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传杯 残章一 悲回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小椴 书名:杯雪
    江宁城外,三四十里远的去处,有一处顺风古渡。自江宁城的大渡口已被军队征用去后,这本一向冷落的顺风古渡似重又找回了往(日rì)的生机,客来舟往,不几年便(热rè)闹繁庶了起来。

    古渡外,有一座和古渡同样年代久远的顺风老庙。庙不算大,但口彩好,凡是路过的客人不由得不会进来烧一束香,讨个一路顺风的口彩,所以这庙四周这几年着实(热rè)闹起来。这本是个月老祠,卖香纸的、卖佛米的、卖灯油的、卖锡铂的……,连同真假古玩,吃食杂要,一概藉着人流繁盛起来。

    但这(热rè)闹也是建立在一片荒凉之上的。四周十里之内,就是因兵戈寥落的水国乡村。江南大地大抵这样——偶尔,你会在水墨长卷中看到一两处金碧浓彩,看到的人往往也耽迷于此,以为家国再兴,繁华梦至,统治者由此指点江山,谈宴游嬉,以为他们真安邦定国了般。但金碧楼台是他们的金碧楼台,淡淡水墨般的饥色则是小民们的颜色。那颜色勾入画卷,蓼汀沙洲、渔樵古渡,在雅人的笔下倒也能勾勒出一种别致的美来。只是当时,其地其民,只怕是宁可不要这种传诵千余载的美的。

    这一(日rì)是十一月初八,传说中月老的生(日rì),正赶上顺风庙会,所以人群格外之盛。

    ※※※

    这时庙里的一处偏(殿diàn)内,正有着一个女子双手合什,在月老像面前很虞诚地低眉跪着。这偏(殿diàn)想来年头久了,梁柱朽蚀,所以一向并不放什么香客进来。

    这偏(殿diàn)里面帐幔低垂,那帐幔上累积着积年的香灰,失去了原本杏黄赤靛的颜色,越显得这偏(殿diàn)里光线极暗。

    ——这本也是佛(殿diàn)的通病。但那暗暗的光影里,跪伏在蒲团上的那个女子的脸庞越发显得静好起来。旧砖老梁,古佛昏灯,倒荫蔽得她的脸颊散发出一股瓷器般的光晕。

    那女子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身shēn)材修长,装饰清简。揉蓝衫子、淡黄绫裙。浅的颜色本不而穿,但穿在她(身shēn)上倒别有种细雅的韵味。那两样颜色在这有些(阴yīn)森的偏(殿diàn)里揉在一起,微微碰撞,如石火轻揉,显出一种说不出的雅嫩柔细。只见她面上眉凝烟水,目横澄波,头上簪了一支珠簪,簪头的珠子在烛光的映衬下显出点细微的幽寒。

    好一时,她才从(身shēn)边一个小女孩儿手里接过束香上在案上,口里低低呢喃了几句,然后才整顿衣裳站起敛容,站起(身shēn)后,又冲着那月老像轻轻一揖,才随着那个小姑娘走入这佛堂后的一个侧室。

    那侧室陈设颇为素净,室内原先有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少年人在等。那少年人宽肩厚背,颇给人一种踏实之感。那女子笑呼了一声“小舍”。原来这少年他姓米名俨,小名小舍儿。辕门之中,数他与这女子最为交好,(情qíng)若姐弟。若单看他平平常常的容样,只怕无人会想到他就是赫有名的“辕门七马”中的“羽马”——“铁羽飞狐骠龙豹,无人控辔已难高魁”。只听他笑道:“如姊,愿许完了?”

    那女子点点头——她却是“江船九姓”中萧姓一门的萧如。九姓中的萧姓原出于南朝时萧梁王室,算是帝室之胄。所谓“宗室双歧名士草,江船人姓美人麻”,之所以两句并提,就是为这两句中所道及人物虽人在江湖,但祖上却均出于前朝皇室。宗室双歧赵无量赵无极原为宗室子弟,不必多说,这九姓则分为刘、陈、萧、李、石、柴、王、谢、钱,却为十五支帝室之裔。要把他们来历一一数清来可就长了,大抵归溯于南朝时的南齐、南梁、南宋、南陈与五代十国时的后汉、南汉、北汉、后唐、南唐、后晋、后周、闽、前蜀、后蜀与吴越。因为颇有重姓,一共为十五支帝王宗室的后裔。

    却听萧如道:“你怎么会落脚在这个庙里?”

