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传杯 序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小椴 书名:杯雪
    故老传说,在寥落的夜宇里有两颗星,它们名字叫做参与商。传说中它们是永不相见的:一起黄昏、一现黎明,迢递难期、遥隔汗漫。

    ——在淮水之南有个地名,名字就叫做商城。

    商城是个小城。

    城里的中宵静静的。

    ——易敛出了六安,(欲yù)返淮上,途经于此,便在此歇宿。

    商城的城堞在战火中已被摧毁,此后一直未能重建。城边有池,本是备来灭火的,这时夜暗池黑,疏星淬溅。

    城中人本不多,这时大概都已睡了。白天,都是为这乱世里不易的生存辛苦((操cāo)cāo)持的一天,只有这一睡,是造物对人无多的恩赠吧?人生的碎片枝枝桠桠地扎入梦里,在梦里消融沉寂,被割碎打压的生之**却藉这一睡慢慢复活过来,好让明天可以勉强拼合起一个还算完整的生。

    ——生着去承受那一场场人生中难奈的重复与疲重。

    睡着的人是有福的。

    ※※※

    易敛独自走向郊外。郊外的风吹过山野闲岗,他窸窣的衫拂过淮南的乱石劲草,试着煎洗去心里的那些琐务纷繁。

    ——如果没有这一番沉敛自整的功夫,怕没有人能在这个混乱的世界里图存吧?易敛在淮上浸泡(日rì)久,自觉一天一天下来,自己内心的世界也渐如这乱石劲草般芜杂难平了。好在人生中总还有些什么东西可以将你超拨援引。他在想起一个人——有一种人你于稠人广中一剔眉间就会不由将之遥思悬想,但只有这样的夜,这样的郊外,你单影长衫,处(身shēn)于碎星乱野之间,才会笼统地感觉到他的眉眼。

    夜静静的,易敛衣飘眉止,心若吟哦,一种思绪渐渐已牵入他的一呼一吸之间。

    他从怀中掏出了两个杯子:一只新杯,一个旧盏。他把两只杯子对放于地,仿佛筹划就一副对酌的姿态。

    “两人对酌山花开”——易敛学过画,所坐之处颇有格局,那两个杯子于乱石枯草间这么一放,一句诗就似在杯子间跳了出来:

    两人对酌山花开,

    一杯一杯复一杯。

    ——记忆里彼此也曾就那么举杯相对,记忆里两人于数杯朦胧之后,那山花总会在不管多萧凌的冬野里也会次第烂熳……

    ※※※

    易敛忽眉头一皱,他在地上看到了一个人影。那个人影颇为枯瘦,映在地上的影子淡淡的,恍如飞烟,这是习练‘烟火纵’之术的人在平时也敛不去的异态。易敛一回头,凝目道:“庾兄?”

    那人点点头。来的人正是庾不信,他在一块石头上坐下。他与易敛虽为道义之交,但两人一向各自繁忙,很少有机会见面。庾不信盗匪出(身shēn),于绍兴六年,心伤乱世、忽有所慨,(欲yù)以一(身shēn)功力、一生志业济世助人,独创‘落拓盟’啸聚苏北。他为人侠义,为易敛所资助的三股最大的反金势力中苏北一支当家的首脑,却也是一向所需资助最少的。只听他道:“不好意思,打扰易先生独处了。但事态紧急,我得稼穑兄飞鸽传书,知公子正在返回淮上的路上,便立刻飞马赶了过来。”

    易敛微微一叹,定了定神,细思一下近(日rì)周遭局势,已猜到庾不信来意何在。顿了下,他才问:“袁老大已经对苏北动上手了?”

    庾不信一叹点头。

    他佩服的就是易敛但有所料,无不中的的能力。

    ——易杯酒久已从杜淮山口中得知袁辰龙因不忿骆寒突然出手,扰乱江南之局,引起江湖反乱,故尔提师镇江,势迫淮上,(欲yù)((逼bī)bī)骆寒出面。

    而淮上势力,最靠南与缇骑隔江相望的当属‘落拓盟’了,当然也是他们最先当袁老大的锋镝之所向。

    易敛任由一(身shēn)旧白的衣委地,他的脖颈是微扬的,只听他沉吟道:“淮上之盟无南渡,缇骑之旅不过江——他袁辰龙真的要翻脸吗?”

    庾不信道:“这也怪不得他。自弧剑一现,扰乱他多年苦就之局后,他在江南所受压力必然极重。不只在朝的秦相对他不满,连文府的一干宵小最近也闻风而动。我这次来,就想要向易公子讨教一下——这个乱局咱们该当怎么办。”

    他的话说得极客气。易杯酒微微一笑:“怎么办?我这儿可是再也抽不出人来了。‘十年’‘五更’俱有要务,稼穑先生也已赴襄樊。庾先生,怎么,袁老大这次出手很重吗?他未必真想清除淮上,直面北朝‘金张氏’的存在?”

