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九七、呼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秦无方道:“骁鳐,你还是回去罢!”骁鳐一动不动,两只金色的眸子由原先的滚圆,变作了三角,一股怒意,对着秦无方而来。--凤舞文学网--韩一鸣站在大师伯(身shēn)边,只觉一阵刺骨寒意扑面而来,冷得(身shēn)上起栗,似乎连五脏六腑都冻住了。小心翼翼呼了口气,一团白雾自鼻中呼出。

    卢月清道:“骁鳐,你若是想硬闯出灵山去,便不要怪我们手下不留(情qíng)。你一出去,便会殃及这许多弟子。当初我师父救你一命,让你在此活了五百多年,你现今却要因让他老人家的徒子徒孙都因你而丧生吗?他老人家救了你,而如今却因你,要将灵山要毁于一旦么?”秦无方道:“骁鳐,你有幸生而为龙,我们生而为人,不能与你相比。但你也明了,师父下山之前,已有准备,不会让灵山因你而生意外。灵山,不能因你而毁。这就是降龙圈,你若是一意孤行,不听劝解,还是难逃那不能自主的命运!”

    骁鳐在空中一动不动,似乎凝固住了。韩一鸣不知灵山从前过往,看看各位师尊,又看一看小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自己是该站在原地,还是该走开。但看师兄们都远远站着,又觉站在师尊们(身shēn)边很是不妥。

    提起脚来,刚迈出一步,就见小乖张开口来,耳中便是轰隆不绝的雷声。小乖似乎没有吼出声来,可韩一鸣耳中却是连绵不绝的雷声,翻翻滚滚,没有止歇。那雷声在他脑海之中激((荡dàng)dàng),似乎自左耳直穿到了右耳,连耳朵到头颅都疼痛起来。--凤-舞-文-学-网--

    韩一鸣咬牙支撑了一阵,只撑得眼前发黑,金星乱冒。好容易撑过去,眼前显现出小乖那狰狞的样子。此时的小乖龙口大张,龙须飘浮,但两只金色的眸子边缘有了一圈血红,带着些许狰狞之态,不知为何,韩一鸣一看它,便觉那是绝望。从未有过的绝望,韩一鸣不由自主,望着小乖,心生怜悯。

    乖(身shēn)躯一扭,飞速向下坠去,快得无以形容,片刻之后,蓝天白云浮现头顶。仿佛先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只有几位师尊浮在空中,才觉得先前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

    几位师尊在空中站了一阵,看着骁鳐去得无影无踪,各自回去。只余下卢月清和他门下弟子还站在聿(爱ài)之上。韩一鸣从前听小乖说起师祖之时,都是十分仰慕依赖。但此时它却突然对诸位师尊发难,似乎忘记了从前所说的一切,令人着实意外。

    正在发呆之间,只听卢月清道:“一鸣,你也回去收拾收拾,准备两(日rì)之后下山罢。”韩一鸣回过神来,只见诸位师兄已没了踪影,想是已先行离去,只有师父卢月清还站在原地。卢月清道:“哦,昨(日rì)你在湖边,我一时忙乱,不曾对你说,咱们又要下山了。现下你也知道了,就先回去罢!”若是韩一鸣不事先得知这个消息,定然会惊异。只是他昨(日rì)已听顾清泉说过,此时便不会诧异了。卢月清道:“去罢,顺便去看看骁鳐。”

    韩一鸣离开聿(爱ài),便向幻镜湖飞去。他素来都是御剑飞到静心院后,再向幻镜湖而去,此番是第一次向幻镜湖飞去。在高高空中,灵山依旧高不见顶,聿喜、聿乐、聿得、聿失、聿(爱ài)、聿贪、聿嗔、聿痴,九座山峰不过是灵山的小小一隅,只算是飘浮在灵山的山腰。在空中越过山梁,韩一鸣远远望见的,便是极远处一道极高的苍凉山脊。韩一鸣一愣,这道山脊他曾见过,连山脊之上的冰瀑都见过。苍凉壮美,陡峭深邃,昨(日rì)他的魂魄就仿佛到过这里一般。不(禁jìn)收住了去势,浮在空中。片刻之后,自心底生出向往之(情qíng)来。那山梁之后,似乎有什么在呼唤他一般,不是呼唤他的名字,而是一种如同耳语般的轰响,在他心底响起。瞬间韩一鸣便忘记一切,呆呆浮在空中。

    山梁之后的云雾渐渐消散,冷峻的雪峰现出(身shēn)来,金色的(日rì)光,将那座雪峰染成了金色,远远看去闪烁金光,更加神秘幽美!韩一鸣呆呆飘在空中,对着那座金色雪山凝望。雪山周围的一切,都已不复存在,只有那座雪山,在前方招唤着他,让他迷醉!

    忽然心底有人沉声喝道:“一鸣!”韩一鸣一惊而醒,这是大师伯秦无方的声音,他四周一望,脚下已是苍茫的山壁,那凌空高挂的冰瀑已近在咫尺,幻镜湖早没了踪影。回头一望,幻镜湖早已被他甩在了(身shēn)后,不知不觉间,他已飘向雪峰。韩一鸣愣了愣神,只见(日rì)影偏向一边,下方的苍凉山壁前全是莽林,没有路径。正在迷茫间,秦无方的声音在他心内道:“一鸣,快回来!不能再向前去!”

    韩一鸣猛然明白这里便是师父曾说过的灵山弟子不能踏足之地!御使鸣渊宝剑,便要向来路飞去。他左手食、中二指一动,向(身shēn)后一指,脚下鸣渊宝剑却全无反应,依旧慢慢向山脊靠去。自他得到鸣渊宝剑以来,还从未遇过鸣渊宝剑不听他御使,不(禁jìn)大吃一惊。定了定神,在心里默念御剑诀,但前方那道山脊还是慢慢向他挨近来,看着越来越近的冰瀑,阵阵寒风吹来,韩一鸣不(禁jìn)急出一(身shēn)汗来,将御剑诀念得越发快了。

    鸣渊宝剑全然不听他的指使,依旧向着如刀峰般陡峭的山壁扑去。韩一鸣大声叫道:“大师伯!大师伯!”忽然一个人影凭空闪了出来,白衣银发在雪峰印衬之下,越发洁净,正是秦无方。秦无方从他(身shēn)前闪出来,伸臂将他拉住。

    韩一鸣吁出口气来,只见秦无方飘然而至,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对那道山梁看了看,道:“一鸣,咱们回去罢!”韩一鸣点了点头,秦无方拉了他,便向来路飞去。秦无方一动(身shēn),鸣渊宝剑便也随着他,一同向来路而去。韩一鸣刚松了口气,耳中就传来那穿透人心的轰响,如泉眼自深潭浮出,带着穿透冰水、越过深渊的回响,直透韩一鸣内心。韩一鸣只觉心中一片空明,似乎一滴水滴落深潭的清越水声,都能穿透心肺,让眼前的一切消失。

    灵山的(禁jìn)地有什么?请书友们关注下一章内容,非常感谢书友们的支持,非常感谢!请喜欢这本书的书友们为它投票吧!感谢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