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无意轻薄(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家飞刀 书名:元末飞仙
    <---凤舞文学网--->    周子寒一听是贝锦仪的声音,脑袋又嗡地一声,只觉要炸裂了似的,脸色随即也苍白起来,斗大的汗珠从额头簌簌落下。--凤舞文学网--周子寒心惊跳地道:“你……你不是芸儿,你……你是贝……贝姑娘!”

    此言一毕,周子寒立时暗暗叫苦,OH!MY.GOD!糟糕之极,糟糕之极了,老子这下闯了滔天大祸了,方才将这贝锦仪误当作芸儿了!

    虽说自己是为了救她尚有可原,可受害吃亏的到底是她,说起来还是自己占尽了极大的便宜,全都给自己摸了个遍,她恼羞成怒之下岂会饶过老子?周子寒忍不住朝贝锦仪的方位望去。

    黑夜中,一团漆黑,瞧不见贝锦仪的脸色,但不用想也能猜出,她脸上肯定是羞愤死的表

    只听贝锦仪冷哼了一句:“哼,还不将你的咸猪手挪开!”

    周子寒这才醒悟到,自己的右手还放在她的丰满修长的大腿根处,心中一惊,慌忙缩手回来。可刚一缩回来,感觉手里滑滑腻腻的,脑子里不知不觉地浮想联翩……

    周子寒不知她到底要拿自己怎么样,但是自己任由她要杀要剐,那老子也实在是太过窝囊了,毕竟老子确实不知她是贝锦仪,再说老子可是在给她舒筋活血救她的命呢!

    当下红着脸讷讷道:“贝……贝姑娘,你别误会,我……我确实不知道你是芸儿,若是知道贝姑娘你,给我百个狗胆,我也……也不敢碰你一下的。”

    “哼!”贝锦仪冷哼了一声,接着便听她愤愤然道:“原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想不到竟这般卑鄙龌龊,趁我道未解之时这般凌辱我,你……”说着,竟呜呜咽咽地抽泣了起来。

    周子寒给她骂得脸红耳赤,觉得有必要跟她解释一下,省得她真将自己当成卑鄙龌龊之人,当即鼓起勇气道:“贝姑娘,方才之事确然是我不对,不过,我真的并非你想的那样超级垃圾……呃,卑鄙龌龊,我……”

    “不是卑鄙龌龊又是什么?你方才那般羞辱我,我都切切实实地知觉到了的,你……你做得实在太过分了!比那禽兽朱冠杰还不如!”

    她话越说越愤激,说到最后,但听“啪”地一声,周子寒的脸上又挨了一个耳光。--凤-舞-文-学-网--

    贝锦仪愤激之下,这一掌实在比先前猛了许多,直打得他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耳朵不住地嗡嗡叫,眼前也尽是些飞来飞去的五颜六色的星星。

    周子寒又挨了一巴掌,哪里肯服气,心中怒火腾地一下就起来了,暗道,好你个贝锦仪,老子是天生该给你扇耳光打的么?老子大好的一个男人,这一辈子还没哪个敢打老子呢?

    立起怒道:“贝锦仪,你不听我解释也就罢了,何必两番扇耳光来侮辱我?我周子寒虽不是个什么英雄人物,也确实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但我起码还有点菩萨心肠,若非我方才通过按摩给你舒筋活血,这会儿恐怕你早已冻死了!”

    先前他正在气头上,现下怒气一过,登时发觉口疼痛得紧,这才明白自己方才起过猛,牵动了伤势,当即捂着口蹲下来,哼哼唧唧不已。

    “哼,你还好意思说,也不知到底是谁救谁?你摸摸心口问问自己的良心,方才你说的那还是人话么?实话告诉你,周子寒,你给朱冠杰那混蛋踢下这悬崖,若非我一时好心救你,也不至于随你落下这悬崖,更不会受你这般侮辱!哼,你舒筋活血,纯是胡说八道!舒筋活血有你那么个弄法么?”

    周子寒心中“汗”了一把,吃惊道:“什么?你随我掉下了悬崖?”他听到贝锦仪这话后,当即惊讶不已,贝锦仪后面的话却没有听进只言片语。

    只听贝锦仪冷哼道:“怎么,还假的不成?你自己摸摸这下面冰冰凉凉的巨石,看我说的话可有半句假话?”

