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宗室双歧 第四章 破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小椴 书名:杯雪
    耿苍怀见那骆驼不断对水嘶鸣,心下纳罕,他跃下沙洲,走到那骆驼(身shēn)边。那骆驼把他盯了一会儿,似认得他。耿苍怀也觉这牲口颇有灵(性xìng)。忽然那骆驼一咬他衣襟,向前拖了一步,然后松开,下水向前泅去。

    耿苍怀急于知道骆寒下落,顾不得衣湿,也跟着下了水。一手挽住那骆驼的尾巴,随它前行。只几步,那骆驼就游向山壁间。——山壁下的水流本急,对平常人来讲横渡是件难事,但如何难得住那骆驼与耿苍怀?天太黑,到了那山壁底下,耿苍怀才发现那山壁间居然有一条石缝,缝不大,仅容一人通过,一股溪流就是从这里注入长江。耿苍怀暗想:不会是骆寒与赵无极一路水战,被赵无极引进这里了吧。这时那骆驼不断低嘶,似示意耿苍怀进去。耿苍怀一看才明白,那石缝过小,而骆驼的前(胸xiōng)太宽,挤进不去。怪不得它在沙洲上焦急万壮。耿苍怀吸一口气,虽知里面只怕也是崎岖艰险,但他一向急人之难,拍拍骆驼颈项,还是一头钻了进去。

    那石缝里水也颇深,又格外凉,虽刚入十一月,已有冰寒彻骨之味。耿苍怀一路上溯,两边石壁多生青苔,滑不留手。直泅了有一里许,前面忽有枝叶遮蔓,虽然在黑夜中,尽是深色黑影,耿苍怀却已猜到要见天了。果然耿苍怀拨开那树丛,就见这条石隙已尽,面前视野一宽,竟是一个山谷。耿苍怀一楞,已觉出赵无极只怕是有意引骆寒到此。才一出水,耿苍怀就觉出谷中有人。他立即屏息静气,借水流的淙淙声向前潜行。沉沉夜色中,只见一块块大石散落谷中,那条水流分成数道从大石间穿过,点微月光下微微泛光,象是几条在暗夜中一闪一闪的缀银细带。

    水击石上,其声清泠。耿苍怀借一块大石掩住(身shēn)形,然后才向谷中打量去。却见这谷颇为奇怪,内宽外窄,成一梨形,而且好象是一个死谷。谷中一块大石挨着一块大石,大的方圆径丈,小的最少也有千余斤重,都散落在这山谷里,漫无规矩,仿佛洪荒之前仙人在这里下的一盘棋,局残时,棋子散乱,仙人已渺,只留下一块块大石让后人震惊。

    然后,耿苍怀才注意到这些大石此刻雾气隐隐,似有章法。仔细一看,却似一个阵图!然后他才看见在外围的一块大石头上,正坐了个黑影,别的看不清,只觉那人衣着短小,头上挽了个小小的髻,已颇散乱,他坐在大石上的姿态也不轻松,而是相当紧张,黑夜中他似没有睁眼,因为耿苍怀也没看到他脸上一对瞳仁的反光,但他的耳朵不断在动,似乎练过“天耳通”的功力——这么黑的夜,原是不需要睁眼了。然后耿苍怀才注意到他双手的十指似在不停地在抖,耿苍怀运足目力仔细看去,却见他那双手不是在抖,而是在掐算。耿苍怀耳尖,已远远听他喃喃道:“阳始于亥,(阴yīn)始于巳。冬至(日rì)在坎,(春chūn)分(日rì)在震;夏至(日rì)在离,秋分(日rì)在兑。四正之卦,卦有六爻,爻主一气。余六十卦,封主六(日rì)七分,八十分(日rì)之七,岁十二月,封以地六,候以天五……”

    只见他口里念念有词,耿苍怀也不知他在念些什么。忽那人一抬头,仰首看天,大叫道:“是时候了”,人已如飞跃起,掩入那大石阵中,先在东首找到一块有半人多高的石头,向东推了有二尺,然后,连翻带转、(身shēn)形连动,又一连翻动了数十块小石头。他也似在赶时间一般,生怕慢了一瞬。耿苍怀已明白这是个石阵,他刚才念的话也好似有一些出自《周易》。耿苍怀虽略读过两本书,但《易》理艰深,对之望而生畏,也就从未想去读过。这时见这大石阵及那人的作为,似是这石阵排布分明要上干天象、下得地利、加上那一人的人谋——坐在大石上的筹算,才能成形,其中繁复惊人,只怕威力非小。耿苍怀心里暗戒:自己可不要陷(身shēn)在这石阵中了。他从来行走江湖,却也没见过这么大的石阵,于五行数术之学更觉得迷离恍忽。只见那阵内有些大石头之大,怕不有好几万斤,看那人搬那几块小石头已累得气喘吁吁,想来那大石也不会是他布的,必是天生如此。但其中有些大石摆放之奇,匪夷所思,只怕也非天成,必为人为,看来定有前代奇人于此布阵,只不知是何等高智大德,才能布出这么一个百灾万变、气象独具之石阵来。

