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四七、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又过了片刻,鸣渊宝剑已亮得通体透明,韩一鸣离得略远些,只见鸣渊宝剑已如一块宝石一般透澈,隔着剑(身shēn)都能看到剑(身shēn)后的明亮色泽、茵蕴光晕。--凤舞文学网--此时平波道人已将左手遮在眼前,抵挡那无所不至的光泽。而鸣渊宝剑还在如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越来越亮,连周围的光晕,都慢慢扩大,充塞了平波道人的回旋。

    忽然一道光芒穿破光晕,直刺天宇。平波道人的回旋,在悄无声息中,已化为乌有。漆黑天幕上又有星辰显现出来,连那黑夜之中层层叠叠、刀砍斧削般棱角的树丛,也呈现在脚下。回旋骤然间消失,韩一鸣愣了一愣,大喜过望。

    平波道人早已不知去向,韩一鸣觉得(身shēn)子向下落去,不及低头,脚下已传来“噼哩啪啦”的断裂声,有树枝用力括拉他的双腿,他已跌入树丛之中。向下跌得太快,将无数枝条压断。有些树枝不那么粗壮,都被他下坠之势压断,韩一鸣顾不得(身shēn)上疼痛,已在心中默念御剑诀。忽然眼角瞥见那个小小的包裹在离他有两丈开外的地方,也正向地上落去。这小小婴儿自高空之中落下,不摔死才怪!不及细想左手食、中二指一绕,对着那个包裹一指,一道金光自眼前闪过,向那包裹飞去。

    “啪”的一声,韩一鸣背心落地,头和四肢也狠狠砸在地上,摔得他眼前一片昏黑,全(身shēn)剧痛,连五脏六腑都痛了起来,喉头腥甜,吐出一口血来,想来是跌伤了。--凤舞文学网--接着又一样东西掉在他(身shēn)上,韩一鸣眼前黑了一阵,才慢慢清楚起来,先听见“呱呱”啼哭,勉强挣扎将上(身shēn)直起来,只见掉在自己(身shēn)上的,正是那个小小包裹,那小婴儿正闭了眼睛,张开嘴哭个不住。一时之间,全(身shēn)都松懈下来,呼出一口气来,哪里还支持得住,向后一倒,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过了不久,韩一鸣睁开眼来,只听那小小婴儿还躺在自己(身shēn)上,声音宏亮地大叫大嚷,似乎并没有受伤。只是眼前还是一片幽暗,动了一动。不动还好,一动,(身shēn)上便疼痛不已。韩一鸣四周环顾,早没了平波道人的(身shēn)影,心中的担忧略略放了下来。在地上躺了片刻,挣扎着爬起来,刚坐起来,便觉得喉咙中一阵腥味,忍不住弯腰又吐出来一口血。他自高处摔下来,又让鸣渊宝剑去接那个小小婴儿,自己却摔得吐血。若无那些断裂的树枝阻挡,他就算不摔死,也要摔断脊骨了。

    好在他年轻,虽说摔得不轻,倒也没有(性xìng)命之忧。只是一时之间,站不起(身shēn)来,在地上坐了一阵,将那小婴儿抱在怀中,只见他将自己的手指送在嘴边吃着,依旧精力旺盛地叫个不住,十分可(爱ài),又上上下下看了一看,包着的襁褓也没有破损,显然没有受伤。紧咬牙关、抱着小婴儿勉强站起来,却见鸣渊宝剑落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此时再见鸣渊宝剑,心中说不出的踏实安稳。

    忽然树林上的天空亮了一亮,两点亮光自不同的方位向自己飞来。韩一鸣先被平波道人暗算过,大吃一惊,正要念御剑诀。两个人影已自天而降,落在他面前。两人都是一(身shēn)素衣,(身shēn)背长剑,正是司马凌逸与杜青峰。

    司马凌逸一落地,便飞快走过来,扶着他道:“小师弟,你怎么了?受伤了么?伤得怎样?”向他手中的襁褓看了看,吁了口气:“好在你找到了!”杜青峰道:“我们找了许久,先还见引路符引路,后来引路符四处乱蹿,引着我们四处乱跑。连师叔们都着急了,我们都以为难说找不回来了呢。还有你,引路符一乱,大家跟着它跑,跑到了一处,就只有你不在,师叔说你最小,没有历练过,要是遇上什么意外,都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你为何要单独一个人,不跟着我们呢?跟在哪一个(身shēn)后都行,只要不独自跑开就是了!”他虽是微有些责备,但关心却是发自内心的。

    一句话提醒了韩一鸣,他此时最怕便是平波道人折转回来,平波道人的手段,他已见识过了。心知他说的不错。若不是鸣渊宝剑,自己便要永远关在那个无人知道的回旋之中了。也忙不及对师兄们说别的,先道:“师兄,咱们走吧,先回去再说!”

    司马凌逸道:“好。你怎么受伤了?不能御剑了吗?你跟着我罢。”说着四下里看了一看,将鸣渊宝剑拾起来,递在他手中。将那小婴儿抱过来交给杜青峰,将金青宝剑召了出来,一把抓住韩一鸣的手臂,带着他拔地而起。

    在司马凌逸(身shēn)后,韩一鸣依旧觉得背、腹、腰、肩,没有一处不痛,连弯腰站在师兄(身shēn)后都需要用出全(身shēn)的力气,才能站住。司马凌逸御着金青宝剑,飞得比他更快。况且司马凌逸几百年的修为,飞起来越发灵活,并不飞得很高,扑面而来的夜风,并不寒凉,却还是吹得韩一鸣张不开眼睛。他回过头去,(身shēn)后杜青峰却是飞得极平稳,抱着那个小婴儿,始终跟在他们(身shēn)后不过两丈的地方。杜青峰一手抱着婴儿,另一手的衣袖遮在婴儿面上。

    不过片刻,已见前面有点点火光,司马凌逸直飞下去,只见那破烂的村寨,已在眼前。韩一鸣遥遥已见两点白光也自远方向村寨之中飞来,安全再无忧虞,那小小婴儿也回到了这里。心中再无牵挂,眼前一黑、脚下一软,(身shēn)子便倒了下去。

    他再睁开眼来,已是次(日rì)的下午。他睁开眼来,全(身shēn)疼痛,痛得象要骨骼要散开一般。连动一动手指,都需要用上全(身shēn)的力气。睁开眼来,只见眼前是一间木屋的屋顶,粗糙的树皮,还有砍削枝叶的痕迹,都清清楚楚。只听见屋外有人走动,细细一听,脚步纷乱杂沓,也有人说话,只是听不明白他们说什么。想来说的是这个地方的土话,是以听不懂。

    平波道人怎样了,请众位书友关注下一章节的内容。非常感谢书友们一如既往的支持,非常感谢。请大家记得给我投票票哦!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