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 秣陵冬 第五章 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小椴 书名:杯雪
    秣陵城中多树,像样的宅弟便多半掩映在树影萧森里——“是处人家、绿深门户”,金吾卫在秣陵的衙门便也是如此。

    时过子夜,那场宴席也开场将近一个多时辰了。这席小筵设在金吾卫在秣陵城西的驻所之内。外面、空而净的庭院里生有一些积年古木。如今冬侵,树叶调零,那瘦脱了形的枝桠孤耸耸地刺向夜空,却也刺不穿这城市三更过后的那一种清幽冷寂。

    ——有酒岂可无歌?伴歌还需艳舞。小筵桌前,只见歌舞方浓。

    那是两队美人,共有十七八个,茜裙绢扇、粉颈嫣颊,正牙板轻拍、白伫步起。随着夜色加深,只见歌声舞态渐加柔靡。

    厅中的铜炉内生着炭火,地上则铺着细羊毛团花密织的厚软毡子。那队舞者步步柔腻,她们的汗水已细细地浸出在两颊之上,一缕缕熏香便伴着那汗滴蒸腾而起,浸满了整个花厅。红烛之光映得舞者们脸上一个个粉滑脂腻,一支笙管低低地奏着《颤声(娇jiāo)》,舞者们头上的娥儿雪柳也正随步而颤,宛转生(娇jiāo)。

    那些舞者们正舞到折枝舞步,相互穿花,一时只见扇飞裙展,(身shēn)上的薄衫随风飘起,错杂一室。如果不是那扇为了嫌(热rè)特特支起的雕花木窗里还不时泛进一些寒气,如此(春chūn)光,只怕让旁观者都还以为是在一个(春chūn)夜里。

    距这雅致小厅不过数丈的大门口耳房的屋顶,黑黝黝的乌瓦上,这时正伏了个人影。耳房檐下悬着一对灯笼,但被屋檐遮住,倒衬得这房顶越发黑了。那人正凝目向这厅里望着。歌舞妖矫,他却没看向那些歌舞着的美人。厅里有几人正在深宵小聚。主座之人常服小帽,(身shēn)材微胖,手指上戴着个汉玉搬指,意态闲贵;打横陪座的人却(身shēn)材适中,穿着件绯袍,下颏上长着部山羊胡子,稀稀疏疏,看来极为精明干练;下首三个俱是侍卫服色,衣呈赭黄,端坐凝定,很少说话,似是大内侍卫打扮——看来这些人物俱非寻常。

    坐在客位上的是个四十有许的男子,他气度凝重,从这里只能看得到他的一个后背。那后背一望却凝如山岳,隐隐有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动于色的声势。

    屋瓦上的人一动不动,连呼吸都调得细不可闻。他本是惯盗,着了一(身shēn)黑衣,衣服与屋瓦的颜色融在一起,在这暗夜里几不可辩。——他自恃甚高,对屋里的李捷、韦吉言与那三个侍卫,他都自信有能力掩过他们的耳目,但屋中那个只见背影的人却不能不让他顾忌良深。

    他在这席小宴开酌之始就已来了。从那时起,就见那只见背影的人一共只说了不过十余句话,极少客(套tào),言辞间也极尽简净。其余时间,他目光似望着那队歌舞美人,但分明意不在此。

    屋顶的人忽极细而长地吸了一口气,心里暗道:袁老大、袁老大果然非凡。他在这屋顶已旁观了一个多时辰,只见袁辰龙洒洒落落,块然独坐,没什么警备神色,却绝没见他的全(身shēn)上下露出一丝可乘之机。

    彼此都是习武之人,度人修为常得之于平常小事,难得的是袁辰龙动静如常,却非有意为此,只这份渊沉岳峙的气度及其无意间所生发出的武学修为,就不由不让观者敬服了。

    只听主座之人笑道:“袁统领怎么看着像有心事?菜也不吃,酒也少喝,咱们一向各各忙于公务,少得相聚,今(日rì)正该好好亲近亲近,难怪别人都说:袁兄一向伤于谨严,稍稍有些过重威仪了。”

    他就是金吾左使李捷,虽没着官服,但衣带所缀鱼饰也可表明他是四品官阶。这官阶不算高,但金吾卫可说是皇帝的近卫军,分左右两军,以左为尊。宋室承袭唐制,高阶只是虚赠,掌有实权的人反而品阶较低。

