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 秣陵冬 第七章 杯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小椴 书名:杯雪
    自这次重入江南以来,骆寒还是头一次受创如此之重。包家驿是个小村子,一个自晋时起就已废弃的驿站。如今官道已绝,空留下一个名字悬在那里,供人凭吊。骆寒就避在这个小村的一间小小柴房里。

    受伤之后连着下了几天的冬雨。村野偏僻,阗无人声。骆寒在烧,他轻轻触触自己的额头——“这是谁的头呢?”他茫茫地想。(身shēn)下的柴硬,硌得人很不舒服。雨水在土墙上浸出的雨晕光怪陆离,但也绝不会比驰掠过骆寒脑海中的奇思乱忆来得更离奇。后来宗令刺在他左臂的一剑和‘长车’与‘七大鬼’留在他(身shēn)上的外伤倒没好大事,虽然它的恶果是引发了这场高烧,但被胡不孤结结实实一袖拂中的(胸xiōng)口那种胀满难受才真是难以言传。骆寒在迷迷糊糊感到了这一块伤,但他唇角忽微微一笑:他知自己剑意也已尽侵入胡不孤(胸xiōng)前大(穴xué),那家伙只怕不躺个两三个月也绝对没好。想到这儿他笑了,但这孩童似的自豪没能在他头脑中停留多久,他就又昏过去了。

    昏迷之中,骆寒仿佛(身shēn)处弱水三千,流沙无限。一个声音在对他说:“睡去吧、睡去吧,这场生太累了,你也太累了。”

    骆寒在昏迷中喟息般地一叹:“是呀,我太累了。”每个人都只见到他一剑即出之后的睥睨与光彩,可有谁知道为那一瞬的拨剑激扬他付出的几乎是一生的沮溺沉湎?知不知道那些为创不出一式新招而痛饮自损的夜;知不知道那些怀疑剑术毕竟何益而不时被袭来的寂寞所击倒后的消沉?知不知道那些荒沙扑面而我心犹为荒凉的期待与守候;又知不知道为抵抗时间的侵蚀与心灵的麻木你要怎样亲自动手撕下那一层又一层心灵的厚茧和由此而来的痛彻心肝?

    骆寒的剑,是先已痛、而后人痛的。

    ——“我是累了”——辕门太强大,我只有一个人,可他们有一整(套tào)的规则奖惩、人手武器,我冲((荡dàng)dàng)不开,压服不住。

    骆寒的心倦了。累是一种根植于骨中的倦,在骆寒十七、八岁时他从来没有觉得过,但这两年,世路翻覆、木杯难炼、剑道莫测、生命倥偬,他终于开始觉得抗不住的倦了。

    骆寒在柴房里昏睡,冬雨凄惶,檐顶滴零,他这塞外少年病在江南的初冬里。冬景是萧零的。急景调年,而这苍白的年华中,唯一苍艳的,是他由高烧而起的一颊一脸的苍红。

    几天之后,赵无极带着瞎老头祖孙找到了骆寒养伤之所在,他白发萧驳,神色怆然。那(日rì)石头城上,华胄以一席话熄尽赵无量与赵无极争雄之心,跃下城时,还急急间托了赵无极一事。他把腰牌交与赵无极,托他于虎头滩营中接取瞎老头祖孙,转送到骆寒跟前。

    赵无极应了,他对骆寒一直报愧,能为他做一点小事以了心债也是好的。

    一路的北风吹红了小英子的脸。小英子懵懵懂懂,直到她和爷爷看到了骆驼,她还没弄清这些是真还是梦。

    骆寒在柴房外被北风吹得有些苍白的颊与孤形的唇却分明没有梦境里的横糊。小英子仿佛一梦醒来,(身shēn)子却似软了。瞎老头似是也能体会到此时孙女的心境,握住她一只手,小英子的手在他苍老的手中微微而颤,瞎老头心中不觉就一叹。

    骆寒打开他这些天存(身shēn)的柴房的门,门里硬柴铺就的“(床chuáng)”上还有他伤后留下的血痕,那丝暗褐在小英子的眼中却复原成鲜红,那一抹鲜红就此在她心里炸开。他伤了——他不该伤的——但他伤了。他伤时有人照应吗?骆寒似是不惯与人相处,也没看见小英子低下头时那泪光盈盈的眼,只闷闷道:“你们,这几天,就住在这儿吧。”

    小英子点点头。

    骆寒静了静:“听赵老说你们最近在到处传唱一首歌儿?”

    小英子还是只会点头。

    骆寒眼中一亮:“是‘云起’之音吗?”

    他眼中的一亮照亮了小英子的眼。她一笑,也还是轻轻点头。

    只听骆寒道:“他——小敛——可有话传给我吗?”

    小英子面上一笑,她的笑却是为骆寒脸上的笑意所点燃——原来他笑起来是这么灿烂。

    骆寒的唇角一弯,有一颗虎牙从左唇边微微露了出来,忽神采飞扬起来。一扬头:“我去给你们找晚饭。”

    说着,他从骆驼(身shēn)上取下一把小驽,又在囊中拿了两三只箭,就向后面树林走去。他的步履有一种年轻男子的轻快,一弹一跳的,行在这冬天略显干硬的路面,给这硬冷的冬野都添了抹活泼的色彩。这几天养伤,他原本听到附近夜晚每有狼嚎之声。果然去不多久,他就拖了一条狼回来。他自己去溪边剥了皮,再回来时,小姑娘已支起柴禾,在门外用一个洗净的铁锅煮沸了一锅水,在等他回来。

    这还是小英子平生第一次吃到狼(肉ròu)。那狼很瘦,(肉ròu)也难煮。骆寒这一晚却象很开心,忙这忙那。小英子看他高兴,心里也快活起来。直煮了一个时辰,众人肚里都快咕咕叫时,那(肉ròu)才算煮熟了。骆寒先用小刀给那瞎老头切了一大块熟得最透的,天上已是星斗撒天,——这该是骆寒这些年少有的不算孤单的一个夜晚,他微微一笑:“信呢?”

