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受袭落崖(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家飞刀 书名:元末飞仙
    <---凤舞文学网--->    这一字一句像是刺心的利剑,传入正动不已的周子寒司马芸两人耳中,均觉森森地令人遍体生寒!这声音熟悉之极,正是朱冠杰所发!两人立时惊醒过来,随即骇然跳起来。--凤-舞-文-学-网--

    周子寒将衣衫不整云鬓散乱的司马芸护在后,随即撇头望去,却见朱冠杰正站在面前,双眼爆出凶光,手里的长剑在光下闪着冷的白光。

    朱冠杰冷冷地注视着周子寒,哼道:“光天化之下,竟然做这等猪狗不如地苟且之事,真不知羞耻为何物!既如此,就让我宰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话音一落,只见他突然窜起来,那右手的一柄长剑正朝周子寒前袭来!周子寒给他撞破好事,心神大乱,尚未恢复过来,全然没有防备,这一剑如何避开得了,想躲也是来不及了!

    “铛!”

    一声金属相交的脆响后,周子寒的眼皮儿忍不住一颤。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哪知那长剑并没有触到自己上,定睛一瞧,却是背后的司马芸伸过来的九节鞭格挡开了朱冠杰那一剑!

    朱冠杰怒火攻心刺来那一剑,用尽全力攻来,并没防备到司马芸会来抵挡自己的长剑,待感觉到双手发麻时,已觉不妙,猝不及防下便往后仰去。

    不过,司马芸也没讨了好,那一剑力道实在太猛,她又未尽全力,是以握着九节鞭的手发麻不已。

    司马芸恼他撞破自己的好事,又见他竟敢刺杀自己的郎,心中恼怒之极,恨声道:“朱冠杰你这王八蛋,我杀了你!”说完,跳上前去,九节鞭已展开,往朱冠杰横抡过去。

    周子寒见司马芸方才护住自己,挡得有些吃力,心疼万分,对这朱冠杰恨之入骨,恨恨道:“朱冠杰,你这个卑鄙小人,我**的,要斗就光明正大的斗,背地里偷袭人算哪门子英雄好汉?”

    朱冠杰剑法果然了得,几个回合便迫退了司马芸,只听他狞笑道:“本少爷看你往哪里跑,哼哼,先收拾了你这妖和尚,再去收拾司马芸那个人!”说着,奔上前扬起剑朝周子寒急急刺来!

    周子寒这回早有准备,施展幻影术一闪,先前站立的原处已不见了他的人影!

    朱冠杰长剑已到,却刺了一个空,心中的骇异自是不小,暗道周子寒这妖和尚果然透着几分诡异,慌忙转头四处找寻周子寒的影,却见他正在自己的侧不远处俯下子提起了那个黑色包袱。--凤-舞-文-学-网--朱冠杰也不答话,那柄长剑当即脱手,只听“嗤”地一声竟破空朝周子寒飞去!

    “啊”

    周子寒惨叫一声,那柄长剑虽并没有刺入他背后,但由于朱冠杰施了十成劲力,威势着实不弱,那剑尖一触着周子寒背心,周子寒登时觉得剑尖所触肌疼痛万分,像是受了千钧一击般,一时吃力不住,当即晕了过去,软绵绵便倒!

    “子寒哥哥”

    正待攻向朱冠杰的司马芸见周子寒倒地,也不知是死是活,心中慌乱,连忙弃了朱冠杰朝周子寒奔去!

    朱冠杰一见自己的长剑竟然没有没入周子寒的脊背,微微一愣,正狐疑周子寒是不是练就了什么金刚不坏神功,却见周子寒很快就倒下了,心里这才一宽,随即冷笑一声:“人,纳命来罢!”说着,子一纵,几个起落,便冲到司马芸从背后下手偷袭。

    “住手!”一声斥声划空而来!接着便见悬崖边的一处巨石后面窜出一个女子影。

    朱冠杰转过头来,一见那女子,愣神道:“咦,贝姑娘,你怎地也在这儿?”

    那女子原来却是贝锦仪!

    贝锦仪柳眉倒竖,冷哼道:“你这卑鄙小人,今不教训你一番,后岂非要继续为非作歹无法无天了?”说着,长剑横握前疾步冲来!

    朱冠杰心神一凛,冷笑道:“好呀你,原来你也是这妖和尚的姘头,怪不得这么帮他!来吧,本少爷全都解决了你们!”

    贝锦仪面若寒霜,怒道:“胡说八道什么?想找死么?”