    当今朝中,他可算得上势力颇盛。尤其是绍兴五年他汲引叔父李若揭入宫中供奉获得赵构宠信之后,声价更增,人称‘天子护卫’。李若揭号称“天下武学之宗”,一(身shēn)技艺,大是非凡,连袁老大也不得不深为顾忌,在座下首的三个侍卫就是李若揭的三个弟子。

    李捷相貌不错,自命风流,于袁大一向不甚相和,但他的神色中只见亲匿之意。

    座中打横相陪的却是秦丞相府中的长史韦吉言。宰相家人七品官,他贵居长史,位可就不只七品了。秦桧对他一向颇为看重,所以他虽非当朝正员,但一举一动也一向颇受人瞩目。下首李若揭的三个弟子额眉高耸,紫气隐现,看来俱已得了李若揭‘紫宸’一脉的真传——虽只这寥寥几人,却已囊括朝中数股势力,他们于此相聚、深宵密议,消息传出,怕足以让人咋舌的了。

    只见座中杯盏虽陈,袁辰龙却很少动箸。李捷笑道:“今天我这个主人可做得有些失败——客人都没吃什么,照西晋金谷规矩,这儿的厨子美人实在该拿去杀了。阿纹,你来劝袁统领喝一杯酒,他再不饮的话,我只好拿你出去杀了。”

    他话虽笑着说的,那个姿色(娇jiāo)好的美人‘阿纹’却也(身shēn)形微颤。袁辰龙却于这时不待她来劝,已自斟自饮了一杯。他的举动一下就封死了李捷接下来的劝酒。只听他尴尬笑道:“我倒是忘了,都下盛传袁兄一向在金陵城有一个红粉知己,就是这秣陵城中名传吴下的萧如,这些庸俗脂粉,袁兄当然不会在意了。”

    他呵呵一笑,又道:“好了,酒就算喝好了吧。我知袁兄你忙,今夜衔王命得以招你相会,你耐着(性xìng)子已很陪了兄弟一会儿了,也算大给面子,咱们该提到正事儿了。”

    说着他一回头,问道:“几时了?”

    旁边一个侍童笑道:“快四更了。”

    李捷与韦吉言相互间就交换了个眼色,似是在说:“是时候了吧?”

    韦吉言微微颔首。袁辰龙冷眼旁旁,但其眉眼动静已尽入他眼中余光,心下一紧:石头城果然有事。

    ——李捷是那种三句话就可以和人拍着肩膀称兄道弟的人,只是他今(日rì)碰到了袁辰龙。两人虽同朝任职,但一向交往不多,今(日rì)他卖弄唇舌,足说了一个多更次的怎么养马、怎么放鹰,以及官场、美女、珠玉、声色……无数闲题,无奈袁老大就是不接口。他这做主人的为了不冷场,也撑得颇为辛苦,好容易拖到这时,可以触到正题了,他也觉得心里一阵轻松。只听他笑道:“说起来,这事还真尴尬,可以说——说大就大,说小就小。皇上不找别人,单单看上袁兄,也足可看出皇上对袁兄的倚重了。”

    袁辰龙并不接话,静静听他往下说。

    李捷一拍自己大腿,叹道:“袁兄该知那个伯颜吧?就是数次前来屡屡无礼的那个北使。要说,他们可也真不安份,总要寻些新花样出来,再不肯过些太平(日rì)子。好容易承秦丞相绍兴和议,安稳了几年,偏偏常无端生出些事来。大家隔淮而治,国泰民安,就这样子不是很好吗?偏这次伯颜又生出了个新花样,他带来了一个什么北朝‘金张门’的高手,说北主完颜氏传话给咱们朝廷,指责南人萎弱,治下不靖,朝廷之外居然还有个什么‘江湖’,其中俱为不臣之士,而咱们朝廷竟不能压服,以至近年拥聚淮上,屡犯和议。他们要问问咱们朝廷到底管不管,又有没有能力管?如若不行,不如请他们‘金张门’的高手出面,代为统领缇绮,压服逆乱,以靖局势。”

    他含笑而言,心中大是得意。这番话明明已是指责袁辰龙的意思,虽借北朝之人口生发,在他却也是大快己意。——厅外屋檐上的人闻言就一惊:北朝有意((逼bī)bī)迫朝廷驱使袁老大染指淮上?近来苏北一带已数遭缇骑((逼bī)bī)迫了,那还只是为了骆寒之事。如果当今朝廷之意已决,那(日rì)后淮上就不免更增侵扰了。