    他唇角一咧,口里就露出一口细碎的白牙来,让小英子只觉得好看。她脸一红,右手用力向左袖中一撕,里面中衣的袖管就被撕了下来——原来易敛却把信写在一件中衣袖上让她穿了过来。

    骆寒认出那熟悉的字迹,并不马上就看,却先静静地看向(身shēn)外。天上的星星还是塞外沙野中一样的那些星斗吧?不同的是,现在他手里有着朋友的信,(身shēn)边,还有一个仰慕他的小女孩儿。骆寒又一次想起前几(日rì)伤中梦境里所经历的种种惊怖,似总有一个低如命运的声音对他说:“你累了,很累了,睡吧、睡吧,睡了就不要醒来。”

    (身shēn)边四周,仿佛弱水三千,流沙无限,(身shēn)子在一片荒凉中不断地往下陷着、陷着,可他似乎想起了一支那么熟悉的相握过的手。他在昏迷中抓住一块木柴,柴也是木质的,如杯,如“痛质胡扬”,他就如握住了一个朋友的手。这些年来,他不就是用一个名字在抵挡着所有寂寞的侵蚀?柴上有刺,扎破了他的中指,指上一痛,那痛刺破了昏迷,让他在痛中醒来。

    ——朋友有难,独居淮上,他不能留下他一人独任大难,所以他必须醒来。

    骆寒很快看完了袖上之书,又看了两遍,才揣进怀中。天上星光微灿,地上、是木柴烧出的温暖。而这一生,有朋友的感觉真好。他的脸上有一种悠远的表(情qíng),却没注意到有小姑娘正目不转瞬地盯着自己——她也不知能合他相处多久,所以只要他不注意时,她就不由要把他多看看,让那一点轮廓渐渐印入心底,不可消磨,让以后自己年老体弱后回想,一切细节,永如今(日rì),永在目前。

    星光下的人,一时都没有话,只那小姑娘把当时雨驿中的一曲低低唱来:“……共倒金荷家万里……家万里……”

    “……难得樽前相属……”

    这倥偬渺茫的一生啊!星野如寂,叶落悄然,遥遥村舍中,隐闻犬吠。就算朋友,就算相交,又能有几时几刻的樽前相属呢?

    小姑娘直唱到心底都体会出做词人心中的痛来,唱到星斗悄转——哪怕只是一刻的相属,也足以璀璨彼此寂寞的一生吧?

    那一晚,小英子和骆寒细诉了她在路上从荆三娘那儿听来的易敛与朱妍的故事,她的眼中满是激动:那么“醉颜阁”中的离奇一遇,那么片言之中缘定三生,那么“永济堂”上的巧笑相伴、共度时艰,这样的(情qíng)缘是不是也是好多人心中一梦?只要那梦不醒,人生就还是好的、可以期盼与留连的——

    哪怕那只是别人的梦。

    “世间万般事,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骆寒很静,瞎老头的胡琴响起,弦涩音寒,荒村寂落,这一夜,又有多少人的梦破梦园?

    骆寒晚上没有宿在柴房,他把柴房让给了那祖孙二人,自己一个人去了村外。冬很冷,他还是躺在了一块略干的地上。这些天经历很多很多,他只想看看陪了他一生的星星。但天上的云太多,星也不再是坦((荡dàng)dàng)无遮的了。云是看不见的,暗暗的(阴yīn)熙在那里,如人世间所有看不见的伦理、秩序、道德与障碍。骆寒的眼再利,也穿不透那云层,握不住那星光。

    只有冷是一种确实的感觉,让你觉得实实在在地活着。他后来一个人牵这那骆驼到了江边,衣履去尽,(裸luǒ)(身shēn)一浴。他在十二月的长江里酣泳。水中更冷——反正哪儿都是冷,为什么不让它冷得彻底一点?月儿弯弯照九州,有人欢乐有人愁,有人夫妇同罗帐,有人飘零在外头。十二月十七,他就要面对此生以来最严酷的一个挑战。可是他觉得很累,生活总是不断把你打击成碎片,所有顽强的人不过是勉力自己拾取那碎片将之再粘合起来。

    但粘起后的人形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人呢?骆寒想摸摸自己的剑,剑在岸上,但怕连剑都不再那么可靠了,他在很累很累中浮在水上睡了。这段(日rì)子是他此生中状态最不好的(日rì)子,但在这样的(日rì)子中,他要迎来与袁老大的一战。

    ***

    数天之后,紫金山下。

    这个(日rì)子只怕是江南武林近十数年来最(热rè)闹的(日rì)子了——哪怕十六年前的文昭公归隐也没有此等喧沸。紫金山下‘有寄堂’,那一天,整个‘有寄堂’都被江南文府给包了下来,到场的都是一方巨擘:比如天目瞽叟雷震九、比如辰州言家的言悟语、再如江湖六世家人物……都有人来。官面上的也有左金吾卫李捷亲至,还有宫中李若揭的三大弟子。另有苏北落拓盟庾不信,秦府长史韦吉言也不期而至。却有一人独坐一桌,左臂已缺、包裹处血迹犹褐,右臂吊肩、似已粉碎。这人居然是虽伤在(身shēn),犹未挫尽其雄态的金(日rì)殚。

    ‘有寄堂’并不是一个酒楼,而是一家巨族的郊外园林。堂外,草木规整,颇有格局。堂内,精雕细刻,缕绘双绝。怕也只有江南文府才有这等面子,借下偌大庭院。

    文家出面招待的主人自是文翰林,他脸色稍显苍白,但还颇精神健旺。毕结忙前忙后,招待布置,杂务颇重。有一个路过江南的武林人士正与同桌的说道:“文家今(日rì)怎么肯下这么大力气,用上这多银子——江南一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旁边人不由笑了,只听一个老者笑道:“老兄,你快别这么问,别人听到了,怕真要笑掉大牙了,八成还以为你来自世外桃源。”

    那问话的更是摸不着头脑,疑惑道:“到底什么事?今儿的主客到底是谁?竟值得文府这么出面招待。对方与他交(情qíng)之厚一至于此吗?”

    旁边人哑然失笑道:“要说主客,确还未至,但提起来别震坏了你的耳朵,吓破了你的胆。说他们与文府交好,那倒真是个大笑话了。你什么时候见文家对故交友好做事这么大方体面了?能让他们这么费心费力的,除了强敌大仇,嘿嘿,还有谁人?文府算不会为什么真正‘交好’之辈下这么大本钱的。”

    那人更是一头雾水。旁边一个老成的人不忍戏他,忍笑道:“主客就是缇骑统领袁老大,还有近来轰动江南的‘弧剑’骆寒。”

    那人面上犹有疑惑,旁边一个少年已慨然吟道:“一剑东来,相会一袁;秋末冬至,决战江南——这话你都没听过?只怕这话倒不是那骆寒传出的,而是江南文府。他们切盼的冬至一会已拖了太久,好容易等到这一决到来,他们怎么不欣然开筵?”

    旁人自顾闲话,文翰林却在主席上正陪着李捷、韦吉言、金(日rì)殚、庾不信与李若揭的三大弟子。他们设案于高堂之上,正对着大门。门外,是冬(日rì)下午暖意融融的红(日rì)——今(日rì)竟是个绝好的天。文翰林把盏一让,笑道:“列位,余话就不多说了。近(日rì)我文某与文府多有倚仗之处,所有谢意,尽寄此酒。这杯酒,也算咱们预祝今(日rì)功成之意。干!”

