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九七、翻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如风向来不与人气,没想到沈若复更加不气,将如风顶得一愣。如尘连忙道:“韩掌门勿要见怪,我师兄说话太直,得罪之处,请不要放在心上。不过,韩掌门,我松风师兄好似是一直跟在贵派之后,这个,怎么说,我们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缘故?我们也没甚见识,因此我师兄一急,出声便有些不妥,还请掌门不要见怪”如尘说话虽似气,却是直指韩一鸣私藏了无名,韩一鸣正要说话,心里已听到沈若复道:“师弟,你是掌门,不到万不得已别出声,我来对付他们。”韩一鸣便不言语,只听沈若复道:“如尘师兄,这个我们也没什么见识,不知道松风师兄为何要跟在我们(身shēn)后。若我没记错,我掌门师弟还未见过松风师兄,松风师兄便已离开了贵派罢?”

    如尘道:“这个事(情qíng),我也知道得不甚清楚。我只是好奇,为何我师兄会跟在贵派之后?按理说,他要跟也要跟在我师父(身shēn)后呀”沈若复道:“如尘师兄,你既知得不详不尽,说松风师兄跟在我们(身shēn)后,我们也冤枉呀我与掌门师弟遇上松风时,他在街边乞讨,完全就认不出来。也不知道是贵派的师兄,要是知晓,我们怎么着,也不能惹呀我们也很在意此事,松风师兄又不是我派弟子,跟在我们(身shēn)后,我们担着莫大干系的。这一路上,他还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的,我们全然拿他没法我们不是也送回过贵派么了,还在贵派住过些时候的我们也很是不安,松风师兄的安危要紧呀这要是有个意外,咱们如何担当得了?要不,请贵派早些领回去,咱们也好轻松些。跟在我们(身shēn)边,在的时候还好,要是不在,我们都担心得不得了。万一有个意外,咱们还得担当杀人的罪责呢这如何担当得起呀还是请贵派掌门黄前辈来,早些将松风师兄带回去,咱们(身shēn)上这担子,才放得下呢”

    他随口道来,将如风、如尘都激得险些跳起来。无名不肯跟他们回去,他们心中皆有数,但至少不肯承认这是他们无能,因此要将此事推在韩一鸣(身shēn)上。沈若复何等聪明,怎会着了他们的道儿,因此用话将二人将住。

    但如风、如尘怎会就此收兵,如尘不言语了,如风冷笑道:“不是你们施了下三滥的法术,将我师兄拘定了,他怎么会随着你们四处奔走?我师兄可是人事不知的,没人下手,他怎会跟定韩掌门呢?这等强霸别派弟子的事,灵山派做了也不怕丢脸?”沈若复笑道:“师兄,你这话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别说我们没用什么法术拘定,就是用了也没用呀,松风师兄是法术不受之(身shēn),还是黄松涛前辈告知我们的。我们修行尚浅,见识也少,不识得什么叫法术不受之(身shēn),二位师兄应该识得罢?”

    如风与如尘口齿如何比得过沈若复,都愣了一下。沈若复道:“既然是法术不受之(身shēn),那松风师兄跟在我们(身shēn)后,我们就无能为力了。并且,松风师兄也不是时时刻刻跟在我们(身shēn)后呀,这会儿,不就自己走开了吗?二位师兄,不止你们拿松风师兄没办法,我们也拿他没办法呀我们将松风师兄送回贵派,二位师兄也不看好他,又让他跟在我们后面,这时反倒来说我们的不是,天下间焉有是理”如风道:“你少在这里装好人哼,我师父心慈,总是受你们的骗,我可是眼里不揉沙子这些伎俩,是瞒不过我去的”

    韩一鸣哪里还忍得住,冷笑道:“好呀,那现下就有一条路放在二位师兄面前。你们跟松风师兄打一架,打赢了他,便能将他绑回去。只不过,我看二位师兄也是没这个能力的黄松涛前辈的法术都不能对松风师兄起作用,二位师兄就不要脸上贴金了”如风如尘气得脸sè大变,如风骂道:“姓韩的,你别给脸不要脸若不看你是灵山掌门,我早就动手收拾你了。你这个灵山的死剩种跟我跟硬是吧?欠收拾是吧?给你三分颜sè,你还真就开染坊了?灵山都要死绝了,你还敢嘴硬?小心我们一下把你们全灭了”

    他边说边招了宝剑在手中,想是这边一出声,他便要动手。韩一鸣冷笑:“就凭你?就凭你们俩?”沈若复道:“二位师兄,你们不要不能将松风师兄带回去,便在我们(身shēn)上撒气。你们就是将我们俩师兄弟在这里剁成(肉ròu)酱,松风师兄还是逍遥自在。不若你们赶紧去追松风师兄罢那神石也在松风师兄手上呢,赶紧去追罢。这会儿要赶上松风师兄了,连着神石一起带回去,岂不是一举数得?咦,这么着回来了,莫不是把松风师兄跟丢了?二位师兄呀,这可是你们的同门师兄弟呀,难怪拿我们来撒气了”

    沈若复向来眼光独到,这一下正戳中了二人的痛处。二人一见无名,立刻拔腿就追的。但不论二人用什么方法,无名始终走在他们前方。二人叫:松风师兄。无名完全听不进去,一手执着辟獬,一手拿着神石,衣襟飘飘,大摇大摆,便将众人甩在了(身shēn)后。后面众人你追我赶,离他却越来越远。再走得片刻,全然不知他哪儿去了。本就是黑夜,前方没了人影,一时众人也不知怎么去追了,都相顾茫然。虽说打架的时候,互不相让,这会儿找无名倒是同心同力,将四周树林都走了一遍,不见无名踪影,除如风如尘外,都散去了。

    如风如尘用门派寻人的法子又找了两回,皆没有无名的踪迹,他就这么消失了,这一下,气不顺了,想起无名就是跟在灵山派之后,越发生气,两人便来寻灵山的不是了。沈若复眼睛太毒,早就看明白他们跟丢了无名,特意将这话说出来,便是刺激他们的。如风如尘一听这话,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去,各自提起剑来,翻了脸骂道:“咱们便是寻你们灵山的晦气来了,你待如何?不教训教训你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