    厅内的袁辰龙却握着手里的竹箸,并不说话。他眉头微皱,李捷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只听李捷哈哈笑道:“当然,这只是他们借口罢了。袁兄近年来之治绩功德,谁人不知,谁人不赞?就是有一二宵小袁兄于偶然间无意放纵,那也是一两条漏网之鱼,无害袁兄声誉的。——来,咱们别光顾说话,喝酒,喝酒。”

    袁辰龙唇角微微一笑——来了,果然来了。他唇纹微陷,纹路深刻。那是一抹苦笑,他于苦笑中思忖:他这些年统领缇骑,屡触权贵,自知久已遭人之忌,如今、果然就有人盯上了。嘿嘿,什么北朝使者质问,分明就是秦相之私意。如今,他独力面对的,外有湖州文翰林,内有宫中李若揭,还有隐于背后的秦相府。那所谓什么‘金张门’的出言不训,说是要统领缇骑,只怕倒是朝廷中人设以攻击自己的藉口。——他秦某人与金人的交往,别人不知,——就是风闻也难测其详,他袁某人不可能不对之深悉。

    只听李捷继续道:“伯颜说,他此行带来的‘金张门’的高手,在门中只能排名十七,让我们南朝武学之人出手一试,如还不能胜过他,不如就把缇骑统领之权拱手相让。”

    他似也知这话大过荒谬,口里‘嘿嘿’地尴尬地笑了几声。但金人对南朝态度一向狂妄,说出什么来都不足为异的。

    袁辰龙淡淡道:“噢?就是这?皇上是有意让我出手吗?怎么宫中尽多高手——不提李若揭李供奉,就是你李左使出手,也一定会不辱皇命,怎么特意不惮驱驰赶来了这里?”

    他话中若有讽意。

    李捷‘哈哈’笑道:“袁兄,谁不知你为本朝武学第一强手,当(日rì)数度护驾有功,皇上一向深为信重。皇上这次也有顾虑,不想轻易妄派非人,徒增折辱,所以定要招袁兄与之一较才能放心。袁兄你就别推托了。这可是扬名天下的大好时机。那北使所带之人金(日rì)殚,他们虽说排名‘金张门’十七,但据兄弟考量,那是他们有意贬其(身shēn)份,以辱我朝,只怕他在高手如云的‘金张门’中,凭武功也是以坐到前数把交椅。”

    袁辰龙目中讥诮之意转深,望向李捷道:“那以李兄之意,朝廷是要我胜呢?还是要我败?”

    李捷哈哈笑道:“袁兄说笑了,自然是要你胜,哪有图败之理。”

    袁辰龙目光一亮,紧盯着道:“这是李兄转达的皇上的意思吧?圣意已明,那就好办了。这也容易,袁某虽不才,当不上什么本朝第一高手之誉,但为国效力,自当倾尽绵薄,以图一胜。”

    李捷张了张口,脸色涨红,吐不出话来。他可没想到袁老大会出此言,盯住他让他说出‘命袁辰龙一意取胜’是皇上的意思。他明知圣意并不在此,他护卫宫掖,皇上心中的意思他自然明白,那就是:胜也胜不得,败却也……败不得,这就是这事的尴尬之处,秦丞相借此事以刁难袁氏,令其进退不能之本意也就在此。所以这事人人缩手,故意扔给袁辰龙这么个烫手山芋。

    袁辰龙已转望韦吉言:“那秦丞相的意思呢?”

    他虽语气和缓,但话底词锋凌利。韦吉言抚鬓摇首,这时才明白为什么人人都说这个袁某人确实难以对付,口里尴尬道:“这个,这个,袁兄自然当细体圣意而为,兄弟也不好插口,只是……”

    袁辰龙微微一笑,“只是什么?”

    他的笑中已有轻忽之意。

    韦吉言只有忍受着他那么轻忽的渺视,尴尬道:“只是朝中大臣,只怕都想把这事含含糊糊、虚与委蛇过去。”

    袁辰龙微微一笑。他这一笑,只见唇角一丝细纹漾开,恍如刀刻,如果照相书所说,那是一丝“苦纹”,命主运途多舛。袁辰龙的目光里含着鄙夷与不屑,可这鄙夷与不屑中还有一丝不得不与这帮小人一朝共事的自渎与黯然。那笑纹与他眼中的苦涩之意冰火相衬,把他平常的面容都衬出一种不平常的伟岸寥落。只听他道:“看来这一战我只有领旨。而一战之后,却胜有胜的错处,败有败的错处,两位大人这是拿我在火上煎烤呢。”

    厅外屋顶下人见到袁辰龙微一侧首,似有意似无意地向这边屋顶看了一看,心中不由一紧,却也见到他脸上那犹未散开的苦涩笑纹。那笑纹象是这黑夜难明的混浊里一点自伤的郁灿,心中不知怎么对袁老大的憎恶不由减了大半。

    李捷一脸尴尬,虽长袖善舞如他,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韦吉言却打圆场笑道:“袁兄说笑了,出此重言,李兄如何担当得起?”