    那少年道:“近来风紧,我们七马中人在江湖中屡屡遭人伏击,我虽在刘琦帐下,但局势险恶,七马中很有几个兄弟已有(身shēn)份败露之虞。这个庙的主持俗家(身shēn)份原是我的叔祖,所以我就暂时隐(身shēn)在这里了。怎么,如姊以前来过这庙?”

    萧如一笑:“我和你们袁老大当年就是在这儿相遇的。”

    米俨微微一愕,他知萧如是自己袁大哥最在意的一个女人,却没想到他们会是相遇于这么一个月老祠。

    ※※※

    原来这一位金陵名媛还有着另一重(身shēn)份,她是——袁老大的女人。那米俨对她似颇为尊敬,不只为她是袁老大在江南一地唯一的一个红粉知已,而且为了她本人。不说别的,单就萧如一(身shēn)苦修的‘十沙堤’心法在江湖中就足以与一等健者一较长短。他一向敬佩大哥,自然也就视萧如如嫂。只听萧如叹道:“这么说,文家人果不甘雌伏(日rì)久,要就此出手了?”

    米俨的面上就浮起了一丝忿色:“不错,据说毕结还搞了个什么‘江南峰会’,与会的都是长江南北一带有名的名门旧族,还有一干湖中海上的巨寇悍匪,当年俱受大哥压制,而今他们倒拧成一股绳了。我听到消息说石老六上月在白鹭洲中伏,是徽州莫家莫余出的手,如不是耿苍怀意外相助,几乎(身shēn)死。如姊知道,袁大哥这些年颇得罪了一些人,如今他们得了机会,上上下下一齐筹划,在朝在野也只怕有不少人正嫌大哥碍眼。‘双车’正遭秦相暗构,被牵扯入闽南乱局,不得回援;我们‘七马’也时时有虞肘腋之变——文府外盟时时窥伺,务求杀尽辕门七马,我也是不得不小心的;官面上袁大哥手下的缇骑中人被万俟呙以种种事故牵制难动;而龙虎山上三大鬼当年为大哥一赌之诺,须得相助,但又为骆寒所伤,踪影难现。嘿嘿,这西来一剑,倒当真扰乱了江南之局了。据传宗室双歧赵无量、赵无极两个老头儿也正蠢蠢(欲yù)动。江湖上有一句话已传了开来,道是什么‘一剑东来、相会一袁、秋未冬至、决战江南’。骆寒单人只剑,少与人言,怎么会传出这句话了?还不是有人唇心叵测,故意要搅混水,以谋私(欲yù),弄得宵小耸动,想来个江南局变?”

    他口气里颇为激愤。辕门不同于一般江湖门派,只以实力消长为诉,他们本是要做事的人,但在这腐变的江南,想做为一事,却又是何等艰难。

    萧如叹了口气:“怪道,我快有三月没见到你们袁老大了,他现在怕真称得上焦头烂额,新伤旧疾一起发作。这些年,他规整法纪,((逼bī)bī)迫豪强,确已不知得罪了多少人了。唉——文家的人可不是好相与的,有他们在,这次的变数只怕更大。怎么,文家人这次主事的是谁?”

    米俨极快地看了萧如一眼:“文翰林。”

    萧如目光一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然后她轻轻拂了拂(身shēn)侧茶几上的一点灰尘,静静道:“辰龙他怎么说?”

    米俨面色一凝:“袁大哥说:炮仗是埋在那里的,一牵俱发,想要排尽暗雷只怕拆雷之人会先(身shēn)死无地,所以他不求根除,只求先除引线。”

    这段‘暗雷深渊’的典原出于佛经,萧如一扬头,已诧声道:“他要杀骆寒?”

    米俨面上神气一扬:“不错!袁大哥要杀骆寒。他劫镖银,伤袁二,驱三鬼、辱辕门,如今江南动((荡dàng)dàng)俱由他而起,扬汤止沸,无如釜底抽薪。袁老大说:那汤总是(热rè)的,又不能全泼,好在一向它还差点火候,他现在能作的只是抽掉那根快要把汤烧开了的最重要的一根柴。”

    萧如双唇紧抿,停了一晌,才道:“也只有如此了,这也是无法之法。但——要怎么样才能找到骆寒?”