    李捷、韦吉言都是满脸推欢。众人把酒而尽,只有庾不信略略举杯示意——他练的功夫原是要滴酒不沾的。连金(日rì)殚的面上也不见郁悒之态。他虽失一臂,右臂也就此如废,复不复得了原还难讲,但他似也颇期待一睹今(日rì)之一战。——当(日rì)石头城畔荒坡之上他已迭翻见识‘辕门’之士的出手,更见识了骆寒一剑之锐。能见‘辕门’之帅袁老大与骆寒亲自出手对撼,实已成为他平生之快。

    忽有人在文翰林耳边低报了一声:“袁老大来了。”

    在座都是耳目灵敏之辈,不由齐齐停盏。堂下之人不知,却还喧闹如初。

    文翰林才才站起,门口迎宾之人还未及通报,就见满堂之人忽静了下来。

    文翰林一愕,只见大门口,一人当前,却是一脸惨白的米俨,另一人在他(身shēn)后,相貌平常,但他才一出现在大门口,说不清是他(身shēn)上的什么东西,就此迫出,令满堂之人一时惊觉,齐齐住口,转目看向大门外。

    那男人四十有余,正缓步登阶。他脚下是平整的青石之阶。他的态度凝重而认真,并不有意做出威仪肃肃,但有一种威压却让人人感到。有人轻声道:“袁辰龙”,话才出口,四周太静了,他自觉都嫌这口开得唐突。

    主席上李捷面上一怔,和韦吉言低声道:“袁辰龙今(日rì)好重的杀气!”

    韦吉言轻轻颔首。——不错,袁辰龙今(日rì)是好重的杀气。他与袁辰龙相识已过二十年,还是头一次见他(身shēn)上的硬朗之气如此难以遏制、这么无可遮掩也无意遮掩地蓬勃出来。

    一直滴酒不沾的庾不信这时出人意料地端起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他(身shēn)边陪坐的严累都一怔,只听庾不信轻轻吐了两个字:“英雄!”

    他二字说得极轻,座中人都未闻得。严累一怔,他还从未从庾不信口中听到他对人如此的评语。他面上一愕,文翰林却已满脸堆欢,笑着向堂下迎去。他人未到,口里已先笑道:“袁兄,你总算来了,幸甚幸甚。小弟渴慕袁兄久矣,今(日rì)得会,三生有幸。来来来,请堂上高坐。”

    他的声音清畅,知道的人就会感觉他已无意间运上了他苦修精擅的‘玉堂金马九重深’的真气,不明者还以为他有意显摆。但文翰林一向处事低调,熟悉的人不由就小吃了一惊。连文翰林自己话一出口,都吃了一惊——袁老大未曾开口,已迫得他露上一手真气方得开言,似不如此不足以镇定声调。他眼角一跳,心中戒意顿生。他与袁辰龙江南对峙已近十年,是越来越感觉到袁氏对他的威压。这次石头城出手前,他自认已把袁氏研究得透澈,哪知出手之后,才惊觉大谬不然!——袁辰龙未出马就已借萧如之手破了他久为自负的文府绝艺‘袖手刀’,他如何不将之深惮?

    袁辰龙依旧未开口,走到堂上,冲李捷、韦吉言、庾不信三人抱了抱拳。他目光已扫到金(日rì)殚,金(日rì)殚一向平静的神色也跃跃(欲yù)动,就等着看他对自己的招呼。袁辰龙却只看了他一眼,就似没看到一般,转目静静道:“今(日rì)来的人不少啊。”

    文翰林笑道:“袁兄杀骆之局,大家虽知袁兄必胜,但骆寒也是近年来驰名大江两岸的一个少年高手,如此好斗,但有听闻,怎么会不赶来?文某窃居江南,又当半个地主之谊,怎会不代袁兄好好招待,以观袁兄今(日rì)的威风勇慨。”

    ——他想宣扬的只怕倒是自己文府如何深谋远算,挑动骆袁相斗之局,在众人眼中来个局变江南。

    袁辰龙却面色不动,淡淡道:“文兄费心了啊。”

    他气度沉凝,当座都是高手,彼此一触,都已觉出袁辰龙待自己之态。

    袁辰龙将眼向四座一扫时,凡他目光扫过,众人心中不由都紧了紧,心中明白他是在估量自己的修为,在心中给自己打分定品。袁辰龙目光扫过金(日rì)殚时,他似并不想将他多看,但犹不由停留了片刻;然后扫过李捷、韦吉言、和李若揭的三个弟子,李若揭那三个弟子感觉他看着自己时那眼神象看的象并不是自己,而是遥遥望到自己远在临安的师傅李若揭;然后袁辰龙目光掠过庾不信,他目光微凝,这一凝如在平常人眼中,只怕心中就会一跳,知道袁辰龙已小许自己算是个小小对手;然后他扫过毕结,眉头微皱,才又看向文翰林。

    他一扫之后,还是全不顾文翰林殷勤之态,淡淡道:“文兄还是给我单设一桌吧,今(日rì)都是看戏之人,我这个演戏的,单坐了才可以让大家更能看得清楚,更加心欢意满。”

    他话中并无愤激,只有一种寥落难言的怃郁。文翰林正为他刚才目光中对自己的轻忽之意心中几乎升起了种几近一个女子遭人轻视时的心态——那是一种怨愤嫌嫉,恨不能除之而后快。然后他心中一惊——不能让袁老大一招未出就让自己心绪落入他的控制,以他的一顾一盼为念。但此念虽及,心中还是改不过那一丝愤恨之念。只听他轻笑道:“袁兄真会说笑。”

    袁辰龙沉凝不语,姿态间分明是在说‘我不是玩笑’。文翰林受他目光不过,只有吩咐道:“给袁兄另设一座。”

    他手下人果然与袁辰龙单设一席,偏设于大堂左首一畔。

    袁辰龙入座后,并不看他案上之酒,一脸寥落,一只大手的中指就在那案上轻弹。李捷忽隔座笑道:“袁兄,喝酒。”

    他举起面前一杯酒,遥遥一敬,先自一饮而尽。袁辰龙只略端了端面前之杯,连唇都未沾,就又放下道:“袁某近(日rì)有知交谢世,当为之戒酒三年。李兄美意,袁某只有心领敬谢了。”

    李捷一愕,他知袁辰龙说的是萧如,只怕还有石燃。看受伤的狮子如何痛苦在他本是一种快意,他一放杯,正待追言,袁老大不待他开口,已以指弹杯叹道:“悼嵇生之永辞兮,顾(日rì)影而弹琴。”

    这一句出自西晋初向秀的《怀旧赋》,本为悼念嵇康而作。他的语意也若有所寄,那一指弹杯之声铮然传出,一弹之下,竟似五音齐发,满座只听数百件杯盏,一时都“铮铮铮铮”地发出回声,映着他那句感叹:悼稽生之——永辞兮;顾(日rì)影而——弹琴——!李捷所有的话就被噎在嗓中,一句也发不出来。这无意一指所呈现的内力之雄厚,纵一向以‘块磊真气’为众久识、称名天下的耿苍怀只怕也难以企及。

    满堂之人只觉耳中一炸,李捷本是一向((贱jiàn)jiàn)视他人(性xìng)命如粪土之辈。可论及萧、石,袁老大一言之出,竟令他无法再对他人生死之事视同玩笑。

    只听他尴尬笑道:“那、那,就请袁兄自便。”

    文翰林本还待含笑点及袁老大心中创口,见他已自承神伤,不知怎么,倒出不了口了。但他犹要挑起袁、李二人深嫌,微笑道:“也是,以袁兄风慨,当今天下,可与袁兄一共樽酒的人原不多了。不知袁兄目中,有意同饮一杯的还会有谁?”

