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二九、蜈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韩一鸣向平波道人看了一眼,平波道人脸上两眼望着灵虫消失的地方,面上颇有些惋惜之色。--凤-舞-文-学-网--黄静玄笑道:“好了,总算是走出来了,咱们走罢!”转过(身shēn)子,向那边众人所在的地方而去。韩一鸣跟在后面,正要举步,一个人凑了过来,道:“小朋友,你来告诉我罢。适才是怎么一回事?”

    正是平波道人,韩一鸣后退一步,离他远些。他虽不聪明,但见师叔对平波道人的问话是避而不答,心知不能回答。只道:“我也不知!”他(欲yù)要走开,却见平波道人一双眼睛对着他上下打量。韩一鸣到底年轻,被他看得有些发毛,赵浩洋转回头来,眉头一皱,道:“一鸣,走罢!”韩一鸣得他一句话,如同得了气力一般,转(身shēn)便走。

    两派诸人都是多时不曾进食,此时见了天(日rì),先就原地坐下来歇了一阵,然后各自去寻找食水。韩一鸣见几位师兄都站起(身shēn)来,也要起(身shēn)去相帮。黄静玄道:“一鸣,你不要去了,就在这里!”韩一鸣此时早已不对师尊们的安排有什么异议,师尊们不论怎样安排,都有一定的道理,便是有疑问,也要在私下里去寻求答案,便又坐了下来。

    陪着师伯师叔歇了一阵,司马凌逸已带着几位师兄回来。他们寻来一堆不知其名的果子。司马凌逸笑道:“就找了这些来。”黄静玄道:“很好!这已很是不错了。”韩一鸣接过大师兄递来的一个果子,送到口边,却不咬下去。司马凌逸将果子分给众人,转了一圈回来,见他怔怔出神,问道:“小师弟,你怎么不吃,是怕酸吗?”

    韩一鸣回过神来:“哦,不是,多谢大师兄。--凤舞文学网--”原来他忽然间想到为何师伯不让自己也去寻找食物了。平波道人虽说也与他门下弟子说话,但他的眼光却是时不时(射shè)到韩一鸣(身shēn)上来。韩一鸣再笨,也知他对自己不怀好意。师伯不愿自己落单,给他可乘之机。

    到底他是与五师叔一起,从灵虫巨口中挣扎出来的。那道金光,他并非没见过,在不久前,他就见过一次。那是他变成树(身shēn)的那个晚上,在那白衣人手中见过一次。那让黑夜都变成白天的金色光泽,就是自鸣渊剑而来。平波道人不是一个可以等闲视之的角色,他对这道金光是定要刨根究底的,换了是别人,也会如此。师伯和师叔都绝不会说出来,他也未必敢去打他们的主意。但是打韩一鸣的主意显然还是可行的。

    走出了虫蜃,之后的行程就平坦了许多。平波道人也不再那样嚣张,想来是在虫蜃中吃了亏,不再放肆胡为。虽说众人到了此时,都是吃野果裹腹,但修行之人,哪里会计较这些。能够平安走出这条长长的山谷,已属万幸。

    走出山谷,已是四(日rì)之后的一个下午。走出又一道山坳,一条小道出现在前方,黄静玄笑道:“好了,有了路,便说明前方有人烟了。”一时之间,众人都精神振奋,又走了不久,一座小小村庄出远远出现在小路尽头。

    村庄不过几十户人家,远远望去,几十间破烂的土屋,参差不齐、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有的土屋上烟囱还向上冒着袅袅白烟。这本是最平凡的景象,韩一鸣见了,却恍如隔世。

    他们在村中寻了两家人家住了下,韩一鸣见这村里人的衣着与自己这一拨人已有些相异,心中升起亲切之感。这村中村民虽是十分贫困,却是十分(热rè)(情qíng)。灵山门下住在了一户人家家中,平波道人带着门下弟子住进了另一户人家。

    晚饭之时,主人家抬了两只木盆上来,一个盆中装着些菜蔬,另一个盆中装着米饭。虽然看上去十分粗陋,却已让灵山诸人十分满足,感激不尽。他们连(日rì)来劳累之极,吃的都是野果,有了米饭,早已十分高兴。吃过晚饭,众人都早早歇下。

    韩一鸣累极,倒下便睡。一觉醒来,已是月过中天,他翻了个(身shēn),正想再睡。却觉(身shēn)上似有什么爬过。睁开眼来,月光正好透过窗户,照在他(身shēn)上。他一袭素色衣衫,月光照耀下纤尘不染。只见一条长长的黑影自他手臂上爬过。

    这条黑影有近一尺长,一寸宽,无数腿脚,乃是一条全(身shēn)红黑的大蜈蚣。蜈蚣本来也不让人害怕,他自小在村中,也见过许多了。但这条蜈蚣太大,色泽红黑,便有些可怖。又有那么多腿脚,让他有些喉头发毛。韩一鸣一动不动,让它从自己(身shēn)上爬过。蜈蚣爬过了他,又爬过躺在他(身shēn)边的陆敬新,爬出屋外去了。

    韩一鸣正要入睡,却听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传来。韩一鸣悄悄起(身shēn)来,顺着窗缝向外一看,只见一个人,将一件衣裳裹在头上,自窗前跑过。韩一鸣不(禁jìn)意外起来,他奔跑也就是了,凡人都会有奔跑的时候,只是他为何要将一件衣裳裹在头上?

    他环顾四周,众位师兄们都睡得很熟。韩一鸣悄悄爬起(身shēn)来,将鸣渊宝剑背在背上,蹑手蹑脚出了房屋。他本来文弱,但跟着灵山众人这许多时候了,腿脚也灵便起来,悄悄跟在那人(身shēn)后。他早已看过这个(身shēn)形矮小,绝不是二位师尊,也不是平波道人。平波道人虽是瘦长(身shēn)形,却并不矮小,因而放心大胆跟了来。

    只见那人在前面,停停走走,偶尔弯腰在地上察看,看毕又站起来向前跑去。韩一鸣十分奇异,跟在后面。忽然前面那人在一处地方蹲下(身shēn)来,韩一鸣见他在那里蹲了一不过片刻,便站起(身shēn)来,手中提着一条细长的东西。

    韩一鸣离得远些,看得不甚清楚,但也知这必是蛇虫一类,这人晚间奔跑,为的是捉些蛇虫,倒也算不上奇异,只要不是对灵山派为难便好。转回(身shēn)来,顺来路回去。

    才走了不过几步路,只见前面一棵大树下转出一个青衣人来,面带微笑望着他。韩一鸣一见他,便暗道:“糟糕!”青衣人背上背着一柄黑沉沉的木剑,正是平波道人。

    韩一鸣遇上平波道人,会有冲突吗?请大家关注明天的内容。非常感谢书友们的支持。我会一直把这本书写下去的,非常感谢!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