    米俨摇摇头:“没办法。”

    萧如一扬眉。米俨已道:“我们动用了所有眼线,但他象消失了一样,找不到。我们只知他还在江南,没有回塞外,但就是找他不到。所以袁老大这次才会提师镇江,势迫淮上,((逼bī)bī)之出面。那易杯酒现在淮上新缠上‘金张门’一派的大麻烦,万当不得袁老大的亲(身shēn)((逼bī)bī)迫。原是——苏北庾不信最近也闹得太不象话了,我知他们义军缺银子,但他号称‘义盗’,也不能把手就伸到江南地面。这一带都是朝廷大佬的产业,上一次他们劫了刘尚书的在扬州庄子后,朝中已人人自危,啧有烦言。如姊你知道,袁大哥在朝廷中能获支持,实是为给这帮食利者多少给了一个安稳的局面。袁大哥在朝中如今几乎已与秦相翻脸,是再也不可得罪更多人了。那骆寒即是那易杯酒的朋友,而庾不信又是易杯酒支助的最重要的三支义军中的一支,啸聚苏北,势集淮(阴yīn),力拒山东金兵。袁老大力迫庾不信,一是给他点教训,二是要易敛尝到压力——以借此((逼bī)bī)出骆寒。”

    他顿了一顿:“所以,袁大哥最近曾亲手布置,三击苏北,驱散扬州‘落柘盟’分舵,清高邮湖水寨,又遣缇骑都尉胡森楠驻兵通州,这三下,对庾不信打击已甚。他号称‘盗可盗,非常盗;鸣可鸣,非常鸣’的天下第一‘鸣盗’,但这次也该吃吃苦头了。”

    他口里所云的“鸣盗”却是庾不信高张义帜后自书于总盟大旗上的字句。庾不信出(身shēn)江湖杂派,但自视极高,一(身shēn)艺业已脱寻常江湖高手之所能。宋金对峙之际,曾入五马山义军,啸聚叱咤,威风一世,又为人褊急,行举奋激,他那句话也可视为奋激之语。他自许为盗,又非同常盗,自晦其名,是非为常鸣,可以说是对江南宛弱之风的一种愤反,所以自呼为‘鸣盗’。盟中以鸣镝为号,赏惩威明,倒确也当得上这个字号。他行事之前可不同于一般盗匪,往往自书所要金额送于要劫夺的人府上,才带众前取。他也是条汉子,行事虽异于常轨,但能谋平安,能保黎庶,能胁大户巨室以足自给,易杯酒所支援的三股义军中倒以他需求最少,但事有两面,也就以此他所得罪的人最多,他名声在众人口中也不免毁誉参半。

    萧如上面上有一种暇思之色。这时,却听屋外隐隐有歌声传来,声音清稚,却摇心动耳,端的可听。这偏室在庙中所处位置虽不太深,但院墙阻断,那歌声便只隐隐能闻。萧如雅好音乐,不由侧耳凝听,有一刻,才知那歌声是从庙前空场中传来的。

    ※※※

    江南的冬像一个三十余岁女子洗尽铅华后展露的脸。那些小贩的吆喝声,石板的纹理,水面的觳纹就是她脸上经由岁月先浸露出的初皱,虽不再明妍,但因真实,更增韵致。如果一个家国,一个民族总有由盛而衰的必然历程,这时的宋室王朝和它的子民只怕也就像一个微露疲态的三十余岁的女子。她已懂得了人生的倥偬,掠一掠鬃,该铅华粉黛上场时还要上场,但洗妆之后,总有一股倦衰后的媚态。衰倦也是一种美,成熟的百姓喜欢那种美、喜欢那种世路经过却犹有余温的倦态,虽然也就耽迷于此,难思振作,但难说这不是一种自处的哲念。——这也就是那个时代、那个江宁与那个顺风古渡中熙攘的人群们所共有的一种集体无意识的心态吧?

