点了点头,秦无方道:“你二师伯教你千钧斩,你也学会了,就知心力如何强大,不是人力所能去除的。”

    萧逸的故事从今天开始,请书友们关注下面出来的它的妻子的故事。这个故事不长,但希望大家喜欢!请喜欢这本书的书友们为它投票吧。感谢大家一向以来的支持!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