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 秣陵冬 第三章 短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小椴 书名:杯雪
    石燃接到的命令只有七个字:“务杀骆寒于今夜!”

    这是袁老大的命令。

    ——袁老大已经铁心,务杀骆寒以定江南大局。骆寒一个人当然不足以摇动什么江南大局,他也无意为之,但他一剑惊现,那星星微火随时可能点燃江南一向久蕴的危局。石燃想起接令时袁老大那镇定而浓烈的怒气,心里还是不由一颤:袁大哥已很久没有这么动怒了。最近两月,不只石燃白鹭洲中伏,辕门七马所受((逼bī)bī)迫也(日rì)益为甚,除他之外,羽马、铁马一一暴露,这都是袁辰龙所不愿看到的。而且他在朝廷上所受压力也(日rì)重,更何况骆寒一出手就伤了他一直最疼(爱ài)的二弟。

    他布下的第二波伏击马上就要开始,这是一场猎杀,不比适才石头城下的围袭了。——他们要以‘长车’快马之力,搏杀已负伤在(身shēn)的骆寒于方圆百亩之内!

    石头城下秦淮河对面的江边却是一带平畴,有数百亩大小,俱是农田。空旷的田野里,冬小麦才才播种,些微有些杂草,深不掩腕。——骆寒行至江边,召来伏好之驼,才涉过冬(日rì)的秦淮河,驱退宗令,喘息未已,就看到了那支破空而起的旗箭。他也听到了那声呼喝——“长车!”那喝声极响,骆寒一抬眼,只见江右树影之中,枝条闪动,不知有多少人正破伏而出。骆寒忽仰天吸了口气,天上的空气冷冽干燥。他一回头,就见江心有一只小舟正在停泊,船上之人手里的旱烟管一时一灭,那是——赵无极!

    ——骆寒眉毛一挑,就知自己已落入他人算计。

    他这时正驻驼平畴,归路已断,后面就是‘长车’隐于树影灌丛中的埋伏,他已返不回江边,无法再次借水而遁。而这空旷农田上,更是无可遁形。

    辕门选的好位置!

    ——骆寒一剔眉。然后只听车声辘辘、马蹄夺夺,怪异地在这空旷的平畴上响起,然后只见一辆辆快马战车奔涌而出——“长车”之猎竟真的是一驾驾战车组就的杀局!

    山坡之上,连对‘长车’声势早有预计的文翰林也不由骇然色变。他选择这么个山坡草寮观局,实在也有其深意。只为这里地势高耸,站在上面一眼望去,视野极为开阔。而草寮本为(春chūn)游所建。为图豁亮,并无四壁。时值变夜——月晕之像果非无因,坡下渐有北风吹起,渐猛渐烈,文翰林与萧如心中忧切,均无心安坐,俱长(身shēn)立在了坡右悬崖之畔。微月长畴的夜色下,他们就遥遥见一个少年骑驼而立。田野之上,他孤(身shēn)当风,纵遥隔百丈,犹能感觉到他(身shēn)上散出来的那种孤锐的傲气。

    那辘辘的车声就在他左右两侧同时响起。文翰林不由大奇——在他心中,战车本是汉代以前两军交战时的利器,后世嫌其冗笨,久已不用,他向闻辕门内隐有‘长车’一股实力,一向还以为只不过用其名号以壮声势,没想到对岸那树影之中奔腾而出的竟真是一驾驾快马战车。他细数了一下,现(身shēn)的未现(身shēn)的,怕不有百驾之多。那车俱是双马所拉,车(身shēn)轻巧。车上,一士控辔,一士执戈,纵横呼啸,转瞬即至。文翰林沉吟道:“战阵之中,原以轻快敏捷为要,袁老大布此长车,可有什么说法吗?”

    萧如微微一笑:“岂不闻建炎初年,金兵劫掠东京方退,康王嗣统,李纲用相,于治兵之道首先提及的就是一句‘步不足以胜骑,骑不足以胜车,请以战车之制颁京东、西路,使制造而教习之’。当(日rì)靖康之乱后,朝廷弃河北不守,河北巨盗杨进聚众三十余万,与丁进、王再兴、李贵、王大郎纵横京西、河南,另有王善辈,拥众七十余万,战车万乘,——其所以可以喑呜叱咤、纵横于一时者,所仗就是这兵车之力。——翰林,你于武学一道浸(淫yín)已久,只怕兵戈之事却少有知闻。百兵之用,各有不同,人为负累所限,不能尽携(身shēn)边,战车虽较战马略显笨重,但可携之物多,攻可摧坚,驻可固守。何况——这长车练来本不是为一般江湖打斗的。”

    要知袁老大(身shēn)兼要职,所图也大,不只是一味只想在江湖中逞雄称霸之辈。他这‘长车’,说起来倒是为两军对敌时潜伏一支护卫主帅的精锐之师而建,是他视为手下双锋的左右“双车”亲手((操cāo)cāo)练。当(日rì)金兵曾数迫高宗赵构于窘境。袁老大也是感念于此,才创此“长车”。

    文翰林轻轻点头,有萧如在侧,果然每言必让人有所进益。

    只听萧如继续道:“何况,若论轻疾险锐,当今天下谁又偏捷得过骆寒?他那‘九幻虚弧’,纵淡定如你的‘袖手谈局’心法,只怕也难制其锋锐。今夜、倒要凭这笨重之势克他于石头山下了。”

    骆寒穿得单薄,北风乍起,他忽将一支左手伸进了驼颈下那块松软的毛中——那里有这整个世界都没有的温暖。‘长车’当前,他却忽平静下来,发丝沾颊,瘦肩当风。风吹着他为适才一战流浸着汗水的皮肤上,微觉凛烈。只见他俯下(身shēn),将右颊贴在那骆驼的脖颈上厮蹭了会儿,才喃喃道:“驼儿、驼儿,辕门果然难惹,除了那秘宗门暗杀之伏,竟还有这长车之利。——嘿,谁叫你当初不管不顾踏入江南掺和入这危难之局呢?现在怕收不了场了吧?就不知咱驼儿的脚力好,还是他们江南的铁骑快。你若比不过,我是定要战死的了,可你只也就要羞死。”

    他似把座下的驼儿当做这世上唯一的庇护与助力。那骆驼似也听懂了他的话,四只蹄子一阵乱踏,兴奋莫名。它一向纵蹄塞外,于狼群马匪略无畏惧。只见它鼻子里喘着粗气,那气息白腾腾地在这暗夜里升起,骆寒向前够了一够脖颈,像要把头伸入那升起的白汽里——因为那是这个寒凉的冬中他所能捕捉住的唯一的湿暧了。他的面前忽似浮起了一张朋友的脸,心里隐有微痛。那骆驼却忽仰首长嘶——它(身shēn)前(身shēn)后,已有两拨车骑,各约五十余乘,直((逼bī)bī)到了他们一人一驼百步开外。

    左后方带队而来的就是“羽马”米俨。他(身shēn)为七马之一,隐(身shēn)刘琦帐下,原为军中壮士,自于车战之道极为谙熟。

    右后方的来势却稍慢,因为他们等了一等统军的石燃。

    石燃炽眼浓眉,双目紧紧盯着骆寒。他与他一样,同样有着一双炽烈的眼。只是,骆寒在平时却远较他显得困顿。

    前方不远,似也隐有车骑暗布,那里的统领的却是‘铁马’常青。

    ——辕门三马,倾力同出,长车布阵。为擒塞上明驼,同领‘长车’一派。

    他们直((逼bī)bī)至骆寒(身shēn)前不远,才攸然停步。

    左面的米俨忽道:“骆兄——”

    骆寒一抬头。

    米俨见长车之阵已成,心下稍安,含笑道:“就请下马受缚何如?”