    庙前的空场里,才只清早,已集聚了不少人,却数东边那颗干枯的大桑树下的三个卖艺的人看起来奇特。那是一个抱着把胡琴的瞎老头,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还有一个三十有余的壮年汉子。那汉子只开场时打了一(套tào)虎虎生风的伏虎拳,把人吸引过来后又在过于簇紧的人群中辟开一片场地,然后、就坐在一张由酒肆借来的长凳上休息了。然后那老者说了一会书,书讲得不错,人群中稀稀零零传起叫好声。然后却听那瞎老头咳了两声,是该他小孙女上场的时候了。他孙女穿了(身shēn)花布衣裤,正是曾出现在困马集雨驿中的小英子。短短两月,她似已多了几分成熟,少女的(身shēn)才难以自扼地在那一(身shēn)花布衣裤里显出些凸凹来。她掠掠鬃发,只听她爷爷先冲众人笑道:“列位,现在由我的小孙女给大家唱个曲子添添兴。”

    说着,他((操cāo)cāo)琴拉了两声,重又整整嗓子道:“说起这曲子,倒也平常,咱们这近半月来已唱了一路,所到之处,唱过之后,倒还能讨两句喝彩。倒不是为了我这小孙女的嗓子好,实是为那真词的却是一位名手,听来大有意思。”说着,回首看了小女孩一眼道:“英子,你唱吧。”

    那小姑娘理理鬃发,等胡琴成调,就开始唱了起来,却是一曲短调《南乡子》。众人听他强调了这词,在场也有不少读过书的,倒忍不住要听听。要知有宋一代,上至官绅,下至黎庶,都绝(爱ài)词曲,只听那小姑娘已开声唱道:

    酒罢已倾颓,

    秋水长天折翼飞。

    莫道风波栖未稳,

    停杯、

    云起江湖一雁咴。

    ……

    她声音本好,唱来时,不知怎么,似还添加了分别样心曲进去。

    ——酒罢已倾颓——她脑子中想起的却是一个伏案而睡的少年的形象。那样的黑衣殷颊,那样的困顿卓厉,俱是她这一生所未曾见。

    ——秋水长天折翼飞——要是以前,她是不懂秋水长天,如此好景,为什么词中要写“折翼而飞”的。但现在,她明白了,在这清丽而秀的江山上,原来还有人事、还有磨折,纵有好心(情qíng),你所能做的,往往也只有折翼而飞而已。折翼以后,还有风波——莫道风波栖未稳——栖息但稳之后,你能如何?只有——‘停杯’吧?——在这张皇失措的人生中,一生中你会有几次停杯?停杯断望,望也就是吩望那——

    云起江湖一雁咴。

    作词的想来不是熟手,词分明有几处平仄未谐,但更增梗挫之致。人群中便有人叫好,击掌和那音节。坐在一边条凳上的那个三十有许的汉子就在一面斗笠下微微抬起眼。——这么个冬天他还戴了个大斗笠,不知是出于什么习惯。那汉子一指在板凳上轻轻叩着,怎么看,他也不像平常卖艺跑江湖的人。

    ※※※

    萧如在屋内隐隐约约把那一曲听完,曲落才一叹道:“好个‘云起江湖一雁咴’。”

    说完,她自己似也有寥落之意,淡淡道:“看来,淮上那人被你们袁老大迫的是真的有些坐不住了。”

    米俨面色一愕,却听萧如道:“我这次来,说起来,有一小半原因就是为风闻有这么一首旧词又被人翻起,又传唱了开来的。”

    米俨更见惊愕,要知,萧如自居谨严,颇有大家旧族之风。她出(身shēn)本为金陵旧族,一向足迹少出金陵,虽然一向关心词曲,但怎么会……就这么闻曲而至,心里不由觉得:她的话里只怕还别有隐(情qíng)。

    只听她对(身shēn)边的那小女孩儿笑道:“水荇,这曲子只怕就和那(日rì)在江中救了你的那个少年人很有些相关了。”

    水荇就是随侍她(身shēn)边的那个小姑娘的名字,这名字倒真也清丽婉媚。她茫然地摇了摇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只听萧如淡笑道:“就是他了,除了他,在这江南地界,骑着一匹骆驼来的可不多。”

