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五、梵心烛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韩一鸣平静心神,如实告之,但“棒槌”二字,却是如鲠在喉,总也吐不出来。--凤-舞-文-学-网--黄静玄眉头皱起,叹了口气:“好了,我知道是什么了,咱们下去。”韩一鸣将无相宝镜收入怀中,黄静玄牵着他自空中落下来,只见灵山弟都在赵浩洋的带领下各自手持长剑,十分戒备。便是平波道人一伙也在一边小心防备。

    赵浩洋见黄静玄下来,便道:“二师兄,怎么说?”黄静玄道:“白(日rì)咱们遇到了草木瘴,这会儿遇上的这些雾气,却是毒虫瘴了,只怕还不止于此。并且似乎正有大批毒虫向这边赶来,咱们先离开此地,再作计较罢。”赵浩洋道:“也好,我总觉着这雾气有些古怪。碧水剑上一直都有小小水珠渗出,碧水剑主水,天下之水都归一源,碧水剑入水吸水,近雾吞雾,便应当吸去水气才对,可是却反而渗出水来,此地定然有异。”

    忽然平波道人挨近来:“什么毒虫?咱们修道之人还畏惧这小小的毒虫不成?静玄道兄,但凡来者,咱们将它杀个干净,不也算是功德一件?”说完“嘿嘿”一笑。黄静玄摇了摇头,道:“还要杀么?平波道兄,你可知来的是什么?”

    平波道人笑道:“我管它是什么,一律杀个干净。”黄静玄道:“如若我没猜错,来的就是棒槌!”平波道人笑道:“这种妖异之物,杀光最好!”黄静玄叹了口气道:“若是平波道兄,不曾杀那些棒槌,它们也不会来。”平波道人哂笑道:“这有什么?不过就是几条,这回来得越多越好,我一次杀个过瘾!”他说出这话来,面上神(情qíng)也狰狞起来。--凤-舞-文-学-网--

    黄静玄叹了口气,转而对赵浩洋道:“咱们还是小心为上,我仔细看过平波道兄门下弟子的伤口,那不是蛇咬的伤口。本来见过棒槌的人也不多,若是多也不会在古书上出现了。古书上也只记载了棒槌的形状,并没有写明它是如何伤人的。那伤口血(肉ròu)模糊,而且甚是长大,整整一条皮(肉ròu)都没了。想来棒槌咬住了便是用力拉扯,才会将一片皮(肉ròu)都扯下来。咱们都须小心。弟子们虽说都有宝剑护(身shēn),但除去凌逸见识多些,其余未必都能面对过如此景象毫不动容。”赵浩洋也道:“是。”黄静玄道:“那咱们就走罢。”

    赵浩洋眉头一皱,向平波道人瞥了一眼,转(身shēn)走到众弟子中,将他们都叫到(身shēn)边,将大批棒槌追来一事说与他们听,众人听了,都十分惊异。虽说今晚看上去雾气浓重,月光黯淡,但谁也料想不到(身shēn)后竟有这许多毒虫((逼bī)bī)近来。

    黄静玄道:“平波道兄,咱们一同走罢。先向前走,尽量赶上前去。”平波道人虽说口气狂大,但此时心中也有些微惴惴不安,道:“好,咱们原也不必跟这些东西一般见识,我这就叫上弟子咱们先离开此地。”说罢转(身shēn)去招呼他的弟子。

    这边赵浩洋已将众弟子都分成两人一组,告诫众人彼此照应,小心为上。并且这回还是黄静玄带头走在前方,司马凌逸走在左侧,他走在右侧。他道:“凌逸,你的修为是弟子中最高的,又是大师兄,多担待些罢。”司马凌逸道:“师叔只管放心,我是大师兄,该担负责任。”赵浩洋道:“欣竹,你怎样?你是女弟子,若有个意外,我难以向你师父交待。”刘欣竹微微一笑道:“五师伯放心,我不怕的。我是女弟子,却不是最小的弟子,修行虽说低下,却还能自保。”赵浩洋点了点头,对韩一鸣道:“一鸣,你和我走在一起。”

    韩一鸣先前有些惊惧,但自半空下来,脚踏实地,便又觉没什么可怕。这一生他最可怕的事(情qíng)都已经历了,他从前胆小,可经历父母去世之后,凡遇怪事都是略有心惊,之后,又觉并没有那么可怕。此时听赵浩洋将自己安排在他(身shēn)边,便走到他(身shēn)边。若是换了别人,或许会认为有失颜面,连女弟子都是独挡一面,男弟子却需格外保护,不如自己也去独当一面。而韩一鸣却不这样想,他在无相宝镜中见了那如潮水般涌来的棒槌,深知非自己能挡。况且他在灵山派的(日rì)子虽不多,却已知派中师尊们对弟子都十分关照,自己跟在师叔(身shēn)边,至少不会掉队,便免去了不少麻烦。至于丢不丢脸,他连想都不曾想过。

    片刻之后,平波道人也带了弟子过来,黄静玄道:“平波道兄,我走在前,倒要烦你押后了。”平波道人道:“好。”黄静玄伸出左手,先握成拳,片刻之后,张开手掌,掌心亮了起来,手中似乎有一团火光,如(日rì)光般微有些黄色,黄静玄迈开脚步,向前走去。

    只见众人的掌心都相继亮了起来,除去刘欣竹,众人掌心都似有一团火光。只是司马凌逸的火光微微有些蓝色,杜青峰的却是淡淡的碧色,其余三位师兄,一是淡淡的粉色,一是纯白色,还有是淡淡的紫色。这许多火光同时在众人手心亮了起来,韩一鸣这边发现原来这许多火光还各有不同的颜色。他一向以为众人的火光都是同一种颜色,平(日rì)里师兄们随手一拈,便拈来一点火光,并且都只是一人随手拈来,并非众人同时拈来,因而分不出差异。此时众人掌心同时亮起火光,差异立时显现。

    韩一鸣正在细看,(身shēn)边的赵浩洋道:“一鸣,你看一看我的手心。”韩一鸣依言向他手心看去,他的手心并没有火光,韩一鸣不明其意,正想开口,他的掌心中忽然显出四个小字来“梵心烛火”。他看了一眼,只听赵浩洋小声道:“在心中默念三遍。”他这句话一说完,手心便是一亮,一团火光在他手中亮起,他的火光微微有些碧色。

    韩一鸣在心中将“梵心烛火”四个字念了三遍,待了片刻,只觉心中一(热rè),紧接着那点(热rè)自心房溢出,向着左臂而来。片刻之后,已成为一条细细的(热rè)流自肩而下,到达掌心。抬起手来,掌心中微微有一点亮光,那点亮光亮了一亮,一朵小小的火花在掌手绽了开来!

    后续如可,请看明天的更新内容。原谅一下,多喝了两杯,不写明天内容了。谢谢各位书友支持。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