    朱冠杰并不答话,冷笑一声,也疾步迎上前朝贝锦仪冲去,待近到离贝锦仪还有数米距离时,眼前闪过一道剑阳反而来的阳光,心里一惊,匆匆朝贝锦仪面门挥出一掌,凭着感觉连忙又闪动着步法跳到左侧去了,正好躲过贝锦仪刺来的那柄长剑!

    贝锦仪反应不慢,一见手中长剑落了空,已有了警觉,待见他挥来一掌,接着便觉掌风送来,忙撇头及时躲开了去,不过绕是如此,粉脸上仍有些如刀刮一般的疼痛!

    不由得暗赞一声他绿柳山庄的掌法果然有些了得,当即收摄心神,再不敢大意,一招一式出得信手拈来,攻守兼备,毫无半分做作之态,不一会儿,便将朱冠杰迫得手忙脚乱!

    朱冠杰与贝锦仪甫一交手,便知贝锦仪果然有两下子,不论是招数还是打斗经验都比自己厉害得多了,自己好些次想要耍点小诡计她上当,都给她瞧出来了!而自己呢,却不得不小心她越来越凌厉的剑芒!

    又支撑了片刻,便觉若是这番再斗下去,万一司马芸那人醒悟过来,也加入过来参战,本来就处于下风的自己如何是两人的对手?那时必定必败无疑了。既然斗不过,就得动点脑子尽快想个法子脱才是!

    “朱冠杰,你个卑鄙小人,我要你狗命!”这一声斥声却是发自司马芸!

    话音一落,便听后哧哧之声传入耳际,显是那九节鞭破空发出的声响。朱冠杰登时暗叫苦也,自己与贝锦仪相斗本已处在下风,司马芸这人现下加入了来,自己可是万万难以抵挡了。

    当下心神一凛不敢大意,凝起内力听风辨形,便已听清楚了那鞭头所击方向,当下一矮,竟刚好躲过了那鞭头。

    司马芸冷笑一声,内劲再一吐,那鞭头竟硬生生止住了去势,像是有灵一般,转而打了个弯儿朝下而去,只听“啪”地一声,那鞭头正好鞭打在朱冠杰的阔背上!

    这一鞭可以说是司马芸千锤百炼出来的绝技,要知道,这九节鞭最难练之处,便是这九节鞭鞭头的去势与劲力最为不好控制,而且还得确保九节鞭在飞舞之时不会打到自己。

    司马芸是个女孩子家,按理说不该寻这等器械作为自己的武器,可她偏偏对这九节鞭有独钟,可见万事不可以常理来看待。她费心思浸这九节鞭有十来年,自是异常纯熟了。

    你看,那九节鞭在她手里,鞭头不住地上下翻飞,灵活多变,可收可放,叫人瞧得眼花缭乱叹为观止。正是应了那句话:抡起似车轮,舞起似钢棍!

    朱冠杰手里长剑早已脱手,没有了长剑这样的防武器,单凭一双掌如何能成?何况,他的一本事都浸在一柄长剑上,现下失去了长剑,就好比老虎失去了爪牙,毕生功夫自是打了极大的折扣!

    这当儿背部受击,忍不住吃痛哀叫一声“唉哟”,对司马芸更是恨极,咬牙切齿道:“你这千人万人骑的人,本少爷一旦捉了你,定要使尽千般手段将你折磨死!”

    司马芸听罢这等难听的话语,俏脸儿刷地一下黑了,那心中怒火更是一把不可收拾地烧了起来,当下斥一声:“贼找死!”

    说着,大踏步近前,一抖手里的九节鞭,那九节鞭鞭头的攻势已比先前更加凌厉狠辣更加不可琢磨只见那九节鞭鞭头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摆动,速度也已然明显加快,显露出了九节鞭霸道至极的气势。

    朱冠杰一见这架势,心知司马芸这人的怒火已起,定要跟自己拼命了,当下也不敢大意,收摄心神开始不住躲闪。

    可是,纵然躲过了司马芸那鞭头的攻击,一旁的贝锦仪的长剑也是长了眼的,冷不防地就会瞅准机会朝自己攻来,得朱冠杰手忙脚乱险象环生,很快便中了两女的招儿,落得个披头散发不说,周衣衫还给划成赤条条的,各处伤口处的鲜血汩汩地不断往外冒,早已染红了内里的衣衫!

    司马芸见他如此狼狈模样,大感惬意痛快,手里的九节鞭使得更加得心应手,哼哼道:“贼,今你的死期到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元末飞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