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又遇芸儿(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家飞刀 书名:元末飞仙
    <---凤舞文学网--->    周子寒故意作弄他,歪着脑袋想了想,道:“我师父在海外,没有回中土来,就是说了,你这傻也不知道,还是少问了。--凤-舞-文-学-网--”

    霍英听不懂他的话语,沉声“哼”了一声,道:“你这妖人,简直混账头顶,连师父的名字都不敢说出来,怕是你师父的名字羞于见人吧?”

    周子寒耷了耷肩,做出个无奈状,道:“随你这傻怎么说了!”

    他这来自后世的古怪动作,霍英自然是瞧不太明白,愕然了一下,随即怒道:“你这妖人,胆敢如此无礼?好,昨一时大意叫你得手,今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说完,子一纵,欺近到周子寒面前,钵大的拳头扬起,朝周子寒面门砸过来。

    周子寒虽说嘴上不饶人,可也凝神注意此人,见他肩膀耸动,知道他已出手,急忙闪后退一步,再纵跃起来准备闪人。

    不料,他快,霍英更快,见他飞起,急忙跟着跃起,同时改拳为抓,正抓着他脚踝,再使力朝下扯。

    旁边几个差役见霍英一个照面便将他给抓住了,个个欣喜若狂,纷纷叫好起来。只听一个差役大呼小叫道:“霍家神拳,英勇无敌!”

    自古以来,老百姓便存着民族劣根

    围观的众百姓一见有好戏看,纷纷帮腔作势,跟着手舞足蹈大呼小叫起来:“霍家神拳,英勇无敌!霍家神拳,英勇无敌……”

    周子寒脚踝吃痛,只觉他那力道甚大,大惊之下背后一凉,冷汗哗地流了下来,湿了内里衣衫,心道,这叫他抓住自己,再给他点了道,自己不是成了待宰的羊羔?当下慌忙便伸指便要点他面门,

    哪知霍英早有准备,竟给他躲了开去。

    周子寒这才明白,自己的近功夫根本就不是他对手,心电急转一阵,立时有了计较,突地浑一震。

    霍英完全没有料到,抓他脚踝竟也会着他道儿,可要撤下已是来不及了,只觉手心一麻,接着传遍全,跟昨儿一样的景又出现了

    众人只见霍英脸色突地刷白,接着浑颤抖,再接着软软倒地,翻着白眼,吐着白沫。--凤舞文学网--

    周子寒电击了霍英后,双手撑地,再往上一纵,飞起来后又落在地上,只是由于方才给霍英抓痛了脚踝,是以落地之时险些扭伤了脚。

    众差役本来见霍英抓住了这小子,突地又见霍英不知何故又倒了,像是中了毒似的,只道这小子只善施毒不善打斗,纷纷喝道:“围住他,莫要跟他接触,小心他周是毒!”

    周子寒嗤笑一声:“就凭你们这些垃圾菜鸟,也能围住老子?哼,做你的秋大梦吧!”说完,便要伸指朝众差役点去,当先便有几个差役立即倒了,那猪哥模样跟地上霍英完全一样。

    众差役给吓坏了,这下完全相信,昨儿个的传言完全属实了,拔腿便逃,哪知心里一害怕,双腿便似给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分毫。

    周子寒抬眼望去,却见那两个举报他的汉子也在其中。

    周子寒见他们并不逃走,颇为奇怪,道:“还不快抬了他们滚?”可那些差役根本就不动,似乎给人点住了道一般。

    周子寒“咦”了一声,心道,奇了,我可没点啊,再说我也不会点,那这些人又是给谁人点了了?纵目四下一扫,但见双目所视之处,便有人群瑟瑟朝后退,显是怕极了他。

    周子寒最终锁定了那个怀抱着一根竹竿,坐在一块石头上的乞丐老头,只觉这老头形迹大为可疑,别人瞧见他扫视过来无不骇然后退,可这老头却不仅不退,还乐呵呵朝自己咧嘴一笑。

    可疑,太可疑了!