    李捷也回过神笑道:“不错不错,袁老大真会开玩笑。好了好了,公事已完,咱们还是吃酒吃酒。阿纹,斟酒,今夜兄弟我定要与袁兄痛饮至天明。”

    他面上虽笑,但说话间一侧首时,眼中就露出了一抹那水晶球般圆融的笑容也掩盖不住的恨嫉之意。他自觉袁辰龙适才那浅浅一笑竟象一面镜子,让他一望下觉得为那一笑照出的纤毫毕露的自己是如何卑鄙。很多人并不在意自己的卑鄙,但他们恨有人会让他们生出这种自揽的惶愧,在自揽中让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当(日rì)岳飞遇害,岂仅只是秦桧一人之力?内秉清廉,外必遭恨忌。岳飞当(日rì)所得罪的同朝袍泽除武如张浚、文如万俟呙,其余他不自知、旁人也不知的只怕更不知凡几。

    袁辰龙有感于此,一向暗隐自渎,但有些光彩不是仅只自渎就可以全将之藏尽的。李捷对袁辰龙恨意更加了一分。他原是那种人,心中若恨上一分,面上却更多了分笑意。他的“笑里刀”的名字可不是虚称的。袁辰龙也知自己又得罪了这个“同袍”一次,但他此时心事重重,也只有不以之为意。——石头城那边——石头城那边、萧如与胡不孤,现在到底把怎么样了?

    他凝目院中那几株老树,以他一双锐眼,却看出,那几株古木中,有一枝看似生意最劲、枝桠也最峭(挺tǐng)的老树其实已经死了。但残死之躯,犹有生气,拚以一(身shēn)枝桠,向着天空做着最放恣的(挺tǐng)刺。——自己是不是也就像那株老树?——他无意自谦,在人人萎弱,倾轧暗斗,私(欲yù)横流也混浊不堪的朝廷之中,他还是自期为最大的一根顶梁之柱的——但自己是不是也已仅只是那枯死之木,虽倾力挣扎,却毕竟已了无生意。浊流种种,树高风重,木秀于林,风必催之。这世上万事阻碍太重,他所能做的,所余力的,也仅只是保持一种(挺tǐng)刺的姿态而已。

    而在上于乌鸢啄、在下为蝼蚁蚀,人和树的命运有时是一样的——他们不是正一意蛀蚀着他倾力而为的强势?古木苍苍,老根虬虬,原不入于他们那只贯柔顺绮迷的眼了。锦绣华堂之上,筵席盛张,可大厅之中,却有一根看似枯朽的廊柱。大家只觉碍眼,一意要伐倒那根顶梁之柱,没有人会计算柱倒堂空后会是怎样的华厦倾颓。袁辰龙收回眼,望向石头城方向,眼前像是浮现起了胡不孤那大头严肃的脸,华胄那高蹈独步的脸,萧如那神彩逸飞的脸,石燃那炽烈浓(情qíng)的脸,还有米俨那少年老成的脸……

    只有他们——只有他们是不虞艰难,不曾违弃他的袍泽挚友。

    厅中忽进来个下人,那人俯在李捷耳边耳语了几句,袁辰龙隐隐听得“石头城”三个字。他耳力极好,但金吾卫中似有暗语,他虽闻得,却难明悉。

    一时,那人密报已毕。袁辰龙一抬头,问道:“李兄,有事?”