    堂下有老者听得了他这句话,轻轻一捅(身shēn)边的后执,低声道:“听听,听听人家文家人是怎么说话的,以后也可以学着点。”

    袁老大静默无语,就在旁人已认为他不会答言时,却忽毫不顾他人之忌地道:“自然是淮上的易杯酒。他号称‘一杯酒’,嘿嘿,‘零落栖迟一杯酒,主人奉觞客长寿’。若得他杯酒相奉,我袁某自要痛饮如鲸。”

    袁辰龙自朝中重仕,一向自隐锋芒,似此般言辞间锋锐俱出,十余年矣已未曾有过。米俨目光一敬——他也已好多年未曾见袁辰龙那无意掩遮、顾世无俦的神彩。那个平(日rì)沉默自敛的袁辰龙每每让他敬而生畏,可这么语意斩断的袁辰龙才是他所敬仰的大哥。他一抬头,一扫眼前堂上堂下的江湖健者、武林群雄,目光中已有自豪之意。

    李捷也感觉袁辰龙今(日rì)词锋之锐,大非往常,看来他为萧、石之死,竟心伤不浅。他思念至此,有喜有怒。文翰林还待挑逗,忽听门口有蹄声传来,奔走极快,众人已一齐向门口望去,门外原有一直未入、在那儿等待骆寒的少年,只听他们在门外叫道:“骆寒来了,骆寒来了!”

    叫声未已,只见一匹瘦骨峥崚的骆驼已奔至门前。——骆寒也当真无礼,并不下驼,连人带骑,一起奔入庭院。

    那骆驼来得极为迅疾,但听骆寒喊了一声‘停’,当即攸然止步,如飙风骤雨,常止于人意以为断不可止之处。

    他所停处却正在大堂之下的石阶。那骆驼竟在石阶之上煞足停步,整个(身shēn)子庞大而孤瘦,似掩尽了那六扇之阔的大门般。

    在座之人呼吸一顿,都要看看近(日rì)这搅翻江南的少年人是何形状。只见骆寒在(身shēn)影在那驼背之上显出和他骑下驼峰一般地孤峭峭的锐,他的一双目光也锐利如电。只见他一扫堂上诸人,于旁人全然无视,一停就停在了袁老大(身shēn)前。

    两人一时都静默无声,似是同时在想:原来——是你!

    骆寒忽道:“袁大?”

    袁辰龙点点头。

    骆寒道:“是你叫七大鬼传言,约我今(日rì)一见?”

    袁老大又一点头,反问道:“我属下丛铁枪、冯小玉、尉迟炯、吴奇、田子单、卢胜道都是你杀的吗?”

    骆寒点头。

    袁辰龙目光中寒意如冰:“你还剑毙了孙子系,伤我二弟?”

    他语意紧迫,骆寒一扬眉:“那又怎样?”

    然后他直视向袁辰龙:“你放过淮上之事,我从此不犯缇骑。”

    袁辰龙怒极而笑,笑声一震,今(日rì)他分明全不自控,只听得他近座之盏已被他这一笑震得应声而裂,酒水流浸,一席皆颤。李捷面上一震,向韦吉言道:“忧能伤人?”

    ‘忧能伤人’是江湖传言近年来袁老大独创的心法,却无人见过。骆寒却也清韧而笑,他忽翻飞而起,(身shēn)形在堂上一晃即回,袁老大忽然出手,骆寒却袖影一晃,竟在他案上夺过了那被震碎的酒杯。只听他笑道:“人生几回杯在手,——你又何忍——碎此一杯?”

    袁老大已朗声道:“好轻功,无怪‘九幻虚弧’之名驰誉如此。话不必再说,你我紫金山顶见。”

    他发言即已(挺tǐng)(身shēn)离席。

    骆寒闻言已驱驼而奔,直卷向庭外。袁老大(身shēn)形拨地而起,他轻功不如骆寒之飘如疾风,但衣袂所带、风声激((荡dàng)dàng),让人大起云垂海立之感。

    他二人极快,只一刻就都已出了庭外。庭中之人如何肯错过这番决战?人人顾不得有礼了,竟竞相追出,以求一观。

    驼背上的骆寒却忽飞(身shēn)而返,袖中弧剑一出,竟斩断了奔在最前一人的束发之带。那人长发登时披垂,骆寒已飞跃回驼背,喝道:“要试我弧剑之锋的,尽管跟上来看。”

    他翻飞之势极迅,中间还剑断一人发髻,犹追得上那匹狂奔不止的骆驼。众人微微一愕,犹有胆识粗勇之辈(欲yù)追,袁辰龙忽缩步停(身shēn),回头一喝道:“回去!”

    他这两字极重,只见他一喝之下,追在最前的几人人人耳中浸血,竟无人当得住他‘忧能伤人’的一喝之威。

    后面还有人待追,可看看袁老大的声势与疾奔而远的骆寒,何人敢挡他二人同时之怒?心下踌蹰,面上憾憾,徘徊多时,犹不(欲yù)折返。

    只听一老者叹道:“唉,唉!横槊之击、横槊之击!九幻虚弧、九幻虚弧!不得一见,怅憾此生!”

    旁边人大有同感,好半时他们重归座中,犹只听得重又座好的席间响起了一片唏嘘之叹。

    李捷也是有一刻才缓过神来,只听他笑向庾不信道:“以庾兄高见,此战竟是谁胜?”

    他问完之后,又向主席上满座之人做个手势一让:“空坐无聊,袁某人与那骆小哥儿又不让大家跟去看。我李捷(爱ài)(性xìng)惜命,怕当他二人同时之怒,只有在此静待了。大伙儿何妨都说说——以各人之见,今(日rì)却是谁胜谁败?”

    他见庾不信似不想开口,便转向韦吉言道:“韦兄,你见识素著,连我叔父也常暗赞,且由你开头,说说高见吧。”

    他竟似平时在临安看斗鸡走马时的兴致,——骆袁之争在他不过如人间一戏。韦吉言微微一笑:“李若揭老才真是一双慧眼老而弥辣,在座之人,只怕无人及得上他那‘天下武学之宗’的声誉,怕也及不上他的见识。李兄得常待(身shēn)侧,得聆月旦,以李兄所闻若揭老之所见,却是何人会胜?”

    李捷不由一笑,如果是在私室,他定会一拍韦吉言大腿,大骂他一声“滑头”,但此时倒有些不便了。心下想起自己此来前也曾动问李若揭:“骆袁若会,不知究竟是骆某剑利,还是袁大势雄?”