    他年纪虽轻,但领兵(日rì)久,极有气度。北风吹起,拂得田野里百余骑马儿鬃毛飘拂,把这秀冷的江南的冬景平添上一股凛烈的杀气。

    骆寒却静静道:“我骑的不是马儿。”

    “只有那骑马的人才会下马受缚。我骑的却是一匹纵蹄横沙,不解羁绊的驼儿。”

    他拂了拂袖中孤剑:“所以我不懂你的话。”

    说完,他忽一扬首,天上暗云飞渡,月华为之一暗。他话音一落,就趁势一拍驼颈,喝道:“左!”

    那驼儿如满弦之箭,闻声在这天地一暗间突然就向左突出。

    萧如和文翰林也觉眼前一黯,天上云月相搏,地上的树影便时隐时现,时相斑驳,时陷暗寂。

    文翰林道:“阿如,你觉今(日rì)局势如何?”

    那盆炭火已被弃在他们(身shēn)后,如两人间曾勉强燃起的一点温暖。才才共拢过,只一时就已抛弃。

    萧如淡淡道:“难料。”

    文翰林微微一笑:“你该也看出辕门之厄了吧。阿如,袁老大屡犯豪强,不知自制。纵无骆寒出现,(日rì)后也定无好的结局。你——该回头了吧?”

    萧如侧望文翰林,知道这才是他想说的话——不错,今夜局势,到目前看似骆袁之争,但一直还有隐于暗处的他人。辕门若败,天下正不知当有几何人拊掌称快,额首相庆。坡上不是就有庾不信手下三大祭酒?坡侧还有金(日rì)殚暗伏。今夜——萧如冷冷地想——弄不好自己真的回不去了。

    天上月华时灭时明,明时两人就见得到远处的车骑奔突,暗时却四下里阗然一黑,萧如还未答言,只见月影又被厚云所掩,天地间猛地一黯。长夜寂寂,只有北风声起。远处米俨忽发断喝“燃箭!”

    攸地,只见对岸火光忽起,那是‘长车’中人弯弓搭箭,百矢齐发。那箭上沾有油脂,风中能燃,一支支如流星般在对岸旷野里亮起,此起彼伏,照得骆寒(身shēn)影时时可见。骆寒座骑虽快,但毕竟在众骑围中,奔逃不易。‘长车’的妙处也是此时才现,他们车中竟带了不知多少兵器,远则箭(射shè)——投枪飞斧、矢石俱出;近则相攻——长戈剑戟,不一而足。那车上之士分明久经训练,车中更有百兵可择,无往不克,无远弗及,端的凶悍无比。

    骆寒的驼儿却并不走直路,它(身shēn)形虽大,却转折便利。仗着这驼儿,骆寒左奔右突,虽陷百车之围,却一时并不落下风,要疲痹敌手后以寻可趁之机。

    但车马之战,俱为远攻,骆寒剑短,自是还手不易。只见他偶发啸叫,必腾(身shēn)从驼背上跃起,九幻虚弧,缥缈一击,略沾即退,不肯缠斗。只为对方还有三个‘七马’中的高手。石燃、米俨、常青,名列七马,果非凡响,俱(允yǔn)称一代强横。只要骆寒窥得那‘长车’稍有可趁之机,犹未得发,米俨,常青,石燃便已飞马而至,补上缺口。

    数里之内,一时只见火箭流星,百车杂沓,车声辘辘中,有一驼疾驰。那驼剑虽锐,却如豹走狼群,螳入蚁(穴xué),虽指牙尖利,却仍难脱困厄。

    石头城上赵无量与赵旭犹未离去,他猜得袁老大出手可能不只设下胡不孤暗伏一击,却也不虞犹有此变,只听他喃喃道:“厉害、厉害,袁老大果为人材。”

    赵旭却一脸紧张道:“骆寒,他是不是已无路可去?”

    赵无量一抬首,望向对岸南头三里许处的一片树林——也许,那就是骆寒唯一可以一避这‘长车’车骑纵横之地了。

    秦淮对面的平畴之间,骆寒与长车厮杀正烈,坡上文翰林忽一击掌——此时他已不需暗隐,只见两个仆人如飞般提了两个大漆盒飞奔了上来。他们一进棚,先在茅寮四角插了四把燃得正旺的火把,那是四枝饱蘸了松脂的粟木,火势熊熊,一时把这坡上照了个通亮,也照亮了坡上萧如的丽色。

    文翰林望着萧如,不管坡下对面,厮杀正烈,从(身shēn)边取过一袭披风,笑对萧如道:“阿如,江畔风紧,你披上吧。”

    萧如摇头一笑,已经拒绝。那两个仆人却已在桌上安插了十几个小碟,碟子细白,上绽冰纹。文翰林不愧为江湖中之雅士,虽清野小酌,也用具精良。那仆人又取出了个烫斗,烫他们带来的一坛好酒。文翰林在江湖绰号“袖手谈局”,颇(爱ài)饮酒,他见今(日rì)之局到目前果如自己所料,心下宁定,便有闲心静坐而观了。

    文翰林给萧如斟满了一盏酒,笑道:“阿如,你喝一口,润下肺。”

    萧如目中隐有忧虑:辕门今夜伏击骆寒之事本极隐秘,却被文府预知,她已颇吃惊。看文翰林预备得又如此周到,她更不由担心。——袁老大三(日rì)前得知胡不孤要伏击骆寒,他生(性xìng)谨慎,虽未和胡不孤交待——恐挫其杀气,却亲手预伏下第二道与第三道伏击,甚或准备亲(身shēn)而至。看来,这一切,却均落入了他人的算中。

    如今江南时局不稳,辕为迫骆寒出面已与苏北庾不信屡有冲突,偏偏文府又闻风而动,而朝中势力又大多为众人掣肘,缇骑、双车俱调遣不动。萧如心知,袁辰龙如今是碰到了他复出十余年来都没有过的大关口。

    所以袁辰龙斩杀骆寒之心才会如此之切——杀鸡儆猴,他若(欲yù)傧服众人、压服口声,杀骆寒不能不说是最简略的办法。没想到今晚临到动(身shēn)前,秦相府长史与左金吾李捷却于此时适时而至,说领上命与他有要事相商,同来的还有统领大内高手的李若揭的三个弟子。袁辰龙(情qíng)知事(情qíng)有变,但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只有秘请萧如至石头城代他统领全局。萧如也是到了江边,才知道文翰林在等着自己。

    ——忽听文翰林道:“阿如,你可知我这平生有三事最恨?”