    耿苍怀忽一拍头,想起石燃似提起过“破阵图”三字,难道这里就是传说在的大石坡?他想起从小学艺时就在师父口中听到过一句口号,叫——“大石坡上大石翁,多少英雄困其中;大石坡上大石响,但见仲(春chūn)草木长;大石坡上乱石流,一代才人不自由;大石坡上语如钟,廿九高手逝随风……”——难道这里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遗迹?

    ——相传本朝伊始,太宗年间,天下已定,武林中却出了一位不世出的英雄,他名叫归有宗,字必得,少具夙慧,长逢机缘,修为勤苦,巧合连连,竟成为一位绝顶高手。后来,因缘即遇,他与太宗皇帝偶然邂逅,一见心许,此后两人私交甚笃。虽然一在庙堂,一在草野,一贵一逸,却不以(身shēn)份见疏。

    一(日rì),归有宗见太宗皇帝面含忧色,不由问其原因。太宗皇帝答道:“此时天下虽定,但朝廷之上、拥兵者重,草野之中、也不乏英雄。朕颇识武技,虽不如贤弟精擅,但也觉天下之大,豪杰倍出,得此更是如虎添翼。所谓兵者为凶器,此辈岂肯尽都雌伏而终?他(日rì)必为天下祸乱之始。何况此时天下虽定,民心未安,中原疲弊,怎再(禁jìn)得住这一场乱象?我(日rì)夜忧虑,正是为此。”

    归有宗是一位大豪杰,当时大笑道:“皇上,我看你太多虑了。朝廷之上,有你坐镇,谁敢反覆?至于江湖之中,还有我在,也不信他们能翻出天去。”

    太宗答道:“唉,有你我在,自然还好说,但到了子孙辈呢?我赵家之后,都是生长于承平,他们到时怎镇压得住?至于江湖之中,你也不能长命百岁,何况你又不肯收徒,即使收徒,也不知徒儿佳否?待你我百年之后,天下更当如何?如有变乱,苍生又苦了。”

    归有宗闻言动容。据闻那位前辈于是发愿,即然兵者为凶器,他就要销尽天下之兵!他说到做到,与太宗相约,各理一摊。其后太宗创立府兵制,削尽天下兵权,倒置干戈、覆以虎皮;放马南山,不复输积。而那位前辈也穷三年之力,于长江之滨一处秘谷中,寻得大石坡一址,依洪荒遗迹,殚精竭虑,布成一阵,然后柬约天下名门大派武学高手,以及草野中奇人异士,共得二十九名,尽困于此大石阵中。故老相传,这二十九人,竟无一人得脱,所以本朝武技,虽承汉唐,却远逊昔(日rì)。虽间或有一二高手涌出,却也是灿烂一时,难成大观了。

    ——思念到此,耿苍怀心中一叹,难道这就是大石坡?否则、凭赵无极之力,也布不出如此豪((荡dàng)dàng)大气、可困天下英雄于尺寸之间的大阵。加之他是宋室子孙,也是该知道这长江之滨有此一阵的——耿苍怀已认出那短鬓老儿正是赵无极。他凝目细看,倒要看看这大石坡上之乱石阵有何妙处,竟能困住二十九位高手,其中还有一位就是耿苍怀这一门的祖师爷古山公。耿苍怀艺出嵩阳,但只是记名弟子,古山公正是在国朝之初曾让嵩阳一派辉煌一时的高手,至今嵩阳势微之后,提起来还可让嵩阳六阳门弟子扬眉吐气一下。耿苍怀入门之后,就觉本门武技七零八落,若不是他细思精练,加以自悟,断断到不了今(日rì)之境。如今他艺已大成,不由更关心本朝武艺源流。——闲话少提,只见这大石坡上大石阵,分明以大石为经纬,但布局巧妙,其间关窍之处,只怕却在那些虽也颇重、但一个高手还可推得动的足有半人高的小石头上。那些小石头散落在一块块大石中,石上颇有摩娑后的痕迹,耿苍怀不远就有一块,想来当(日rì)归有宗前辈阵成之后也曾排练辛苦。他这里想着,却见赵无极已经收手,重又回到他坐的那块大石上——那块大石位置奇特,虽不是最高,却可俯瞰全阵,只听赵无极喃喃道:“还好,总算在丑时三刻以前挪完了。”

    耿苍怀向他改动好的阵中看去,果然气象又是一变,黑影幢幢、杀机无限。忽听一个清锐的声音道:“赵老儿,你以为凭这堆石头当真就可困我七天吗?”