    李若揭却只沉吟不答。

    李捷受不了他那份觉默,自先猜测道:“我看还是袁大胜吧,以他垂名江湖二十余载,会过高手强梁无数,该是他胜算多些。”

    李若揭面上只不知可否地笑了下。

    李捷犹不舍地追问:“会是谁胜呢?”

    李若揭淡淡道:“你说我若与袁辰龙相对,谁的胜算大一些?”

    李捷不由无语愕然。他自然想说叔父的胜算大一些,但纵善谀如他,也知这等虚话断不好出口的,一拍只怕反拍在马腿上。只听李若揭道:“我只知,如我出手,用上‘万流归宗’,不知挡不挡得骆寒头三十剑。”

    李捷面上神色一灿,小心道:“叔父是说,只要挡得住那骆驼头三十剑,那以后就也好办了。”

    他也是(允yǔn)称高手之辈,对自己也颇为自许,心想:“三十招虽不算少,但毕竟不多。自己出手,难道就挡不住三十招吗?”

    李若揭只微微一笑:“没有以后。和骆寒交手,三十招怕已足矣。三十招一过,生死已现。”

    李捷当场愕住。

    他让过韦吉言这个老滑头,想起北人多少沉实些,便问向金(日rì)殚道:“以金兄所见呢?”

    金(日rì)殚(身shēn)负重伤,李捷对他已不似初始之尊敬。金(日rì)殚却似并不在意,口中语音颇古怪的道:“难说。但二人无论胜败,看来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回来。”

    李捷动兴道:“不会有和局吗?”

    金(日rì)殚道:“骆寒出手,有往无回。”

    说罢,他便再不肯轻开一言。

    他们几人都耐得住寂寞,李捷却耐不住,他本是多话之人,见金朝蛮子不肯多话,便又问向庾不信:“庾兄看呢。你来自淮上,只怕想骆小哥儿胜得多些。”

    庾不信已微笑道:“我赌文兄胜。——无论骆寒与袁老大谁胜谁败,谁生谁死,下得山来的那一个,只怕重伤已定,更挡不住文兄所布于山下的人手。文兄,所以看来你必已胜,可是?”

    他话中语意难测,但文翰林还是听来颇为受用,他是已尽布手下高手于紫金山下,今(日rì)本就是个杀袁之局,就是杀不了他,也要重创他无力再起。至于若骆寒生还,他不正好假朝廷之名除之而名正言顺入主缇骑?所以在他,今(日rì)确是已((操cāo)cāo)全算。

    他举酒相邀,略为掩饰自己得意之态。心知得意不可再往,不可轻招李捷与韦吉言之忌,只微笑道:“小生如能如愿,那也是大家之胜。袁氏若除,岂非天下称快?”

    骆、袁同去之时还是申时初刻,没想这一等却等了好久。李捷心想:以叔父所言,胜负之数当在三十招间,三十招一过,生死已定。怎么这三十招竟这么长,让人难耐?——难道,难道叔父所料错了?但他万不能想象一向料事极明的叔父也会出错。他看看这人,再看看那人,旁人似都较他要有耐心。他原不惯这般苦等的,——除非是皇上的诣意,那再久他也等得。他心里不由愤愤:何物袁大、骆寒,竟累你家老爷如此久候!他看看门外(日rì)影,不由打了个哈欠。

    门外(日rì)影已斜,满天余金纷然洒落。所谓六朝金粉,这金粉二字原非只为形容于那建筑藻绘之上的,怕还有这一番意思,可谓极切。

    这一等竟又等了足过了个半个时辰,渐渐渐渐,连金(日rì)殚、文翰林、韦吉言也一一露出不耐之态。李捷看到他们不耐,才象重有兴致,竟又开心起来。他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他原是最喜欢猫捉老鼠,细看他们失措之态的。眼看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他笑道:“文兄,你是不是叫个人到山顶看看,看是不是他们两人已同时毙命——那倒是件好事,要省文兄好一番手脚了。”

    紫金山顶,肃寂无人。除了袁老大与骆寒那一人一驼,再无观者。只有那江风红(日rì),充塞于天地之间。

    从紫金山顶可以俯视山脚下的整个秣陵城。阳光晃眼如金线,那一线线的金粉就那么撒落在城中的白墙黑瓦之间。从上视下,只觉人世间所有的欢快、磨折、语笑、轻谩、笙歌、鞭笞……一样一样人世间的**与争竞都那么藉着屋瓦的遮敝那么认真地匍伏着、拚力地在挣扎伸延。黑瓦底的间隙,是一条条小弄,歪歪扭扭地在那所有的**之间蜿蜒。看着看着,都似要给人一种卑微之感。但那卑微让人产生一点亲切,仿佛、那才是让人难奈却又难弃的一个真实的人间。

    袁老大与骆寒却都端坐于地——旁人怕都以为他二人一至山顶就会如何凌历对搏,只怕万想不到他们竟会这么端坐相对。

    只听袁老大喟然道:“无论你我谁下得了这个山,只怕下去以后,才是又一场杀劫的真正开始。文翰林杀我之心久矣,只怕嫉你之心也盛。咱们这‘骆袁’一见,要比也许不妨比得斯文一点。”

    骆寒唇边淡淡一笑,似是心里也在想起那‘袖手谈局’文翰林的相貌。只听袁辰龙道:“我这(套tào)‘步出夏门行’——江湖传为‘忧能伤人’、又称‘横槊’之击,一共原有四(套tào),分为‘观沧海’、‘冬十月’、‘河朔寒’、‘神龟寿’。起意却得之于孟德之章。你且先看看‘观沧海’。”

    只见他一拊手,竟自低吟起来。他的声间如非自喉中吐出,而似吐于肺腑之间,那声音低而厚重,如远古足音。只听他慨然吟道:“云行雨步,超越九方之皋。临观异同,心意怀游豫,不知当复何从。经行过我碣石,心惆怅我东海。”

    他长吟未竟,一掌竟已划出,那掌中肃杀之意浸漫开来,其悲凉梗滞之处,竟一反武学圆转顺滑之道。骆寒一见,已叫了声“好!”他却不仅静坐,人影忽翻飞而上,直搏九天。袖中弧剑光芒一灿,映着(日rì)影,一张淡褐色的脸在(日rì)光中显出些金黄黄的微灿。

    袁辰龙举目望他翩然飞起的(身shēn)影,眼中扼制不住地露出一种难以自持的光彩——九幻虚弧,孤锐一剑,果称卓绝!倒也不枉二弟伤在他的手下了。只听他喝了一声:“东临碣石”,左腕一翻,已向骆寒空中的(身shēn)影虚罩而去。口里犹得闲道:“骆兄近(日rì)该已见到那小英子了吧?不知旧歌忽起,淮上传书,可有人和骆兄你说了些什么?”

