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六四、狂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韩一鸣修为定力皆不足,紧咬牙关,还是全(身shēn)颤抖、流泪不止。--凤-舞-文-学-网--杜青峰如此干脆地灰飞烟灭,更让他难以自持。他与杜青峰也算得上是兄弟(情qíng)深了,听他临去时那几句话,哪里还忍得住?好容易咬紧牙关,才忍住不出声来,但泪水却是止不住地抢出眼眶来。

    看着那碎片在空中飞舞,忽然怒不可抑,狠狠向平波道人看了一眼。虽说杜青峰并非平波道人害死,可韩一鸣却对他十分愤恨。手指捏紧了剑柄,忽然平波道人对他看了过来,两眼之中也是冷光闪烁,还有一丝狞恶与怨毒。韩一鸣紧咬牙关,(胸xiōng)中怒气阵阵升腾,却是强压着。两眼毫不畏缩,直视他的双眼。

    忽然平波道人挨了近来,道:“小老弟,你也说自己被了(胸xiōng)口,那么你……”韩一鸣心中一凛,向他看了一眼,冷冷地道:“道长有何见教?不妨直说,在下洗耳恭听。”平波道人向黄静玄看了一眼:“黄道兄,他适才可是亲口说他也被(胸xiōng)口了。众人都化灰了,他可以幸免么?那是什么恶魔你也该知道!”

    韩一鸣立时明白过来,平波道人恨己入骨,巴不得自己也化为飞灰。冷冷向他看了一眼,忽然想起杜青峰的毅然决然,将心一横,大不了也化为飞灰!绝不让这恶道人对着诸位师尊与师兄说三道四。

    正想开口说:“大不了你也吹我一口气,我可不怕你!”却听黄静玄淡淡地道:“他确实说了,道兄是怀疑他也和那三名弟子一般无二么?”平波道人冷笑道:“我哪里敢怀疑他,我不过是信不过那诘利摩诃罢了!”黄静玄向韩一鸣看了一眼,微有些犹豫。--凤舞文学网--平波道人笑道:“道兄,你难道要厚此薄彼么?都是弟子,缘何他便得你另眼相加?”韩一鸣气塞(胸xiōng)臆,狠狠瞪了平波道人一眼,道:“师伯,弟子也借师伯的一口气!”

    毕竟他心中也有些忐忑,忍不住轻轻伸手摸了摸(胸xiōng)前的无相宝镜。黄静玄见他动作,心知肚明,猛然想起无相宝镜在他(身shēn)上,无相宝镜极是神妙,不会不堪一击,便道:“好,那我就吹上一吹!”说罢,张嘴一吹。韩一鸣只见他张嘴就吹,并在不意,哪知吹到面前,却是一阵大风,吹得他衣裳簌簌而动,尘土飞扬。

    紧接着(胸xiōng)口便是一痛,大出韩一鸣意料之外,不(禁jìn)心中一紧。双眼下瞟,对着自己(胸xiōng)前看了一眼,却见(胸xiōng)前并没有化为灰尘。他亲眼见平波门下两名弟子都是自(胸xiōng)口起化为尘灰,因而先看(胸xiōng)前。见到(胸xiōng)前没有变化,心中略微安定了些。可是(胸xiōng)口的疼痛却剧烈起来,韩一鸣紧咬牙关,双手握拳,指甲全都陷入(肉ròu)中,忍了一阵,低头一看,自己(胸xiōng)前依旧是白衣如昔,抬起眼来,狠狠楞了平波道人一眼。

    平波道人愣了一愣,也是咬牙切齿,恶狠狠看着韩一鸣。韩一鸣心知他恨自己,不亚于自己恨他,毕竟他的两百年灵力是折在鸣渊宝剑上。平波道人自己做恶在先,却最是护短,凡是不对,那都是别人不对,他自己则是永无过错。

    两人怒目相视,黄静玄先道:“一鸣!”若不是因师伯师叔在一旁,韩一鸣只怕先前就已经按捺不住。明知自己不是平波道人的对手,也要拼上一拼。这恶道人实在是十恶不赦,坏事做尽。可为什么师伯师叔总是隐忍?韩一鸣再好的(性xìng)(情qíng),都有些忍不住了。

    二人对视良久,平波道人眼中是怨毒深重,韩一鸣则是怒气勃发,两人都是一触即发之势。旁边黄静玄叹了口气:“平波道兄,现下你也看见了,一鸣并没有如别的弟子一般化为飞灰,你可以放心了罢?”平波道人哈哈大笑:“你说是就是了么?我可不信!我门下弟子的(性xìng)命要紧!谁知你老兄是不是暗循私(情qíng),口下留(情qíng)了呢?”黄静玄还未说话,韩一鸣已忍不住道:“道长说话,可是要有凭有据,这样说我师伯,似乎不妥!”他险些便将“恶道士”三字说出,到了口边,又生生改了过口来,口称“道长”,语气却也毫无敬意。

    “哈哈”平波道人冷笑:“好呀,既然不曾循私,我也来吹一口气如何?”韩一鸣道:“吹便吹!莫说一口,就是十口八口我也不怕你!”黄静玄在一旁道:“一鸣!”韩一鸣听师伯发话,便收住了口。他本不是口利之人,但今(日rì)再难忍耐,因而针锋相对。

    平波道人深深吸了口气,对着韩一鸣便喷了过来。他这口气实在吹得比黄静玄先前要猛烈得多,吹得韩一鸣(身shēn)上衣裳都猎猎作响。韩一鸣(胸xiōng)口被他吐出来的强风吹拂,剧痛不已,看得分明,平波道人也是全力以赴,妄图将他吹得灰飞烟灭。

    韩一鸣(胸xiōng)前剧痛比先前更甚,却是紧咬牙关,皱起了眉头,一声不吭。平波道人一口气吹出来,吹得十分猛烈且持久。两人面对面站着,不过三尺相距,却是一个面色铁青,一个面色发紫,中间是尖利的风啸之声。韩一鸣是气愤交加,悲愤莫名,剧痛难忍,因而面色铁青。平波道人则是恨之入骨,加之无处迁怒,巴不得一口将他吹散,因而憋得面色发紫。可一口气吹完,毫无异状,两个人又各自添了心头堵,更加横眉冷对!

    平波道人“哼”了一声,又吸了一口气,韩一鸣咬紧牙关,毫不示弱。黄静玄往他(身shēn)前一站将他拦在(身shēn)后:“平波道兄,你现下还有什么疑虑不成?”平波道人哈哈一笑,冷冷地道:“那是自然!”韩一鸣怒道:“你当我怕你不成,你再吹十次我也不怕你!”平波道人气得面色转黑,一口气便向他喷了过来。韩一鸣咬牙捏拳,要硬顶住这阵狂风。哪知黄静玄也吸了一气,反吹过去。一时之时,狂风大作,连站在一边的两派弟子都衣裳拂动,风声呼啸,地上的落叶枯草都被这两股大风卷得满天弥漫!

    诘利摩诃到底是什么人?请书友们关注下一章内容。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请喜欢这本书的书友们给这本书投票吧!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