    萧如一奇:“噢?”

    纵曾亲密如她,也是少有机会听文翰林吐露心事的,不由问道:“是哪三件?”

    文翰林淡淡道:“我第一恨,是错生于文府。”

    萧如一奇,“为什么?”

    文翰林一抚膝,慨然道:“我也算自许甚高之人,但江南文府,家门清贵,清华家声,所历已过百年。人材久盛,偏我(身shēn)为正宗长子,如生在别家,以我才调,自可超出前辈,令宗族一振,更不说令旁人夸羡、后代景仰了。但我偏偏生在文府之中,不是我炫耀家门,你也知道,我们家,文武两途,功名举业,连求仙学道,青楼游幸,各式各样的人材,都已数不胜数,要想超出前辈,一振一已面目,实是太难太难了。”

    萧如便叹了口气,她知他所说的乃是实话。不说别的,只是令祖文昭公,怕就是他终生无法逾越的一道屏障。

    文翰林继续道:“第二恨,我是恨袁老大,上天偏将我与他生在同时。这十年,我文翰林文难以高举入朝、以居廊庙,武不能江湖振作、一逞独步,俱是拜他所赐。”

    他忽仰尽一杯酒,叹道:“恨啊!恨啊!”

    萧如面上不由就浮起了一丝同(情qíng)之色。她安慰道:“你的‘袖手刀’与‘淡局百步’,当今江湖,及得上你的人不多了,就是比辰龙只怕也未遑多让。”

    文翰林一摆手:“武功且不去说它——我赢不了他,这是肯定的——但就是势力之斗,我就算赢了他,后人也会评说我倚仗家门优势。对于一个赤手空拳出(身shēn)的人,我如何胜之,最后总未免胜之不武,这已注定是我的二恨了。”

    他垂头凝思了下,才注目向萧如道:“你可知我三恨恨什么吗?”

    萧如一愕,掠掠鬃发,目露疑问。

    文翰林一字一顿的重重的道:“是、你!”

    萧如脸上闪出了一丝苦笑。文翰林已冷冷道:“是你毁了我对自己拥有的所有东西的幸福之感。前两恨我此生尽力,也许还可消除,可这一恨,却只怕要人生长恨水长东了。”

    他的左眼皮忽然一跳,注目秦淮河对面,口中发出一声轻“咦”。

    原来骆寒正策驼试着向南首树林冲去。但只冲了数百步,车骑回折,就重又把他截下——他已被迫向东兜转。

    萧如于其神色间就已察知其意。南首有伏,她心中一阵惊凛:原来文翰林今(日rì)不仅只是观局,他已布好棋子,要倾力出手。她面上却神色不露,淡笑道:“翰林,今夜观局之人即然不少,咱们如此两人小酌闲坐,却把别人都晾着喝这北风,未免太过小气了吧?”

    ——既然来的都已来了,不如让她直接面对。

    文翰林大笑击掌:“不错不错,反正这几个客人你迟早要见的。”

    然后他忽站起(身shēn),冲坡上叫道:“辛兄,严兄,钟宜人,三位下来共饮一杯如何?”

    坡顶一静,然后一个男音道:“恭敬不如从命。”

    只听步声囊囊,坡上三人已鱼贯而下。

    文翰林又冲左手山林望了望,暗皱了下眉,似也判断不清那人是否在那里。口里呼道:“金兄,何妨过来一坐?”

    左边密林之中寂然无声,半晌,文翰林都以为自己喊错方向了,才听一个怪怪的声音道:“也好。”

    那人似只粗通汉语,声音怪异,萧如唇角微撇——为了今(日rì)之事,连一向传闻的北朝高手也来与会,秦相与文府为了剿除辕门势力,真可谓不择手段了。

    只见门口人影一晃,先进来了三个人。一个是瘦高男子,另一个矮矮壮壮,最后一个却是个女子。那落在最后的妇人神色端然谨肃,想来就是所谓‘钟宜人’了。‘宜人’原是朝廷对有品官吏之妻赠与的封号,难道这女子的夫君曾是朝中五品官吏?

    萧如正自打量,文翰林已肃手让客,对她介绍道:“阿如,这三位你可能都没有见过,但想来久已熟知他三位的大号,那在江湖中,可称得上叮当响响叮当了。这三位就是苏北庾不信庾兄所创‘落柘盟’中的三大祭酒,江湖人称‘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的三位是也。”

    那三人并不入他们这一席,却于旁边被钉在地上的一张粗木桌边坐下了,意态间虽与文翰林有所合谋,却仍自成一脉。

    只那矮矮壮壮之人咧嘴一笑,其余两个并不开口。萧如仔细打量着那三人,似是要在他们动静之间看出他们的虚实。

    说话间,门口已又走进一人,文翰林对他似更为在意,侧手一让,道:“这位就是金兄。”

    只见那人打扮穿着虽如南人常服,但鼻眼眉目,却与中原人士颇异。文翰林又冲那四人道:“这位就是名驰江南、‘江船九姓’中以识见技艺传名一时的金陵萧女史了。”

    “落柘盟”三人微微点头。那“金兄”却似惊于萧如如此艳色,开口道:“江船九姓?那是什么名号。”

    他似不是汉人,一口汉话驳杂不纯。文翰林却也不对他解释,含笑肃手让他入座。

    萧如却忽面色一冷,冷冷道:“金兄可是从北边来?”

    那金姓人一点头。萧如却看了文翰林一眼,那一眼有轻忽也有怒意,然后只见她面上已怆然变色,拂袖而起。那金姓人本是才才坐下,她一站起,袖子一带,一下就拂落了一只瓷杯,那杯中犹有残酒,直向那金姓人膝上泼去。那人却不慌不乱,伸手反腕一接,竟是极高明的手法——他手并没向那杯子迎去,却似于掌心发出一股吸劲,要把那杯子吸入掌内。没想杯子落得看似无意,却实蓄了巧劲儿,轻轻一旋,几乎已脱出那人控制。那人‘咦’了一声,手腕再动,杯子就如受大力,再次向他掌中投去。就在他将接未接住之时,那只杯却适时忽然爆了开来,砰然一烈,酒水(欲yù)溅。萧如所修‘十沙堤’心法论内劲并不如何强悍可畏,但其中的兜转曲折,前劲后力,却层次分明,大是特异。那人面色微惊,一只手不收,却见他面上气色忽暗金一灿,一只手竟似大了许多,竟闪电一伸,把一只就要爆裂开的杯子当场捏住,那杯子登时被他纹丝合缝地捏在了一起,里面将溅的酒水竟然一滴未漏。

    果然好功夫!萧如已变色道:“果然是‘摔碑锁腕缠金手’,翰林,你真出息了!对付袁辰龙我不恼你,毕竟那是你们男儿之事,人生百年,谁不会做一些无谓之斗?可连北地‘金张门’高手你都勾引来了,你也算……无所不用其极!”