    那水荇的脸上就浮起一丝特异的神色——原来,她也就是那(日rì)采石矶边骆寒于江中救出的小女孩。她是采石矶边人,那里有萧如祖上遗下的一处产业田庄,水荇儿与父亲都是她庄中的人,也是萧家的世仆。那(日rì)她为骆寒所救,近(日rì)因为要送一样重要物事,才和她爹爹进了金陵城找到萧如的。萧如当然也就听说了这个渔家女孩儿这一生最特异的经历。——萧家到这一代,人口调零,正派倒只剩萧如一个女子了,只听她叹了口气道:“没想还会遇上他。”

    米俨又一愣,萧如是说她竟然和骆寒曾见过吗?要知骆寒行踪一向少入关中,寻常武林人士几乎都只闻其名未谋其面,更别说一向足迹少出江南之地的萧如了。萧如的面上似浮起了一丝回忆之色,沉吟道:“那一面说起来倒是有些时(日rì)了,细算下,该还是在六年之前吧。”

    米俨并不多问,只听她继续说下去。他知萧如为人,该讲的话你不问她也会自动道来,不该讲的,问也白问。只见萧如的面上忽然浮起了一丝微红,为窗间透进的微光映着,极为妩媚。她不自觉地用一只手轻轻梳理着垂在左肩前的一绺头发,轻声道:“说起来,辰龙也该算是和他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六年之后,如此(情qíng)景竟然又碰上了。”

    米醚心中更奇——骆寒居然和袁老大有过一面之缘?这实在……太离奇了。——只听萧如道:“六年前,那是在扬洲吧。我因一件事和‘江船九姓’中人务必一会,所以就到了那里。”

    她的神色间微现悠远,看来那事对她至关重要,所以回忆起时的神色都不自觉间显得有些郑重。只听她道:“那事说来有些尴尬——那一次的起因是为,我遇到了秦丞相。”

    说到这儿,她唇边微微一笑:“一个女人,特别是颇负丽名的女子,这一生,她(情qíng)愿不(情qíng)愿遇到的的,不知怎么,总是男人——而且多是一些不太平常的男人。”

    她自称‘颇负丽名’,说这四字时倒全无自夸之意,反倒有一分不得已的慨叹。也是,江南之地,如说有哪个人的艳名能冠绝一地,那只怕也只有两人了:临安无过朱妍,金陵唯有萧如。

    只听萧如淡淡道:“我是那年在临安偶会到秦丞相的。那时一开始我还不知是他,那是在‘薛园’之中,一次赏景闲游,偶然得会,当时也不知是谁,事后也没再想,没想……他这么个声名的人,却是个暗白微胖、颇有些书卷气的男子。……承他青目,倒似一眼看上了我,事后还专找人上门找我,想让我进府掌管文笺。”

    她说到这儿摇头一笑,似乎也觉荒唐。倒不是为秦桧那颇糟糕、提起来往往人人切齿的声名,对于她来讲,男人就只是男人,她不关心他们的权谋计算、经国大业、抱负忠(奸jiān)——她出(身shēn)清贵,原于人世间好多争斗都看多了也看淡了,对于她来讲,男人只是男人——只有她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两种男人。

    “——我当然不(情qíng)愿。不说当时我和辰龙已结识有几年了,就是没有,我也不会入他个什么相府的,当那个什么校书。秦相后来想来也打听到了我的一些事,以他的眼线,可能好多事他都会知道,当然也就知道我和辰龙的交往了。据说,他好像还为这事暗示过辰龙。”

    说到这儿,她唇角的笑意略有些鄙薄,似是瞧不起那些无力用自己本(身shēn)的气度赢得一个女子的芳心,却以为天下什么事都可以用权术摆平的男人。只听她道:“辰龙没有和我提过,但可想而知,他是如何嘿然地放下秦相那么一个话题的。好象,他就是从这件事上和秦相开始交恶的。当然这只是导索,他们之间,自有好多不和的本深因素在。那时辰龙还复出不久,为这事,只怕给他的大业添了不少阻碍吧。”

    她面上微见容光一灿,似是很高兴自己给袁辰龙添了这么一点小小的麻烦——原来绝丽如萧如者有些细微的心态和一般女子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她喜欢给亲(爱ài)的人添上那么一点点小麻烦;而‘(爱ài)’之一字又可以将一个女子的容光如此般点灿。是袁老大那默默承担的麻烦让这个女子从他一向宁默的相待中读出了一分(爱ài)意。因为她知,以袁辰龙有脾(性xìng),不会对每一个女子都如此承负的。只听她继续道:“但世上总有好笑之事。那事儿本已就此做罢,秦相虽威压一时,但看了你们老大的面子,还知道我的我的出(身shēn),想来也不好怎样的。没想,一年之后,麻烦没出在他那里,倒出在了也算我侧(身shēn)其中的‘江船九姓’(身shēn)上。”

