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八四、食(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童子道:“要抢自然要等我,平波还没拿到,或是只拿到一星半点,可见要得到这些物事有多难。便是我去拿,也要展尽手段,才能抢得到。好在,再过二个月,我就能随时出现了。抢这些物事,于平波不是易事,于我们,亦是难事。到时,咱们再想法子。不过,掌门可以先行回去,平波的百刺穿心如今是打不伤掌门了。掌门,他的百刺穿心之所以能打伤你,便是因他将他从前封存的上千年灵力都用上了,那是他毕生之力,如同那时打我一般,若不是他用上了他从前的灵力,以他在万虚观的修行,是没那么大的威力的。”韩一鸣道:“你对平波这样明瞭,我们便多了一层胜算。”童子道:“我被他打伤,以至于一直不能长大。掌门,我这样明瞭他,都中他的暗算。掌门也该明瞭他是怎样的人,才能避开他的暗算。”韩一鸣道:“你说的是。可惜,师长们都去了,我一时还真不能明瞭他。”童子道:“掌门,月亮快落了。”

    韩一鸣听这话,立时想起那枚龙睛来。伸出右手,对着那小小白点看了一看,道:“是要服下龙睛的时刻了吗?”童子道:“快了。掌门,那枚蓝龙鳞呢?”韩一鸣伸手取了出来,童子看了看门外,道:“掌门,月亮没下去后,会是最黑暗的时刻。掌门那时便看向东方,东方会有一道白光,白光出现,青龙便是那时没有知觉。白光转瞬即逝,掌门不论如何,都要将龙睛咽下去。”他说完这话,伸出手来,将一个小拳头向着韩一鸣伸过来。韩一鸣伸出手来,童子张开手掌,掌心出现一匹小马,一个小人,白如霜雪,隐隐透明,比之韩一鸣从前见过的仙芝,它们的额头上有一点鲜艳的红sè。韩一鸣接在手中,童子用手指在小人小马(身shēn)上各自点了一下,道:“它们已是三千年了,灵气非凡,也机灵非凡,我把它们困住了。你一定要吃下,这对仙芝我找了许久才找到。你服下龙睛之后,就把这个吃下去。”韩一鸣道:“一定要吃?”童子道:“是的,吞下龙睛之后,立刻吃它们,吃下之后,它们的灵气,能掩住龙睛的气息。掌门,你心不要软,它们会哭,会求你放了它们。掌门,一定不能放它们走,而且要在白光消失之前,就将它们吃干净。不然,青龙回过神来,嗅到掌门(身shēn)上龙睛的气息,就是灭顶之灾了。因此,龙睛虽好,也不能多吃。吃得多了,气息便掩之不住,无异跟自己过不去。”韩一鸣道:“可我现下(身shēn)上也有龙睛,青龙嗅不到么?”

    童子道:“嗅得到,但现下掌门(身shēn)上的龙睛还是(身shēn)外之物,所以它不会对掌门不利。最多会以为是有一条龙附着在人(身shēn)上修行,龙不是要堪破七(情qíng)六yù么,附着在人(身shēn)上,它不会在意的。不会放在意中。一旦掌门吞下了,气息就全然不一样了。”韩一鸣道:“好,我知晓了。”童子将他引至屋外,指了东方给他看,而后道:“掌门,我得先走了。千万记得我的话。”他一转(身shēn),已消失在茫茫夜sè中。

    韩一鸣走出屋外,对着童子所指的东方。韩一鸣来到此处,少见人烟,这时放眼望去,星空朗朗,层林似墨染,层林之间,不见一丝光亮。韩一鸣索xìng将屋门也关上,在屋外坐着。他手中的仙芝瑟瑟发抖,轻轻啼哭,哭声如同小儿。韩一鸣听得心里不安,也不低头,只看着天边东方。忽然右手多了个点物事,韩一鸣摊开手掌,龙睛已自他的手中浮了出来,小小一粒,浮在掌上。

    只听一个稚嫩的声音道:“求求你,放了我们。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韩一鸣知晓是仙芝开口请求,只当没听到,并不出声。那个声音继续道:“只要你开口,我便能给你。”韩一鸣依旧不理,那声音又哭道:“你心最好了,不会真的吃了我们的。你的心地最好,不忍心吃人的。我们修行三千年,已经修chéng rén了。”韩一鸣瞟了一眼,不瞟倒还罢了,这一瞟,只见仙芝已不是那晶莹玉润的sè泽,而是如同人一般,有了肌肤血sè,心里先就打了个突。转头将脸扭向一边,不再多看。

    仙芝又哭:“你吃了我们,就是吃了人了。”仙芝本在他手中,如同一个上好的果子,凉凉的,硬硬的。这时却(热rè)起来了,他手中只觉握了一个小孝童一般,柔嫩之极。韩一鸣略有些不忍,但到底这事太过重要,那童子再三交待,韩一鸣绝不敢马虎,生死关头,韩一鸣这才觉得求生之念,是那样强。若是从前,听到仙芝这样请求,早就放手了。此时听着仙芝请求,虽有些不忍,但心里却丝毫不动,绝不会误了大事。而仙芝也极具灵xìng,哭个不休。

    不知过了多久,天边一亮,韩一鸣一看时机到了,立刻将右手上浮着的那粒小小龙睛送到口边,才到口边,难以言说的苦辣腥臭味道透入鼻观。这龙睛纳入口中,苦辣腥臭之极引得他作呕不止,一入口中,那小小一点便长了大许多。韩一鸣牙咬不动,坚硬得如石头一般,一时之间也吞不下去,只能强忍着那作呕,用力下咽,捏紧拳头往下咽,好一会儿,才觉那硬硬的一块,过了咽喉,韩一鸣用力下咽,好不容易才吞下去。天边白光还未消失,韩一鸣先将小马送到口边,小马四蹄踢腾,韩一鸣一咬牙,咬了一块下来,血腥味道只冲脑门。

    仙芝此时已变成(肉ròu)(身shēn),因此咬上去,就有了血腥味道。韩一鸣顿都不顿,将那小马很快吃下,再将小人送到口边。小人四肢扭动,放声大哭。韩一鸣吃了小马,已满心满(身shēn)都是觉血腥味浓重了,小人送到口边,不(禁jìn)发起恶心来。强忍着不呕,将小人送到口边,忽然见小人哭得满脸是泪,心中一阵难过,忍得一忍,闭了眼,咬了一口。却觉清香无比,汁液香甜,并没有吃小马时的血腥气味,这一咬,(胸xiōng)口那难忍的恶心也消失无踪。连忙睁眼一看,手中的小人被他咬去半边头,显出仙芝的草木原形来,晶莹雪白,清香四溢。立时明白,仙芝有了灵xìng,为了逃脱被吃下噩运,幻而为小人状,也幻出血(肉ròu)来。这时他咬了仙芝的头,头为仙芝灵气凝聚之处,被咬之后,灵气散乱,仙芝不能变幻,原型就现出来了。

    韩一鸣轻声道:“对你不住了,多谢你救我。”将仙芝飞快吃下,这时不再有血腥气味,吃起来如同吃一个上好的果子,吃得便极快了,转眼已将仙芝尽数吃下。吃完仙芝,满口香气馥郁,而天边的白光还未消失。韩一鸣想起童子的话来,伸手进怀里,取出蓝龙鳞来,蓝龙鳞微微发出深邃的宝石般的光泽,韩一鸣一拿出来,蓝龙鳞自他掌中腾起,带着流光,在他掌心上翻腾几下,直接便没入了他的掌心。韩一鸣抬头看向天边,只见白光正迅速黯淡下去,转眼,又是一片墨黑。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