    李捷脸上却有一股压抑不住的兴奋。但他强自镇定,故作苦脸道:“还不是那些恼人杂务?——没想倒给金人说中了,咱们这儿,确是江湖难靖。就在不远,石头城畔,今夜又起了一场江湖殴斗。”

    袁辰龙面色一凝,定定地盯着李捷的嘴唇。

    李捷似乎终于抓到了刺伤袁老大的机会——“有属下报,石头城那边,今夜又有江湖人物厮杀械斗。一帮不知何人,一帮却似叫什么‘辕门’。好像还有个什么‘长车’。那‘长车’象已中伏,‘长车’中有个叫什么‘狐马’石燃的象刚刚被杀,其余均受围袭。还有一个骑骆驼的小子若颠若狂,独歌于荒野之上。(奶nǎi)(奶nǎi)的——安静一晚都不成,这帮江湖之人,就(爱ài)生事。”

    说着,他一双笑眼笑眯眯地盯到袁辰龙的脸上来。他那目光看似全然无意,但细品之下却是很仔细也银残忍地盯着袁辰龙,希望从他哪怕一丝外露的细微的痛苦中得到满心满意的快意。——这袁某人,独霸江南、号今数省已十余年矣,自己这次与文府、秦相联手当真不错,终于杀了他一向难以撼动的重要羽翼。

    袁辰龙却面色不动,静静地让李捷看了半晌,端起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下,然后垂下一双眼——“辕门”是他暗地里的强援,但朝廷之事,幽委曲折,他一向不曾明提,旁人也就都作不知。只听李捷怪怪道:“怎么,袁老大属下缇骑一向消息最灵,可知那‘辕门’的来历吗?”

    袁辰龙淡淡道:“好象是一个江湖组织,我倒还是第一次这么听到外人提及。说来也巧,辕门辕门,听来倒像与我同姓了。”

    他目光静静地扫了李捷一眼,李捷只觉心肺一翻,无端地生起一种惧意。他为逞一时之快,已惹翻了这个江湖中、朝廷上纵强梁大佬也不敢轻易得罪的强人,心下不由一惧。

    他面色青白,袁辰龙看似看着他,心里却在翻江倒海地在想:石燃死了,石燃死了!——那个炽烈浓(情qíng)的石燃居然死了!他怎么会死?——他不该死啊!石燃已死,虽千万人何赎?又虽千万恨何足!

    虽千万人吾往矣——那是他与辕门中人偶然提及但石燃由此深心铭记的一句,可这‘往矣’豪(情qíng)的未路就是这一场必死的劫数吗?

    石燃是为他死的。袁老大心中悲慨无数,直(欲yù)掀席愤起,怒发‘横槊’之击,尽斩面前(奸jiān)宄。可这场时局,这个朝廷,这千万人何赎的千万人,这千万人吾往矣中——石燃已为之一往的千万人,却让他不得不静坐束手,默然自恃。

    他不会流露出哪怕一丝——只及心中万千之一的悲楚与苦痛来给李捷他们看。袁老大向为豪杰,向少动容,但他心里正在歌吟俱哑地恸哭,那是龙哭千里的一哭。但他不会哭给他们看,因为他们不配。他左手屈于膝上,端凝不动,右手举杯,无人相邀地自引一盏。

    厅外风中,似乎正有石燃犹离去未远的英灵呼啸而过。袁老大看似没动,一支食指却已深陷掌心。他指甲秃秃,可那秃而钝的指甲却在那大而多茧的掌心已抠下了一块鲜血淋漓的(肉ròu)来。然后他左腿畔微湿,那是血流下,却不见丹红,浸在这浊浊的脂腻粉气中,沾染在他衣上的只见一点微褐暗赤。

    ***

    石燃最后没人听到的话还在风中飘。骆寒短歌已竟,静对“七大鬼”。他受伤的左臂不知何时已捉着一只杯子,那是个小小玉杯,玉质并不很好,质色中只隐隐有着一丝温润,他却像是抓着这世上残余的一点悟定与久远、信诺与相许,眉一剔道:“出手!”

    七大鬼神色一变,忿于他这种视自己如无物、也视生死如无物的神慨,二鬼刑天与四鬼刑容已耸然动怒。——江湖中,纵是高名大德至何等巨硕之辈,也没有人可以如此轻视七大鬼的联袂出手,连他们的主人张天师也不能。

    张天师出于汉末张道陵一派,汉末“五斗米”与“太平道”声势曾煊哧一时,千载之后,犹有余烈。此代张天师法号‘道得’,武学识见、(胸xiōng)怀慨悟,俱超前人。曾以前人阵法加上自己心得与道府秘技合揉而为“鬼域”一阵。这‘鬼域’一阵,据江湖传言,当真称得上‘惊天地,泣鬼神’,与少林‘罗汉’,武当‘真武’鼎足而三。世无所传,张天师独授与膝下九大鬼。

    九大鬼极为颖悟,得此狂喜。七年之前,他们苦心修成之后,曾于龙虎山巅之‘天师顶’试演。一((操cāo)cāo)之下,当真沙飞石走、风云变色。连张天师看罢也骇然色变,叹道:“再过几年,你们此阵大成之(日rì),必不可再以九人同使,否则雷殛电雳,必干天和,必遭天遣。”

