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情爱原是高难度(二十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中LUO漫步 书名:盘龙血族
    <---凤舞文学网--->    第八十九章、原是高难度(二十五)

    柳无下得车来,进了屋,杀意的积压,让他感到异常的烦躁,想立刻将这种杀意宣泄出来,他强制压下心中的杀意,向游泳池走去,来到游泳池,一头扎了进去,在这个足有篮球场大的游泳池中,潜入了水底,将自己淹没在了水中。--凤-舞-文-学-网--

    柳无在水中整整潜伏了半小时以上,才从水里露出头来,虽然在冷水的作用下,心中的压抑减少了几分,可是仍然让他感到烦躁,他想杀人或者不想杀人的时候,都不需要压制自己的杀意,可是这次他不得不压制,这种压制自己杀意的感觉还是使他很不舒服,他刚刚从水中抬起头来,就看到站在游泳池边的雅姬,柳无愣了愣,雅姬再一次来到他的边,他没有发觉,虽然这种况出现过几次了,他还是愣了愣。

    雅姬看着游泳池中,**着上半的柳无,并没有害羞,而是眨着绯红色的大眼睛看着他,见柳无一头黑色飘逸长发在水中四散开来,一宛如米开朗琪罗呕心沥血的大神之作,有一种阿波罗式的古典美,让人找不到任何一丝缺憾,她称赞道:“哥哥,你的材好好哦!”

    柳无脸上布满了黑线,材好,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汗了一个,这句话怎么听,他都觉得别扭,柳无一个蝶泳,接近游泳池边时,一个优雅的转,靠在了游泳池边上,他实在太烦躁,所以并没有理睬雅姬。

    雅姬走向柳无在游泳池边半跪下来,一双比新剥的鸡蛋还嫩滑的小手,在柳无上如同灵蛇一般,抚上游下,揉肩、按臂、推腰……,柳无闭上了眼睛,全顿觉舒畅无比,心中的烦躁仿佛也在慢慢消散……

    “嗯……”柳无睁开双眼,见雅姬的小手正按在他的膛上,柔似水的看着他,这一下还真是让他有一瞬间的心痒难耐,他挑了挑眉,还没有说话,雅姬就说话了,“哥哥,你不舒服吗?不要压抑自己。--凤-舞-文-学-网--”

    “雅姬……,你……”柳无伸手按住了她的手,对上她柔似水的眼神,他的话语堵在了喉中。

    雅姬抽回被柳无按住的手,一个猛子扎入了水中,在三秒钟后,她从柳无的面前冒了出来,她本来就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洋装,在打湿后,她那无限美好的酮体若隐若现,更是增添了一分神秘的惑力,她几乎和柳无面贴面的看着,她伸出左手,环在柳无的颈上,右手将银白色的秀发挽到右边,将玉颈靠像柳无的唇边,“啰,哥哥,吸吧!如果我的血可以让你感到一丝高兴,吸我的血吧,不要弄脏了衣服哦。”

    “呃……,雅姬,我……”柳无想将头移开,可是看着她天鹅般的玉颈,不知道是因为心中的烦躁,还是因为他恋上了吸血,他始终无法将头移开,邪恶的獠牙伸展出来,那一瞬间,柳无一把将雅姬彻底的拉入自己的怀中,獠牙轻轻的刺破了她的皮肤,无法形容的鲜甜冲入了脑中,有一种难言的快感,就好像人间最亲密的吻,吻得越烈,快感就越强,柳无的眼瞳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他忘的吸着雅姬的血……

    在持续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后,柳无心满意足的释放了雅姬,他心中的烦躁已经烟消云散,他擦了擦唇,獠牙和眼中的血红色已经消失。

    “哥哥,是什么味道的呢?雅雅的血是什么味道的呢?”

