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一五、借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童子道:“是的,我会灵体分离。”韩一鸣无数想要问他的话直冲到口边,却又忍住了,道:“那,你的修为当真非同小可!”童子四处看了一看,道:“掌门,你带我离开此处,我在这里做个结界,我们走开。”韩一鸣看他神(情qíng)紧张,道:“在此处不好么?”童子摇了摇头:“不好!一会儿平波就会来到。他今rì会开启他所有的灵力,而我今rì的灵力很微弱,天黑之后,只会更微弱。我先做个结界,将这里护住,我们另有地方要去。我须得在交子时的时候,唤醒我的(肉ròu)(身shēn)。我不能进入我的(肉ròu)(身shēn),便会消散。过了今rì子时,我又要等三年。三年间,谁知又会有什么变故,若平波阻扰了我,那这三年内,他一定会计谋百出,手段用尽,我真不知道我能不能再(挺tǐng)过三年。还是,还是早些把这事做成的好。”

    韩一鸣瞬间定了心神,道:“好,那你做结界,我们走罢。”童子凝神片刻,伸出手来,握了个拳头,轻轻晃动,展开手来,念了几个字,韩一鸣不觉有异,童子已转过(身shēn)来道:“掌门,咱们走罢。”他的能耐韩一鸣是知晓的,也不担心,只问他道:“我们要去向哪一方?”童子道:“去向西南。我的(肉ròu)(身shēn)在那边。”韩一鸣站起(身shēn)来,拿了宝剑,童子忽然道:“掌门,平波今rì是非要杀我不可的。我现下是灵体分离后最弱的时候,不是他的对手,也帮不了你。”韩一鸣道:“我尽力,你自己躲好便好。”童子道:“他也不会放过你,掌门首先要能活下来,才能保住我和灵山派!”韩一鸣心知今rì这一战的确凶险,点了点头:“灵山存亡之际了,我会倾尽全力。”童子听他明了了今rì之难,才道:“掌门,咱们成败皆在今rì了。”韩一鸣心中并无波澜,他也不知为何自己宁定如常,看着童子点了点头道:“我知晓,你放心。”童子想了一想,道:“掌门,你要小心平波的百刺穿心,你的灵盾才成,还太薄,一定要多加小心!他能将我打成这样,不可小视!若是能让他心神大乱,该有多好。撑到明rì子时,我灵体合一,就万事大吉了。对了,掌门,你要不要去找元慧,借鸣渊来用一用?”

    韩一鸣心中一动,却又极快压住了,道:“元慧掌门未必会借我。”童子道:“掌门,今rì是你与我的一个关口。掌门要是有个意外,我也同样是被平波灭口的。他算得很准,一如他当年能打得我生不如死。今rì天一黑,平波便会追来,并且决不会手下留(情qíng)。掌门的灵盾虽是厉害,但还真不是无孔不入。平波出门极少带上他入万虚观前封存的灵力,因此拿掌门没法子。今rì,他是会将他从前的灵力都引出来带在(身shēn)上。掌门,借得鸣渊,无非是多一层胜算罢了,但多一层总比少一层好!”韩一鸣听了他的话,想起南坎前被平波打伤,知晓他封存的灵力极高,道:“好,我就去借。只是,我能借到么?”童子道:“能否借到,我也不知。不过一定要试一试。”韩一鸣道:“好!”童子道:“我现下神气很弱,要劳烦掌门背我了。”韩一鸣道:“不怕。”俯(身shēn)将他抱起来,他就一个小小孩童,与风云一般大小,比风云还要瘦些。抱在手中,没什么重量。童子微微一笑,忽然不见了。韩一鸣一愣,却听他声音已自(胸xiōng)前发出来:“掌门,咱们走罢。我躲在灵芯(身shēn)边了。”韩一鸣召出宝剑来,风一般向尘溪山而去。

    不多时已来到尘溪山,天已全黑了,天幕之上,点点繁星闪烁。韩一鸣落下来,就落在尘溪山历代掌门福佑之处。落下来没一会儿,一人走了近来,面目俊俏,一(身shēn)灰衣,正是元慧!他独自一人,走了近来,在韩一鸣对面站住:“韩师弟,许久不见了,师弟看起来修为jīng进了。”韩一鸣也许久不见他了,他倒没什么变化。韩一鸣道:“师兄,许久不见了。我今rì前来,乃是有一事要求师兄相助。”

    元慧道:“师弟请说。”韩一鸣道:“我要请师兄将鸣渊宝剑借我一用。”元慧看了他片刻,却不言语。韩一鸣道:“请师兄将鸣渊宝剑借与我。”片刻之后,元慧才道:“师弟,鸣渊宝剑我正在用,这时借与你,我……”韩一鸣也不理他的犹豫,只道:“师兄,只借一晚,明rì我便送回来。”说着伸手取下背上的青霜宝剑道:“我这里是灵山的另一把宝剑,是灵山四剑之一,我将此剑放在师兄处。我送鸣渊宝剑来还给师兄时,再取走这柄剑。”

    元慧依旧不接剑,韩一鸣也不催促,过了一阵,元慧才道:“师弟,你有所不知,并非我不想借你。这几rì我与此剑已有灵气相通,这时将宝剑交回旧主手上,我这些时rì的努力也就白费了。”他不肯借,韩一鸣却知今rì是xìng命攸关,忽然想起一事来,道;“师兄,你当rì应承过我,会再帮我一次,且是全力相助。那我这就请师兄相助,将鸣渊宝剑借与我,最迟明rì此时,我便送来还与师兄。我今rìxìng命攸关,因此请师兄将鸣渊借与我。”

    韩一鸣极为珍惜元慧所说的三次相助,他已用了两次,剩下这一次,慎之又慎,一直没用。在来路上,他已想过,元慧若是不借剑,自己该如何是好?最后想的,便是用元慧欠他这一次的相助。他还是珍惜元慧的相助,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心里想到的是在南坎门前自己被平波暗算。若是那时被暗算后童子不出来相助,自己早就寂灭了,哪里还有将来的一次相助。以元慧的为人,灵山的师兄弟们就是求上门来,他也未必会出门相助。本主儿已经死了,谁还会将这一次欠账计在心头?因此他已打定了主意,若是元慧不肯借,就将用他欠自己的这一次相助,不论如何,一定要将鸣渊宝剑弄到手。

    --------------------------------------------------------------------

    预祝大家:新年大吉!!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