    她的声音悠悠长长,仿佛说起的是一段别人的故事:“那是六年之前,江湖初定,朝野相安,于是,宫中的就有些不安寂寞了。盛世升平,怎么也要一些歌舞女子来妆点的,这是朝廷贯例。那事在民间倒也算是一件大事,可你们多半不会记得——那就是:朝廷选秀。这对你们男儿算不上什么,可百姓中,所受侵扰,只怕非同一般了。”

    “据说——‘江船九姓’在江湖汉子们口中倒有句口号,道是:‘江船九姓美人麻’,那句想来是说‘江船九姓’中美女如麻。”

    她微微一笑,因为那句话本来并不仅指江船九姓中美女如麻,还有一点相关的意思:萧如的鼻侧微微留有小时出痘时留下的两点淡淡的麻痕,她在‘江船九姓’中(允yǔn)称艳极,那‘江船九姓美人麻’一句原也是指她是‘江船九姓’中第一美女的意思。

    “……只是我再也没想到,九姓中的一些美貌女子,竟也这么耐不住清寒寂寞,倒颇有人对那选秀动上心了。这本倒也没什么,原是——江湖多风雨,寥落自可知。一个人自负红颜之名,若不能一炫于宫(殿diàn)高烛之上,整(日rì)和蓼汀沙渚为伴,倒真委屈了她们了——所以动上些心也不为错。”

    她闲闲道来,如此语气,已是她所肯表露的最大的鄙薄了。“没想九姓中这些自恃的女子,预备选秀,务期一振,到了秦相那一关,却遭了些阻碍。秦桧这人,颇能记恨,居然还记得我这么一个疏服散居的女子,知我同为‘江船九姓’,便有意(阴yīn)阻那些女孩儿入宫。由此,我倒犯了些公忿。‘江船九姓’中不少人发了帖子来,一定要我到扬州走上一趟,和他们见一见面,我也只好去了。”

    说起来——‘江船九姓’虽所宗不一,但祖上师承倒俱为一个名师,那就是曹魏后裔曹清。他是南朝时的一代高手。当(日rì)这个曹王孙可能因为自(身shēn)(身shēn)世之感,尝于梁、陈家国破败之后,救且遗孤,教了些功夫,使之以船为家,浪迹江湖之上,以为不臣之人,这就是‘江船九姓’最早的由来。九姓一门自他以后,他们这门中也就有了一条规矩:如(身shēn)为门中高手,如遇某一王朝宗庙塌毁,社稷变迁,必要设法救其一二遗孤,授以功夫,使其可以漂泊江湖,以承宗祧。所以,这‘江船’一门虽然松散,还是颇有联系的。如果一定要以柬相约,萧如也不便峻拒。

    只听她道:“他们一定要我亲赴临安找秦某说项,说这是门中大事,九姓是否可东山再起,就系于此事了,也系于我一人(身shēn)上。我真不懂,大家当年也都算祖上曾坐拥过天下的,又曾亲历过那些国破家亡的事,怎么还有人这么看不破。但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以力相胁。我去时没作准备,当时‘十沙堤’功夫也未成,就算已成,要我独力对付这么些刘、柴、石、王、谢五姓族人,我怕也有些应付不过来——必竟不好就为这伤人的。我们在竹溪庵说僵了就要动手,他们人多,我力不能敌,只好被他们扣下了。他们明里说我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送我进临安,其实我知道他们暗中已派人向秦相报告了这么个‘好’消息。也知他们(欲yù)就此阿附于秦相一派势力,以期在江湖、朝廷中都有一番振作——九姓中人为时所忌,一向在宋廷不能出仕的,也一向和你们袁老大不和。当时,他们闲来倒常以卫子夫之类的事迹动我心志。卫子夫在有汉一代,以一副容颜贵极一时,千百年后,原来仍有人艳羡。秦相看上他们的怕也是这所谓九姓在江湖中的那些薄薄声名吧。他们各有所图,我这闲人倒要成了一枚棋子了。但当时,我一个人,消息不通,想通知辰龙,信也送不出,实在也没什么好法可想,只有暗暗愁虑而已。”