    赵无极额头一皱,——他已是焦头烂额。那(日rì),他把骆寒引入此阵,满有把握,纵使他一剑锋利,但只要一入这阵中,凭阵中的森然万象,保证不是他短短一剑对付得了的,自己还不是想困他几天就是几天。

    可结局却大大出乎他的预料——这阵的威力当然在布阵之人。此阵处界无传,他也是出(身shēn)皇室,又有志向武,才有所闻。幼年时于大内“琅琊阁”中得了此阵秘图,大感兴趣,就抄录了一份。靖康乱后,他久住江边,想起幼时所闻,才得以加意访探而得。然后穷十年心智,才对其中机窍运行有所心得。骆寒弧剑虽利,但不信他对付得了归有宗这等大宗师穷三年之力布得、如今又有自己这深通“易书”“洛纬”的高手坐阵的大石坡上乱阵图。据传归有宗当年布得此阵后,也极为兴奋,在一块大石上刻道:“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yīn)阳为宏兮,万物为铜。”心中得意,由此可见。他短短几句铭文,要炼的就是天下高手的精魂。

    那块石头现在就在阵的正中,也就是距骆寒立(身shēn)所在不足三尺之处。骆寒正在那里负手沉思。自己固然及不上归有宗,但那骆寒也必及不上前朝那二十九位高手。只听骆寒清啸道:“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yīn)阳为宏兮?万物为铜?”

    ——一样的话了在他口中念来就不一样了,句句结尾都已非断论,而是疑问,或云质问!只听他道:“嘿嘿,我却不服!你是赵家后人,果然有皇帝老儿那些个以天下万物为刍狗的臭脾气。但天下之物,都是你说炼得就炼得的?就算你是天地洪炉,且炼炼我这荒僻之乡,化外之民,非金非铜、无所称、无何有之物!”

    说着,只见暗夜中,漾起一道寒光。那剑光是漾起的,潋滟如波光水色,在这暗夜里有一种令人心醉的璀璨。只见大石坡上,风云忽起,骆寒已抓准机窍,向东冲去。他一动(身shēn),赵无极已觉不好,,立即扑出。他坐的位置似去哪儿都方便,所以他虽后动,还是拦在了骆寒前面。只见他从空中拨棍而击,他那棍本长,是太祖‘齐眉’,这凌空一击,加上石阵之威,果非小可。骆寒偏是在气势上不肯输人的,竟敢以二尺短剑,硬接赵无极齐眉之棒!

    只听‘叮’地一声,剑棒相交,声虽不大,却火星一灿。骆寒不是硬接,短剑已顺棍而上,直削向赵无极手背。赵无极左手立时一松,用右手执住棍的另一端,将这头直向骆寒(胸xiōng)口撞去。骆寒虚握住棍头伸手一带,短剑却圈向赵无极咽喉;赵无极一缩头,发髻上的布带却被骆寒剑锋带到,立时削断,一头头发登时披散。他不慌,借机左手又捞住棍头,双手一掰,那棍就见一弯,这一招他在江底曾用过,只不过那时的一式是“矢(射shè)天狼”,这时却成了一式“混沌棍”,然后松手一弹,棍尖挟着一股气流直弹而出。骆寒力弱,当不住他这一棍的弹力,伸手以剑尖向他棍头一点,虽避开,人却已飞退回阵。赵无极长发披散,将适才露了些破绽险些让骆寒逸出的那块石头挪了一小挪,才拄棍抬起头来——微微星光下,他面上皱纹深刻——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只要稍有缝隙,他似都可能随时如水银一般逸出,如果不是这乱阵图,真不知天下还有没有困得住他的东西!自己已尽全力,这两(日rì)多以来的发挥更是超出他平时对这“破阵图”的领悟。但骆寒武功全不依常理,不讲道理,这三(日rì)虽围得他住,但他每一击,都是向赵无极思维悖反、万难逆料之处击来,有数次吓得赵无极一(身shēn)冷汗,偏偏其中似乎包含了不少武学至理,可惜赵无极已无暇参悟。如果不是这大石阵果然大观,常常有赵无极未曾预见之妙用,以他往(日rì)的理解,只怕这时早已被骆寒逸出阵外。围困以来,只头半天赵无极能还稍有闲暇,喝两口自带的小酒,后两天多以来,他就没吃过一口东西。直至此时,他已不知,自己是以石阵困住了骆寒,还是骆寒以此阵拖住了他?

