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九六、百年不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韩一鸣“哦”了一声:“二师伯也是留守么了。--凤-舞-文-学-网--”却听顾清泉道:“二师叔却不是留守,二师叔回山之(日rì),便已闭关。连他老人家的弟子,都让我师父教导了。因此这番下山,他老人家是不去的。”

    这话于韩一鸣来说,也是意外之极,一时之间愣愣站在原地。他虽曾听黄静玄说要闭关,但并未放在意中,万不料甫回灵山,二师伯便闭关不出了。一时之间,错愕不已。顾清泉道:“二师叔也是,何苦如此看不开,定要闭关呢?”韩一鸣道:“二师伯看不开吗?可我总觉得二师伯是非常看得开的。”顾清泉道:“师弟,一个人无论如何眼界宽阔,都会有局限之时。试想天有多高,地有多宽,总会有些事物,惑人心神。但二师伯见识广阔,想必过些时候,就会参透。”韩一鸣忽然想起自己并不知为何又要下山,便道:“师兄,可知这次下山又是为的何事?”

    顾清泉道:“这次么?听说是百年不遇之事,只不过具体为何,师尊们还不曾说,我也不敢胡乱猜想。”韩一鸣不(禁jìn)奇道:“师兄,何为百年不遇之事?”顾清泉道:“百年不遇之事其实多而又多,一时不胜枚举,你今(日rì)不在你师父跟前么?也不曾听三师叔说起么?”韩一鸣道:“我?我不曾在师父(身shēn)边。”顾清泉道:“是了,那明(日rì)你便会知道了。明(日rì)三师叔定会与你说的,你就不要急在这一时半会儿了。”

    韩一鸣越是想知道到底是何事,顾清泉便越是不说,似乎与他玩笑一般。--凤-舞-文-学-网--但越是如此,韩一鸣越是心里痒痒,怎奈他偏偏不说,就是要卖这个关子,只得作罢。韩一鸣与灵山之上别的师兄并不是如此熟落无拘,也不好前去打扰别。只能耐下(性xìng)子,等明(日rì)揭晓谜底。

    可他也不如顾清泉那般欢天喜地。他才从山下的纷乱复杂之中挣脱出来,回到山上,便又要下去了吗?顾清泉虽说是(性xìng)(情qíng)直爽,却不似是信口开河之辈。何况下山是何等重大的事(情qíng),弟子们也不该用这个来取笑。韩一鸣还有一个牵挂,小乖。

    乖的(性xìng)(情qíng)大变,也令他迷惑。自来见小乖,都似见到一个可(爱ài)的孩子一般,调皮捣蛋,在漫长岁月中寻找些小花样来打发时光。这山中岁月,会不会也有些让它觉得烦闷呢?韩一鸣(禁jìn)不住这样想。可是它今(日rì)昂头相对,龙颜毕显,却是怒容相对,让人有些不寒而栗。虽说韩一鸣与小乖厮熟,但见它怒气勃发,还是不免有些心惊。此时虽不知小乖遇上了什么事故,但它的反常,已令韩一鸣意外。他不(禁jìn)想起从前,小乖虽对灵山的诸位师尊并不十分尊重,却也秋毫不犯。它只是为师祖守着灵山,等着师祖回来。可它今(日rì)对师伯师父那勃然大怒的样子,却已大异往常。

    次(日rì)清晨,韩一鸣留心看各位师兄,一如往常地,并无异常,不(禁jìn)有些怀疑顾清泉是信口开河与他玩笑。顾清泉却也不解释,忙着浇完碧玉竹,吃过早饭,御剑飞上天空去了。只剩下百思不得其解的韩一鸣,望着碧澄天空。

    呆了一阵,才回过神来,回屋拿了鸣渊宝剑出来,御剑飞到聿(爱ài)之上。几位师兄在梧桐树荫下交头接耳,见他上来,与他打了个招呼。韩一鸣正要回应,忽然觉得脚下震动,聿(爱ài)山峰竟在轻轻震颤!韩一鸣大吃一惊,虽说聿(爱ài)如灵山之上的其余八座山峰,高高飘浮在空中,却让人不会怀疑它的稳固。此时聿(爱ài)震颤,不由得让人吃惊万分!

    韩一鸣昨(日rì)亲眼见那人出现在大师伯面前,心中有些疑虑,难道是那人让灵山震颤吗?颇有些不信,可那人的厉害,也是他亲(身shēn)经历。难道此时,那人又回来了吗?还真是(阴yīn)魂不散。这些念头都如电光火石,片刻之间便一闪而过,继而更加令人惊异的是,天空忽然就变了颜色。确切说是失去了颜色,本来那碧蓝得让人心旷神怡的碧空,片刻之后,就变成了灰白,宛如瞬间就失去了颜色一般。一时之间,不止天空失去颜色,连脚下的大地也失去了青绿颜色。

    忽然一点白光一闪,只见梧桐树下的小屋内一个人影飞了出来,站在韩一鸣面前,正是卢月清。众人还未叫师父,卢月清已对着韩一鸣道:“你果真要如此固执么?”韩一鸣莫名其妙,但见卢月清声色俱厉,不似开玩笑,不由得愣在一边。

    只听卢月清对着自己道:“师父的嘱咐,我是不会忘记的。你若出去。害了自(身shēn)不说,还会害了灵山这许许多多弟子!单这一点,我便不会让你出去的!”韩一鸣更加惊异,颇不能轩信这话是从师父口中说出来。他很是知道,自己哪里会有这样大的本事,自己也是处处小心,不让灵山被人诟病。

    忽然一阵寒意自背心升起,韩一鸣猛然转回头去,惊见(身shēn)后一片片巨大的鳞片,整齐排列,对着自己。那长长的(身shēn)躯先就令他一晕,继而抬头一看,高高的上方,一个龙首,遮住了太阳。其实此时太阳的光辉也黯淡下来,似乎只有长长龙(身shēn)上发出的淡淡金光照耀天地。

    韩一鸣愣了一阵,灵光一闪,这是骁鳐,或许可以说是小乖。小乖(身shēn)形前所未有的大,弯曲灵动,它浮在空中,相比之下聿(爱ài)似乎小了许多,甚而不能让它落足。它若是落下来,只怕聿(爱ài)会歪向一边,承受不住。韩一鸣还在发愣,忽然一个(身shēn)影出现在(身shēn)边,白须白发,双眸晶莹。

    秦无方道:“骁鳐,灵山之上,你不可胡作非为。还是回幻境湖去罢。”他语气平淡,但却有难以言喻的压力,韩一鸣只觉如重物压在(身shēn)上,连气都透不过来,(身shēn)躯也渐渐弯了下去。几点白光闪烁,一个个(身shēn)影凭空出现。只见赵浩洋、陈蔚宇、白樱都闪现出来。

    乖到底要干什么?请书友们关注下一章内容。非常感谢书友们的支持,非常感谢。今天冬至,大家都和家人团集了吗?祝书友们都开心、快乐!请喜欢这本书的朋友们为它投票吧!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