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二、一饭之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杜青峰等人等了片刻,不见回答,又问道:“你是如何杀了他的?是用的什么法术?”韩一鸣只见众人都目光灼灼盯着自己,想来他们都是修习法术的,因而说到法术,人人都期盼他说出一个玄妙法术来。--凤舞文学网--可惜他生(性xìng)老实,只能对着众人期待的目光,简单地回答:“我不会法术。”

    众人都面面相觑,显然十分诧异,对他看了又看,目光中皆是不可置信。韩一鸣明知他们并不置信,却也不能解释。若是清楚明白地解释自己两(日rì)前并不知道世上还有这些法术,他们必然又要追问诛杀魔星的经历,那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的。不如不答,因此只是不言不语。众人等了一阵,不见他的下文,纷纷散去。

    杜青峰笑道:“师弟,你不要见怪。咱们也不是(爱ài)管闲事之人,只是听说魔星都魔力高强,法术变化无方,极难对付。因此各修道门派联手去对付他,绕是如此,追了几个月,都没能追上。三师叔和六师叔一去便去了几个月,门中人人都知道。咱们修道之人,就想看一看这些高强的法术,开阔眼界,以期从中能够得到一星半点的领悟。并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多心。”

    韩一鸣道:“我不多心。”顾清泉道:“好啦,我看师弟也十分疲惫了,让他歇一阵罢。”韩一鸣确实十分疲惫,此时听顾清泉一说,才觉自己疲惫不堪。顾清泉笑道:“师弟,我这屋里一直空着一张(床chuáng),你就住这里罢。--凤-舞-文-学-网--”将空(床chuáng)指给他看,又问:“要不要吃过饭再歇?”韩一鸣摇了摇头,杜青峰笑道:“师弟,你去洗洗脸罢。静心院后便有两眼泉水。”一句话提醒了韩一鸣,忽然想起自己一直没有洗过脸,脸上肯定是一塌糊涂。

    只是他也没有心(情qíng)沮丧,自屋内出来,走到静心院后,果然看见两眼泉水,清澈透明。韩一鸣蹲下(身shēn)来,对着泉水一望,果然自己脸上肮脏不堪。只是一看见脸上的肮脏,不(禁jìn)想起这肮脏为何而来,捧起水来浇在脸上,泪水已经忍不住掉下来。泪水一掉下来,悲从中来,跪在溪水边,失声痛哭。

    狠狠痛哭一场,回到院中,院中又是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回到屋中,在空(床chuáng)上倒下,又累又乏,一觉睡了过去。待到睁开眼睛,屋内光线黯淡,已是夕阳落山了。对着对面雪白的墙壁呆了半天,总觉得那少年和后来的一干人等都是自己的噩梦。呆了一阵,见顾清泉自外面进来,才又回过神来。

    不多时有人送来饭菜,顾清泉笑道:“你便住在我屋中罢,咱们也可以搭个伴。反正也有一张空(床chuáng)。咱们师兄弟今天就一起晚饭罢,你中午什么都没吃。就算是我为你接风,你可不要笑我借花献佛。”

    桌上一盘荤菜两盘素菜和一碗汤,十分简单。韩一鸣自昨(日rì)起便粒米未进,上了灵山也只喝了两杯茶水。经历离奇,怪事不断,哪有心思顾到这些,总不觉得饿。此时见了饭菜,忽然觉得十分饥饿。虽说那几个菜看上去简简单单,普普通通,吃在口中,却是说不出来的美味。蔬菜是前所未有的清脆甜嫩,(肉ròu)片无比鲜嫩,连米饭都是香味扑鼻,一连吃了三大碗饭,这才有些饱足。

    顾清泉笑道:“怎么样?味道不错罢?”韩一鸣道:“十分美味。”顾清泉笑道:“当然了,丁师兄的手艺,谁吃了都说好。这便是(身shēn)修的一种。”韩一鸣大奇,道:“这也算修行?”顾清泉笑道:“怎么不算?文武皆可悟道,那就没有什么事(情qíng)不能悟道。不瞒你说,这便是灵山派与别派不同的地方。别的派修、武修、文武双修。别派的术修,就是指专修法术,至多不过加上烧丹炼汞。而我派的祖师说所谓道,便是各人对自己专心至致的事(情qíng)的领悟。有了领悟,便是有了起悟。由起悟,推及(身shēn)周事物,慢慢参透,方叫入道。至于悟道,师尊们都说,祖师说过要真正参透道,不止修为要极高,还要极为聪慧,恰逢了机缘,方能悟道。咱们差得远着呢。”

    韩一鸣也不由得点头,片刻之后问:“哦,那这位丁兄便是专心至致修习厨下之事吗?”顾清泉笑道:“难道师弟认为此事难登大雅之堂,便算不得悟道吗?”韩一鸣确是如此所想,他自小到大,都远离庖厨,认为此等事务都是三六九等中的末等,因此听见由此入道,不觉十分讶异。

    顾清泉笑道:“术本无高低贵((贱jiàn)jiàn)之分,道也就不该有高低贵((贱jiàn)jiàn)之别。因此从何处起悟,皆是起悟。丁师兄自小家中贫困,家中原有四个姐姐,后来也不知流落何方去了。其实在这里的师兄弟,大多都曾经历过贫困。他自小便没学过书字,后来又遇灾荒,一家人四处乞讨,父母都没能活下来。幸而他年轻力壮,四处乞讨,总算是活了下来。丁师兄活下来之后,四处做苦力,这(日rì)正好买得一小罐糙米,在栖(身shēn)的破屋子里煮来吃。正煮着,下起大雨来,五师叔自他门前路过。他见雨大,就邀请五师叔进破屋里来避雨,待饭熟之后又请五师叔同吃。五师叔分得他一碗米饭,便问他为何会招呼一个路人同吃?他说,他当年肚饿极了之时,什么都吃过。他能活下来,也全靠好心人省出来的一口米饭,自那之后他只要有吃食,都会分给路人。有嫌弃的,也有如不嫌弃的,比如咱们五师叔。五师叔便问他最想做什么?他说如若可能,甘愿做一个好的厨子。当年饿怕了,只想能够吃饱,后来能够填饱自己的肚子了,却做得很难吃,白白糟蹋了这些粮米。五师叔也问他,别人不领他的好心,他又如何?他却说管不了这许多,别人要怎样想,那是别人的事。他从来都不去想别人会怎样看待,他说这是他在还当(日rì)乞讨时所得的一饭之恩。五师叔又问他,别人不受这恩,又当如何?丁师兄只说,这只是还昔(日rì)所受之恩,不是施恩。别人不受,不强人所难,不该因自己有这样的念头勉强他人。受与不受,也全由个人。他人若受授,他心中欢喜。他人不愿受授,他也不会伤心难过。”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