    她本一向清婉,但这一发作起来,也真有鱼龙惊变、山呼海雨之怒。落柘盟三大祭酒神色微变,文翰林才待开口。萧如已变色叫道:“我倒也不管什么家国之恨,可我父我祖俱是于金兵渡江之时丧(身shēn)于‘金张门’围攻之手。他是那一个?金(日rì)殚?金蝉飞?嘿嘿,——就是你所说的金(日rì)殚吧?‘金张门’擅‘摔碑锁腕缠金手’的目前要数他了。如此恶徒,我萧如怎能与之同席!”

    她忽一拂袖,袖风飘起,沛然柔宕,,那满席碟盏就被她一扫而落。她适才说话极快,落拓盟三人虽听得清清楚楚,那金(日rì)殚于汉话本半通不通,正在愕然间,就见一桌菜肴已被这不知如何突而发怒的女子拂落于地。却于这时,只听对岸一声长啸——骆寒终得空隙,直向南首树林冲去!

    众人也没想到,萧如就于这时(身shēn)影一展,已出棚外。她原精擅承自六朝的江湖久已绝踪的‘十沙堤’心法,这一跃之式极为曼妙,轻轻一纵就已纵上了草寮之顶。然后她忽一拂袖,那男子式样的长衫袖中有一根丈许长的绿绸彩带就忽随风扬起。众人不知她要做什么,只觉她的动作曼然随意,似是随便的拂袖倚栏一般,可袖中飞舞而出的那根绸带竟在风中柔宛直上,虽轻袅柔弱,却直飘扬至高及丈许。那绸带上似早涂了磷脂,那磷脂一沾北风,就乍然一亮,映得那数尺长福竟碧光荧澈,灿然亮丽,在这茅寮顶挡住的火把光下显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钟宜人惊道:“幽兰露,如啼眼。”

    所谓“幽兰露,如啼眼”是江船九姓中萧姓一门所自研的燃磷传讯之物,想来百丈外的对岸都可以看见。

    文翰林一怒:“你居然……还如此报讯。看来倒不愧袁老大派了你来!”

    他一拂袖,(身shēn)子已扶摇而上,直抓向那绸带。

    萧如那绸带却已收缩如意,避过他的一抓,竟已返折袖内,她口里已长啸道:“南首有伏。”

    江风很大,她声音飘((荡dàng)dàng),不知可能及达对岸,但绸招上的磷光一灿,对岸想已看见,果见对岸‘长车’略微一顿,石燃似传了什么戒备的命令。文翰林此时再做何举动都已无及。萧如这才松了口气,好整以暇地竟在茅寮顶坐了下来,淡笑道:“翰林,寮下我已羞与同席。你今夜准备得可真够精细呀,如果能,你就仗着那北方蛮子之力把我萧某也留下来好了。”

    她声音清凛,里面有一种说出不的鄙视。

    只听她静静道:“你伏就的驱骆吞袁,渔人得利之局,只怕骆寒也不会那么轻易为你得逞。”

    文翰林冷笑道:“好,没想那骆寒倒不傻。我本想还能让他再拖‘长车’小半个更次,才能脱(身shēn),引那‘长车’入南首树林之伏。没想他这时已先看了出来。不过这又如何?‘斩车’之计不过提早发动罢了。”

    萧如在草棚顶发飞袖舞,宛(欲yù)乘风,含笑道:“骆寒岂是轻易遭人利用之人。如你当他全无心机,那可就错了,他劫镖银,杀缇骑,嫁祸耿苍怀,辗转过千里,可不是一个全无心机的人做的。”

    她口中轻笑,心下可不轻松,暗想:原来文翰林连今夜计划的名字都如此直截:直名‘斩车’!那么今夜,文府定是决难善罢了。

    今夜——本是辕门伏击骆寒做就的一个局。但焉知螳唧捕蝉,黄雀在后,局外有局。看来这也是文府潜忍多年后苦心筹谋、倾力一发,要摧毁‘长车’、破败辕门的一个局!

    她望向东首城中——

    辰龙——事变如此,你、还没有脱(身shēn)吗?

    骆寒是在斩断对方二马拉车之(套tào)后才有一隙得以冲出的。长车那本极谨严的阵形被他突袭一击,稍显散乱。他已双腿一夹,不待呼喝,驼儿已明他之意,放蹄向南首树林方向直冲而去。骆寒却忽(身shēn)子向后一仰,平躺在了那驼背上,一支弧剑挡尽(射shè)向他人驼的箭矢。可长车一乱之下,已经重整,在石燃、米俨与常青的督率下,依旧分左、中、右三路,向骆寒疾追而至。

    就在这时,石燃望见对岸有绿帜一招,立即向米俨喝道:“南首有伏。”

    他曾见文翰林出现在草寮之中,已料定是文府之伏。米俨在车上一回首,问道:“如姊可遇险?”

    石燃也料不定文家今夜是否已打定主意和辕门翻脸。稍一寻思,叫道:“拿下眼前之人再说。”

    米俨、常青便不答话,急向骆寒追去。

    此处虽距那树林虽犹有数百步,但驼车俱快,转眼即至。只要一入林中,车战不便,长车之优势必然转眼消逝过半。

    石燃心中大急,今(日rì)虽三马同出,却是他统令长车。

    骆寒距树林不足百步时,已追在最当先的石燃忽大叫道:“助我!”

    他车上之士忽一挽两马的(套tào)索,那(套tào)索竟似有弹(性xìng)一般,被他这么猛力一拉,加上两马前冲之势,登时拉满。石燃双足在那(套tào)索上一点,那驭者手一松,借那反弹之势,石燃人已如弹丸般跃起,直扑向距他不足二十余步的骆寒的背后。

    他这蓄势一扑骆寒也不敢小视,反臂出剑,剑影一晃,就向石燃而势迎去。后面数架长车上箭矢齐发。他们这次取准极低,竟是向那驼儿四足(射shè)去。骆寒一揽驼尾,手中剑势不改。依旧向石燃迎去,人却翻(身shēn)一((荡dàng)dàng),揽着驼尾,(身shēn)子一晃,已踢飞了眼看要(射shè)中他驼儿的数支长箭。

    左右二侧却已有数车奔至,车上之人忽一挥手,掷出长索,直向他一人一驼(套tào)来。骆寒方迫退石燃,人已在驼峰上直立而起,两足连踢,一一踢飞那(套tào)索,人与再度纵跃而起的石燃又战在一起。忽又一索又至,他一脚踏住,那掷索之人耐不住那骆驼的冲力,直被拖下车来,惨叫声中,已有车轮从他(身shēn)上辗压而过。

