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零五、照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平波道:“你还真敢想。好了,这事不必你cāo心了,你也不准管这事,少给我在背后帮倒忙。”宋出群道:“是。”这会儿他倒是相当的听话了,完全不是那个焦躁易怒、一点就着的脾气了。宋出群道:“那,师父,咱们现下去追那个小子?”平波道:“不,追不到无名的。他总是在你想不到的时候出现,咱们以不变应万变,回去等着。”说着,收起七环宝镜,先招出桃木剑来,驭剑去了。他的弟子也都招出剑来,跟在后面去了。

    韩一鸣忽然想要跟着他们去看一看,收起无sè无相宝镜来,正想去取青霜宝剑,心中又响起那人的声音来:“别去,别动!”韩一鸣一愣,随即不动,站在原地。过得一阵,黑暗之中走出来一人,(身shēn)形瘦削,一(身shēn)玄sè道袍,正是平波。他不是走了么?怎地又回来了?韩一鸣立知平波觉得此地异样,只是无法可破,因此似是走开了,实则就在左近。平波走近来,几乎与韩一鸣面对面了,他道:“谁?是谁?”韩一鸣向来不怕他,但看到躺在地上睡得十分香甜的无名,又改了主意。虽不怕平波,但这一出去,这个结界就会被平波识破。那么多人从这里过,都没留意这里,只有平波去而复返,足见他是深觉此地异样的。

    两人站得极近,韩一鸣隔着结界,仔细看这个仇人,他脸上怨毒颇深,一双眼睛定定的盯着韩一鸣。韩一鸣还真的经不住这样看,轻轻闪开些。平波眼珠并不随着他动,而是四周细看。他忽然一指,(身shēn)后的桃木剑化为道道灵光,直直打在结界之上。虽说他出手狠辣,结界却纹丝不动,平波神(情qíng)探究,又看了片刻,微微摇头,站在原地想了一阵,才驭剑而去。

    韩一鸣眼睁睁看着他去了,这回是真去了。站了一阵,回过头来,却见院中除却无、灵骨之外,还多了一人,面目姣好,神(情qíng)思索,却是罗姑。罗姑一双眼睛也盯着平波的去路,片刻之后转过头来,韩一鸣道:“嫂子可看出什么来了?‘

    罗姑道:“他(身shēn)上有一道黑气,这是从前没有的。这道黑气很凌利,并且怨气很重。这样重的怨气,应该是一个壮年才有的,并且是英年早逝,心愿不得偿的鬼魂才有的。他哪里去弄了来?”韩一鸣也不回答,罗姑道:“你不是说他有个弟子死而复生了么?难道这道黑气跟这个弟子有关?”韩一鸣于这些是一点儿也不通,实在说不出来,只是站在一边,听罗姑说。罗姑道:“他囚(禁jìn)的那个女子,很厉害么?”韩一鸣道:“我不懂这些。也不知怎么说。”罗姑道:“嗯,还是我自己亲眼看一看的好。咱们找个机会去他的门派罢,我倒真想看一看他那起死回生的弟子是什么样的?还有那个异样的女子,她是否真能让人起死回生?”

    韩一鸣道:“你去,太过冒险了。”罗姑道:“我不去,你又不懂。你看到的,我也看到了。我看到的,你却看不到。不让我去看,我如何得知是怎么回事?”韩一鸣道:“但你这样去看,太过招摇了,平波绝不会放过你。”罗姑微微一笑:“我为何要让他看出来是我,我乔装成别人,有何不可?就装成一个要前去有求于他的人,走到到他面前去。”韩一鸣道:“行么?”罗姑道:“没什么不行的,想要得知这事的端底,只有自己去看。你们是替不了我的,你们也不会看。”她想了想道:“咱们天亮就去,我倒真想去看看那是怎么一回事。”韩一鸣心中不安:“嫂子,这也太涉险了,我终有些放心不下。”罗姑道:“你要看透些,这个事,我就是去与你师兄讲,他也会让我去的。我要做的事,别人不能更改。再者,我本是行走于yīn阳两界的,出了这样的事,理所当然的要去弄个明白。”

    话说到这个份上,韩一鸣知晓罗姑心意已定,不是自己言语能动摇的了。于是道:“那嫂子,师兄是一定会陪你去的,我也同你们同去。”罗姑对他上下打量了一眼,摇了摇头道:“你师兄不能去,你就更加不能去了。”韩一鸣道:“那不成!万一有个闪失,可不是好事!若是嫂子要一人前去,那便不要去了,我绝不会让嫂子独自一人去万虚观。”罗姑想了一想,回头看了看屋子,对他道:“也罢,那你听我说,这话我只能说一回。你师兄这回开了智慧,会很有长进,可这长进,仅是对他的智慧而言。他的灵力很是微弱,若是正与平波打了照面,他是没法子脱(身shēn)的。他的修为,不在武力上。不要置他于死地。因此,你随我去,不要让他去,至少,你我都有在平波面前自保的能力,而你师兄的修为,是不能自保的。”韩一鸣默然不语,回头看了一眼,屋内沈若复正睡着,听不到这番谈话。

    停了一停,罗姑又道:“有件事,我想拜托你。”韩一鸣道:“嫂子请说。”罗姑道:“你要多照拂你师兄。就算是我的一点私心,请你多多照料他。”韩一鸣道:“嫂子放心,我一定好好照料师兄,不让他涉足险境。”罗姑面上浮上一丝笑容,她面目本来姣好,这一笑,十分温暖。韩一鸣心里却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正在想间,罗姑已道:“今天这一夜,当真(热rè)闹,你也歇一歇,过会儿天亮了,咱们就该去了。”

    她说完这话,转(身shēn)走回屋里去了,只有韩一鸣依旧站在原地。韩一鸣也不觉得疲累,看了看天边,已泛起了白sè。那边灵骨依旧静静立在院中,对眼前的一切不知不觉,无名刚四肢叉开,睡得无比香甜。这一夜当真如罗姑所说,(热rè)闹。韩一鸣往灵骨(身shēn)边地上坐下,再抬起头来,忽然看到灵骨深深的眼窝当中,微有蓝光闪过,紧接着碧水宝剑上,也有一道蓝光,也是自剑柄滑过剑锋。蓝光一闪即逝,韩一鸣再笨,也知晓这是蓝龙筋的缘故。他这几rì不吃不喝,也全无疲惫,想必是吃了龙睛的缘故。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