    他掐指算了算,才又道:“到时你们最多只可七人共用,否则,只怕我也会遭天之忌。嘿嘿,嘿嘿,如果那时你们有七人联手,就是我老道、这创阵之人,如入阵中,走不走得出去还是个未定之数呢。”

    他一向很少对人假颜。九大鬼虽不敢奢望可以就此以此阵困住他们仰为天人的张天师,但心中自负,已是顾世无俦。三年之前,他们就已遵命不再九人同演。今(日rì)他们顾及骆寒一剑之利,虽嘴上轻忽,却已打定主意要以此阵殛裂骆寒于秣陵城外。

    ——他们当然有资格自信与骄傲。自北宋开朝之一代宗师归有宗之后,张天师可称已是震砾百代、硕果仅余的宗师之一,与文府文昭公、徽中鲁布施号为“宇内三宗”,一在官、一在道、一在商,大隐巨伏,无人不敬。骆寒又何物小子,敢轻视吾等乃尔!

    骆寒却将(身shēn)子一侧,倚侧在骆驼那温暖的背上,如塞上闲坐、目领长风一般,全不在意(身shēn)边渐渐已成之阵势。

    他面上神色如不耐伤痛,微微泛白,把他微褐色的看来本极为果毅的肤色神(情qíng)染上了一种说不出的少年的柔嫩。

    除了他,怕少有人会把勇锐与柔细如此奇妙的结合在一起。

    他一指玩杯,一手抚剑,心中却在低哦:

    ——酒罢已倾颓……

    当年是谁曾((操cāo)cāo)琴而歌,歌道:‘酒虽已倾颓’呢?

    腾王阁外的月华色犹在眼——如今,倒真是枯水长天折翼飞了。

    他腿上有伤,以之对撼以轻功卓越著称的七大鬼已实有不便。他心知此役再难讨巧,七大鬼谋定而至,袁老大把他们放在第三波围袭,只此一点,就可以料定逃生不易了。

    ——死只是一场沉睡吧?不见得比这黯黯难明的生更加难捱难耐。

    田野风烈,七大鬼背上披风猎猎而抖,人人俱(欲yù)搏风而起。只听刑天忽喝道:“那好,我们就废了你,一完袁老大之命,一报七弟之仇。”

    然后他当先跃起,口中喝道:“鹰飞长九!”

    他越飞越高,披风声烈,如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背负苍天。

    共有三条人影追随他之势扶摇而起。

    ——其视下也——如此大风,沙飞月抖——当如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其视下也,亦若是而已?

    四鬼刑容却低叫道:“袅舞低三”。

    他与其余二鬼低翻而起,一路燕子小翻,如杂耍戏闹,连腾连转,与高飞者顿成倚望之势。

    一时只见高翔者四、低飞者三,七条披风遮天蔽(日rì),直(欲yù)搏长风而自举,掩月华于一线。

    二鬼刑风与四鬼刑容原是九大鬼中除以轻功冠绝一世的九鬼刑高之外技艺最高的两位,此阵就由他二人统领,连大鬼刑天也在他二人的指挥之下。

    骆寒倚驼抬眼,眸中精芒一闪——如果天上那披风构筑的已是暗黑一域,那他这双眼就是在这‘鬼域’中也要硬镶上的两颗星,镶之于夜之命门、暗之心口、无声之有隙处、磅薄之软肋间。如眼中之钉,心上之刺,直刺入那片黑黯。

    七条人影在空中翻飞,他们一时似并不忙于进击。七大鬼手下均是一手执刀或剑,一手执雷震铛、闪电槌,刀剑暗藏、铛槌相击,每有(身shēn)影交会,就有一声雷电相击般的铛槌之音传来,当真有霹雳之威、雷霆之撼。

    骆寒在这威撼下发丝与驼绒齐舞,他面上沾汗,定定地望着那片舞空蝠影,忽喝了一场“击!”

    这次却依旧是他先出手!

    剑影共星眸齐灿!

    他人依驼背,剑走弧形,并不跃起,但剑上孤光却起如破梦、收如沉眠,剑光就在那一开一敛、一梦一醒之间伸缩吞吐,生死也宛寄于那一吞一吐之间。

    ——当真风波栖难稳!

    骆寒脑中忽一念如歌,只是歌词已改。

    淮上有人,思此暗夜,是否会就此‘停杯’?