    稍后的米俨也知如骆寒一入林中,只怕如虎添翼,此时不奋力相截,更待何时?他一拍马背,人已飞(身shēn)而起。那面常青也一挥手中双链,却驱座下‘铁马’,以马战之力,((逼bī)bī)迫而至。一时“辕门”三马,同击骆寒。骆寒在驼背上瘦影翻飞,如踏平地。他时立时卧、或俯或仰,卧时头靠驼颈、翻(身shēn)即藏入驼腹,这一(套tào)驼峰出剑,千劫百变,却是骑战之术,在他手中竟极为熟顺。但石、米、常三人之联手之力岂可小觑。他座下驼儿为他三人所累,不由奔腾稍慢,后面‘长车’已渐追及,兜头迎转,把骆寒一人一驼生生隔断距林中不足五十步之外。

    骆寒忽一静,以一招‘虚弧’之术再击退米、石、常三人联手一击,然后忽端坐驼背,目中神光冷然而视。石燃与米俨都是落地而立,一仗双掌,一持长枪,与骆寒冷凝相对。‘铁马’常青却如霹雳般卷上,手中铁链舞得矫若龙蛇。骆寒喝了声:“好!”拨剑反击,立时还以颜色。只听一阵‘叮叮’连声,剑链相交,于瞬间不知已交碰了多少次。‘铁马’常青却暂为退后,暴裂如他,面上却已现出了豆大的汗粒。

    后面的长车已陆续赶上,渐成合围,车声辘辘,长风烈烈,听得人牙根发软。惨淡月华下,只见骆寒左臂上一片暗褐,却是适才于石头城下斗胡不孤与宗令所受之伤这时爆裂开来。骆寒于百忙之中,忽撕下一片衣襟,以牙咬住,裹住左臂之伤。他这一下突然停手裹伤,虽就此右手虚垂、剑悬鞍侧,但米、石、常三人知他出手极快,常能杀手于倾刻,也就不敢轻——何况他们知道这样拖下去,若能合围紧固,反对自己有利。

    骆寒裹伤才毕,却忽弧剑出手,直向石燃掷去。石燃大惊,万料不到他会于此时弃剑!

    那剑挟一抹光弧转瞬即至,他一避居然未避得利落。却是米俨代为援手,长枪一击,直挑那掷来短剑。那剑却恰于此时适时一转,算定了石燃所避方向一般,又向他追击而去。‘铁马’常青忽一声爆喝,手中双链直向那只弧剑砸去……那边骆寒自己(身shēn)形却极怪异地一翻,人就已不见,‘长车’之人只觉他一下似从众人视线中消失了,就在他们一愕之间,骆寒已从那驼儿跨下钻出,自它两条前腿间突然冒起,一跃已跃上了距他不足十余步的隔在他与树林之间的一驾长车车辕之上。米俨长(身shēn)回返,长枪直刺。那车上之人似也没料骆寒会这么忽然冒出,驭手被他伸手一拖人已带离驾座,另一士也被他一抓而伤,踢落于地。车旁执戈之士犹在错愕中,骆寒却已以手控缰,一催那马儿,直向追来的米俨迎去。

    他似极善驭马,那马儿在他手下,前冲之势较在刚才的驾车者手中犹为迅速。米俨长枪一挑,一招‘痛钦黄龙’,力大招沉,凛然而至,要欺骆寒于空手之际。骆寒却一侧(身shēn),避过其锋,伸手一揽枪缨,人已顺势((荡dàng)dàng)了出去。石燃本刚避开他适才所掷‘孤剑’,一跃而起,却正赶上迎上来的骆寒。

    他跃得高,骆寒来势却低。石燃双足一踏,就势向骆寒肩头踏去。骆寒却拼他一踏,只听他肩骨上一声轻响,人却已一手接剑,两指挟住了那眼看要坠地的弧剑之尖,左手手指已点向石燃左足上涌泉大(穴xué)。两人均一声低呼,同时坠落。骆寒落地前忽飞踢那骆驼一足,叫道:“走!”

    那驼儿趁着局面一乱,已一跃向那林中钻去。骆寒背后米俨长抢已至,常青的铁链也呼啸而来。骆寒左手反手一抓,右手剑就已在石燃肩上带过。这一剑伤及筋脉。石燃登时一手如废,但米俨枪转横扫,骆寒胁下受了他一击,只听“咯”的一声,好象肋骨已断了一根。这一击极重,骆寒人似已重伤,被这一势之力,人被打得飞起,竟像是被那一枪扫出了阵外。

    ‘长车’之士齐齐一愣,没想米俨会一击得手,以为骆寒已负重伤,正待追杀。骆寒那被扫出之势本来看着似(身shēn)不由已一般,可在众人一愕之际,他(身shēn)形才出阵外,就单足一点,变跌落之势为疾扑而出,人已向他驼儿扑去。米俨面色一变,喝道:“(射shè)!”

    众矢顿发,骆寒哼了一声,那驼儿也一声低鸣,他一人一驼俱已中箭,但冲势不减,直向那林中卷去。

    石燃喝了一声:“追!”

    ——骆寒已伤,好容易才伤他于一击,且看来伤势不清,他们此时不追,更待何时?已顾不得林中萧如预警之伏,务求毕全功于此役!

    文翰林于山坡上一见长车将入树林,手中杯子就用力一摔,落在地上,声响清脆。

    从坡上到对岸那树林之间的路上,就一迭声的有异声响起,似是把这个摔杯之号迢迢递递地传了开去。

    骆寒所乘的驼儿却是胯上中了一箭,它也知忧急,并不停顿,五十步对它不过是数纵之距,转眼已进了那片树林。那片树林却疏疏密密,疏不掩月,密可藏人。他一人一驼就在那林子里绕起圈子来。骆寒三绕两绕,就已把长车尽带入这片不足两亩的生于凸丘微洼间的树林之中。

    长车奔势果慢,他们战车之利果为树林所限,但也就此把这林中封得个滴水不露。骆寒又兜了两圈,无路可退,他象并不急着要逃一般,反忽回头冲石燃一笑:“你的麻烦来了。”

    石燃一惊,他此时已有发觉。他先预得萧如报警,已知这林中定有埋伏。但他一向轻视江湖豪雄,纵势跨数省如江南文府,他也一向不太入眼,不相信他们真会对“辕门”硬来。只见他将面色一沉,喝道:“林中有伏,米俨,你左向,常兄驻守防敌,余人跟我进击。”

    他一语才落,分布停当,只见骆寒忽长啸而起,直跃向一株白杨的树杪。那白杨生得极高,众人一直未及放眼向那树杪望去,被他(身shēn)形一带,举目一顾,才发觉,那树梢之上,却正有伏兵!

