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心结解开(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家飞刀 书名:元末飞仙
    <---凤舞文学网--->    周子寒皱着眉头疑惑道:“花之果?”说着,喃喃自语道:“这词儿倒还真有点贴切,花之果,花之果,嘿嘿,专门催的果子,怪不得我糊里糊涂就**了,真是……”话未说完,脑门就吃了一记。--凤舞文学网--

    贝锦仪收回手,恨恨道:“你**?这话你也说得出口么?”说着,露出凶巴巴地模样,手一招,又要打过来。

    周子寒早有防备,见她玉手伸来,也不闪不避,揽着她腰间的手顺势将她拉到怀里来。

    贝锦仪万万没有料到他竟有如此一招,想要挣脱,可周子寒这一劲力不小,挣扎了半天也没能挣脱。万般无奈之下,只得顺势落入他的怀里。

    周子寒看着落入怀中的贝锦仪,邪邪地笑道:“还敢打我么?”

    贝锦仪吃吃地笑道:“你以为我不敢么?”说着,空闲着的左手这时已然扬起,作势便要朝周子寒膛上砸下来。

    周子寒早就注意了,趁她落下之际,嘴角冷笑道:“嘿嘿,你最好安分点,不然我这手落下来,你可要吃亏了。”说着,嘴角朝贝锦仪前双峰一努。

    贝锦仪朝前望去,又羞又气,原来周子寒的右手手掌正悬在自己前红肚兜不远处,自己即使快速出拳,可部离他手掌太近,根本就难以脱离他手掌的掌控?当下悻悻然地收回拳头,怒视着周子寒道:“还不挪开你手掌扶我起来?”

    周子寒也不敢将玩笑开过火了,当下将她扶起来,待她坐直子又遮羞一番,这才又道:“锦仪,你快说说那个花之果到底是怎地一回事,我吃了之后,开始只觉小腹的,接着就觉全,好想发泄一番似的。呃,是了,我想起来了,定是这玩意儿惹的祸才使我失了子。”

    贝锦仪又一回听他说失了子,愤愤然道:“你还说,明明是你占了我便宜,却大言不惭说自己失了子,世间最无耻之人,恐怕除你之外无出其右者了。我真后悔不及时出手点晕你,省得现下受你万般羞辱。”说着,撇过了头去。

    周子寒给她这番话说得面红耳赤,可自己**也是事实啊,若非她给自己吃了那个红果子,自己会失处男之么?可这话实在说不得,连忙搂住她的细腰赔道:“我……我错了还不成吗?锦仪,别生气了嘛,你看,你这生气的样子多难看,眉头皱那么紧作甚,像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似的。--凤舞文学网--”

    贝锦仪一听这话,转过嗔道:“人家才不是老太……呜呜……”她正要反唇相讥一番,不料正迎上周子寒凑过来的大嘴,两人四张唇瓣乍一接触就合上再也分不开了。

    周子寒本想凑到她耳旁说些好听的话儿给她赔,不料贝锦仪这时却转过头来,他猝不及防下,嘴唇正好跟贝锦仪的嘴唇较上劲儿了,想分开,却又万分不舍起来,当下搂紧她的细腰,忘地“撕咬”起来,好在贝锦仪这时也陷入这番旖旎的迷之中并未反抗,否则,周子寒定要吃亏。

    两人痴缠绵吻得一会,周子寒脑海中又想起那个花之果来,连忙轻轻推开她稍许,唇分之际,却觉贝锦仪似乎有些意犹未尽,忍不住笑道:“怎么?动了?还来么?”

    贝锦仪给她窥破心思,脸儿一红,啐了他一口道:“你想得美!”说着,一把推开他,兀自整理衣衫。方才那一吻,周子寒的那双大手偏不安分起来,弄得她上片片衣衫又滑落一大片。

    周子寒那双眼招子趁机放大,往她上又狠狠瞄了一阵,待她整理完毕完全遮住了子,这才悻悻然收回目光,开口问道:“锦仪,那个花之果到底是什么?你怎地知晓它有这么个名儿?”

    贝锦仪背靠着岩壁,闭着双眸,懒洋洋地道:“很想知道么?”

    周子寒见她这副慵懒的模样儿,忍不住笑骂道:“你这不是讨打么?再不给我提起精神来,莫怪我辣手摧花直捣黄龙了!”说着,一双之极的双眼瞄向了她的下,隐隐瞧见了葱葱草地。

    贝锦仪讶异道:“辣手摧花?直捣黄龙?”待见他目光灼地盯着自己那羞人处,顿时醒悟,恨恨道:“你就这么狠心么?人家那里现在都还疼着呢!”

