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情花之果(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家飞刀 书名:元末飞仙
    <---凤舞文学网--->    贝锦仪听他这般赞赏自己,心中一甜,笑容可掬道:“这还差不多,哪,这可是你说的,我以后就叫你子寒了,后可不许反悔。--凤-舞-文-学-网--”

    说完,扯出周子寒的右臂抱在怀里,脑袋缓缓一歪,正好靠在周子寒的右臂膀子上,一副可女人的模样。

    周子寒感觉右手手臂触着了一团突起,心知碰着了她的部,顿时亢奋起来,呼吸渐渐急促,全的血管也渐渐膨胀,原本快要消火的下那活儿立时又来了精神!

    撇头朝她望去,却见她嘴角含笑,眉黛含,一脸幸福陶醉的神,跟后世陷入恋中的女孩儿没个两样。

    忽然,贝锦仪抬起秀眸来,两人四目交投,一见周子寒正怔怔望着自己,慌忙垂下头去,一脸红如黄昏的红霞。

    周子寒心里苦笑不已,这贝锦仪平里看起来端庄秀雅,为人矜持格内敛,想不到自己一闯入她的心里,子竟然大变,变得也懂风起来了!哟呵,竟然有那种传统型的闷风味。

    嘿嘿,既然今儿得好好享受享受这种成熟女人的滋味儿,只要不做出出格的事儿就行了,龙教授那些家伙也就拿自己没辙。

    说实话,在男多女少的后世,只要稍有点姿色的女人,都会千方百计傍上有财有势的人,对那些穷困潦倒的人却是不屑一顾。

    周子寒自幼父母双亡无财无势,纵然有一副堂堂相貌,哪里会有女孩子瞧得上他?如此下来,周子寒是久旷之,饥渴得要命,每每遇到**冲动了,只得通过看A片“亲手”来解决生理的需要。

    周子寒缓缓地伸过了右手,轻轻地搭在贝锦仪柔骨滑嫩的香肩上,柔声道:“锦仪”

    “嗯!”

    “你好美!”

    贝锦仪羞不可抑地垂下头去,“嘤咛”一声,道:“是吗?”

    “不是!”

    “啊?”

    贝锦仪一愣,抬起头来,正要说话,周子寒突然吻了上来,她这才醒悟过来,原来是周子寒故意作弄自己!正要扭头躲闪开来,不料已晚了,周子寒以泰山压顶之势攻了上来。

    “呜……”贝锦仪猝不及防地呻吟了一声,两张嘴唇随即便合在了一起。

    贝锦仪突然给周子寒偷袭成功,脑子轰然心如鹿撞,本待推开周子寒,可这种嘴上痴缠的滋味儿实在是美妙至极,渐渐地她就松弛了下来,不再怎么抗拒了,反而主动迎合了起来。

    周子寒趁打铁,一边和她嘴舌痴缠,一边右手按住她的柔肩,左手却攀上她柔软的小腹,轻轻的抚弄一阵,挑逗得她呓呓呜呜动不已,随即往她丰满坚的双峰攀援而去。

    贝锦仪脑中尚保存着一丝清明,察觉到周子寒的大手作怪,口急喘不已,躯更是剧烈颤抖,两手连忙紧紧抓住周子寒的左手,企图阻止周子寒进一步的侵犯!

    周子寒哪里肯如此放弃,蛮横地拨开她的双手,咻地一下窜上去,贝锦仪的右峰终于失守,恰能一握的丰给周子寒完全掌握了!强烈的刺激和快感,使她羞愤死,同时也使她放弃了任何抵抗!

    周子寒心中狂喜不已,放恣地扯开她的衣襟,左手立即伸入进去,嫩火的酥立时便给掌握在手中!随即使劲儿一捏,酥立时变形起来。--凤舞文学网--

    贝锦仪羞愤死,猛地离开周子寒的嘴唇,抓住周子寒大手,嗔道:“你就这么放肆,不给人家留半点尊严吗?”