    “鬼域”一阵除武功之外,似还掺有道门秘术。‘天师道’原以幻术警人,远超出川中排教那名播江湖的障眼之技。远处之人,只见七个如枭如鸱的(身shēn)影翻飞之间,忽似有天地一暗之感。而那一暗间的天地中,如有雷鸣电闪。每一电必继已雷鸣,沉沉隆隆,翻翻滚滚,在这冬初的田野里炸开。

    石头城上。赵旭已翻然变色,华胄回眸一望,赵无量与赵无极也相顾惨淡——龙虎山上张天师,实不愧掌道家符篆!

    那边萧如于茅寮顶望得,一双大袖也控搏不住地翻飘如舞,已自气动神移,心驰意乱。

    骆寒当此雷电,依旧一手支驼,背脊却已峭(挺tǐng)起来。那雷鸣电闪虽为幻术,但(身shēn)坠其中,只觉天地间一片昏黯,他又如何能定心神于不乱?

    他肘下的骆驼忽扬首摆尾,似知主人已遇极险,动静间显得极为不安。

    又一道电闪击过,然后二鬼的闪电槌、四鬼的雷公铛交互一击,似是在骆寒耳边生生炸开,炸得他喉中鲜血一激,眼前金星闪烁,直要炸出他这塞外野少年的一点敬畏来。

    骆寒忽一咬舌尖,以痛定神,一口鲜血就向空中喷去。

    空中血色一乍,接着他剑影如幻,直叮向追击而来的四鬼心口。他不只能剑尖击敌,连侧锋、剑锷、把手、剑脊,似是同向飞扑而来的另外四鬼击去。那四鬼一惊,同时翻飞而退。而刑容也色变一翻——舌为心之苗,骆寒就以咬舌之力以定神魂,那血就是他心之火苗上的焰光一灿!

    可电闪雷击却不能由此而止,他们一下一下地轰击着骆寒,以声震其耳,以光耀其眼,以暗剑黑刀锉其神志,以披风斗蓬(欲yù)陷其入悖乱,似要在这人间鬼域里榨过他骨里的哪怕一丝丝软来。只要意气一泄,骆寒剑影稍散,他们就可以趁虚而入,轰之如毛皮不存、击之成形神俱散。

    骆寒却似疾风中之劲草——冬(日rì)迟迟、行尽江南无劲草,他却是塞外飞来偶落江南的一根劲草。那草承风遭霜,却枯荣百代。骆寒拨剑痛击,每一击都要牵动胁下伤势,却因痛而神定。

    ——硝烟落落,每于痛战显奇踪!他(挺tǐng)肩击刺,剑影如颤,头上束发之铁环此时却已为雷声击裂,一绺绺发丝散乱开来,沾上额颊,一颊一颈都是(热rè)汗。那汗却转瞬就被风吹干,凝为这人世中你所能保留、却终必干涩的苦咸,而发丝就在这一片苦咸中里做着最后的不甘的飞舞。骆寒剑击如狂,发丝如魔舞三千,黑衣褐颊、驼绒俱颤。他是这长风巨雷中的最后的坚(挺tǐng)。拒绝着这人世一场场难期震旦的雷翻世变。

    “咄”,骆寒口中又喷出一口血,这回他已非自控,却是伤入肺腑。他剑影微乱,阵处忽有人跑来,大叫道:“停!停!停!”

    七大鬼当此之势,怎会答理。骆寒颊上已血色尽失,但失了血的颊反有一种标本似的质木。他左手一捏那杯,忽扬声唳叫!一叫之下,杯口已碎,那碎片割切入他指中,指尖血滴一冒——

    云起江湖一雁咴!

    是!——云起江湖一雁咴。

    ——莫道风波栖未稳,停杯……

    ——云起江湖一雁咴。

    ——那是停杯之后的‘云起江湖一雁咴’!