    她是这样一个女子,就是说起这一生最惨淡、最尴尬无助的时光,也依旧那么淡淡然若无芥蒂。

    “竹溪是个佳处,绿竹清如,溪水潺湲,如果在平时,倒是颇可以小住一段时(日rì)的。无奈我是被软(禁jìn),虽还可以四处走走,但(穴xué)脉被封,倒不能提气聚力了。那几个夜晚,我常常在溪边竹林小坐,想这么一段荒唐的事与这有些荒唐的生,有时想着想着倒真的不由都有些好笑起来,笑得人眼泪都要出来。人生有时真象一场闹剧。就是你自恃清简,自己不愿,也总有人想把你拖入那一场闹剧中的。那一天,我就这么坐在竹溪边,以水浴足,沉思无奈。就在这时,却见小溪那边缓缓走来一头怪模怪样的牲口。天光已暗,先没看清,近了才看见是一头骆驼。那骑骆驼的是个黑衣服的少年,长得相当清致。他来水边饮驼,水中微有些浮冰,冰片很薄,利能割手,他似很(爱ài)那冰,在水边盘桓了很久,以手相捉,全不避寒冷。我那时面上泪迹未干,对他虽好奇,但更多是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也就没多看。水饮罢,他就牵着那骆驼走了。他才走一时,石、刘两家的人就来催((逼bī)bī)我动(身shēn)了。他们……语气颇为恶劣,说秦相那儿他们已经说好了,就等我去面见了。我没答应,但他们已铁了心,象我不答应的话都要出手打我的模样。我虽(性xìng)子孱弱,却也是自惜羽毛的,怎肯就此由他们摆布,眼看又要与他们说僵惹一场羞辱,没想那骑骆驼的少年不知怎么竟没走,他原来已经折回,一直静静地站在暗影的竹丛里,到他们要动手用强时,他才‘吭’了一声。我也是这时才注意到他的存在,心里微惊,知道石家的人是出名的不好说话的。那石家的石廷(性xìng)子最燥,本在我(身shēn)上就有火,听他吭声,就冲他发作道:‘不相干的人都给我滚开去!’”

    “那少年却不怒,只听他平静地道:‘该滚的是你们,让她走。’”

    “他说得很简短,似是不惯和人说话一般。只这么一句,石、柴两家的人面色就变了,他们发作道:‘你是谁?凭什么?’”

    “那少年不答,只微微看着他们笑。——但石家的人岂是好惹的,石廷一拍腰,他腰里挂刀,一拍抽刀,就动上了手。是石、柴两家那六个人先动上了手的,没想,出招之际,却是那少年先发出了剑。那剑光在竹林中漾起,和中原剑法的中正之路竟大有不同:人行诡步,剑走之形,真真怪异非常。那少年似不想伤人,有一会儿,我才听柴家的人惊道:‘骆寒,他是孤剑骆寒!’他口气似十分惊骇。我见他们六人就手上加紧,用上了看家本事,却是这时才想起一些关于骆寒的传说的。……他的剑法,当年腾王阁一会后,早就在九姓之中大大传名。我仔细看了下,他出招可真不依常理,不按规矩。当时我就极为惊诧,心里只有一个感觉:要是辰龙看了,他会怎么说?——他会怎么说呢?”

    她语意迟疑,米俨心知以萧如的见识,说出此语,可见非同小可了。四年前,在她‘十沙堤’内功一派心法已成后,据胡不孤讲,实已堪称为当世巾帼中居于翘楚的第一高手,就是在男子中,以辕门‘双车’之利,虽未名说,看他们的意思,实也把萧如视为当世难得的一个对手。她看骆寒出剑的当(日rì),虽功夫未就,但以她于武学一道久为辕门中人所佩服的广博见识——华胄甚至笑称她为‘武库’,连袁老大有什么疑难都曾向她请教以求触类旁通的——可知她如此的评语该有多高了。

