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十二、漫漫长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从前是手持宝剑,因而出剑收剑不是什么难事,此时真正是御剑了,收剑该如何收,却是一无所知。--凤舞文学网--正自焦急,忽然听见秦无方的声音悄悄说道:“一鸣,归于原位。”忙在心中依样念了一遍,忽然(身shēn)子下沉,双脚着地,背上一沉,鸣渊宝剑又已收入鞘中。

    他双脚踏上了实地,心头还是乱跳,额头上全是汗水。虽说是脚蹭实地了,还是有些发虚。用衣袖抹去额头上的汗水,顺着竹林小路,来到秦无方门前。小屋屋门敞开,远远便见秦无方坐在竹榻之上闭目瞑思,韩一鸣来到门前,轻轻站住,不敢出声打扰。

    秦无方睁开眼来,道:“一鸣,快些进来。”韩一鸣这才走入屋内。他一走入屋内,眼睛便抑制不住地去看墙边矮几上供着的那面铜镜和飘浮在上方的碧莲花。铜镜并无变化,而碧莲花却由淡碧变成了淡淡的绯红。

    秦无方向他看了一眼,笑道:“一鸣,穿上灵山派的素衣了?很好,很好。你御剑诀学得很好呀。”韩一鸣道:“多谢师伯指点。弟子也不知怎么回事,误打误撞便学会了。”秦无方笑道:“那却不是误打误撞。我已与你师父说了,自今(日rì)起,你每(日rì)里到我这里来。”韩一鸣道:“是。”

    停了一停,秦无方道:“一鸣,你心里有些郁塞,我都知道了。”他话一出口,韩一鸣抑止不住的委曲涌上心头,眼中一酸,连忙低下头去。秦无方叹道:“人有偶然,事有巧合。--凤舞文学网--一鸣,你不必挂在心中。”韩一鸣低声道:“谨遵师伯教导。”秦无方道:“须知大家议论,也是心魔,起源于妒,这心魔却只有自己能祛除,旁人都无能为力。或许你认为师伯们出言在众位师兄面前开解会让此事平息,但这样做不仅于事无补,反会让诸人都越陷越深,连你也不例外。”

    韩一鸣点了点头,秦无方道:“可是妒,却是诸般(情qíng)绪的根源,也是最难根除的(情qíng)根。”韩一鸣适才在竹林小道上,想法确实如师伯先前所说,期望诸位师尊能为自己以正视听。但总觉不妥,因而未曾开口。秦无方道:“一鸣,须知说你是,你不是也是。说你不是,你是也不是。你的众多师兄中有修为尚浅,不能压抑妒心的,才有此等风言。我们再为你开言,便如火上浇油,只会适得其反。因而妒,都归为火(性xìng),自来言为妒火。只能过些时(日rì),慢慢消散。虽说异象只怕还有,但究竟是异象,如昙花,只是一现。又如流星,一闪而过,难以长存。流言绯语也是如此,终会过去的,一笑了之便可,不必耿耿于怀。”

    停了一停,又道:“一鸣,师兄们的议论,于你来说,也算得上是一种修行。”韩一鸣抬起头来,望着他须眉长垂的脸。秦无方道:“我曾与你说过,凡事皆可修道。那么此事自然也可以修道,修道意义深远,但自此事而入,你便能屏心静念,不受心魔之扰。修行本是漫漫长路,你忽然走在了许多人的前方,便要勇于承担他们在后面毫无意义的指点。”他说话素来都是四平八稳,平(日rì)里不觉有什么异常,但今(日rì)韩一鸣心中烦乱,此时秦无方的每一字说出来,竟如同一只大手,将他心中的烦乱一点点摘去,不知不觉已平静下来。

    他心中烦乱一去,眼光便不由自主地向那墙边的铜镜和莲花看去。那铜镜和莲花并非第一次见,只不知为何此时见了,却总觉有些异样,莲花由淡碧变做淡淡的绯红,倒也不足为奇。一朵莲花无根无茎,在铜镜上方飘浮,本就不能以常理猜度,因而变了颜色,也不必大惊小怪。只是那异样却似是另有根源。

    秦无方微微一笑,伸手将铜镜和莲花都招到面前,道:“一鸣,你仔细看看。”韩一鸣向那朵莲花细看,花朵也还是两寸大小,尺寸并无变化,正想说话,忽然见莲花如般一亮,一股淡淡的荷香扑鼻而来。本来半开的花瓣都竟相张了开来,淡黄的莲心、莲蕊都露了出来。韩一鸣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来,却见莲花花瓣又似乎没有张开过。秦无方道:“一鸣,这还是你前两(日rì)见过的那朵花吗?”

    韩一鸣点了点头,秦无方微微一笑,道:“也是,也不是。昨(日rì)不是今(日rì),此莲花也就不是彼莲花。”他说完这话,伸出手来,在荷花飘近之时,轻轻一触花瓣,荷花如一点明灯,亮了一亮。韩一鸣忽然想起师伯嘱咐自己去看小乖,便将小乖龙首龙(身shēn),似乎长大了几百年说与秦无方。

    秦无方叹了口气道:“骁鳐也有很多故事,来(日rì)方长,慢慢说与你听罢。灵山上下,除去祖师,便是你与丁五,最为与它有缘。它本有些近乎神物,若是无缘,便是面对面站着,也不能近它。我与它便没有这个缘法,虽说我若招唤,它都会出现。但我与它,却是半句话也说不上。除了丁五与你,一众弟子,都对它敬而远之。并非他们害怕,乃是他们也如我一般,没有缘法。”

    他说到这里,对着铜镜上方的莲花发呆。韩一鸣哪里敢惊动,只是静静候在一边。过得一阵,他又道:“说起来,它与如莘,都比我早到灵山。只是它们皆不算祖师的弟子,我才得以成为灵山的大弟子。”他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向前望去。

    秦无方眼神虽是清澈明亮,多数时刻,都是十分宽容温和。此时他的双眼也如一泓清泉一般清澈温和,但韩一鸣却觉他的目光透过墙壁,落在了不可知的遥远地方。

    第三(日rì)清晨一起(身shēn),韩一鸣便听见院中众师兄议论纷纷。他不知又出了什么异事,心头乱跳,坐起(身shēn)来,在(床chuáng)上坐了一阵,这才起(身shēn)出来。他心中早有了防备,但众人如锥扎、如针刺的目光便尾随过来,还是让他出了一(身shēn)(热rè)汗。他记着秦无方的嘱咐,低着头自顾自出入,不与别人招呼。但众人纷纷议论还是传入耳中。原来这一(日rì)也有异象显现,却是李代桃僵。韩一鸣心道:“何为李代桃僵?”却是不便开口相问。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