    骆寒见势极准,如他在石头城百丈之外,就已测知胡不孤((操cāo)cāo)阵暗隐之所在。他分明已见出那棵白杨就是这片林中阵眼之所在。他知自己遭人构陷后,虽(情qíng)势危急,却也极快速地做了判断。他今夜本为宗室双歧所约而来,知自己与他们并无深仇。辕门忽现,那分明就是他们走露的消息。但他们决不会无意中要点燃自己与辕门对搏之势,想来必是要借力杀人,那潜伏的就定还有人在!他骆寒岂是好欺之辈,虽拚着负伤,也要把长车带入这树林之中,就是要((逼bī)bī)那潜伏待击之人提前出手,了这他与长车困斗之役。

    他(身shēn)形才拨向那树杪之上,树顶之人就一惊。这树顶果为林中阵眼,顶上埋伏的就是白鹭洲中曾伏击石燃的徽州莫余。今(日rì)‘斩车’之计却是以他为统领,尽率文府精锐,江湖六世家,海南琼崖剑派与蜀中川凉会,俱是久受袁老大压制之人,务求毕功于一役。

    他猛见骆寒忽弃长车对手,直扑向自己,不由大惊。

    骆寒是含忿出剑,他虽迭为辕门所伤,但并不怨忿辕门,江湖争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不过如此。但他痛恨卑鄙(奸jiān)宄如文府已极。这一剑挟忿而出,竟有他适才苦斗长车时也没发出的绚烂的光彩。只听他长喝道:“疾!”

    莫余大袖一扬,人已如大鸟一般在树顶飘忽而起。他起于不意,一剑之下就被骆寒破了他一只罡风大袖,一条伤口由肩及腕,尺许余长,痛得他吸了一口气。

    骆寒却不容他再落(身shēn)树上,从容布局。于空中双足一踢,竟直((逼bī)bī)得莫余不得不落(身shēn)于地。只听骆寒在树顶笑道:“你害我玩了半天,现在,该你们拿出些本事来了吧。”

    莫余才才落地,地上长车知为强仇,已然发动,他无暇答言,已入战局。

    石燃却盯着他“哈哈”“哈哈”了两声:“真是人生何处不相见,只是突晤峥嵘时。莫先生,请了。”

    莫余一咬牙,他适才隐忍不发,只为想多借骆寒之力疲痹敌师。这时主帅亲陷,只有一挥手,喝道:“攻!”

    他“攻”之一字一出,那树杪草丛,木后石巅,只见就有一道道攻击奋起,直袭而至。——文府麾下、‘斩车’之役,已全力激发!

    石燃面色一黯,却是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所料大有错误,——文府人不只已出了手,还是倾力而出。所伏之人竟较‘长车’多出倍余,而且俱是好手。他一咬牙,那坡上萧如与石头城畔胡不孤,是否也已陷入危局?

    骆寒神色一松,知自己所料果然不错。只听一片惨哼响起,有长车的,也有埋伏着的文府之人的。骆寒不再出手,只以小巧功夫带着那驼儿闪避。他在林中连兜连转,适时出手,倒少攻击长车,已把本还暗伏以布陷井的文府埋伏一一引现,引得辕门之人与那文府伏兵正面相对。

    众人这时已无余力挡他。‘长车’与文府,一遭突变,一为久伏,才一碰上,就剑光石火,砰然而震。

    ——石燃虽预知林中有伏,也没想这一入伏敌数之众,点子之硬,远超出他所逆料。更可怕的是敌手早有准备,带的居然有钓枪,还有下绊索,专为缚马而来。只听马嘶连连,一连串的都有马儿被刺杀绊倒的声音。然后车颠辕伏之际,树杪草丛,就有伏兵杀出。石燃与米俨同时色变,冷哼道:“小心,来的有川凉会。”

    他看得极准,辕门曾为蜀中川凉会势力浸张,应镇蜀余介所请,将之驱出川中平原,迫之避入极为苦寒的大小凉山,所以辕门和川凉会可谓无解大仇。文翰林谋定而动,这次他能动用的力量几乎全调上了,力求借骆寒之机一击搏杀去他心腹之患——‘长车’。

    设伏中人还有南海剑派。文翰林算度精细:南海剑派向以剑势诡异见长,世据琼崖,而“川凉”会却是居于川中与大小凉山一带,这两派俱在地形险怪之域,用以林中搏击“长车”,正是以已之长,克敌之短。“长车”一开始还有意追杀络寒,但文府中人分为六支,分为江南“六世家”中人率队。莫余,端木沁阳俱在其中,攻势强悍,不可不全力对敌。

    骆寒眼见已把文府埋伏与‘长车’撩拨于一处,自己反可脱(身shēn)事外。他数旋之后,忽然带住驼,冷注看着场中搏斗。‘长车’此时已无力追杀于他,只剩下三五车骑与他对持,但骆寒双目如冰,那几乘车骑虽百炼成钢,却也不肯冒然出手。

    骆寒忽一拍驼颈,冷声冲莫余道:“你们不那么想参战吗?那这斗事留给你们好了。”

    他(身shēn)子一(挺tǐng),忽驰驼而出,直向林外。犹有长车(欲yù)侍追逐,石燃却已咬唇道:“让他走。”

    他们杀骆寒本就是要遏制文府趁势造乱,如今乱象已逞,那只有直接的斩锋折锐。

    然后凝目莫余,对米俨、常青冷声道:“正点子已经翻牌,那倒不关骆兄的事了,咱们还是把这里了了再说吧。”

    他语虽勇悍,但百辆长车所遭摧折已过三成,余者皆陷苦斗。

    石头城上赵旭忽向赵无量道:“长车遭困?”

    赵无量点点头。他面目萧肃,这本是他一意布就之局,但眼看辕门中伏,不知怎么,心中反有英雄遭困之感。他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只听他静静道:“文家这次果然准备充份。袁老大,袁老大的难题今(日rì)算来了。”

    赵旭望向城下,胡不孤已觉查不对,他本无意参入长车之围,但这时已不能不动。

    赵旭道:“胡不孤要增援?”

    赵无量冷然而笑:“没有谁能增援,——今(日rì)可着头做帽子,每人都有每人的麻烦。”

    赵旭跃跃(欲yù)试道:“大叔爷,咱们可要过江看看?”

    他大叔爷却笑了:“咱们也还有咱们的事……”

    正说着,忽见赵旭目光一凝,抬头望去,只见骆寒正骑着驼儿从那疏林中缓步而出。赵旭松了一口气,辕门、文府,俱不在他一个少年人犹有血(性xìng)的意中,他所在意的倒是这个仅晤一面的的塞外之人。

    他以为他会就此走了——如此一夜,两番伏击,以辕门之强,他能脱(身shēn),已为大幸。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没想骆寒策骑并不快,只缓缓地在那田野平畴上慢行着。北风愈紧了,吹着他一人一驼伤后失血的(身shēn)子,让远观的人都代他觉出有点冷。——秣陵的冬是萧条的,风也是一条一条如巨帚般在大地上扫过,似犁耙一样要在这大地上刮出些深痕来。那风也扫((荡dàng)dàng)着骆寒的单衣瘦体。骆寒衣襟飘((荡dàng)dàng),慢行无声,离背后杀声已经渐去渐远。待走到千余步时,他却忽一声低哨,止住那驼,人却下驼坐了下来。

    远处观局之人不由一寂。只见他就那么落寞的坐着,适才之缠斗苦战、生死决斗对他似已如陈事。那些江湖险斗、势力倾轧,原是缚不住他一颗孤独的心的。只有这长风荒野,——赵旭远远看着,觉得才是他想归(身shēn)偕伴的一场人生。

