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八九、神石(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青竹标道:“师父,你都要成神人了吃得那样少,并且不会饿。昨天我看师父也没吃什么。”韩一鸣愣了一愣:“你说什么?”青竹标早已塞了一块饼在口中,咽了半晌才道:“师父,你这两天吃的越来越少了。师父,你就真的不饿么?”韩一鸣果真不饿,沈若复对他上下打量了一阵,道:“师弟,你(身shēn)上灵力比之前可是大不相同了,有什么神奇的际遇么?”韩一鸣道:“师兄,这个咱们过后再说。我前来请教嫂子一个问题,不知嫂子可在?”

    沈若复道:“她出去了。不过晚些时间便会回来的,师弟先等一等。”韩一鸣道:“好。师兄,这里倒是个清静所在,师兄如何寻到的?”沈若复道:“清静所在?唉,你若知晓这里有什么,也不会说出这话来了。这里绝不是清静之地”韩一鸣听他话里有话,便道:“师兄,怎么了?”沈若复道:“师弟,我也不瞒你。这里并不是清静所在,便是你来前二天,这里还打得死去活来呢”韩一鸣道:“师兄说来听听。”沈若复道:“我这里,藏了一块神石。”韩一鸣奇道:“神石?”沈若复道:“是。我本也不知晓是块神石。我和罗姑与师兄弟们分手之后,便跟罗姑先去了一趟西南边。罗姑有些功课,需在西南方做。那是她的事,我也不懂,我也不问。只要没什么意外,我向来不多加询问。之后,有一天夜间,一个灵山童子来见我了。”

    听到“童子”,韩一鸣抬头看了沈若复一眼,沈若复道:“师弟,怎么?你也是应该见过这位童子的。”韩一鸣道:“何止见过”沈若复道:“师弟,你给我的那片蓝龙鳞,是他给你的么?”韩一鸣道:“他连这个都对你说了么?”沈若复道:“是因我起先并不信他,他才对我说了这个。”韩一鸣道:“这童子,疑点甚多,很多地方,乃是我想不通的。但他的修为,必定是我灵山的,这也是我不能理解之处。”沈若复道:“我也同师弟一样的。之后,这童子告知我,一定要到此处来,此间会有块神石出现,这块神石师弟过后会用得上,但只要神石一出,各派皆会来争抢,因此,他请我先来此地守候。我听他所说,并无于灵山不利之处,便与罗姑同来了。来的时候,这块神石还未出现,这童子就在此间建了这间茅屋。他的确灵力高强,这茅屋内外设了几个结界,实则把这里变成了一个极大的结界。同道中人来过数次,还真能没闯进来过。”

    韩一鸣道:“那童子的灵力,的确高得吓人。只是不能随心所yù的用,似乎要等时机。我听他说,他是被平波暗算,重伤未愈,才这样的。”沈若复道:“是么?这个我没听他说起。”韩一鸣道:“师兄,你从前果真没见过这童子么?”沈若复道:“师弟,我从前果真未见过这童子。听都不曾听说过,但,他的灵光,我再三看过,他的灵光果真是灵山的。也因了这个,我们守在了这里。”韩一鸣道:“师兄,你们真是辛苦了。”沈若复道:“那童子告诉我,师弟迟早来找我。我们守在这里,也不便以从前的面目示人,因此我们就装成这样。我于蓬是一样也不会,装也装不像。好在,咱们并不惹事,也不惹人注目,因此一直没什么烦难。只是神石于二月前出现,之后,我们便没了安宁之rì。”停了一停,又道:“他们倒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并且,我绝不出面。只要同道们来了,我与罗姑就不出去。师弟,还真不用讲,各门各派都来了,人人都想得到这块神石。”

    韩一鸣道:“是怎么样的一块奇石?”沈若复道:“师弟,来,跟我来,你也看一看。”青竹标凑过来:“师伯也带我看上一看。”沈若复道:“来,来,你也来看一看。”将他们引到窗前,指着墙角的一块石头道:“就是这个。”韩一鸣对着石头看了两眼,看不出玄妙来,这石头只有两手合在一起那么大。静心再看,只见几道字符押在上面,石头本是灰白sè,字符下面的石sè却是墨一般黑。韩一鸣道:“这有什么玄妙,我就看不懂了。”青竹标道:“这不就是一块石头么?”

    沈若复笑道:“看来你还没学会用心看。灵眼也未开。嗯,师弟,你教他看一看。”韩一鸣道:“他才学会了御剑术,我们便赶过来了。别的我还未来得及教他,师兄说的是,一会儿我教教他。这几道字符就将这块灵石压在了这里,没人动得了,着实了得。”沈若复微笑:“各派人虽来,却没人与我们为难,罗姑说,他们看不到咱们。那童子当时也说过,让我不要与各派冲突,只守着便是了,与此石有缘之人,自会来取,这个人不是我,也不是师兄师姐们,说不定就是师弟你我一定得守好。因此,直至如今,我们也房间不让他们看到我们,也没出去与他们打过照面。”停了一停,道:“也说不定,他们根本没能看到我们。”

    韩一鸣想了一想,道:“那今rì晚间,他们还会来?”沈若复道:“应该会来,他们奇也就奇在这里,白天不来,晚间才来。按理说,要抢东西,哪里分白天晚上的?他们偏就是这样,一定是晚间才来。夜里哪怕打得不可开交,天边只要有了一丝曙光,或是听到鸡叫了,便走了。”这果真奇怪,韩一鸣道:“怎么会是这样?”沈若复道:“是呀,我也想不明白,这是什么缘故。”韩一鸣道:“师兄,那,你见了平波门人没?”沈若复冷笑:“哪里少得了他万虚观的能人?天天来的,换着来。我若不是那童子再三咛嘱,早就跳出去动手了”韩一鸣道:“他也来抢?那更不能让他抢了去他想要得到手的,我都会抢先拿到手”

    沈若复笑道:“师弟,这个他们应当拿不去。我也想拿这块灵石,可我手一伸过去,灵石便不见了,我守了这许久,一直是(热rè)闹非常,却没人真正能拿到手的。咱们看(热rè)闹就好了。这(热rè)闹可是难得一看。看到这许多人为争这么个石头子,乱成这样,也(挺tǐng)有意思。”韩一鸣道:“作壁上观?也好,那就看看。”

    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韩一鸣道:“师兄,我这回过来,乃是有一事,要请罗姑解我的疑惑。”将汪靖波起死回生一事说了一回。沈若复听了,思索良久,方道:“我不曾听到罗姑说过有关起死回生之类的事,你也知晓,她只指路、引路。她曾与我说过,她从不做逆天之事。师弟,起死回生,本就是逆天道的。不过她的修行,我也不甚明了,最好还是你亲自讲给她听。不过师弟,我之所想,与你之所想一般无二。她即便不会起死回生,但至少不似咱们一般,听到了全无头绪,全然不解。她应当知道些,毕竟也是yīn阳两界行走的人,不会一无所知。”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