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十二、鲜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黄静玄道:“你大师兄的无法脱(身shēn)与平波道长的无法脱(身shēn),截然不同。--凤-舞-文-学-网--你大师兄用的是月华圈,只能将其照定,过些时刻消散了,木芝便能走脱,且月华圈乃是月光而成,并不会损伤木芝。而平波道长的七环宝镜照住了木芝,木芝不止走不脱,它还会死在其中。”韩一鸣愣了一愣,望着黄静玄。

    黄静玄道:“七环宝镜,顾名思义,镜有七环,环环相扣。虽说有两环早已坏了,但依旧是他派中最厉害的法宝。镜中每一环都各有用途,同道中人都道此镜异常狠辣,好在平波道长每用一次,都很耗灵力,若不是神完气足,他也用不了此镜。那仙镜只用其中一环,可我却不知是哪一环。但昨夜那道寒光,叫做寒冰宝环。听你大师伯说过,这个寒冰环用的材质,乃是自玄武处求得,因而十分寒冷。虽说灵芝有无数种,但能生长成(肉ròu)芝的灵芝,却只长在南方,受不得冻,一冻便不能再生长了。咱们灵山不也有吗,因而灵山之上,气候始终温暖如(春chūn)。七环宝镜里的寒冰宝环罩住了木芝,便是他不动手捉拿,之后木芝也不能再生长了。若是多照一阵,木芝还会冻死。不过也好,被他寒冰宝环罩过的木芝,灵力被封住,他服食之后,要半年方能得益。他要是空手捉住了木芝吃下去,再来为难我与你五师叔,我们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韩一鸣怔怔地望着黄静玄,见他颇有庆幸之意,心中不免有些难过起来。--凤-舞-文-学-网--黄静玄道:“一鸣,这木芝是你引来的罢?”韩一鸣点了点头,他又道:“虽说木芝极少,不会常常得见,但它们只要闻到了你手上的气味,便会远远跟来。你若是见了,要早些告诉我,方能保得它们平安,也能保得咱们平安。”

    默了片刻,韩一鸣道:“是,我若再见到木芝,一定先告之师伯。只是师伯如何得知是我的手指将它引来的呢?”黄静玄道:“昨晚你全(身shēn)都冻住了,只有左手两根手指还是如常。在寒冰宝环下,这两根手指都有一层淡淡的银白色。灵山上本有仙芝,你细看丁五的手指,也有一层白色,那也是仙芝((舔tiǎn)tiǎn)过的痕迹。我担心平波道长也看出来了,他的修行本与我相若,又有七环宝镜相助,不会发现不了其中的玄妙。只是他不曾见过(肉ròu)芝、仙芝这两样更难得之物,猜不透其中奥妙,但他却会时刻窥伺。能擒住你来等待木芝上门,于他来说,再好不过。再者,他与咱们灵山曾有过些不愉快的过往,他若是灵力大涨,即刻便会对灵山弟子下手。”

    韩一鸣道:“可是,可是师伯你方才说,他要半年后方能自木芝(身shēn)上得益,到时候……”黄静玄点了点头道:“到时候咱们只怕都回到灵山了,在灵山之上,我们师门六人,自不惧怕他。但只要咱们任何一个落单,他都绝不会善罢甘休。如若他再多吃几个木芝,只怕在路上咱们便不是他的对手了。”他停了一停,叹道:“一鸣,你也尽量不要离开我和你师叔(身shēn)边,你才入门,虽说资质上佳,却谈不到修行,果真独自遇上他,也是十分凶险。”

    他说得十分恳切,韩一鸣心中感动,道:“多谢师伯。”黄静玄点了点头,双手一拍,只听“啪”的一声响,却不是掌声,而是自周围传来的一声脆响。黄静玄道:“你以后有什么话要对我和你师叔说,都要慢一步,待我们设下界结,让他们听不到才行。”韩一鸣点了点头,黄静玄伸手一引,韩一鸣左手不由自主抬了起来,黄静玄看了一阵,道:“一鸣,你要吃点苦头了。”

    韩一鸣道:“只要能不再将木芝引来,吃什么苦头弟子都甘愿。”黄静玄点了点头,道:“真是个好孩子。咱们再走个十来天,便会另有好法子。只是现在,你只能将两根手指都割破,用血涂在手指上,血腥味会让木芝远远避开,便是闻到仙芝的香味,也不敢贸然挨近你了。但你牢牢记着,每次洗过手,都要割破手指重涂一次才行。再过十来天,咱们寻找在南边的一位异人,你上门求教,请他指点你一个别的法子,便可将手上的味道遮掩。”韩一鸣道:“是,弟子记住了。”拔出背上鸣渊宝剑来,左手食、中二指便向剑锋上抹去。

    忽然手腕上一紧,已被黄静玄牢牢抓住。抬起头来,黄静玄道:“鸣渊剑不能见血,你切记这一点。”韩一鸣愣了一愣,黄静玄伸手入怀,自怀中摸出一根两寸长的竹针来,道:“这是你刘师姐的,我特意向她要了来给你,十(日rì)之后有了好法子,你再还她。”韩一鸣接在手中,将左手两根手指都刺了一个小孔,用力挤那两个小小针眼,挤出血来将手指涂满。

    他害怕木芝再次跑来,被平波道人擒住,吃下肚中,因而涂得十分仔细,直至将两根手指都均匀涂过,再无遗漏,这才放下心来。将竹针收入怀中,问道:“师伯,为何鸣渊剑不能见血?”黄静玄道:“鸣渊剑是祖师早年亲手所炼,门下弟子,连上我们师兄弟六人,都不能用。此剑甚是离奇,三言两语说不分明。但若是染血,后果不堪设想。祖师从前用过无数配剑,大多数配剑门人弟子也用,但只有这柄剑奇特些。你记着便是了。”

    这(日rì)晚间,韩一鸣再见平波道人,心中越发厌恶。他记着黄静玄的话,便是洗过了手,也立刻用竹针刺血,涂抹手指。他心中惟愿平波木芝不再出现,不再葬(身shēn)在平波道人口中。但平波道人那灼灼((逼bī)bī)人的目光短浅,也紧紧随在他(身shēn)后。韩一鸣背过(身shēn)去,都觉得背后汗毛直竖,平波道人的目光(阴yīn)毒之极,冰冷中带着一点奇异的(热rè)切,更发令人毛骨竦然。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