    他先面色寥落地拨下驼儿胯上之箭,从囊中取出个小布袋,给驼儿上了伤药。那驼儿轻轻低鸣,象并不在意自己之伤,倒催着主人照顾下他自己一般。骆寒看着驼儿,眼中才有些湿润。那长车恶斗并不会让他哭泣,只有这驼儿,会牵动他(情qíng)肠之所在。适才突围,他的腿上也中了一箭。这时他轻轻拨落那箭,那箭原有倒钩,似乎还染有麻药,骆寒只觉一条腿渐渐麻痹。不过这麻意还好,倒让他拨箭少了些疼痛。他注目西北,如远远地把什么东西凝望看起。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他也在想着天上那遥隔难见的两颗星吗。只见他一时裹伤已毕,扬起头,看着这个荒野——他曾多少次独坐荒野呢?在塞外之时,练杯习剑之余,他岂不是夜夜都要这么独对荒野。那是他独返天地之初的一刻。人世荒凉,生人为何?人死为何?得也奚若?失也奚若?这些事他是不太当意的。那他练剑又是为何?

    他似寂寂地在把自己生平中一些最重要的事想起。百年倥偬,所求难达,只有这荒野,是他想将之陪伴留连的了。他轻轻一叹,但今天不一样,这块田野让他感到一阵寒凉又一阵温暖,因为那田野上有血洒过。那是他的血,他知道他的血是为谁流的,那血因为有一个流的因由而让他感到了一点温暖。想到这儿,他的心里就有了一份安然,喉中却忽起放歌之意。

    坡上诸人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就突然坐下。骆寒凝思了下,似是在想要唱一些什么,遥遥地只见他从地上折了个什么,就唇就吹,那却是一片草叶。这却是骆寒独居塞外,为偶尔一破天地岑寂,久已惯于的一项玩耍了。只是这玩耍却不似小孩提时的烂漫,而染有了一份天地间生人的凄凉。那叶子一颤,被他吹得凄厉嘹亮,在这空空的四野里,尖利而出,若有音韵。

    然后,骆寒忽仰声而歌起来:

    我行于野

    渺然有思

    未得君心

    恨意迟迟

    我行城廓

    翘首云飞

    未携君袖

    恨起依稀

    我来临皋

    (日rì)落水激

    未抚君带

    谁与披衣

    我行大道

    形容如逝

    未得君欢

    无语伤悲

    ……

    那歌词句皆短,但尾音极长,似为塞上之音,直如马嘶驼吟。混入在这田野的长风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数里之内颇多知音之人。旁人只觉那骆寒歌中阻滞,萧如在茅寮顶却似听出了那少年不曾明诉的一番心曲。生人啊生人,所求常不可得,所托若明若灭,能抵御这无常而有涯的生的、能证明你曾存在于天野间的究竟有什么呢?有的人累世暗然,却也会偶尔放歌,那歌一破天野的空寂,而想让其听到的人,会听到吗。他听到后,又会做何思解?

    萧如下颏抵膝而坐,虽善歌如她,听了那歌,却也说不出什么了。只觉得那风吹得越来越冷,直要裹挟尽人(身shēn)上那残存的一点(热rè)气去。但那歌却是这寒凉一夜中生者的反抗,为证明自己一场不说骄傲、但毕竟未曾低头的所在。为证明自己一腔(热rè)望,一番感寄,一回相遇,一生枯守。那歌,究竟在唱着什么呢?

    赵无量于城头白发萧驳,胡不孤在城下碎袖苍冷,连文翰林也怔怔一避。这秣陵的冬里,歌起一夜。可歌者(情qíng)怀,难道只有这北风一寄?

    歌完,忽听骆寒锐声道:“辕门伎俩,想非仅此。还有什么第三波伏击,那就来吧!”

    ***

    石燃于林中之战已至酷烈。“长车”伤折之甚仍。他们虽得预警,但事出不意,如非萧如事先报警,只怕袁辰龙所苦心((操cāo)cāo)练就的‘长车’此时所余已无一二。

    文府之人也伤折惨众。但他们蓄势而发,人数较之‘长车’还多了一倍有余。所以‘长车’虽斩杀亦众,但不得解围。

    石燃心中一烈,他是主帅,见局不明,至陷‘长车’于危怠,心下自责,远较他人为甚。他已发觉形势紧急,与米俨、常青长叫通知,命常青戒备,米俨拢好余车于林中最疏落处布阵以待,他自己却带了五架锋骑弃车乘马,纵横突击,拚尽己力也要给自己一方换来喘息之机。

    莫余,端木沁阳,与汝州姚立之三组人马却已盯上了他。他们今夜之图本就是最大的消耗‘长车’的实力。能够根除之当然更好。米俨(身shēn)边人多,伤之颇难,铁马率众备防,也颇为难犯。所以一意要集合兵力,先斩了石燃再说。

    彼此已有白鹭洲所结之恨,何况石燃适才于林外分明为骆寒所重创,此时不杀之,更待何时?

    他莫余与端木泌阳二人迭番向石燃进击,不一时,石燃已满(身shēn)浴血,却纵横驰突,不肯暂避锋锐。他以所余部从不足十一之数,引动对方过半人手,就是以图缓解危局。莫余一双大神挥舞,人影已又跃起。

    石燃凝目对视,要静待他全力一击。

    没想莫余盘旋升至最高处,忽一泄气,(身shēn)子疾泄而下。他这手竟是虚着!

    他已引动石燃注意,就在他一泄之际,出手却是他(身shēn)边的端州端木沁阳与汝洲姚立之。石燃忽觉背后风袭,有暗器招呼。一惊,才知原来南漪三居土也到了,于此万难防备之处也出手夹攻。

    好石燃,忽满含歉意地望了为他驾车之人一眼,那人也是他摩下之士,百战成交,石燃与他目光一对,眼中彼此已有坦((荡dàng)dàng)之意。这一着是弃卒——‘长车’中训练时原有此势。但寻常门派,断难为此,纵主帅(欲yù)为,步卒也不肯。石燃忽一挽他手,将其向后悠出,那兵士略无所惧,竟以(肉ròu)(身shēn)挡住了背后暗袭。石燃双腿已连环踢出,((逼bī)bī)退端木沁阳与汝洲姚立之。

    然后他只听(身shēn)后一声闷哼,知驾车之士已中暗器。他这一着大出意外,莫余却于此时拨地而起,倾力一击。石燃不惜牺牲袍泽,要谋的也就是他的一击。只听他一声大叫,双手“绝户爪”搏命而出,竟不顾莫余横击他双耳的两袖,只一伸颈,莫余的两袖就同时下偏拂在他双肩之上。他肩受重击,都是莫余大袖中所蕴柔狠之劲,石燃并不阻停,却一咬牙,一双虎爪已扣向莫余双肋。

