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八六、法阵(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点了点头道:“师兄请接着说。”何三思道:“好我师父当时抱了师姐,就走到离树林五里的村里去,可是村里问了个遍,没人认。我师父想找个人家帮养,却也不行,没人敢收下来养。起先我师父以为人家是嫌我师姐是女孩,所以没人要。后来才听到,有人看见过那条大蛇,一直盘在我师姐旁边。他们说得活灵活现,还说我师姐的手抓到那条蛇,那条蛇也不咬她,乖得不得了,俯首贴耳的。因此没人敢收养我师姐。”韩一鸣也不插话,只是听着他说。何三思又道:“我师父没法子,就打听了一下,那个村子全村都姓杨,三为多,我师父说四便是多得不能再多的,于是给我师姐取名为杨四姐。”

    何三思停了一停笑道:“就我一人在说了,咱们喝点茶罢。”自怀里取出荷花茶杯,又取出秘sè瓷茶壶来,不过片刻,已倒了一杯茶递给韩一鸣,之后,倒了一杯,喝了半杯后,才又道:“之后,我师姐就在我们派中了。我师姐来之时,只是个小小婴儿,我师父是没有成过家的,养这小小婴儿,的确是难的。而师姐自从被我师父收下后,却没给我师父添过什么麻烦。师姐是吃百家饭养大的。只是这个百家饭也奇特,并不是这里的人来给的,乃是虫兽给来的。每rì里都有兽前来,每rì里都不一样,来了就喂养我师姐。我师姐是没让师父cāo心过的。”韩一鸣奇道:“那令师姐真算是异人了。”何三思笑道:“是,我也是今rì才听说的。从前没问过师姐的来历,我也不知晓。今rì才算是知晓了。”

    喝了口茶,何三思又道:“师姐养大后,我师父还没教她什么,她已会捉蛇虫鼠蚁,捉回来自己养着,昨rì晚间,咱们进的那间屋子,便是我师姐的。你看那墙边,全是她的坛坛罐罐。我师父说,她几岁起就养得墙边全是虫蚁。慢慢的,她不知怎的,将虫蚁们放在一起养,之后,居然养蛊了。起先养的,都只是简单的蛊,是无意间得来的。也没甚了得之处,偶尔可以治个小病小痛。后来时rì长久了,就会刻意养了,蛊术我是完全不懂的,我师父也不甚了解,但我师姐却越来越厉害。只不过,她养的蛊,没害过人,本来么,怕她的人多,接近她的人少,都怕得罪了她。她于她的修为,全然就是无师自通。”

    韩一鸣道:“我们全然不懂令师姐的修行,要如何才能帮得上令师姐呢?”何三思道:“我问师父问得详细,为的也是看如何才能帮得上师姐。咱们不懂没关系,多听听师姐说话,就知道从哪儿下手了。”一句话点醒了韩一鸣:“这个,就要靠尊师与师兄了。”何三思道:“我师父呢,想必是帮不了师弟。不过我却可以。”他笑了一笑道:“这个法子说起来极其简单。那便是我来问师姐,我们如何能帮她。或者,由她来告诉我们该做什么,我们按她所说来做便是了。”韩一鸣一想不错,道:“好,令师姐说如何,咱们便如何。”何三思笑道:“是呀,咱们只要事事抢在平波之前,就已经赢了先机。”

    他这话与童子的想法不谋而合。韩一鸣道:“是,师兄只要问一问杨师姐,但可以知晓平波要什么物事,咱们抢在平波之前,将这物事抢到手。”何三思笑道:“就是这个意思。我师父的意思,也是要将师姐救出来。我修行虽是低微,却不能任我师姐困在平波处。只是要救我师姐出来,却需借助师弟之力了。”韩一鸣道:“师兄,你不需气。杨师姐救过我。若没师姐那时的相救,也没有现下的我。就是师兄不说,我也不会任师姐被平波所困。只是要救出师姐,并非易事。平波将师姐囚在了他万虚观最为厉害的一个法阵之下。这个法阵,我意外进去过,也很快就出来了。现下,我是走不近去的,也不知如何走近。但我一定会尽力。”

    何三思道:“那是万虚观最为厉害的一个法阵么?我所看到的,都是借助师姐的眼与一叶之秋。因此,我并没怎么看到过这个法阵,之前偷窥万虚观,就是在适合之时,借师姐与一叶之秋,得见了些许。师弟既看到过这个法阵,那更好,可以商量着下手了。”韩一鸣道:“万虚观所在之处,本就是一个极大的法阵,由几个法阵组成。少挨近的好,就是偷窥,也要很留神。我师妹一不留神,就被那个法阵所困。就我所知,杨师姐就被困在防守得最为严密之处。”何三思道:“是,师弟不用担心。师弟走近看过,可知如何破这个法阵么?”

    韩一鸣微微摇头:“师兄,门派座落在法阵之上,并没什么奇特的。到底也是为了弟子们的安危着想,也不止平波一派如此,我还在别派看到过。只不过,平波那个法阵,却不是个寻常的法阵。这个法阵有个阵眼,法阵的灵力大半来自于法阵自(身shēn),小半来自于平波万虚观大(殿diàn)里的长明灯,而他大(殿diàn)外面的大鼎,就是我说的阵眼。所谓阵眼,有人告诉过我,那是一个法阵法力最为强盛之处,也是一个法阵至关重要之处。杨师姐与我灵山山岐,就是被压在了阵眼之中。”何三思沉默片刻:“师弟,我于法阵,并不甚懂,还请师弟不厌其烦,细细说与我听。”韩一鸣道:“师兄,我也不懂。当年平波请我去他门下作,我还是一个才入灵山修行,没什么灵力的弟子。看是看到了,却说不出所以然来。说到看到,也是机缘凑巧,平波有几个弟子,每月二次,用毕生功力为长明灯法阵添加灯油。他们添加之前,都是健壮无比,添过灯油后,就老成耄耋。平波对外说起,这个长明灯法阵,是用来给香诡们添福添寿的。我于法阵,懂的也甚少。当rì压在这阵眼下的,乃是我灵山的鹿王。我看到这个法阵,就是因鹿王冥灵不散,查觉到灵山弟子来了,引导我前去的。不瞒师弟说,平波的符咒都有毒的,当rì鹿王被他的封灵指印镇住,解那个封灵指印我用的是鹿王自(身shēn)的眼泪。这是依鹿王的指点做的。若鹿王指点,我是解不开那个法咒的。饶是如此,鹿王还咬碎了它的一角灵齿给我解毒。若没有灵齿解毒,我自然是活不下来的。想来那个符咒不止会要我的命,还会印在我(身shēn)上,被平波看到。这个法阵里的法咒,或是物事,想必都非比寻常,至少找不到法子,是不能随便下手的。解不了不说,还会危及xìng命。”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