    只听萧如继续道:“他那剑法极为险僻,江湖中走这路子的人可不多,纵成,也难开气象,晋(身shēn)为绝顶高手,可他似乎做到了。只几招,就已败退石、柴二家之人,驱走了他们。赶走他们后,他就问我要到哪里,我说金陵。然后让我上了他那骆驼,送我回家。——说起来,我只怕是江南一带少有的一个乘过骆驼儿的女子了。一路上他话不多,只记得我称了他一次‘少侠’,他闷闷地说了一句‘我不是’,声音极冷,似是很不喜欢那个称呼一般——也无睹于我的存在,我就不敢再这么相呼了。”

    萧如说到此时唇角微皱,隐泛一笑,似是又想起了当(日rì)和骆寒相对的(情qíng)形。她久负丽色,一向被人偷着惯了,所以对那少年视自己如无物颇为奇怪。有一些话,她是不会说的:她当时由此一句对那少年颇为心许——知他确实不是谦虚,他和她一样,怕都是两个不肯为这俗世权名与一些虚幻的概念缚住的人。他不自认为是什么‘侠’,就象她相助袁老大,也不是为了袁老大的那些什么家国大业,只是为了——这、是她的男人;如她暗度:纵外人如何称赞,那骆寒孤剑奋出,重临江南,只怕也不是为了什么家国大义,只是为了一个他的知己而己。只听她顿了会儿又道:“他就这么把我送到了苏南地界。行了两(日rì),那(日rì)路上,我远远看到前路来了几个人,虽隔得远,但我也认得出就是你们袁大哥了。我远远叫了一声‘辰龙’,那少年怔了下,看看远处辰龙骑马的(身shēn)形,疑惑道:‘接你的人来了?’”

    “我当时好兴奋,就点了点头。他淡淡道:‘看来象是个高手,你前路不用担心了,我也可以走了。’”

    “然后他就叫我下了驼,也不等辰龙近前,自顾自上驼就走了,我都来不及谢他一声。——辰龙也是找不见我,见消失了这么多时(日rì),恐怕有事才亲自前来的。这就是我和那骆寒的一段渊源,可能那次他也是送杯子来的——所以我说,他该算得上与辰龙有过遥遥一面的。”

    顿了下,好半晌,才听她寂寂道:“没想,六年过去了,他们重又朝面——竟然却是这种局面。人生如水,勾折翻覆,这世事真是万难逆料的。我这次来,就是听说了那旧曲又被人翻唱出——这么个僻冷别调,会这么被翻出,想来也是别有深意的。我想骆寒也许也就会来,我要见见他,为了往(日rì)渊源,或许,可以就此化解辕门与他的这段恩怨。”

    她话说完后,屋中便显得很寂落。米俨没有开口。萧如心中却在想道:“当(日rì),我想要与辰龙在一起,就有那么多难料的波折。如今,我又想和辰龙一起,真的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以一个八字庚帖慰彼此的百年寂寥。会不会,还要平生波折呢?”

    原来,她是打算在多年之后,终于以一对红烛下嫁与袁辰龙的。想到这儿,她的眼前,似就腾起了一抹红色。那红色来自时时藏在她怀中的一个书着自己生辰的八字庚帖,这帖子一月前还在她采石矶边庄里祠堂的祖先灵位前供着,供了这么多年了,是她叫水荇儿父女专程与她携来的。那怀里的帖子就似一束小火苗似的烫着她的心,象是这惨澹江湖中少有的一点喜意,也是一个女子切切念念可能不为男子们所在意的一点痴愿。

    她是个聪明的女子,这事不愿对人提,心知若(欲yù)如此,波折必多。她不想说,但——那她渴盼的交帖一拜,渴盼的一段红底金字的(爱ài),会如愿以偿吗?会不再横生波折吗?

    会吗?

    这时(殿diàn)外忽有人声,萧如轻轻一皱眉,叹了口气。米俨一愣,要出门去看,萧如叹道:“不用了。”

    米俨站住,萧如道:“不是别人,都是江船九姓中的人,你见了只怕不好。没想他们竟还记着这个(日rì)子。他们,又是为我来的。”

    说到这儿,她的颊上露出了一丝皱纹与苦涩。只听她对水荇淡淡道:“小荇儿,你出去看看,是谁在外面唱那一曲,看他们可有空,我想一见。”

重要声明:小说《杯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部 传杯 残章一 悲回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