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零九、依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沈若复又停了一停,道:“师弟,我不知何时才能有所进展,但罗姑却不愿回避闪躲。那rì你讲了汪靖波起死回生,她后来便对我说,她要到平波门派里去,要去亲眼看看这个起死回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劝过她的,她说她一定要去!她是yīn阳界的指路人,为的就是让yīn阳两界安宁平静,这猛然间出来一个起死回生的,她就认为不安定了。因此,她是一定要去看看的。她当时对道:‘我若去看,一定会落入平波手中。你们千万不要担心,既然平波让他的弟子起死回生,那么我这样的人,他一定是求之不得的。因此落入他的手中,并不可怕。他或许会为难别人,而我,他不敢为难。我们在外,反而要担心他何时来为难。我到了他派中,以我之能,只有他求我的。我只要告诉他,你可想灵体分离?可想灵体自行生长?他就不敢为难我。’因此,她定了由你送她到平波处去,为的是能看一看万虚观的法阵。也定了我们将你拉回来,她一个人,反而令平波不能掌控。”

    韩一鸣愣了一阵,才道:“师兄,你们早就算好了,却不告诉我!”沈若复道:“既然是计,就不要说穿,说穿了,就不灵了。平波是何等样人,只有比我们更狡猾的。”韩一鸣道:“只是,他也十分凶狠,我担心嫂子在他手中,不能随心所yù。”沈若复淡淡一笑:“这个,我们也商量过。若是我们再有谁落入平波掌握,她就为平波所控了。因此,刚才我已给知会同门,见到平波,立刻溜走!不可落入平波手中!尤其是我,师弟,我落入平波手中,平波就会用我来((逼bī)bī)她!但是她落入平波手中,平波用她却((逼bī)bī)不着我!她法术奇特,天赋异禀,她能拿捏平波,而我不能!事已至此,我们就等着看看,后面会是怎样!”

    这是韩一鸣始料未及的结果,怔怔看着沈若复,沈若复微微一笑:“师弟,我也劝说过,她却执意要去。她说,平波对于要做的事(情qíng),一定会想尽办法达到目的,平波一定会来抓我和她,至于我们,不可能时刻跟在修为深湛的师兄弟(身shēn)边,迟早落单,为他所擒。不如她去自投罗网,平波抓到了她,就会晏旗息鼓。如此一来,她反倒可以掌握平波了,除却不得zì yóu外,只怕别的,都只有平波被她拿捏的。”韩一鸣道:“可平波绝不会由得她的!”沈若复道:“我也这样说过,她说她已有准备,只要一入了万虚观,平波就会出来留难,这个时候,她就会问平波:你可想要灵体分离?你可想起死回生?你可知这些要做些什么?这三句一问,平波至多说他已让汪靖波起死回生。这时她就会问平波:什么叫起生回生?你那弟子真的是起回生么?你想我告诉你,他(身shēn)上聚着的到底是什么吗?我仔细想过,这几句话一问,平波真就不会对她怎么样。她是我的发妻,我比你们更忧心她的安危。但她那夜说一定要去,与其让平波掌握一切,宁可由她分掉一半他掌握的机会。”

    说到这里,沈若复停了一停,道:“师弟,我起初是不赞同她去的。她的这话,让我另有了想法。平波从前认为罗姑是妖孽,他是对她下重手的。现下,对她这样的异样修为,应该是求之不得的。也因了这点异样的修为,我和罗姑和你们分手之后,一路被他的弟子追在后面。有时真不是他们不如我们,我的修行,与师弟你实在是天壤之别,若不是罗姑,我早就丧生在平波门人剑下了。他们与我们面对面撞上,不下五回,我是拼了鱼死网破的,活着不能被他们捉住。后来我渐渐察觉,我心一横,要与他们拼死的时刻,他们都闪开了。因此我就更知晓,我不能被平波捉住,只要我被捉住了,就等于罗姑被捉住了。后来那童子给我们一个安(身shēn)之所,等待的时候,罗姑还对我说过,只要我不被平波捉住,平波就拿我们没奈何。师弟,我是深知自己的修为的,也因此极为苦恼。作为丈夫,我没保卫妻子之能,实在伤感。所以那时,我会要在平波门人(身shēn)上一试(身shēn)手。”他苦笑一声:“师弟,我太希望我有你这样的修为了!我实在修为低下,无能之极!”

    韩一鸣道:“师兄,你不要如此自责,你是心修!大师伯曾与我说过,心修是修为中最难的。师兄你修的是最难的,自然不能一rì千里,也难以很快有起sè。但你一旦修通,那一定是四师叔那样的。”沈若复叹了口气:“四师叔!那是何等的惊才绝艳!师弟,我是以四师叔作为我的榜样的。若是咱们还在灵山,那修个几百年,我一点儿也不着急,因我们有灵山可以依靠。咱们早没了灵山依靠,万事靠自己,我有这个(情qíng)急,你想必也是感同(身shēn)受。”韩一鸣不语,沈若复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看沈若复不说话了,才道:“师兄,我的修为,我师父给了多少,你不是不明白。若没有我师父的相助,我现下也没有这样的修为。我得了他几百年的武慧,因此,我的修为大进。但若没有师父,我现下也没有这样的修为的。你全是靠的自(身shēn),自然跟我不相似。师兄,你若是真的修通了,全凭自己,那叫人佩服,现下不能急的。师兄,只要你说一句话,我就把嫂子抢出来,不论用什么法子,都要把嫂子抢出来。”

    说了这许多,沈若复已冷静下来,摇了摇头道:“师弟,我不过是牢sāo罢了!我憋了许久了,说出来,好些了!你要相信我一点,这是我与她相商的结果。她还说过,以她的修为,该脱(身shēn)时她会脱(身shēn)。就暂且听她的罢。她执意如此,我们都看一看会是什么结果。”两人都不说话了,青竹标小声道:“姑姑有句话,要我告诉师伯师父。她说神木镯,让师伯师父即刻便去取出来,取出来后,让师伯戴在手上。------------------------------------圣诞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