    周子寒醒来时那一刻早已就摸过,对她的话自是深信不疑了。伸长了脖子道:“你说你为了救我,这才随我落下悬崖的?”

    “怎地,你不信么?”贝锦仪又冷哼道。

    说实话,周子寒还颇有些不信,毕竟他跟贝锦仪根本就没有什么感,就算要救自己,也轮不到她来救啊,芸儿她干什么去了?

    当下道:“信,我当然信了。不过,我有些奇怪,芸儿她人呢?为何……呃,她给朱冠杰捉了么?”他本来想问为何芸儿没随自己一同跳下来,可思来想去这话实在有些不好说出来,只得改口。

    只听贝锦仪冷然道:“芸儿妹子她应没事,朱冠杰受了重伤,根本就斗不过她,估计这会儿芸儿妹子还在崖顶想法子来救我们。”

    说着,语气陡然变冷哼道:“早知如此,我就一剑刺死朱冠杰那个禽兽了,一时好心饶他,却没来由惹来这等霉运。哼,朱冠杰这混账东西简直是禽兽。”

    周子寒“哦”了一声,表示明白,恨恨道:“朱冠杰这家伙哪里是什么禽兽?”

    “嗯?”从贝锦仪哪里飘来一丝不忿。

    周子寒连忙赔笑解释道:“呵呵,他是禽兽不如,呃,比禽兽还禽兽。”

    贝锦仪听他说得好笑,不住扑哧一笑。

    笑声犹若天籁之音,轻轻柔柔的,充满了极度的磁,从遥远的天际飘来,透过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幕,传入周子寒的耳里,令他不住精神一震。

    周子寒随即想起她为何来救自己,莫不成她喜欢上了自己?一想及此处,忍不住一阵心跳,可冷静下来细细一想,当即就将这个歪**头否定了。

    老子先前还跟她闹别扭呢,这喜欢一说又从何说起?不过,他实在是好奇她为何要救自己,当下便旁敲侧击地问道:“贝姑娘,方才我言语中多有得罪,实在是过分了,你大人大量,别要跟我计较的才是。”

    “哼!你得罪我的多了去了。”

    周子寒不好再得罪了她,陪着笑道:“是是是,我得罪姑娘的确实多了去了,多亏你大人大量不跟我计较。呃,对了,贝姑娘,你……你当时怎地救了我的?我记得当时你并未在场的罢?”

    “想听么?”

    周子寒心道,你这不是废话么?当即点头道:“我确实想听听。”

    “那你靠过来些吧!”声音细弱蚊蝇,不过周子寒还是听着了。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她为何这会儿突地口气变软,莫不成是在施甜言蜜语骗自己过去好一掌毙了自己么?不去不去,坚决不去,自己小命儿要紧,何必自己凑上去送死!即使她并不是要杀自己,而是又给自己来一巴掌,自己如何受得了?她可是练过武功心法的。

    “你还磨蹭着干么?怕我吃了你么?哼,先前还那般胆大妄为,这会儿,却又胆小如鼠了。哼,男人就没几个好东西,口是心非!”语气似嗔似怪,听得周子寒一愣。

    周子寒搞不懂她到底要做什么,是以决定先问问口风探听虚实,吃吃地问道:“你……你要我靠过去做……做什么?”

    说着,心里闪过一个古怪的**头这女子莫非是想污辱我?还是想让我污辱她?

    “你这人真是的,叫你过来你就过来,说那么多废话干么?你子受了伤,还站着不疼么?你过来,坐在我前,我施内力给你疗伤!伤好了,我再告诉你详。”

    周子寒听得晕乎乎的,感觉这一切来得实在是有点太突然了,总觉得她的话有些假,似乎埋藏着天大的杀机,正引自己去送死呢!不去不去,坚决不去!

    当下陪着笑道:“贝姑娘,我的子没事,就不劳你费……”话未说完,手已给一只滑腻异常的纤手捉住。

    生死攸关的当儿,周子寒的神经早已绷得紧紧的,这一下突地给贝锦仪捉住了手,心知大限将去,心慌意乱下大叫大嚷道:“别别别……别拉我,我还不想死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元末飞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