    骆寒却于空中避开他那虚势一击,手里也虚还一剑——袁老大果非寻常,只此一(套tào)‘步出夏门行’已足见其(胸xiōng)中丘壑,独开武技一脉风气之所在。他袖中一抖,却有副白绢已向袁辰龙飞去,手中剑一振,竟在空中踢踏,人已翻飞二度。

    袁辰龙神色一变,——人言‘九幻虚弧’本有空中换力之处,看来果然不虚。他不再开言,右手一振,已经击出。

    就在袁辰龙击出第二招时,骆寒已先代他喝道:“以观沧海!”

    这一招哗然丰沛,果有沧波跃变,碣石登临之慨。

    袁辰龙望着骆寒在空中翻飞的(身shēn)影,见他又已避开,手中剑式不忘反击,左掌便又一次凭空击出。骆寒已然落地,却仅以足尖一点即再度弹起,似(欲yù)在空中凭虚而翔一般。袁老大叹道:“好,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于无形者——原来九幻虚弧起意于此,那是列子御风而行之道了。”

    说着,口里淡淡道:“水何澹澹。”

    然后双掌交征,这一招却沉沉默默,如水纳百川,静默广阔。

    他招式一出,目中忽起一种英雄寥落之意——水何澹澹,山岛耸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rì)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他这一(套tào)‘步出夏门行’原是独力所创,其间兜转顺遂之外,大与前人不同,为贯穿意脉,偶然借用了曹孟德公的诗意。骆寒的脸上忽一片静默,那招式压力沛然而来,无所不在,迫得他也翻飞不成,忽立(身shēn)于地,一足单点,如疾风劲草,力抗狂澜于(身shēn)外。

    袁老大的攻势却已转向‘冬十月’。——孟冬十月,北风徘徊;天气肃清,繁霜霏霏。——骆寒的剑意却更锐更疾,要在那天道寥落、万物肃杀中也求一己之所在。袁老大的目光中却隐有敬色——鵾鸡晨鸣,鸿雁南飞;鸷鸟潜藏,熊罴窟栖。——骆寒的(身shēn)影却翻然飞转,如水御长天,霞呈一带,自然瓷肆,有如天地之机的一现。袁老大目光一沉——幸甚至哉!

    他手里的招式已转至‘河朔寒’!

    文翰林也自疑惑,不由觉得李捷所言也未尝无理,刚在寻思是否真要分派,却听庚不信忽开口笑道:“文兄绝世风流,棋、琴、书、画、诗、酒、花,无有不通,无有不知。却不知,文兄真已识得这一杯酒的滋味了吗?”

    他手里正拿着只精致银杯细细把玩。文翰林不解他怎么忽然闲话,也不好轻忽他,含笑道:“庾兄素来忌酒,倒怕少得这酒中之趣了。‘但识酒中趣,无为醒者传’,这其中趣味,倒是不可与庾兄轻道的。”

    他面上含笑,门外紫金山方向忽传来了一声呼哨,文翰林就神色一变。今(日rì)本是他文府主局,旁人不由都看向他脸上,目光急切,俱含问询之意。文翰林沉吟了下道:“象有人要下山了。”

    堂上堂下之人不由一扫松泄之态,齐齐注目门外。

    ——乡土不同,河朔隆寒;流澌浮漂,舟船行难。‘河朔寒’之味原来在此。

    袁辰龙忽想起南渡初年,那时的江水之上,倒是有无数的百姓之尸‘流澌浮漂’,当真也是‘舟船行难’。他心中忽忽而起悲慨:生此世间,私仇与公益孰重?威名与(胸xiōng)怀又当谁先?他眼中又似浮起了那个他极疼(爱ài)的幼弟袁二伤后的脸,却同时也浮起了萧如那宛如能穿透岁月倥偬、生死边际的容颜。还有石燃,石燃那浓(情qíng)炽烈的眼。心中不由一叹——这江南的冬啊!

    ——锥不入地,芜藾深奥;水竭不流,冰坚可蹈;士勇者贫,勇侠者非;心常叹怨,戚戚多悲。

    这人世,当真‘士勇者贫,勇侠者非’吗?骆寒骆寒,你可知你所为已非?

    骆寒却正击铗高唱:“……停杯、云起江湖一雁咴!”

    门外却又是一声呼哨从山脚传来,这次的却近些,文翰林已翻然色变:“是袁老大。”

    庾不信也微微蹙眉,问道:“该文兄出手了?”

    满座之中,不少江湖健者闻声惨然。骆寒败了吗?还是——已(身shēn)死于袁辰龙‘横槊’之击下?

    文翰林一挥手,他左手食指轻轻一弹。这一弹之间,‘杀袁’之局已动。然后只听一声声唿哨甚紧,分明紫金山下已动起手来。文翰林神色一变——袁老大决战之后,难道犹有余力,竟象要冲过他一道道围袭,直扑‘有闲堂’而来?

    相搏至此,袁辰龙已不能端坐不动。骆寒也不再能剑发即收。袁辰龙忽仰天而慨,手中出招已至最末(套tào)之“神龟寿”!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成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以永年。

    但**门永济堂上之瞿百龄曾经有言:“耻逢七十瞿百龄”,——养怡之福,当真可以永年吗?

    袁辰龙此时的掌力却已至极致,有盈有缩,因盈而缩,因缩反盈。骆寒弧剑一击,两人终于按捺不住,剑掌一交,几乎在同时道:“杀了你可惜了!”

    堂内之人虽(欲yù)出观,但都是知机之辈,知道这下马上是‘文袁’之争,文家人只怕不想有人旁观的,也就只有强自按捺。

    文翰林面上却只见神色难信。他忽一拊掌,冲四座道:“好象下了山的袁老大倒又遭人伏击,这可奇了,如今江南地面,还有谁敢惹他?各位何不出去一看。”

    堂上堂下之人不由一奇,但马上心下明了——文翰林虽(欲yù)杀袁之心天下皆知,但袁辰龙毕竟是朝廷命官,哪怕他与秦相均(欲yù)杀之而后快,却也不肯当此声名的。他要众人出外一看,那是他已期必胜,于此已不在意了。所布人手,看来也不会直举文府字号出面。众人好奇心起,知道文翰林原就要借杀袁之事就此入主缇骑,这一役正是威喝江湖健者以立其威之时。堂上人半为好奇、半为如不出去一观可能反遭文翰林之忌,一时都涌向门外。耳中只听文翰林笑道:“些许小伏,袁老大应该无视。他即连骆寒都杀得,这也该是绝无大碍了。李兄,韦兄,不如我们还是在这儿温酒相待。”

    李捷、韦吉言同为在朝之人,不好眼见袁辰龙受戳的,心下虽憾,却一笑点首。文翰林心怀大畅,满饮两杯,与座上人举酒成欢。

    金(日rì)殚却眉毛一皱,他深以此(身shēn)已伤不能与袁辰龙一较胜负为憾。此时见袁辰龙怕已是最后一击,他(身shēn)为北朝之人,并无避忌,已长(身shēn)向外扑去,要看袁辰龙危绝一战。

    文翰林为今(日rì)之事,已请得金吾卫与秦相联力出手,不惜调动秣陵城驻防之军,困住虎头滩华胄、胡不孤及‘长车’、‘铁马’,就是要迫袁老大独(身shēn)赴会。此时袁辰龙已入重围,又在他杀骆之后,必已内有重伤,而又外乏援手。文翰林抚髯而笑——江南局变,已局定此刻了。

    堂中一时空了起来,文翰林举盏相邀道:“李兄,韦兄,庾兄,喝酒、喝酒。”

    他们才才含笑传盏,却在这时,远处忽听杀伐声烈,文翰林一惊,袁老大还有如此声势?他招来一人道:“可是只有袁老大一人重伤下山?”