    这时,赵无极脑中不由想起了他从小就面对的太极图中那副“(阴yīn)阳鱼”。两鱼相抱,何者为(阴yīn),何都为阳?《易纬》中说:“反舌有舌,佞人在侧”,自己与骆寒此(情qíng)此景,不就象反舌有舌一句?更象那两尾(阴yīn)阳鱼——是(阴yīn)起于阳,还是阳抱于(阴yīn)?是有是无的反面?还是无为有的全部?赵无极白发萧然,所思及此。

    《易》中有云——“九三,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艰贞无昝,勿恤其孚,于食有福。”

    “《象》(日rì):‘无往不复,天地际也’”

    ——困人者恒自困之?

    ※※※

    赵无极这里沉吟细索,耿苍怀却在想着另外一些事。他不做易理纠缠,却想起一些世务——太祖太宗,与归有宗,俱为一代豪雄,但所作所为——削尽天下之兵,以为安逸;夺净万民之权,以为永固——就真的对了吗?

    他想起有宋以来,从开国至此,就内乱不止,外患无已。都说国乏栋梁,野无才士,但就算是有,如有宋之初,如宋室这般自去其势,朝廷内削尽兵权,江湖内困尽江湖豪雄,尽削天下之兵以求无兵,尽愚天下之民以求无乱,从此天下如废,——以此换来的太平,能长久吗?又是真的太平吗?

    他望向阵中,只见阵中大石星罗棋布、神奇鬼博,骆寒正站在其间,却(身shēn)形削(挺tǐng)——这少年平时看来疲惫,但每遇困境,反现锋芒。大石坡气象万千,却似也淹没不了他的气势。他在沉思,但肩上臂上、剑上眉上,俱有一股这巨阵石图也困不住的奇气别才!他这一站就是数刻,天上启明星起,已过半个时辰,骆寒忽叫道:“赵无极,我明白了,我要破你阵法于卯时初刻——晨光熹微之前!”

    ※※※

    卯时三刻,远处忽传来隐隐鸡啼。赵无极忽又动了起来,他要赶在寅时已尽,阳气初吐之前立刻变阵。只见他步履匆忙,于石阵间盘旋疾走,转眼之间,他已又挪动了十几块大石。然后抬头看看天色,似颇为急迫,又加快了手脚。耿苍怀见他这次的变化,更是精微。适才、赵无极坐于大石上,静默无语,苦苦筹算,看来这次他也是呕血而谋。耿苍怀决定要助那骆寒一臂之力,瞄住赵无极所挪的最外缘的三抉石头,悄悄掩去,他手脚极轻,加上赵无极再未料到阵中还会有别人在,全无发觉,自顾忙他的。悄无声息中,耿苍怀已将其中两块偷偷挪动了半尺。

    耿苍怀也不知自己挪得对不对,这半尺之挪对骆寒有害还是有助,倒是担心自己无意中触发了这阵中更厉害的杀手。只见阵中黑影幢幢,似是没什么变化。此时本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他想起骆寒刚才的话,要破此阵于卯时初刻,不知怎么,手心微微觉得出汗。赵无极手底也已忙完,退回那块大石上,沉默不语。

    三人所等都是同一刻,这一刻对三人来讲意义大不相同。骆寒是志在必得,耿苍怀是坚决援手,赵无极却是感到疲累。想这阵法似是在夜中有些变化自己没想明白,只要抗过了这一刻,也许明天白天,可以过一会消停(日rì)子了。

    ——想来这三人也没想到会有一天在同一处山谷里共望黎明。

    天忽然猛地黑了一黑,然后,微光一露,浸出天际。只听骆寒一声长啸,声惊得数里,一谷内外,夜鸟纷飞,在天上杂鸣不已。然后,一道剑光就随着那微微的晨光涨起,如水银浸地,奇花初胎,绵绵然,泊泊然,颇非骆寒以前的剑意。其势虽慢,却无可阻挡地向阵外渗去。赵无极也一声大叫,抓起齐眉棍,飞跃而起,棍影如织,从天罩下。