    这一“咴”字,他似已蓄势良久,就是雷击田野,大音之下,天地无声,他无计生死,也要在最后嘹亮一咴。

    然后他就一跃。他那一跃,剑影忽由虚返实,由实蕴锐,由锐而颤,由颤成弧,由弧而进,如最刺痛你感觉的那一锐一颤。那一颤之下,剑光就灿就一片银灰色的郁黯,喑哑嘹呖,种种不同甚或相反的极暗乃至极灿、极倦乃至极战、极低抑乃至极高扬的一抹剑意从柔软如垫的驼背上飞翔起来。那是一种真正的飞翔,如鹤鸣九皋、声闻于天,天地间闪起一抹银灰色的嘹亮,与之相比,七大鬼披风飞舞之势只能说是一场蝙蝠的恶舞了。

    骆寒这一升,蕴势已久,物极而反,看着反似很慢。直冲破二丈之极,脱轭出七大鬼的“乱披风”阵势之外,犹高翔难遏,仍向高绝处绝尘而逸。

    他于最高处袖底拨剑,俯(身shēn)而击,那剑如鸿雁划过长天的一翅,——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羚羊挂角,无踪无迹,七大鬼齐齐色变。

    这一击如电光石火,双方均倾力而为,然后田野一寂,骆寒跌落,鬼域俱敛。月弦在天上也惊惶了一下似的微微一弱,才又怯生生地露出脸来。连那旷野长风似乎都停顿了才又一旋。然后,只见骆寒黑衣溅血,斜倚在驼背之上,手中的剑又已不见。

    可以看到的只有他手中那已崩了个口的玉杯折(射shè)出的一点微光。七大鬼也有数人衣上溅血,二鬼伤耳,四鬼伤颊,其余大半都已披风割裂,在乍息又起的长风中如长条飘((荡dàng)dàng),似一张张黯旧追魂的招魂之幡。

    骆寒面失血色,七大鬼神(情qíng)疲惫,此战此时乃方开。七大鬼也不知,真要废掉骆寒一臂、让他饮痛于此的话,自己一方又会有几人就此把命留在这里?

    圈外适才高叫而至的却是文府文昭公的侍童。他已为适才一击惊呆,这时才又回过神叫道:“文昭公传语九大鬼,今夜之事,文府已至,涉及官面。万望七大鬼谨记当年文昭公与张天师龙虎山上三句话,就此罢手,这里多谢。”

    二鬼刑天回目森然地望向那童子:“你说住手?”

    只听那童子笑道:“你们就不罢手,只怕对你们也绝没好处。”

    二鬼冷冷道:“我们九大鬼什么时候也如你文家只干有好处的事了?”

    那侍童似也惧他凶焰,吐吐舌道:“可是,可是,龙虎山上三句话,你们总不能忘了。”

    此言一出,二鬼、四鬼相望一眼,低低一叹,口中厉如枭鸣、声音暗哑的开口道:“龙虎山三句话……嘿嘿,龙虎山上三句话。我们不好违当年天师之诺,大哥,八弟,我们走!”

    他们回望骆寒一眼,目光中有惊佩也有敌意:“我想,只要你还能从袁老大手下活着回来,我们就总还有机会见面。”

    骆寒静静无语。

    二鬼忽厉啸一声:“袁辰龙叫我留话给你,如果这次三波伏击还难你不住,他今晚没空,十(日rì)之后,紫金山下他要与你一见。”

    四鬼刑容却似由此一战对骆寒暗生敬意,加了句道:“还有,天师说,如你真能抗得住‘鬼域’一阵,(日rì)后有暇,他将在龙虎山上煎茶相侍。”

    ***

    酒筵已散,从金吾卫衙门耳房屋顶悄然而退的那个暗伏人影出了街口,晃了几晃,却到了玄武湖畔。

    湖畔正有人垂钓,感觉到他来,侧头道:“庾兄,好功夫。”

    他是敬来人竟有本事偷窥袁老大于暗。

    那暗伏的人影却是庾不信。只听他笑道:“这是我做贼的看家本颔,稼穑兄,你是挖苦我出(身shēn)以图一粲吗?”

    那垂钓的人果然展颜一笑:“庾兄还是那么高兴。”

    “怎么,今夜所见如何?”

    庾不信似想起那李捷神气,心中大是做恶。他眉头微皱,那“稼穑兄”似已猜知他心意,微笑道:“想来庾兄是中了些腐恶之气,我刚好钓的有鲜鱼,一会炖碗鱼汤,与庾兄驱恶如何?”

    庾不信微微一笑,感慨道:“易先生所料果然不错,江南文府已联合李若揭、秦相,外引金张门高手,趁机寻隙,(欲yù)削袁辰龙缇骑之势焰。他们削弱辕门,谋夺缇骑,又生出金(日rì)殚挑战之事置袁老大于难于措置。驱骆杀袁,迫袁辰龙清扫淮上。”

    那“稼穑兄”眼中忧虑一闪,与庾不信对望一眼。只听庾不信冷笑道:“但愿他们果能如算。”

重要声明:小说《杯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部 秣陵冬 第五章 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