    那名弟子道:“不错,骆寒的骆驼只跑下个空鞍。”

    席上韦、李相顾而笑。他们再次传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酒他们喝得可谓志得意满。可不上一刻,忽有一声极凄厉的叫声刺耳传来,那声音高亢,李捷已闻声一惊,韦吉言惊道:“金(日rì)殚!”

    李捷也极快地道:“不好,看来他靠得太近。——虎死危犹在,袁老大对他下手了。”

    说着,他二人人影一扑,已无暇和文翰林客气,已带着李若揭的三个弟子疾扑而去。——他们可不敢再让金(日rì)殚有何闪失,以招秦桧之怨。——金(日rì)殚本是应秦相之请而出手,秦相有言,不得让他轻易遭算!

    那满座奔出观看袁老大于紫金山下遇伏之人一到,果见袁辰龙臂上溅血,正苦搏于此。袁氏一向于江湖少有知交,也就无人插手相助。文府所伏之人均为密密培植的高手,江湖上向无露面。袁辰龙(身shēn)陷围中,‘步出夏门行’之招式掌法虽挫不颓、朴钝沉厚,旁观之人一见之下,心惊他的伤势虽看似颇重,但(身shēn)上浴血,竟象又只是浮伤,都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有意为此的。一见他的出手,不少高手名宿也不由心丧若死,只觉不说此等武功,就是此等遇挫愈振的气慨,就是自己此生也难修至的。

    金(日rì)殚落后了些动(身shēn),他(身shēn)上有伤,腾挪不便,所以过了片刻才到。他才至,袁辰龙就看了他一眼,自己低喝了一声:“来了!”

    ——说着,他竟不管(身shēn)后伏击之人,忽一掌向金(日rì)殚飞击而去!口里低声道:“阿如,那(日rì)就是他一意阻你吗?今(日rì)我为你报仇!”

    他声音极低,旁人听不清。他已一脚踹飞了一个追击之人,但他(身shēn)在阵中,伏击立起。他(身shēn)后空门大露,才要如何?

    忽听一声呼哨,旁边暗林之中忽有人影杀出,来势极厉,竟向文府之人杀去。旁观之人大惊,却见伏袁之人中,竟也有人挥刀近斩,竟是同室((操cāo)cāo)戈。

    谁也没想到会有此变!有识得的人忽叫道:“是落拓盟三祭酒——‘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

    突然杀出的果然有落拓盟中的辛四、严累与钟宜人。

    毕结本已早潜藏至此,在暗中统领这场围杀。一见落拓盟中人突然倒戈,他也不由大惊,再也不顾潜隐,飞(身shēn)而出,就要向前截去。却听有一人道:“你须近前不得。”

    毕结一闻其声,已然暗惊,一回(身shēn),只见那人高冠长(身shēn),面色焦黄,他的脸色就一变。旁边有识得的人已惊呼道:“怎么,淮上的稼穑先生也来了!”

    有寄堂上这时却只剩下了文翰林与庾不信。文翰林尴尬笑道:“袁老大果非常人,竟能临死反扑,闻声好象一击已杀了金(日rì)殚。”

    庾不信道:“世事本来难以尽料。”

    他还在玩弄着手里的酒杯,口里轻慨道:“就比如这一杯酒,天下饮酒之人尽多,但又有谁能尽识得其中滋味呢?”

    文翰林强笑了下,不知怎么,他心中已有不安。门外忽有一人疾奔而来,浑(身shēn)浴血。文翰林一愣,那人却是他门下弟子。只见那弟子已不及走近文翰林(身shēn)边耳语,才至堂前就已扑倒,一指庾不信,嘶声喊道:“‘落拓盟’之人突然向伏袁之局出手,三祭酒俱在,其中还有一个高手稼穑先生,主人,‘杀袁’之局已败!”

    他一言方出,已然力尽。文翰林闻言大惊,一回头,就望向庾不信。只见庚不信面上正含蓄而笑。文翰林一时心中只觉羞怒相激,忿极而笑,怒道:“好庾兄!你在顺风古渡与毕结一会,原来一切都是虚与委蛇,那都是假的。”

    庾不信淡笑道:“你只道我在顺风古渡中就见了一个毕结吗?你消息太不畅了。”

    然后他目中若有憾意,他见的还有另一人……那是江湖驰艳,仅此一面、就已让自己觉得其潇洒风慨,举世难及。可那个人却已不在了。

    只听他寥落道:“只可惜我见的另一人已经死了,她好象就死在你手,她就是萧如。你以为我‘落拓盟’与你联手就会心甘,哪怕为了抗袁。——他起码——我庾某人素来厌他——但他也还足以(允yǔn)称英雄。——萧姑娘也不愿见袁老大与淮上轻启战端,更与骆寒轻生一战。易先生这次遣我来本也就一致彼此媾和之意。只不过袁大为了要这一局做得真,或者怕是当时还有执意要杀骆以定江南之局之念,不肯轻结淮上之盟,故以石头城一役引发所有江南之乱。你以为小英子祖孙一路卖唱,不远千里寻来,找那骆寒,只是易杯酒要他传言对付袁大吗?”

    他悲凉一笑:“我这次来却就是要见萧如托她穿针引线与袁再重盟当年之约。——‘淮上之人无南渡,缇骑之旅不过江’。可惜聪颖韶秀如萧姑娘,竟会为此命丧你手。今(日rì)不为别的,只为她,我也要出手与你一战!”

    文翰林心中大怒——此局已败,但他不慌,因为他还有‘谈局步’、‘袖手刀’与名驰天下的‘玉堂金马九重深’。他一抬头,眼中极恨地看了庾不信一眼,真气已贯彻筋脉。却没注意到大厅檐上这时却有个人影已在(日rì)影下悄然潜至。那人影迅极,如白驹过隙,目不容瞬,一闪(身shēn)就已隐在檐头牌匾之间。

    文翰林冷哼一声:“欺我者死!”