    耿苍怀无暇细看他们,沉腰运力,直向第三块石头击去。那石头虽重,却也应声被他推开三尺有余。他犹嫌不够,将后背靠在一块几近万斤的大石上、运尽平生气力,猛地一靠。好耿苍怀,连那万斤大石也被他靠得晃了一晃。然后他就见阵中似乎瞬息一变,石头还是那些石头,不知是不是因为天光的原因,看着却明朗多了,但那块大石太重,马上重新还原,耿苍怀险些有脱力之感,眼前一黑,却觉得阵中局势又是一暗。看来、这阵不就毁就毁得了的!

    这时他听到传来骆寒一声笑,他的剑芒与赵无极的齐眉棍传来一片交击之声。“叮叮叮叮”,赵无极一接之下,才惊觉骆寒出手抢的就是天光乍现那一线之机,那一刻,这阵中似有些破绽。他全力封挡,无奈觉得阵势在他封挡中却晃了一晃,只那一瞬,骆寒连人带剑已随天光逸出阵外。赵无极愣了一愣,见骆寒已跃至一块大石上猛吸了一口气,猛虎出柙,初脱桎梏,赵无极头皮一炸,可不想在这时跟他硬碰上。愣了愣,大笑一声,却向阵心逃去。骆寒恼他三(日rì)之困,这时正以牙还牙,见他举动,不由一愕。这大石阵太过繁复,他也不敢轻易追入。那赵无极已笑道:“骆小朋友,你的剑术悟(性xìng),实在远超小老儿此前所曾逆料——原来我只以为能凭此阵困你最少七(日rì),到时,放不放你还看我的兴趣了,你也不过是能给袁老大找找麻烦而已,如今看来,哈哈、你只怕当是当世少有的和他有对搏之力的人。嘿嘿,我与堂兄此前也曾数次冒险、试图透袁老大入此阵中,谁知他全不上当。如今看来,他没来、不知是他的造化还是我们的造化。我只拖住你三天,但这三天,只怕也足够了。骆小哥儿,咱们回头还会见面。”

    说着,他冲耿苍怀藏(身shēn)处恨恨瞪了一眼:“那块石后却是哪位高人,嘿嘿,以这份功力,现下江南除了袁老大,大概只有耿苍怀一个了。如非得你之助,骆小朋友脱不脱得出此阵还是未定亡数,朋友之德,我赵氏兄弟记住了。”

    说完,他更无多话,跃入水中,顺流而去。

    耿苍怀见他游远,才露出(身shēn)形。骆寒却正在收剑,他的剑无鞘,以一块布包裹,却是藏于衣袖中。他本就瘦,这三天粒米未进,一个小腹更是凹了进去。耿苍怀只见他弯腰在溪流中洗了一把脸,溪水冰凉,让他年青的肌肤绷得更紧。几天水米未进,他淡褐色的肌肤显得有些苍白,但更见精神。耿苍怀一向觉得自己话算少的了,哪知骆寒却更孤僻。他洗完脸就倚在大石上歇了一歇,看来这一战,对他消耗也颇巨大。他在那里等待天明,谷中草木渐渐清晰起来,这是个冬(日rì),原上草,朝露唏((日rì)字旁,打不出),晨光里已带着一抹霜的色彩,清薄寒凉。然后那个少年似是休息完毕,站起(身shēn),吸了口气,跃入水中,返游向江畔。

    耿苍怀跟着他。到那石隙将尽之外,骆寒就撮唇呼啸了一声,石隙外,登时传来一声骆驼的欢鸣。一主一畜两鸣相应,山谷回响,极为欢跃,连耿苍怀听了都暗觉欢喜。转眼间已见沙洲,那骆寒跳出去就与骆驼抱在了一起,虽然他低着头,见不到他表(情qíng),耿苍怀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高兴。

    耿苍怀还想和他说些什么,这时却似乎觉得说不出口了一般。袁老大、缇骑、毕结、白鹭洲、江南武林之乱……所有这一切,这些似乎都和这个少年不在同一个世界。他关心的不是这些。他虽劫镖、杀人,但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似乎都另有一个他自己的世界,就是偶然从别人的世界走过,也一副滴水不进的样子。那他为什么来?

