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六、独善其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接着一个东西自一片黑暗中而起,直飞入黄静玄手心。--凤舞文学网--韩一鸣一见那个东西,心中就是一阵难受,却不将头转开,只是对着它看个不住。那是一只两寸左右的白玉梭子,玉质细润,晶莹剔透。不知刘欣竹用这只梭子织了多少年布,也不知她对着这只梭子对了多少年。灵山派的素衣,因她而纤尘不染,落雨不湿。黄静玄叹了口气,道:“不用找了,她的惯用器物只有她能唤得动,我若能唤来,就是她已不在世间了!”

    一时间,灵山众人都默不作声,平波道人门下也不过来,远远地站在那边。过了一阵,黄静玄道:“咦,阿伽卢神木呢?怎么没了?”韩一鸣立时向平波道人看去。平波道人素来见宝心喜,因而黄静玄话一出口,韩一鸣心中想到的便是在平波道人手中。

    赵浩洋道:“阿伽卢神木若在下面,也该会回来。”转而对平波道人道:“你拿了阿伽卢神木!”平波道人大怒:“你胡说八道!但凡你灵山派不见了东西都赖是我拿的么?”赵浩洋看了他一眼,神色鄙夷,却并不言语。黄静玄叹了口气,道:“师弟,咱们再找找。”平波道人冷笑道:“对了,你自己好好找找,什么破东西,我稀罕不成?”韩一鸣明明记得他对阿伽卢神木垂涎三尺,自然不信。黄静玄道:“阿伽卢神木之上,有灵山之灵气,我只要唤它三声,它立时应我。”

    平波道人冷笑道:“你快些叫罢!省得我背个贼名!”黄静玄叹了口气,将白玉梭收入怀中,右手轻轻一招,口中念道:“阿伽神木,物归于主。--凤舞文学网--”三声叫毕,下方浮起一点亮光,并不明亮,却是一眼便见。飘浮上来,圆圈一个,色泽乌黑,正是那只阿伽卢神木手镯。

    那只木镯径直飘至黄静玄掌中,黄静玄右手拿着它轻轻摇了摇,木镯忽然变大,黄静玄将它(套tào)在自己左腕上,平波道人嘿嘿一笑道:“你有取之既来手法,还好不曾栽赃于我。这对你来说不过是小事一件!”赵浩洋怒道:“平波,你血口喷人!我师兄没说是你拿的,你反倒赖我师兄栽赃你,你羞也不羞?”

    平波道人大怒,骂道:“你血口喷人!胡说八道!”赵浩洋冷笑道:“怎么,想对我不客气么?你只管出招,我接着便是!我胡说八道了吗?我只是血口喷人,而我的师侄刘欣竹却真是被你害死了!”黄静玄道:“好了,师弟,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于事无补。平波道兄,咱们不必再做这无谓的口舌之争,先休息一阵,想办法出去才是最紧要的事(情qíng)。”平波道人哈哈笑道:“我听静玄道兄的。”赵浩洋(欲yù)要说话,但见黄静玄对自己看了一眼,便也不再说下去。

    双方乱了这么一阵,各自分成两边,浮在空中,隔空相望。赵浩洋远远地见那边平波道人坐在空中,与弟子们一起打座,心中越发气愤,道:“他害死了欣竹,却还能如此若无其事,真是……”黄静玄叹道:“师弟,你过来。”赵浩洋叹了口气,飞到他(身shēn)边。黄静玄轻声说道:“凡音不闻。”韩一鸣虽离他们远些,却听得一清二楚。

    抬起头来,只见众位师兄都或站或坐在宝剑上休息,他也十分疲惫,正想歇息片刻,只听赵浩洋的声音传来:“师兄,什么事?”只听黄静玄道:“师弟,欣竹的事,我心中已再清楚不过了,就不要再说了。咱们迟早也卷入此事中。虽说弟子们都听从我的嘱咐,不曾伤害棒槌。棒槌也从来都不追咬咱们门下弟子,但欣竹这一摔下去,不知压死了多少条棒槌。这只怕就是平波道友的本意,((逼bī)bī)得咱们牵涉其中,不得不出手。这也是因我想独善其(身shēn)而起,此事咱们都有责任不能推卸!”赵浩洋道:“师兄,是我没有好好照顾欣竹!”

    黄静玄摇了摇头道:“是咱们都没有顾及到她。师弟,你是太口角锋芒了,平波心(胸xiōng)狭隘。凡事都是锱铢必较,你这许多言语得罪于他,他怎会不记在心中?我岂是那怕事之人,依我从前的(性xìng)子,他门下诸人,早被我杀完了。可是咱们有这许多弟子,咱们做得不好,会害弟子们丧命的。因而我从灵山收弟子那(日rì)起,一改从前的习气,师父还笑言我转了(性xìng)(情qíng)。平波道友不来为难你我,只因眼下他还不能为难你我,他吃了木芝之后所得的灵力,要半年之后才能激发出来,他是极想这一路上就与咱们为难的。可惜天不从人愿,他一路之上寻找各样异样物件,企图提升灵力,但好在都没能达成。不过他若是为难咱们的弟子,却是轻而易举。凌逸这样修为深湛的弟子,他不能为难,但别的弟子,他却是不会放过的。你看他为难一鸣时,毫不手软,若不是一鸣用的是鸣渊宝剑,只怕上回便被他抓住了!”赵浩洋叹了口气,道:“师兄说的是,是我欠考虑了。再不与他一般计较了!”

    韩一鸣听到这里,也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只听黄静玄又道:“现今棒槌与咱们也结下了仇,咱们与平波道友便不能再针锋相对,他或许想不通这一点,但咱们不能想不通。只有大家齐心协力才出得去。”赵浩洋道:“他会这样做的?”黄静玄道:“他吃了苦头,就会这样做。他最会的便是盘算,相信他此刻最不愿的,便是以咱们为敌了。他对你隐忍不发,便是对此心照不宣。你不要再与他计较,咱们先另想别的法子出谷才是!没有千年道行,就要寻找与棒槌相克之物!”赵浩洋道:“什么是与之相克之物?”黄静玄道:“我也还没想出来,容我再想一想!”说罢,叹了口气道:“只是对不住师妹与欣竹了,此番回去,只怕要好好闭关一段时(日rì),才会再出山了!”说着将白玉梭拿在手上,细细看了看。

    明天开始,黄静玄的首要之务是与虫蜃的殊死相拼,我会从各个方面进行讲述。感谢大家对本书的支持,非常感谢。黄金周快乐。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