    一语未落,他已然出手,出手就是他驰名天下的“袖手刀”。他这时已动杀意,出手已非那(日rì)秦淮河边初始时对萧如的招意。庾不信冷笑道:“我早已数次说过,‘你真正识得这一杯酒的滋味吗’,可惜你冥顽不悟,我也就不算不教而诛了。”

    堂上此时空无一人,只有他们两个在。庾不信的‘烟火纵’之术也已提至极限。他(诱yòu)发了文翰林全力之击,人却向后疾闪。这时忽听大厅牌匾上有人低低说了句话:

    山、有、木、兮……

    ——木有枝……

    文翰林大骇,这出言之人分明是他已期必死的骆寒!他才及转头,就见空中有一抹弧剑微微颤抖的剑意向自己(胸xiōng)口浸来。这一剑,当真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如山生木,如木生枝,天然自在,全无痕迹。文翰林适才力袭庾不信,此时已无暇收手,只听他只来得及一声轻慨——我是什么都算到了,江南之人,无不算到,只是忘了、忘了那最不该忘的还远居于淮上的那一杯酒,他纵未曾亲至,但破局之力,也犹较我为胜。

    然后,那抹剑意在文翰林(胸xiōng)口一收即回。骆寒一击得手,已翩然远去。门外、文翰林只来得及听到一声驼鸣——那他本以为空鞍而返的驼。他眼看着自己(胸xiōng)口的血色渐渐浸开——袁老大为顾江南之局与文府之势,不肯轻易与自己闹翻,骆寒这次出手分明是代他杀己,看来,淮上与‘辕门’之盟已成。

    他恨恨地看向门外,他不甘呀,他此生不甘!

    李捷与韦吉言赶至时,袁辰龙已诛金(日rì)殚,而落拓盟突袭之人这时已得空而撤,毕结心忧文翰林存亡,也不敢尽弃实力,只有也撤。旁观之人见局面不好,谁不开溜?

    只见李捷与韦吉言同时色变。只听袁老大道:“看来李兄所言不错,江南之地,确实江湖未靖,是兄弟管治不力。我与骆寒战罢,他一剑得遁。我才下得山来,就见山下竟就有江湖仇杀。兄弟重伤之下,只有全力驱之而去。哪想还有这么个故扮伤势(欲yù)就此袭伤我的一个好手。”

    他指了指地上的金(日rì)殚:“兄弟只好下手除之了。”

    他眼中望着李捷与韦吉言,冷冷相看。

    李捷色变道:“他就是金使带来的金(日rì)殚!”

    袁老大似很吃惊道:“他就是金(日rì)殚?怎么会已受此重创?是李兄已暗里抢先出手了?”

    李捷面色惨白,与韦吉言互顾一眼。见地上的金(日rì)殚似气息间犹有余丝,当下抱起,和袁辰龙只客(套tào)了下,目中犹有恨意,就带着李若揭的三个弟子飞(身shēn)返回,犹(欲yù)图将金(日rì)殚倾力相救。

    袁老大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意兴萧索——有寄堂上的骆寒此时也该成事了吧?以他一剑之利,加上庾不信的老谋深算,想来不会出错。他眼前似又浮起骆寒那一剑难掩难遮的光彩。今(日rì)他与骆寒在紫金山顶,为顾及易杯酒之调和之言,均未全力出手。易杯酒遣庾不信明里以‘落拓盟’与江南文府结盟,暗里却托萧如一寄款曲;又遣小英子沿途卖唱,寄语骆寒他所谋之局,几已(诱yòu)转了整个江南关注此事之势力。这一招局变,当真是高呀高。

    袁辰龙轻轻一叹:华胄他们在虎头滩中该还在等着自己。这个江南危局,目下总算暂避过去了吧?

    他心中忽苦苦一痛,不由就想起为他筹谋,应付过这一险局的那一个女子。他眼前似极痛极痛地浮起了一个女子曾那么倩影轻歌、巧笑相看的脸。——这么久了,这些天,他一直拒绝想起她,因为他不敢——怕一想起就已毁了自己所有的大局之念,会就此沉入那永难冲出的黑暗。

    ——当(日rì)知萧如已矣,他心中就狂呼一声,此生已缺,终古长恨。他自己听到自己心里有一声极响极响的碎裂之声。直至那时,他才明白什么叫做一句“愁来天地翻”。

    ——愁来天地翻,

    相望不相识!

    人鬼殊途,从今以往,就此相望不相识了吗?他确也是未曾好好用心来相识那个女子。甚或在她死后,都一直强压不敢悲痛。萧如呀萧如——我袁某人此生负你何深!

    直至今(日rì),今(日rì)他才可将她在心中这么深痛地想起——想起那个萧如:淡定的萧如,潇洒的萧如,风流雅慨、却勇决果毅千千万万人也难及的萧如。那个哪怕一丝发丝,一个浅笑都似从六朝烟水中浮出的萧如。纵千思万转也再难再求她一刻的相伴啊!

    袁老大心中忧伤如沸。他此前枉将心法称为‘忧能伤人’。——是呀,‘忧能伤人!’他是今(日rì)才识得什么叫做‘忧能伤人’!他喉中梗痛,痛至极处是无声,而所有的哭声都不是向外发而是向深心里嘶裂而去。那暗哭象一场痛掠而过的长风,而此生,他纵然再纵声呼啸,也难挽回那广袖一片。

    ——萧如已矣,虽千万恨何赎?

    ——此生犹多,虽千万恨何足?

    袁老大中心哽咽,他怔怔地从怀中掏出了一方素绢,那是萧如留下的绝笔,是她在他负约的顺风老庙里就已草就的。袁老大一直未忍一看。——如果知道此生攸忽,生死难料,于顷刻间你就已由此岸而归彼岸,当(日rì)纵然辕门皆废,我也不该让你一弱女子亲(身shēn)督战;——如果知道彼此竟缘浅如此,我此生已注定负你若斯,当(日rì)顺风渡口,我纵万事缠(身shēn),万刃穿(身shēn),我也该飞骑赶赴月老祠与你一见!

    ——阿如,你这一生要求我的本并不多。

    袁辰龙心中暗哑而哭。(身shēn)外,草木齐悲,江河阻咽。他掏出那方素绢,只见绢上字迹犹润,那绢上只有几句楚辞:

    ……

    山中人兮芳杜若,

    饮石泉兮荫松柏,

    君思我兮然疑做。

    ……

    雷填填兮雨暝暝,

    猿纠纠兮(穴xué)夜鸣,

    风飘飘兮木萧萧,

    思公子兮徒离忧!

    ……

    风飘飘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袁辰龙脸上的泪长划而下,那泪如刀割一样的割过他那张一向沉稳无动声色的脸。绢上字句寥寥,一读已尽。可这一读之间,他的眸中神彩,面上的纹理,攸然已黯。

    ——这一老,又何止老了十年。

    空中,犹似还有一个女子倦极而唱的声音:

    ……

    山中人兮芳杜若,

    饮石泉兮荫松柏,

    君思我兮然疑做。

    ……

    雷填填兮雨暝暝,

    猿纠纠兮(穴xué)夜鸣,

    风飘飘兮木萧萧,

    思公子兮徒离忧!

    ……

重要声明:小说《杯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部 秣陵冬 第七章 杯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