    莫余久已知他悍厉,收腹含腰,要待避过来势,却没想到他已是搏命而搏。石燃愧已无识,已拚却一命也要诛敌主帅,以长车布阵喘息之机。只见双袖之中袖箭齐发,登时有数羽直入莫余(胸xiōng)肋。莫余脸色惨变,哀呼一声,痿然倒地。石燃却回头冲那犹勉力来倒,挡住他后背的兵士说了句:“我为你报仇。”

    说着,他舍(身shēn)一跃,提起‘大佛门’的‘慈悲**’,‘慈悲**’本为少林之外少有的一门佛门心法,本为舍(身shēn)成仁之意。一运之下,可以奋起此(身shēn)余力。石燃一跃劲疾,只一跳就跳至南漪三居士(身shēn)侧,那三人没想他重伤之下犹敢动此刚烈之气。他一双虎爪就已已抓碎了南漪三层土当前一人的喉咙。余下两人大惊,正待出手,却见那死士已合(身shēn)扑来,面色惨厉,他要以重伤无救之躯再助石燃一次。

    那死士(身shēn)子撞向南漪湖余下二居士那风度翩然儒雅的(身shēn)躯,目光却一直望着石燃。他的心神已经散乱,他只想凭这目光告诉石燃一件事:我不怨!虽你以我挡敌,我不怨,咱们当(日rì)同入辕门,所谋本非一已之安,而为天下大事。石燃触他目光,心中一酸,脸上就有两滴泪水滴下。他知这部下临死之望是为了消除他万一得逃死于此役后的悔恨之心。他只轻轻低吟了声:“好兄弟!”

    那人却已撞向余下的南漪二居士。那二人虽(身shēn)在江湖,也是头次陷入这惨烈之局,心中几乎同时后悔——不该、不该参于这袭袁之役的。他二人不由一避。石燃得机,已一腿踢裂了其中一人之肝脾,那人痛呼倒地,另一手袖箭就此悉数打出,全(射shè)进余下一人心口正中,南漪三居士名振徽南,却转瞬间同毙。莫余伤重已极,这时合(身shēn)扑至,石燃却不接不挡,由他一袖尽在(胸xiōng)前,口中一口淤血喷出,如壮士之血,三年凝碧,化为固形般向莫余面上喷去。他一双虎爪却亡命向莫余两腰一挤。

    莫余面色一痛,那一双手从他两腰夹入,狠狠收紧,竟直抓扰到他椎骨。“啪”的一声,莫余(身shēn)子一阵抖动,椎骨已断,但脑中还有意识。他含恨地看着石燃,心中痛悔:绝不该、绝不该以为这小子伤重可欺。

    莫余已然无幸,端木沁阳与姚立之心(情qíng)微乱。石燃(身shēn)后,米俨已结阵而成。他知狐马遇险,人已扑出,大叫道:“老大,速退!”

    石燃飞(身shēn)踢断(身shēn)后围攻麾下车骑的几样兵刃,叫道:“退”。那几个部下应声而退。王饶追击而至,石燃一人断后,奋起伤重之(身shēn),竟又拦下了他们。

    只此一刻,就已足够,他麾下随他阵中冲((荡dàng)dàng),搏死相随的仅余的几个袍泽已退入车阵,只要一入阵中,石燃(情qíng)知,以‘长车’固守之力,起码(情qíng)势已安。他眼看王饶等从他(身shēn)侧跃过,已无力相搏。他自己口里一口气微泄,——他此时虽伤重,但适才出手过悍,斩杀莫余,所以敌人反有意无意地避开他而去。

    他一跃近丈,只要再一跃,就可跃入车阵中箭矢可护的范围。忽觉一剑向自己背后之心脉刺来,他顺手反击,竟是‘大佛掌’。可那一剑之风飘然雅致,石燃脑中一乱,惊觉那一剑竟是如此熟识。他冒龚大佛弟子之名与宣州林家林致相交多年,就是闭着眼也认得出那是一招林家剑法,——小致也来了?石燃不知为何手中杀招招意俱是一顿。他这一击之下,知道剑法犹显稚弱的林致可是万难挡住的。

    可两人对搏,如何缓得?就在石燃一顿的关口,那一剑已中鹄的。这一下石燃是再也撑持不住了,他缓缓而倒,在倒地前却转过了(身shēn),回目望向那刺杀他之人,那人青衣静面,正是林致。

    林致似也没想到一击得手,于此战阵乱局之中,他适才只见石燃的勇悍。他的剑插入石燃之背,他适才分明反击,那一手,他知自己是避不过的,可他为什么、为什么会停手?

    林致怔愕之下,手中之剑都忘了收回,愣愣地被倒地的石燃带得剑尖垂落。林致喃喃道:“我杀了你了?我杀了你了?”

    他出道不久,今夜一开局他就一直暗暗盯着石燃,这却还是他第一次杀人。他话中语意犹有不信。

    石燃一双眼有些悲凉地望着他,口里涌出一口肺血,轻轻道:“是的,你终于杀了我了。”

    林致面色迷茫,他这近月以来蚀骨之恨,被骗之侮终于消散了。那梗压在他心头的似乎永难报复的恨之入骨的人终于将死,可不知怎么,他心中反而没觉一丝轻松,反添悲梗,空空的,空空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悲怆。在这荒林野外,让他只是想哭,抛剑而哭。

    石燃却在倒地前忽一抬手,轻轻拂了下他的脸,轻轻道:“小致,没什么,江湖也就是这样了。我不怨你。”

    四周杀声入耳,是文府在攻长车的车阵,林致只觉那颊脸上的一下轻拂还恍如昨(日rì)。昨(日rì),似乎仅昨(日rì)他还与石燃言笑无忌。是什么,是什么把这一切都偷走了?是这要刮走一切人间温凉的旷野之风吗?他只觉得、只觉得天上那月华恍惚得可恨。而风,把这地上他熟悉的人与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吹走了,把他初入世事的心似乎都吹凉了。

    他缓缓倒退几步,喃喃道:“我杀了你了?我杀了你了?”语意飘忽,但转而又走近几步。他看见石燃似想说话,不由微低了(身shēn),俯耳细听。但四周杂声太乱,风也太大,他听不清,听不清了。

    他慢慢低(身shēn),不由自主地靠近石燃那蠕动的已经失色也几乎无声的唇,石燃的生命在风中已近飘尽,他再说他这一生的最后的几个字。林致只觉心中一阵惨然,他没听清,却又似听清了,他怔怔望月,只觉似有什么把(胸xiōng)口都割开了,而且割切而出的是个好大的洞,让这寒肃肃的北风呼啸而入,一下卷走了他心中的一切。他似就不信石燃就要死了,摸了摸他心口的血。然后,耳中似有骆寒的歌声回响。

    石燃耳中也自复响起这首歌:

    我行大道

    形容如逝

    未得……

    但一切到此为止。歌已渺,人轻逝。然后,风裹挟着他曾生过的魂灵,不知是就此消散,还是梗梗难瞑地呼啸着向一个远方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杯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部 秣陵冬 第三章 短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