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七六、无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罢,将剑递还韩一鸣,站起(身shēn)来,向前走去。--凤-舞-文-学-网--韩一鸣远远望着师伯与师叔一同去叫了平波道人,三人一同步入半空中说话,心知必是谈此一事。便在黄静玄先前所坐之地坐下来,看平波道人离得甚远,忍不住轻轻摸了摸怀里的无相宝镜。

    不知无相宝镜是何灵物所化,能否再相助一回?韩一鸣原以为无相宝镜只是用于看视,哪知亲眼见无相宝镜破去诘利摩诃的隐(身shēn)之术,才知此物也厉害非常,只是为何无相宝镜会在那时与诘利摩诃过不去呢?不过此物本就稀奇,这些疑问都不必去想。

    忽然想到那(日rì)晚间,诘利摩诃右手自己(胸xiōng)前,就是这面铜镜救了自己一命。忍不住自怀中把无相宝镜拿了出来,此时天光黯淡,韩一鸣向铜镜之上看去,不(禁jìn)大吃一惊。只见铜镜之中空无一物,本来在镜中盛开的莲花已没了踪影!

    韩一鸣自拿到这面铜镜之(日rì)起,镜中那朵白莲宛如生长在其中一般,时时刻刻静静开放。可是此时却不见了踪影,不(禁jìn)将他惊得目瞪口呆。对着铜镜看了半晌,铜镜镜面幽深如许,便是将面容贴在镜面之上,镜面上也是乌沉沉的,什么都映不出来!

    他对着无相宝镜细细看了一阵,只见无相宝镜并无破裂,也看不出哪里有缺损,但镜中的碧水莲花,确确实实是没了踪影!韩一鸣将无相宝镜收入怀中,心中惶惑。无相宝镜虽没有损坏,但其中的碧水莲花没了踪影。--凤舞文学网--当初秦无方将这铜镜给他之时,已说过这不仅仅是祖师留下来的宝物,那定然是意义非凡,可是此时,铜镜还是铜镜,镜中的白莲与碧水都没了踪影,很难说还是完好如初。

    经历了这许多事(情qíng),韩一鸣已知无相宝镜中的白莲,必定是非凡之物。忽然之间没了,怎能不心慌意乱、惴惴不安?何况与诘利摩诃大战在即,还想借助无相宝镜之力,与诘利摩诃一番大战,却在这时看见白莲无影,碧水不再,哪里还能安稳如初?向黄静玄看了几眼,始终见他与赵浩洋、平波道人远远在半空说话,三人都神(情qíng)专注,又强忍住了心中的不安。只是思绪却是十分混乱,一时想到诘利摩诃,一时想到无相宝镜。

    不知坐了多久,黄静玄的声音道:“一鸣,你怎地不去休息?”韩一鸣抬起头来,不知何时黄静玄已来到(身shēn)边。他对韩一鸣看了一眼,道:“你在等我吗?”韩一鸣满心都是无相宝镜,要说与二师伯听。可当二师伯问了起来,一时之间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怔怔看着二师伯。

    黄静玄道:“一鸣,不要着急,慢慢说罢。”韩一鸣向平波道人看了一眼,黄静玄道:“你随我来。”伸手拉了他的手臂,便腾(身shēn)而起。这一回是黄静玄盘膝而坐,(身shēn)子却如从水中上浮一般向上飘去,韩一鸣随着二师伯,也慢慢浮入空中。只见脚下的那片焦黑之地越来越远,而头上天幕却越来越宽阔,宽阔到了一望无际。

    韩一鸣放眼望去,只见深蓝近乎黑色的天空中,满是明亮星辰。在天空中看到那些明亮璀璨的星辰,心中的焦虑不知不觉慢慢放松下来。黄静玄放开了手,道:“好了,一鸣,你说罢。”韩一鸣回过神来,向下望去,只见下方早已是漆黑一片,(身shēn)周也没有人影,确实是万无一失了,才道:“师伯,无相宝镜里的碧水莲花,都不见了!”

    黄静玄眉头一皱“哦”了一声,道:“你拿来我看。”韩一鸣将无相宝镜自怀中摸了出来,递给黄静玄,黄静玄对着无相宝镜看了一阵,摇了摇头:“怎会如此?”韩一鸣道:“难道是那天晚上弄坏了?”黄静玄道:“你(胸xiōng)前可有伤口?”韩一鸣道:“我不曾看过。”

    他自己心中也是惴惴,诘利摩诃那样厉害,他能活下来,实在已是侥幸到了极点。黄静玄道:“风吹过来时,你可会感觉疼痛?”韩一鸣看了师伯片刻,点了点头。黄静玄道:“可你并没有化为飞灰。”韩一鸣又点了点头。黄静玄道:“一鸣,我说了你不要害怕,你还是为诘利摩诃所伤。不过,或许是因为你(胸xiōng)前有无相宝镜之故,你只是伤,并不曾被他汲取了活力。也难说无相宝镜的碧水莲花就是因此而消失。你不要太担心,凡事都有个定数。无相宝镜本就是十分奇异之物,有些变化也不必大惊小怪!”

    韩一鸣心头一松,点了点头,黄静玄道:“一鸣,无相宝镜当用之时,便要用了。诘利摩诃与众不同,他卷土重来重来之时,必定是十分厉害,咱们都要小心为上。”韩一鸣迟疑片刻:“师伯,还能用吗?”黄静玄笑道:“此乃灵器,如何不能用?只不过要灵气((逼bī)bī)显时才能用罢。”韩一鸣道:“上一次用无相宝镜,平波道长似已察觉,弟子担心……”

    黄静玄笑道:“你不必如此担忧。难道你不知道长看不见无相宝镜么?”韩一鸣原有些怀疑,听师伯如此一说,不(禁jìn)道:“弟子是有些怀疑,只是不敢确认。”黄静玄笑道:“我原也不知,只不过听他问你师叔,便知是这个结果。这也不足为奇,无相宝镜,本就无色无相,他又不是灵山弟子,看不见,也是常(情qíng)。便是灵山弟子,也多有看不到的,这样的担心很是不必!”

    韩一鸣道:“是。”黄静玄道:“一鸣,我看你面色还好,想来伤势也不重罢?”韩一鸣老实答道:“只是那天道长一口气吹过来时,有些疼痛。”黄静玄道:“还好,一鸣现下我要存积灵力,不能帮你封住伤口了。”韩一鸣道:“师伯,不碍事,并不疼痛。”黄静玄道:“也还好,你现下修为还浅,若是没有无相宝镜,那一下你的(胸xiōng)口,你就会化为飞灰。你没有即刻化为飞灰,便不会有大碍。”韩一鸣道:“师伯,那几天之后,诘利摩保来时,无相宝镜,还能、还能用吗?”

    无相宝镜还能用吗?请书友们关注下一章内容。非常感谢书友们的支持,非常感谢,请喜欢这本书的书友为本书投票!感谢!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