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八、湖中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韩一鸣虽是近乎于没了知觉,但手中唯一的依靠失去,却是立刻便清醒过来。--凤-舞-文-学-网--向手上看了一眼,空空如也,全(身shēn)的血液都似乎冻成了冰块。紧接着眼前一黑,便觉全(身shēn)无力,(身shēn)上又酸又麻,他已被吸入了那一片虚空之中。

    那其中也不能算是虚空,韩一鸣目力所及,都是无穷无尽翻滚着的深灰色云涛。他先前就无力自主,此时全(身shēn)又酸又软,更是无力挣扎。只有咬牙忍耐,连绝望的念头都来不及去想。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将这可怕的境遇熬过去。忽然间脚下的云层翻涌得越发厉害,韩一鸣的(身shēn)子一落入其中,也随着云层翻滚个不停,眩晕得不能自持。转了几圈眼前已是金星乱冒。

    他无能为力,只能任凭那翻卷不息的云层将自己卷来卷去。再转了一阵,头晕得不能自持,连神智也迷糊起来,闭上了眼睛。眼前虽然看不见了,可是还是觉得晕眩不止。忽然觉得(身shēn)子急速下坠,向一个无止境地的地方落去。韩一鸣睁不开眼睛,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摔个粉(身shēn)碎骨,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忽然觉得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臂,韩一鸣全(身shēn)酸麻,半晌才睁开眼来,卢月清正站在(身shēn)边,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臂,对他笑道:“吓坏了罢,初次上灵山的弟子都会这样。只不过别人是为上山之路烦恼,而你,却是因为这么快上山而饱受惊吓。--凤-舞-文-学-网--”韩一鸣惊魂未定,怔怔地发了一阵呆,才算是回过神来。

    那反复无常的云卷早已不知去向,眼前依旧是一座秀丽的山峰,满目青翠。韩一鸣几乎要认为适才经历的可怕是噩梦一场,抬头向上看去,除去高不见顶的灵山,便是如洗碧空,极目所至碧空尽头,有几丝淡得几乎看不出来的薄云,薄得如同透明的薄纱一般。悄悄向脚下望去,只见脚下已是万仞之高,下面一朵朵白云缓缓移动,白云之下,有清亮的水光直透上来,竟是一片宽阔的水面。虽是美不胜收,却也让他头晕难支。卢月清笑道:“你初上灵山,又是我带你飞上来,免不了看见灵山上重重封锁的结界。待你踏上灵山,便不会再与这些结界相遇了。”韩一鸣想起适才经历的可怕,忍不住悄悄打了一个寒噤。

    卢月清笑道:“你是叫做韩一鸣吗?”韩一鸣点了点头,吃了一惊,一直未曾向卢月清提过自己的姓名,不知他是从何处得知。卢月清笑道:“你不知我是从何处得知你的姓名罢,我问你第一句话的时候,你就已告知我了。”韩一鸣细想,总也想不起来自己哪一句话了姓名。忽然又听见卢月清道:“你没有一句话道出自己的姓名,但你心里明白写着自己的姓名。你只要回答了我的话,并且是心平气和地回答,你的姓名就是不宣之秘了。”

    虽说韩一鸣自青衣少年处已见识过法术的神妙莫测,但卢月清这样一说,还是令他惊愕不已。卢月清对他笑道:“咱们慢慢上去,你也好好看一看灵山罢,我想你在别处,都难见到这样美景了。”说罢,托着他的手臂,向上飞去。

    这一回并不似先前那般飞得快,韩一鸣只见层层茂密林木,都自上而下消失,脚下虽是万仞之高,却没了先前那样晕眩。飞了一阵,一泓蓝得犹如天空一般的湖水出现在眼前。阳光照耀之下,湖面上波光粼粼,湖面有如镜面一般平静。湖边的树丛竟是红橙黄绿青蓝紫各色,十分耀目。韩一鸣一生之中,哪里见过如此景色,不仅不曾听说过七色的树木,也不曾见过湛蓝的湖水,呆呆看着。

    忽然镜面一般的湖心翻起波涛,一条长长的(阴yīn)影浮现出来,水面上现出一只硕大的眼珠,如一张圆桌般大,对着他看来。韩一鸣忍不住“啊”了一声,幸好他是随卢月清向上飞去,离湖面越来越高,那颗眼珠在湖面上停了一阵,又沉入水底去了。韩一鸣被那只眼睛盯得心惊(肉ròu)跳,见它沉入水底去了,这才舒出一口气来,抬起头来,只见上面树林之中已显出一条小路来。

    飞至面前,卢月清笑道:“好了,咱们一同走上去。拉了韩一鸣迈步就走,韩一鸣学着他迈出脚步,脚下虽是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但却不下沉,凌空向前走了几步,落在那条小路上。

    路两边苍松如盖,地上绿草如荫。韩一鸣抬头一望,看不见路的尽头是什么。松树的清香扑鼻而来,林涛阵阵,十分安静。他本来惊骇不定的心,不知是闻到了松脂的清香,还是因脚踏实地了,平复下来,也不再害怕。跟在卢月清(身shēn)后向上走去。这条小路斜斜向上,走起来却十分轻快,落脚十分轻软,并不觉得疲累,来到尽头,已是平坦开阔的平地,一片十分茂密的桃林,一个白墙黑瓦的小小院子,掩映在桃林中。

    穿过桃林,进入院内,不过一个小小的四合院子,十分安静,只有两个正在洒扫的素衣人。见他们走进来,都停住手中的活计,走上前来,道:“师叔回来了。”卢月清点了点头,带着韩一鸣进了正面中间的那间屋子。

    那屋里两边各放着两把椅子,每把椅子旁边都有一只木几,正面却是门户大开,原来是个穿堂。卢月清也不在此停留,径直走过穿堂,在门前停下。韩一鸣一看,那穿堂外面便没了土地,一座窄长的木桥自穿堂而起,向对面延伸过去。木桥尽头,又是一间屋子。

    木桥是最简单的样式,只有桥面,两边没有栏杆,桥面也沉沉的。桥下云雾缭绕,浓浓的云雾之下,想必就是万丈深渊了。韩一鸣看了一眼,又不(禁jìn)有些头晕,迟疑着不敢迈出步子。卢月清笑道:“你只管向前走,这桥是祖师用千年紫杉木铺成,不会断的。而且无论你走向何方都不会掉下去。”说罢,自己先向桥上走去。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