    北朝‘金张门’最近一直势迫淮上,恼的是淮上几已没有可用的与之相抗的人材。庾不信由此一句就已知易杯酒所受压力之重。

    易敛微笑了下,知道自己无意中的话已加深了庾不信的无力之感,岔开道:“庾兄地近江南,可知‘江船九姓’中最近可有什么动作?”

    庾不信眼中一亮,他见易杯酒一言及此,便知二人原来所思略同。只听他道:“钱老龙‘一言堂’势力犹固,而鄱阳陈王孙还在为整合其余七姓努力。也许我们还有一个机会,就是那个女子……江南文府文翰林与袁老大是有着夺妻之恨的,这趟混水,她一定也会被扯着淌进来。”

    他至此煞住,易敛却一扬眉:宗室双歧名士草,江船九姓美人麻——不错——就是那个女子……江船九姓中还有一个女子,一个风流无俦的女子,一个号称江南第一才女的女子,也是一个活在峰口浪尖的女子。她的容色,她的艺业——就算这些还不足以让她有什么不同,但与文府文翰林指腹为婚、江湖传名的际遇,出(身shēn)于江船九姓的家世,还有,她实是袁老大的女人这一特别的(身shēn)份,就足以翻动整个江湖了。

    易敛在想这个女子的名字。

    她的名字叫——萧如。

    ※※※

    易敛的神色一时沉凝下来。但解这一局,他是否还需要一把极快极锐的剑?

    他忽给对面的盏中斟上了一杯酒,说了一声:“请。”

    这‘请’字却非对庾不信而说——庾不信素不沾酒——易敛望着对面——对面,就是江南,袁老大提师镇江、文府人潜潮暗涌、秦丞相虎距于朝的江南。

    他轻轻吐了一个字:“干。”

    然后他代为举盏,一饮而尽,似乎(胸xiōng)中一点烟尘之气就被那塞外胡杨的木纹里所蕴的质朴之味压断。

    他又给自已斟了一杯,然后回望——(身shēn)后就是淮北,不用回头,他也知“金张门”蓄势久矣。金张孙号称北国当世第一高手,于三年前为北庭厚礼卑词推请复出,他手下高手如金(日rì)殚与金应蝉俱与易敛隔河而望。这是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易敛独居淮上,筹谋粮草,度划供给,以一已之力支撑襄樊楚将军、苏北庾不信、河南梁小哥儿于江淮之间,但让他最感压力的还不是这些繁琐细务,而是最近((逼bī)bī)迫淮上的‘金张’一派。

    照理势已至此,江南局乱,他本该亲(身shēn)南下。但他不敢。

    ——没有人敢在金张孙的虎窥之下轻易离开。

    他举目高岗上之流云,唇纹深陷,尽显苦涩。——三年成一杯,只这一杯他就已劳顿那人不知凡几了,这次还要劳他亲冒艰险,置(身shēn)于不可揣测之危难吗?

    易敛心头一声低叹——他自幼生于倾轧之间,是识得那种辗转谋生于两朝边境之间的小民的苦难的。所有的历史与战乱都由这批奴隶们写就的,但总有人、总有人不甘沉溺于这历史无常的奴役,而(欲yù)求一点自主的所在吧?他望着(身shēn)后酣睡中的商城——如望着这沸反的人间沉睡着中的人们心中那一点梗梗不绝的生之留恋。

    易敛衣袖一拂,执起面前那杯酒——这是他刚收到的那一只崭新的杯子,这一口饮下,就又是三年了。人生中又有几个三年?他当此乱局,腹背受迫,又能何如?他看了那只旧盏一眼,如注目于亲自曾药焙火煎、握过这一只杯的那只淡褐色的手,然后轻轻道:“那我就来托人再代我出这一面。”

    他叹了口气,知道这一只旧盏传出,无论如何都会有人帮他再出一次手的。——夜野岑寂,时值中宵,他抬起头,仰望星空,试着在天上寻找他自幼就听闻的那两颗星——那是、参与商。它们一出黄昏、一起黎明——传说中、这两颗星是永不相见的,他这二十多年的生命中也确实未曾将之同见。——但不见又如何?它们总该知道彼此的存在吧?——不正是参的幽隐反而证实了商的存在?

    有一首歌忽似在易敛心头响起:

    人言欢覆(情qíng),我自未尝见;

    三更开门去,乃见子夜变;

    ……

    千百亿年前就有的参商依旧难以碰面,数十年的生中,真正的朋友,真正可以洗心相对的,又有几面?

    而这一场生,一切看来,遥睇如昨,只是(身shēn)外——

    子夜已变。

重要声明:小说《杯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部 传杯 序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