    “呃……,”柳无因为雅姬的这句话有了一丝清醒,“知道了又怎么样呢?”柳无放开雅姬,纵上了岸,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就在刚刚那一瞬间,柳无发现自己居然对雅姬一点都没有设防,如果自己在吸她的血的时候,被她吸了血,柳无简直不敢想象,那样的结果就是他和雅姬完成了‘初拥’,而他则会成为雅姬的奴仆,‘初拥’表明上是一个血族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血族,其实被血族的‘初拥’的人,只是成为了那个血族的奴仆。

    就是因为这样,柳无才有了一丝苦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对她就没有了防备,她好像知道柳无什么时候需要什么一样,她总是能够找到他最需要的东西,就那样,慢慢的,潜移默化的融入了彼此的生命中。

    雅姬看着柳无的背影露出了一丝甜甜的笑容,她成功了,她走进了他的心扉,她知道自己已经走进了柳无的心扉,她知道柳无不在抗拒自己了,她知道,一切会好起来的,她会让他一直保持着那份从容而淡定的微笑,她坚定的要让他不在做回曾经的那个自己,她慢慢的、默化潜移的将自己融入了柳无的心中……

    **************************************************

    白姗姗和柳思语买好画画的工具,白姗姗就带柳思语去学习画画,到了晚上7点才离开,白姗姗和柳思语走在大街上,白姗姗见柳思语神还是有点忧郁,看到路边的小吃,她拉起柳思语的手,“思语,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啊?!”柳思语神有一丝恍惚,“什么?”

    “我说,我们吃点东西吧。”白姗姗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转移注意力的效果实在不怎么样。

    “哦,好吧!”

    白姗姗拉着柳思语在一个烤土豆的小吃店里,坐了下来,叫老板送2份烤土豆上来,白姗姗看着柳思语忧郁的神,微笑着说:“思语,开心点啊,人活着,就是要开心的。”

    “姗姗姐,我……”柳思语仍然在迷茫着,她下定决心离开柳无的那一刻,她是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忍受思**,可是,她发现自己实在是太自私了,自私到只想和柳无在一起,她无法停止对他的依恋,分开的子久了,也就发现无法割舍了。

    白姗姗知道看着柳思语的神,心里有一丝难过,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或许就是这样了,飞鸟与鱼的距离的确很远,远到一个在天,另一个却深藏海底,但是柳思语与柳无算是最遥远的距离吗?明明相隔不过咫尺,可是束缚却让彼此的距离成了天涯,“思语,你想过吗?你或许不是柳无的,你只是太过于依恋他了,你或许只是渴望那份父。”

    “不是,……不是,”柳思语对白姗姗大吼了一声,直接起离去,她可以忍受自己的没有结果,但是,她不容许自己的被怀疑。

    白姗姗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准备从这点入手,开导一下她,就引起了她的愤怒,她站起来,放下土豆钱,快速的去追离开的柳思语。

    柳思语快速的跑了出去,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要去那里,只是因为白姗姗怀疑了她的真心,她才不想和白姗姗再呆在一起。

    白姗姗追了出来,见柳思语直接大踏步的向前走去,她赶紧追上前去,拉住柳思语,“思语,你听我说,我的意思是你要用心去感受一下。”

    “姗姗姐,我……”柳思语其实也知道自己做得并不对,只是她无法不愤怒,她不能容许别人质疑她的,“对不起,姗姗姐,我只是……”

    “好了,不用说了,我明白,”白姗姗打断了她的话,白姗姗明白了,得越深,才会不容许别人质疑自己的,只是他们之间的就像是像水泥地上的花,可能永远也无法开出地老天荒的花朵。

    白姗姗拉起柳思语的手,向家走去,掌心中的手是如此的冰凉,在这一刻,白姗姗能感受到她的心痛,人生真的说不清楚,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谁又是谁生命中的轮回,无法解释,或许前世的债,成了今生的缘吧!!!

    PS:回家了,狂呐喊的求收藏!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盘龙血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