    不过他也懒得跟那老头打招呼,自己要事缠,没必要跟这浑脏兮兮的老头结识,是以扫了一眼也就转走了。

    不知不觉间,已到了一处成衣布料店铺。

    周子寒停了下来,低头一瞧,之间自己上浑泥土,脏兮兮的,这才醒起昨夜给司马豪捉住后,给扔在地上弄赃了这长衫,不由得苦笑,衣服脏成这样了,换洗是不成了,不如就此买一新的也好。

    于是,昂首,迈着八字方步进了这店铺,也不讨价还价,就选了两自己颇为中意的长衫长裤,一黑一白,换上那白的。

    出了店铺,他抬头望了望天,一片晴空,万里无云,烈阳如火,正是午时!

    “咕咕咕……”肚子就在这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周子寒哑然失笑,这才醒起该去吃饭了,便拉住街上一个匆匆行路的路人问何处有酒肆。

    那路人显然认出了他,因为他跟官府张贴的那榜上人物一模一样。初时还以为他要杀他,待听他说问附近的酒肆时,这才放心下来给他指了方向。

    周子寒是受过素质教育的人,连忙千恩万谢了一番,那路人哪里肯跟他嗦,匆匆就逃了。

    拐过一道十字路口,便已闻到了酒飘香,扭头望去,却见大街上有一家酒肆当街而立。

    周子寒大喜,疾步奔去,刚行至门口,一个小二笑道:“周爷,有人已经替你叫了饭菜了,快快请进,快快请进。”说完,弯腰便做了个请的姿势。

    周子寒大是疑惑,以为是自己熟知的人给自己准备了饭菜,拉住那小二道:“那人是谁?在何处?”

    那小二之前并未瞧得仔细,这一拉之下便靠得近了,一瞧之下,高叫一声“娘呀,杀人狂魔来了!”扯脱了他就跑进了酒肆。

    周子寒瞧他那样子,估计是瞧见自己是官府榜文画像上所要捉拿的所谓杀人狂魔,心下害怕罢了,也不为意,径自走了进去。

    他刚一入内,却见众食客纷纷起,从后门窜出去闪了,显是怕极了他。不过,仍有些人丝毫没动,细看之下,却见桌上放着兵刃,显是会武的武林中人。

    周子寒纵目四望,却见一个小的年轻公子正朝自己招手,示意自己过去,微微一愣,这公子似乎有些面熟,在哪里见过呢?

    待他一走近,一拍额头,原来是司马芸那小妮子!

    司马芸换了一男装打扮,着一袭灰色长衫,头上跟自己一样也是戴了个文士帽,傲人的双峰这时也不见了,估计是用绷带勒紧了。

    周子寒见她这副怪模怪样,心内暗暗好笑。

    司马芸见他嘴角憋着笑意,粉脸上一红,嗔道:“不许笑。”说着便把头扭向一边,似是生气的模样。

    周子寒不敢开罪了她,笑道:“芸儿姑娘,你怎地来这里了,司马大哥他们呢?”

    司马芸转过头来,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道:“他们回去啦,叫我跟你四处游历一番,后好带你去青峰。”

    周子寒想了半晌,感觉有些不妥,可偏又想不出这不妥在哪儿,只得不去想,拉开司马芸对面的一条长凳坐了下来。

    司马芸抽出一双筷子,敲打着桌子,高声叫道:“该死的小二,怎地还不上酒菜,姑等得不耐烦了呢!”

    周子寒听她说自己是“姑”,忍不住又要笑出声来,只觉这小妮子实在是有趣的紧,道:“你从哪学来的话,什么姑,你很老吗?”

    司马芸白了他一眼道:“你管我从哪学的,狗咬耗子。”

    周子寒摇了摇头,心道,没错儿,我若是狗,你就成了耗子,嘿嘿,说起来还是我占得便宜多。是以,并不跟她计较。

    司马芸顿了顿,见店家没人来理会自己,撅起小嘴儿又高叫道:“死小二,再不上酒菜,我可要一把火烧了这黑店了。”

    话音刚落,只听小二端着一盘酒菜过来,口中高叫道:“来了来了。”不过并没从周子寒旁上菜,而是绕过他从司马芸旁边上菜,显是那小二得了消息,对这周子寒怕得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元末飞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