    周子寒方才精虫上脑,给她突然惊醒,脸上一红,尴尬一笑,抽出左手来,不好意思道:“好吧,就给你点尊严!”随即,又抽回了右手。

    贝锦仪见他如此痛快应了自己,心中升起一阵失落之感,又羞又气地白了他一眼,匆匆将衣衫整理好,道:“还是想办法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吧!带的干粮可不够,只能维持到今天夜里。”

    周子寒点了点头,开始打量起这周遭的形来。

    他心里头早就疑惑,那悬崖即使不是很高,人摔下来落个尸骨无存也非难事。可方才自己醒来时,目光正好望向上方,只觉浓云笼罩头顶一眼望不穿,显然这处悬崖定是高得很了。

    待仰头瞧见左侧那棵从巨岩里伸出来的巨松时,周子寒这才恍然,原来自己和贝锦仪之所以尚有命在,却是多亏了这棵巨松了。那巨松的扎根位置真是恰到好处,正好离周子寒所处的位置有两三米。

    周子寒唏嘘不已,道:“好险好险,若非这棵巨松恰好出现在此处,恐怕我们早就死翘翘了。”

    贝锦仪附和道:“是啊,我昨儿将你抓住的时候,原以为能将你拉回来,不料朱冠杰那一脚劲力太大,根本就拉你回来不得,连我自己也掉落下来了。当时我吓得傻了,想叫都叫不出来,只有一个劲儿摇晃你的子,盼你醒来施展你那飞天术躲过这一劫,偏偏你又像头死猪似的哎,现下想来,真的是惊心动魄,好险,好险!”说着,便不住地拍着口。

    周子寒低头朝她不住起伏的口瞧去,不料却瞧见她口衣领正好开了个口子,露出里间一小块红色的肚兜来。周子寒一瞧之后,那双眼珠子像是定住了似的,竟再也挪不开了,不自想起方才自己在她丰上大快朵颐的景。

    这时,却听一声“你坏”之后,就见一只雪白如藕的玉手横过来,正好遮住了周子寒的视线。

    周子寒老脸一红,干咳一声,撇过头去了不敢瞧她。

    贝锦仪正要嗔怪他几句,却听周子寒突地惊讶地大叫了声“啊”,忙道:“子寒,怎地了?”

    “你看下边,深不见底的,咱们这个地方怕是还处在山腰呢!”

    贝锦仪格格笑道:“我道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我昨儿夜里早就发现了呢!说来,咱们真的是好险呢,子寒,你瞧这处巨石,它向悬崖处的石壁这侧凹进,咱们落下之时,先是有头上那棵巨松缓冲落下的劲力,接着落到这里,由于它向石壁这侧凹进,咱们这才滚落进来堪堪保住了命,否则咱们即使有这松树缓冲劲力,恐怕也会滚落下去,那时自是难逃一死了。幸亏我昨儿发现得早,是以多番叫你进来些挨着我,别一不留神就落下去了,现下你该明白了吧,哼,你偏偏还不领呢!”

    周子寒对她这话深以为然,点头感激道:“那就谢谢你的好心了!呃,咱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着,突地想起自己昨儿早上还跟贝锦仪闹别扭,今儿早上关系就大不一般了,这后福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些,当下心里觉得有些好笑。

    “子寒,你看看,那儿似乎结了个什么果实,红红的,煞是好看呢!估计吃起来味道不错!你坐着,我去瞧瞧。”说着,松了周子寒的手臂,随即起疾步而去。

    周子寒听罢,顺着贝锦仪去的方向瞧去,却见一株一人齐高不知名儿的植物正斜长在巨石旁的一处岩缝中,令人颇为奇怪的是,那株植物明明枝繁叶茂的,偏偏只结了一个红如苹果的红果子!

    周子寒并未将那果子放在心上,转而瞧往贝锦仪的背影,这一瞧之下,只觉她亭亭玉立,秀发披肩,细腰丰,竟也有些吸引人的气质魅力!

    这种魅力在司马芸上也有,但由于两女的不一样,司马芸开朗活泼胆大,做事总是急躁不计后果,贝锦仪却矜持端庄秀雅,做事稳重思虑周详,这一比较下来可谓各有千秋,是以两人各自形成气质魅力自然也就不一样。

    瞧着瞧着,周子寒心里头对这贝锦仪隐隐颇有些欣赏起来,再一想到她自己投怀送抱委于己,更是不由得悠然自得洋洋得意,可后来一想到半年后自己要回去,心里头登时像是有根刺扎进来一般,不有些意兴索然起来。

    这时,只见贝锦仪右手撑在岩壁的一块突石上,子却向那株植物倾斜,而左手却伸直直往那果子凑去。过得一会,只见那株植物枝头乱颤起来,接着便见贝锦仪子转过来,只听她欣喜地朝周子寒道:“子寒,你瞧!”说着,晃了晃手里的那个红果子。

    周子寒没精打采地望了她一眼,道:“嗯,我瞧着了。”

    贝锦仪见他没有半分惊喜的模样,心存疑惑,小跑着奔过来近到周子寒前,坐下道:“子寒,你怎地了?”

