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四六、差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韩一鸣此时头脑是前所未有的灵光,道:“你走出这个回旋,我的宝剑便不会再听你的使唤了,到时候,你依旧是一无所获!”平波道人哈哈一笑,道:“是么?”又定住(身shēn)形,转回头来,向他上下打量了几眼,道:“你倒也有点小聪明,不是愚笨到底,无药可救!你这几句话要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了,不过没用的,也是强驽之末,虚张声势罢了!”对着手中的鸣渊宝剑看了一眼,道:“我能造这个回旋,便也能造别的回旋,你只管放心好了,灵山百剑之首的鸣渊宝剑,我自会好好收藏!”他随口就说出鸣渊宝剑的名称,听在韩一鸣耳中,便如响了一声炸雷一般,将他的三魂七魄都炸得四分五裂。--凤-舞-文-学-网--

    平波道人鄙夷一笑:“你们灵山门下,有什么与众不同么?你没见过灵空罢,我可是见过不止一回。我与他的交道,也是非同一般。别人不识得灵山百剑之首,我可是识得的。难为你们还自认高人一等,真是天大的笑话!”对韩一鸣看了一眼,道:“不过,你倒是说中了我的心事。小朋友,满心仇恨,可不会愉快。这样漫长的(日rì)子,你想些什么好呢?”眼睛对韩一鸣看了一眼,道:“想什么都好,还是忘记了适才咱们在这回旋之中说过的话罢。记在心里,徒增烦恼。高高兴兴在这里呆着,比气急败坏呆着要好。你不记得了,于我也有好处,不是么?没有仇恨,你哪里还想出去?这里是个极好的地方呀!”说罢,忽然伸手对着韩一鸣心口点了三下,每一下韩一鸣都觉似被重重捶了一下。--凤舞文学网--他又伸手在韩一鸣太阳点了三点,韩一鸣心中一动,似有什么被他生生抽离自己的躯体。见他手从自己太阳边收回去,想要反抗却又觉十分疲倦,神思迷糊起来,连眼皮也沉重无比,自眼缝中看着他转(身shēn)便向外走去。

    忽然一阵婴儿的哭声传来,二人都是一愣,平波道人眉头一皱,五指扣住锦缎包裹的一个角,将包裹一抖,便抖散了开来。只见那个小小婴儿浮在空中,他已醒了过来,不知是饿了,还是怎么,虽是闭着眼睛,却是脚一起扭动、放声大哭。平波道人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来,对着那小小婴儿看了片刻,冷冷地道:“我本(欲yù)带你去那长生之地,经历那不凡的际遇,但你却不愿,那可怪不得我!”

    婴儿的哭声尖利刺耳,韩一鸣一下清醒过来,他中了平波道人法术,虽不记得平波道人说过些什么,但那小婴儿却还是记得清清楚楚,大惊,道:“你,你要干什么?”平波道人却充耳不闻,提起剑来。韩一鸣急出一头冷汗来,却是动弹不得,此时也顾不上其他。只是在心里将御剑诀和如影追风剑诀在心中念了又念,面前的景象都波动起来,他念得快,那景象波动得也就越快。韩一鸣甚而觉察那波动传到了自己(身shēn)上,连自己都(身shēn)不由己颤抖起来。一涌动直扑到心头,他无处着力,也无处出力。只能任由这些波动,将自己推来推去。

    只是他到了这个时刻,哪里还去管这些,哪怕是抖得全(身shēn)散开来,也要念下去。全(身shēn)抖个不住,眼前的景象起伏波动之中,只见平波道人提起了鸣渊宝剑,便向那小小婴儿斩去。

    忽然一道明亮的光泽自鸣渊宝剑剑(身shēn)上透了出来,平波道人的手僵在空中,斩不下去也收不回来。韩一鸣本来已是心落到了谷底,他心中还牢牢记着要救那小婴儿回去,不肯就此罢手,因而将御剑诀念了又念。见平波道人停住了手,愣了一愣,心中将所会的两段口诀念得越发快了。鸣渊宝剑有了光泽,大多都是发作的前兆,韩一鸣此也不管是平波道人引动的鸣渊宝剑还是自己哪一段口诀引动的,总之目前是抢先救得(性xìng)命,才能再图其他!

    鸣渊宝剑的光泽与往次不同,这次如同一盏明灯,光芒四(射shè),明亮流泄。(射shè)入人眼,刺得他眼前一片昏暗,近乎于盲瞎。韩一鸣不管不顾,眯起双眼,对着那耀眼得让人看不清的地方,只在心中将两段口诀念个不住,此时他志在必得,他虽不再能想起平波道人适才说过些什么,却知若是不能将鸣渊宝剑召唤回来,那小小婴儿只怕是不能保住了。那小小婴儿的父母,会是怎样的伤心失望。韩一鸣总觉得那小小婴儿,便如自己从前一般。如今自己有一分力,都要出尽,以保他平安。

    平波道人一剑挥出,要将那小小婴儿斩成两段。哪知鸣渊宝剑之上,忽然流(射shè)出那让(日rì)月都为之失色的光芒来,不由一怔,大喜过望。他只当是鸣渊宝剑认了他为主,心中十分欢喜,想要收回手来,却是收不回来。剑柄上似有莫大的引力,将他的手紧紧吸附在剑柄之上,而剑(身shēn)上似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要冲出他的掌握去。僵持了一阵,平波道人惊疑起来,宝剑认主,都是任由主人收放自如,而目下这个状态,说是宝剑认主,似乎太牵强了些。他虽不知怎会如此,但知此剑一脱手,便不会再听自己差遣,那时不知会是何等状况。他更怕此剑脱手而去,飞回韩一鸣(身shēn)边,让那已无还手之力的小子赁空添出无穷力量来,到时候会生出什么意外来,可是不能设想!

    他如何肯放弃鸣渊宝剑,灵山百剑之首,他心中很是明白这柄剑有多厉害。他对此剑的知晓,远远超过韩一鸣的想象。手指紧紧抓住剑柄,用尽全(身shēn)力气,将宝剑向自己拖来。却是拖不动,剑柄越来越烫,烫得平波道人脸上肌(肉ròu)都“簌簌”跳动起来。他心中也将御剑诀念了无数遍,期望将这柄宝剑收为己有。

    僵持了一阵,平波道人额头已渗出汗水,百忙之中抬眼向韩一鸣看去。韩一鸣在回旋之中,(身shēn)子随着阵阵波动,(身shēn)不由己抖个不住,抖得连牙齿都撞出“的的”声来,好在他念御剑诀都是在心中默念,若是需他自口中念出来,早已念得断断续续、不知所云了。

    会有什么意外呢?请书友们关注下一章的内容。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非常感谢。请大家看书之余记得给偶投票票。感谢!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