    “快说,别磨磨蹭蹭的,说了这事,我们也好动离开这儿了,省得芸儿在上面等得焦急。”

    “哼,就你的芸儿是你的宝贝疙瘩,我就不是么?”贝锦仪没好气地道。

    周子寒心知她吃醋了,正绞尽脑汁想法子说说什么驱除她心中不快,却听她续道:“这花其实在数百年前就有了,是当时绝谷内的一种植物,其枝叶奇毒无比,人一旦触及其枝叶,除非立即服下解药否则便会中毒亡。”

    周子寒讶道:“可这花既然称作花,想必是结花的了,为何还结红红的果子呢?你方才也瞧着了,那株植物上一朵花儿也没有的,就独独那么一个红果子。更何况,我亲眼见着你触着那株植物的枝叶的,怎地你就没有中毒亡呢?”

    贝锦仪似笑非笑道:“聪明!想不到你脑瓜子灵活的,一点儿也不傻嘛!”

    周子寒得意道:“正所谓天生我材必有用,老鼠儿子会打洞!像我这么聪明之人,当世很难找出第二个了,嘿嘿,不是我吹,天文地理历史典故人风俗我都略知一二的。”

    贝锦仪听他那两句不伦不类的诗句,只觉实在有意思,嘴角儿泛起一丝丝笑意,随即白了他一眼,哼道:“大言不惭,也不怕闪了舌头。明明是讽刺你的话儿,你却听成赞赏你的话儿,羞也不羞!”

    随即顿了顿又续道:“有道是开花必结果,既然开花了,那么结果自是必然了。那花开花之时,枝叶奇毒无比,这是自然,但是一旦结果之后,枝叶便不再有毒了,这已是江湖上众所周知的事了。”

    周子寒听她这番解释,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嚅嚅道:“呃,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贝锦仪见他吃瘪的模样,憋住笑续道:“这花之果要结果并不容易,每一株花开时节花团锦簇,可一到结果时节就独独只有一个果子,有的甚至一个都没有。这果子虽少,但是有着非常的功用,是不少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梦寐以求?”周子寒讶然道。

    “是啊!”

    周子寒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苦笑道:“不会吧,这果子我看不过是用来催而已,莫不成他们都用它来催?抑或是用它来做什么药不成?想不到你们这些武林人士的想法竟这般古怪,嘿嘿,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贝锦仪嗤笑一声道:“你说什么呐,真不知你脑瓜子里装的什么,尽往那方面想。咱们武林中人是对它梦寐以求,但并非是用它来做催之用,也并非是用它来做什么药,主要是用它来快速提升自己的内力修为。”

    周子寒这才恍然大悟,拍着脑门呵呵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呃,对了,我方才吃了后,小腹里一团气升起,接着全不已,是不是也产生了内力了?”说着,眼巴巴地望着贝锦仪。

    贝锦仪扑哧一声笑道:“你这人哩,真是异想天开得紧,你从未修炼过内力,哪来的内力,吃了这果子根本就没用,只不过正好用来壮……”说到此处,便收口停下来了,显是有些不好意思出口。

    周子寒笑嘻嘻接口道:“只不过正好用来壮阳,是吧?”

    贝锦仪看不惯他那得意样儿,忍不住又扬起粉拳捶打了他一阵,直打得周子寒不住求饶,不时地哼哼几声。

    两人嬉闹一阵,这才停了下来。

    周子寒了解了那花来历之后,醒起也该走了,当下道:“锦仪,咱们上去了,别让芸儿她焦急,可好?”

    贝锦仪也觉得是该动离开了,点点头道:“嗯,是这么个理儿,咱们也该走了。”说着,盈盈起,不料刚一起站好,由于重力作用,那衣衫长裤竟然簌簌落下,眨眼间便露出洁白晶莹的美腿粉背和红彤彤地肚兜来。

    贝锦仪“呀”地声尖叫,慌忙便要将落下的衣衫拾起来,不料一双大手拦腰抱住自己,只听周子寒急吼吼地道:“锦仪,我……我受不了了!”

    “呀!我……我还疼着呢!你忍忍不就成了吗?”

    周子寒下那活儿早已穿透而出,正是火中烧,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道:“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说完,大吼一声,抓住贝锦仪柔嫩粉白的双肩,红着眼又扑了上去……A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元末飞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