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零八、算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他心念电转,手上青霜宝剑已纵横挥动,平波门人的灵光打过来,都被他的蓝龙灵盾拦住了,毫发无伤,他们的灵光根本打不进来。猛然听平波的声音冷笑道:“小兔崽子,你也一同进来罢!你的同伴我留下来了,你也留下来罢!”韩一鸣正要往里冲,忽然脚下一软,低头一看,他依旧在空中,但下方巨大的法阵旋转起来,无数字符带着光亮自地上脱了出来,一个字符贴到了韩一鸣脚边,韩一鸣只觉一股巨力,将自己往下拉。韩一鸣脚一甩,想要摆脱那个字符,却是摆不脱。只听平波的声音冷笑:“你们都退开,看我取他!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居然送上门来了,还省了我到处去找。”

    随着平波的话声,韩一鸣觉得脚上越来越重,那股力量越来越大,生生将他往下扯。韩一鸣已知不妙,要是真被扯下去了,就落入了平波手中了!他一路来盘算过,要是与平波门人交手,自己不会落下风。但却没想到平波这里这个法阵如此厉害,这时他脚上那个字符,他不知要如何去除。但再任那个字符在脚上,迟早被平波扯将下去!

    平波门人早散了开去,韩一鸣还没看见平波,便被一个字符缠住了。韩一鸣识得厉害,挥剑将贴近来的字符都一一((荡dàng)dàng)开,((荡dàng)dàng)得粉碎。但那个已经贴在脚上,却不知该如何弄掉。只听平波幸灾乐祸地道:“姓韩的小子,你不要你的腿便可以摆脱这个字符了!”平波门人都在旁边哈哈大笑。韩一鸣怒气上冲,却格外冷静,罗姑一定落入了平波手中!自己就不该听罗姑的话,陪她来看!平波是什么样人?绝不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后悔也没用了,韩一鸣略微宁定心神,脚下那股大力早将他拖得向下落来,离地面只有一尺左右了。地上字符法阵旋转不休,韩一鸣虽不知落在地上这个法阵会怎么样,却知只要一落地,自己要脱(身shēn)便千难万难了。一个字符就缠住了自己,这满地的字符,如何摆脱?韩一鸣本想进了万虚观,罗姑能看个清楚明白,自己就算是遇上平波,也不担心。至于平波门下弟子,那就更不怕了。但没想到平波却是立刻就催动了法阵,韩一鸣也知这法阵厉害,但没想到厉害到了这一步,一个字符贴在自己脚上,自己的盘算全然没有意义了!

    韩一鸣脚上那个字符越来越亮,韩一鸣慢慢向下落来,平波门人围在四周,哈哈大笑着。到了这一步,韩一鸣格外清醒,平波门人一副成竹在(胸xiōng),他已插翅难逃的模样,韩一鸣眼看四周,忽然听平波的声音道:“怎么样?我的法术也不错罢?你们既然来了,便给我留下罢!”韩一鸣深知今rì是自己莽撞了,就不该送到平波面前来的!但事已至此,抱怨无益了,想法子脱(身shēn)才要紧。便在这时,罗姑的声音直穿过来:“那个符咒!”韩一鸣不由自主的握住符咒,背心一紧,一股巨力自背心将他一扯,韩一鸣眼前一黑,全(身shēn)如刀割般疼痛,口鼻都被捂住了一般,一口气都吸不进来。片刻之后,眼前一亮,万虚观早已消失不见,他站在树林当中,面对面站着的是他的弟子青竹标!

    韩一鸣全(身shēn)疼痛,大口喘气,端详四周,却见沈若复也站在一边。韩一鸣立刻道:“快!跟我走!罗姑落入平波掌中了!”他转(身shēn)便跑,猛地手臂上一紧,韩一鸣回头,却见沈若复道:“别去!”韩一鸣愣了,看了他片刻,急道:“我们一到那儿,罗姑就被平波发现了!我本想去抢她出来,平波催动了他的法阵,我……”忽然收住了口,看了看青竹标,又转头来看沈若复。沈若复满脸的宁静,青竹标一动不动,韩一鸣道:“师兄,你怎么了?罗姑被他抓住了呀!”沈若复道:“我都知道。”韩一鸣道:“咱们不能让罗姑落在他的手中,咱们一同去,把罗姑抢出来。”沈若复道:“不用了!”韩一鸣一愣,看着沈若复。

    沈若复道:“她就是要去平波那儿的。她早就算好了,你送他进去,平波一定会查觉,会分心来对付你,她能看到她想看的。而且她会让你逃得掉。她一早就知晓,平波那儿有个极大的法阵,咱们一走近平波的万虚观,平波便会知晓。她担心我逃不掉,因此让你去送她。”韩一鸣惊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方道:“师兄,你说的什么?”沈若复道:“平波迟早要抓到她的。平波要抓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早就知道罗姑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与同门分手后,他的弟子追了我们一路。若不是她的法术jīng妙,我早就被抓了!”韩一鸣愣了,怔怔看着他。

    片刻之后,沈若复道:“师弟,她早就算好的,她一定要看平波的法阵。平波如不催动法阵,她看也无用!因此,她早就想好了的。她算计得很对,就是让平波因了你出现催动法阵,她才得窥视一二!”韩一鸣目瞪口呆,怔怔看着沈若复,看得一阵,转过来看青竹标。青竹标道:“师父,罗姑姑找人来给你梳头,用你的头发,做了个符咒,她把这个符咒交给了我。就是用这个符咒,我才把你拉回来的!罗姑姑说,你一定不会弃她独自逃生,因此她说,符咒(热rè)了,就是你的危急时刻,我把符咒一点燃,你就会回来。”韩一鸣这才明白为何罗姑一定叫了梳头的待诏来给自己梳头。

    他停了一停,又说:“你们一走,我和师父就赶往这边来了,这里已远离万虚观,平波的法阵厉害,万虚观方圆十里之内,都是他的天下。我们这是在百里之外了,他鞭长莫及。”韩一鸣如被雷击了般,呆呆看看沈若复,又转过来看青竹标,这意外来得让他不知所措。半响方道:“师兄,你们,你们瞒得我好苦。“沈若复道:“师弟,你不必担心她,平波不会为难她。她有平波想要的法术,平波想要自她处得到帮助,就不能为难她!”韩一鸣急道:“师兄,平波不是省油的灯!”沈若复看了他片刻,道:“师弟,她是我的结发妻子,我不比你担心她的安危么?”

    韩一鸣语塞,沈若复又道:“师弟,我不瞒你,平波一早就想拿她。我们一路走来,十分艰难。我的修为,连自己都保不住,就别谈保她了。一路之上,都是她的法术救急,因此,我对于自己的修为,才会那么在意,那么急于求成!”片刻之后,沈若复又道:“这一路过来,平波早知她是什么人,会些什么法术,早就要擒她了。我们后来得那童子一个结界,保了许久的平安,若没那个结界,我们或许已落入平波手中了。”韩一鸣默默无语,这一路来,他也是死里逃生,沈若复灵力不如他,可想而知面对平波的为难,他们是怎样的应付维艰。不由得暗地里后悔,早知如此,绝不来问罗姑!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