    周子寒强颜笑道:“没什么。”

    贝锦仪不疑有他,将那个红果子递给他,道:“子寒,你子尚未大好,这个果子方才我咬过一小口试过了,没毒,甜甜的,你吃了它吧。”

    周子寒摇头道:“不了,我肚子不饿,你自个儿吃吧。”

    贝锦仪只道是他关怀自己,心头一甜,道:“你子要紧,养好了伤,咱们也好早些离开这鬼地方。来,接着!”

    周子寒哪里有心,正待再次拒绝,却听贝锦仪冷哼道:“你不吃我也就不吃,反正都不吃,扔了算了!”说完,抬手便要扔下悬崖边去。

    周子寒一听这话,一时难辨真伪,只道她真要将它扔了,不由得觉得可惜,当下急忙阻止道:“哎,别别别,我吃了就是。”

    接过那红果子后,周子寒翻来覆去地瞧了半晌,道:“这红果子真有些古怪,我从来都没见过,说它像苹果呢,偏又不像。呃,锦仪,你见过没有?”

    贝锦仪摇头道:“这果子我也没见过,你快吃了吧,子要紧。”

    周子寒点了点头,正要咬一口,突地想起自己一个人独享实在不好,当下从裤脚里抽出那把随携带着的那柄亮闪闪的匕首,手起刀落就将那红果子劈成了两半,随即给贝锦仪一块,道:“锦仪,你也吃一块。”

    贝锦仪见他如此顾及自己心中欢喜不已,但还是推拒道:“我不吃,你子要紧。”

    周子寒假意怒道:“你不吃,那我也不吃,再说了,你我夫妻同心,理应同舟共济共患难,哪能只顾自己呢!来,接着,再推辞我要生气了,我生气起来,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贝锦仪见他发怒,慌忙接过来,道:“好好好,算我怕了你了,我吃一块就是。”

    两人吃着那红果子,各人心各异。

    周子寒是满腹重重心事,满脑子想的是不知该如何跟贝锦仪说自己半年后要回去,可又怕说出来后,伤了贝锦仪的心,保不准她一怒之下,自己连小命儿也丢了。

    而贝锦仪心里却是想的另一番事,她想的是周子寒如此关怀自己,虽然他已有了司马芸,自己怕是要屈侧室,但后自己的终幸福终于有个可靠的着落,也算是欢喜圆满了,不由得暗暗欣喜。

    周子寒满腹心事地吃完那红果子后,便将头靠在背后的岩壁上,闭目想着心事。贝锦仪只道是他在闭目养神,将头一歪靠在他肩膀上,也闭目养神起来。

    “唉哟”周子寒突地大叫一声。

    “子寒,你……你怎地了?”贝锦仪忽地睁开眼,却见周子寒额头大汗淋淋,而双手却紧紧摁这小腹,不慌道:“子寒,你肚子疼么?”

    周子寒咬着牙道:“我也不知怎地,这肚子好像有一股气冒起来似的,正四处乱窜,死我了!”

    贝锦仪想及那个红果子,只道是他中了那红果子的毒,心急如焚,可转眼一想,自己吃过了这红果子后,虽说小腹丹田处也有些,但并没有他这般严重啊!

    正待将周子寒按捺住,免得他滚到巨石边沿摔落下去,哪知这时他突地大吼一声“啊”,接着便翻起来扑上来将自己压倒,粗暴地撕扯起自己的衣裳来。

    贝锦仪又惊有怒,想不到周子寒竟这般粗鲁地对待自己,正要扬起手掌扇他一耳光将他打醒,可双眸一触到周子寒红通通的双眼时,心下忍不住一颤!

    不好!他他定是中了那红果子的毒了,难道那红果子竟是传说中的花之果?这花之果一旦给服下之后,内力较深之人自会没事,可子寒他根本就没内力,如何承受得了?若不及时纵,恐怕……

    贝锦仪轻叹一声,扬起的手掌缓缓地落了下来……A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元末飞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