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四八、事出有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躺了一阵,木门“呀”一声开了,杜青峰走了进来。--凤舞文学网--他向韩一鸣看了一眼,道:“师弟,你醒啦。你饿了罢?”他不说还好,一说韩一鸣果然觉得饿了。杜青峰摸了摸倒扣在木桌上的一只粗碗,道:“凉了,等一等。”韩一鸣饿得腹中鸣叫,哪里还能等,道:“师兄,不用麻烦了。”杜青峰叹了口气,道:“好罢!”端到他面前来。

    碗内不过是一碗白饭,两样素菜。韩一鸣却是一顿狼吞虎咽,不知为何,他从未觉得如此饥饿过。那两样素菜平平无奇,而那碗白饭却是出奇香甜。吃完一碗,(身shēn)上有了力气,杜青峰笑道:“好在小师弟还年轻,二师叔说没有伤筋动骨,歇两天就会好的。师弟,你昨晚可是把我吓了一跳。好好的,怎么就栽下来了?好在大师兄极厉害,反手就把你抓住了,不然,摔下来,可不知会摔成什么样子。”

    他一说,韩一鸣立时想起那小婴儿来,问道:“那小婴儿还好吧?”杜青峰道:“那个小家伙吗?一路上在我怀里大叫大嚷,精神得很呢。早已回到他父母的(身shēn)边了,你就放心罢!”韩一鸣点了点头,杜青峰道:“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就是来看一看你。你好好歇几天,过几天你就该好得差不多了,到时候,咱们再走。说来也怪了,平波道长最是(性xìng)急,从前听别的师兄说,与他同路,他总是催着往前赶。今(日rì)居然也说在此地修整些时(日rì),真是难得。好了,我去相帮外面砍树建屋,你好好歇着罢!”

    韩一鸣心中略略奇怪,平波道人为何会转了(性xìng),难道他昨晚也受了伤么?他那时只顾着全心全意念御剑诀,没有留意平波道人。--凤-舞-文-学-网--但昨晚平波道人后来异样,却也还是有些觉察,心道:“难道他真受了伤么?我的鸣渊宝剑真的伤了他么?”忍不住四下里看了一看,却见鸣渊宝剑连着那蓝中透黑的剑鞘一起,躺在自己枕边。轻轻伸出手去,摸了摸鸣渊宝剑。

    他到底年轻,虽是从极高的地方摔下来,好在山林之中树木茂密,无数枝条被他压断,却也让他下坠之势缓了又缓。若不是这些树枝,他是要摔断脊梁骨了。那地上的草也是十分厚密,因而并没有伤得很重。黄静玄又与他药吃,施了法术,歇了两天,已能下(床chuáng)行走。

    他一能下(床chuáng)行走,那对夫妇便抱了那个小小婴儿前来,对韩一鸣谢了又谢。韩一鸣见二人都有些掩不住的憔悴,那女子抱着婴儿,没有片刻放手,显然是总有后怕,心中很是伤感。那夫妇二人经此一回,都有了难以磨灭的恐惧。

    二人要以金帛相赠,韩一鸣坚决不受。再三央及,还是不受。二人感谢之辞多而又多,韩一鸣看看天色已暗了下来,便催二人抱着孩子回去休息。送他们到门外,目送他们进了另一间木屋,这才回屋来。

    他一进屋,就见黄静玄与赵浩洋不知何时,已坐在了自己屋内。黄静玄道:“一鸣,你(身shēn)上可好些了?”韩一鸣道:“二师伯,我好了。都是因为我,耽误了行程,咱们明天就上路吗?”赵浩洋笑道:“一鸣,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咱们在此是耽误了行程,却不是因为你。”韩一鸣一愣,黄静玄道:“一鸣,那天晚上,有什么意外么?”

    韩一鸣在(床chuáng)上躺了两(日rì),黄静玄与赵浩洋带着灵山诸人,跟着村寨中众人,一起奔忙。韩一鸣若不是万分起不来,也绝不肯躺在(床chuáng)上。黄静玄道:“你(身shēn)上怎么样?好些了么?”韩一鸣道:“多谢师伯关心,弟子已好了!”黄静玄点了点头,道:“一鸣,你与平波道长有些什么意外么?”

    片刻之间,似有什么涌到了韩一鸣口边,可他细细一想,却是想不起来,也不知要说什么。愣了一阵,还是想不起来,只得道:“师伯,我没什么。”黄静玄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不过,平波道长反倒有些不妙!”韩一鸣大为意外,道:“道长他,他怎么不妙了?”

    黄静玄道:“至于是如何不妙,我也说不上来。只听他弟子说是无意之中折损了二百年灵力,这几(日rì)也是病卧不起。你也不必急着起(身shēn),好好修养几(日rì)。外面的事(情qíng),不必你((操cāo)cāo)心!”韩一鸣不知是该欢笑还是该冷笑,面上虽是啼笑皆非,心里却是一阵快意,饶是他素来心平气和,听到这个消息,也忍不住暗暗想道:“活该!”

    他暗自胡思乱想了一阵,忽然回过神来,只见黄静玄两眼望着自己,神色间却是有些责备。黄静玄摇了摇头道:“一鸣,幸灾乐祸,是修道人的大忌。法之善者,悲天悯人。你该宽大为怀才对!两百年的修为,并非旦夕可得,任是谁失去了,都该十分伤痛才是!”韩一鸣低头道:“是,师伯教导,弟子谨记!”

    赵浩洋摇了摇头道:“师兄,你这又善得太过了罢。对那种恶人,也要关心怜悯吗?”黄静玄摇了摇头,道:“师弟,咱们活了这么久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我是那种迂腐不堪的人吗?别人的修行也好,自己的修行也好,两百年都是何等漫长何等艰辛?其中要经历多少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两百年,是世人一辈子也不敢想象的漫长,世人也没有这样的机会来经历这样长久的时刻,甚而是世人的几次轮回,才能达到的漫长。难道我们不应该珍视这些年月吗?不论这两百年是谁的,失去了,都十分可惜。若是你的两百年,我的两百年,你又做何想法?”

    赵浩洋叹了口气,道:“师兄说得是,是我不对。”黄静玄道:“两百年不因人而分好坏,不因事而分善恶。平波道长的为人如何,做为怎样,都与这两百年没有太大的关联。毕竟修行了这么些年,他也是有过许多善果的。至于后来变这样,也是事出有因,也不能全都怨他。咱们怎么能只看他的恶,抛开他的善呢?我们一样有善有恶,自(身shēn)不能百事为善,怎能去鄙薄他人偶动恶念?”

    黄静玄还会说什么,请书友们期待下一章的内容.感谢书友们一向以来的支持,非常感谢!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