    耿苍怀默默地想,自觉也不知道该怎么走进他那个世界去。

    ※※※

    耿苍怀也没想到,自己会在大石坡外陪这少年整整呆了三天。他虽游侠江湖,风餐露宿,但也很少住在野外。看那骆寒,却似在野外住惯了一般。骆寒这三天,寡言无语,除了偶尔给那头骆驼刷刷毛外,就是睡觉。其实他连觉也睡得不多,大部份时间都是潜入大石坡,独自静坐、看那乱石阵。

    耿苍怀也是好奇这骆寒行径,便也随他一齐去看。只见骆寒就坐在赵无极那(日rì)坐过的大石头上,支颐冥想,一坐就是一整天。他也真耐饿,一天不吃东西是常事。耿苍怀都觉陪不起他。

    耿苍怀头一次见到这大石坡是在暗夜,这接连几天下来,都是难得的好天晴(日rì)。冬(日rì)融融,霜天凛冽,那大石披也就更显出气势雄壮。其一草一木,一沙一石,更俱有洋洋大观之意。骆寒坐在那颗大石上显得人好小。——天地生人,但人重返所出自的天地面前,近观天地的时间,随着年龄的增大却往往越来越少。这些年来,耿苍怀奔走风尘,也少有这独对自然之趣了。耿苍怀看着那个少年,不知怎么就有一种感动。这骆寒无权无名,(胸xiōng)中也无权名,久处塞外,甘于寂寞,观他神色,却能每于万寂无人之处,独返天地之初。穷一已之智,独参造化。就凭着那柄剑、那支手,面对着天地洪炉,造化神工,而求自我之所在,小小年纪,真是难得。

    真的,天地生人,但生人为何?——人生为何?人死为何?——得也奚若?失也奚若?——这些都是耿苍怀年轻时荫动于心里的人生大问题。但社会太大了,耿苍怀自己所治之学、武学,也太浩瀚了,浩如烟海,一入其中,即刻沉湎。好多本初(性xìng)的大问题,都退让于(身shēn)边一些小问题。无需远虑,只有近忧。

    近忧是苦的,但远虑——空空茫茫,无际无涯,宇宙是什么?人是什么?时间是什么?我之所在是什么?所有这些,如洪荒怪兽,令人惊怖。一时,耿苍怀不无悲苦地想起自己和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很好,他应该不怨,无论如何,人都是要在这个社会中生存的,是它给你生存的意义——廉者取名,贪者取钱;细弱小民恋于斗室之温存,雄才大略者(欲yù)博天下之威权;夸富邻儿,色(诱yòu)万乘,俱(欲yù)趁一时之心;下三尺小河儿摸些虾儿,于百尺高楼(淫yín)一妇人,也能算平生之愿;入世取利,避世称贤;践踏万人而得尊荣、谁荣谁辱?独恋虫蚁而号奇僻,为失为得?至于老叟抱瓮、米颠拜石……这世界总会给你一个生存的意义的,只要你——先承认它。

    但那骆寒似乎要都否定了它,他独逸于荒野塞外。有宋一朝,(允yǔn)称教化,但他自居于化外。‘化’是什么?好多人没有想过。耿苍怀自此也才明白为什么骆寒那一剑一利、一击之劲、一跃之疾、一弧之僻,都成人所难挡、已所未见的了——实在为他在武学一道上已走出很远。武学一派,洋洋如横沙瀚海,包容无数;各家各派,各有源流,年深月久,岐义倍出。当年华山派有剑、气之争,少林也不断衣钵之乱,各家各派,求的是一个传道,但那‘道’都是传下来的——前人开基,后人装点,一堂一室,一架一构,都出于众手,纵难说洋洋大观,也实结构纷繁;不说美仑美焕,却也往往都有些机巧独擅。所谓出手,就是拿这一家一派的(套tào)子来罩你,你但有沉迷,无不陷落,就看你的功力高还是他的手段深了。但那骆寒却一剑独逸,抛万般法门于不顾,远溯武学之前。独探源头,当然自得活水,虽然其间之困惑烦难,空虚渺茫更较他人为甚,但、确是做到了所承别传。

    ——其实,在无数江湖人心目中,他所心冀的武学,在浩如烟海的源头,其实也是无门无派的,那是有意识之初,天地鸿蒙,隐约一线。如今千门万派,通向那里的,接在源头的,往往也不过是那么一个点,悟及于此的,万无一二。耿苍怀武学之成,其实是在三十岁时,听了一个文士的话。那文士说,为学如求所成,当寻得语言之前,此言深切,耿苍怀由此而悟,学武如(欲yù)有成,也当返到有招式之前。其实站在源头那儿,才是一片全未开拓的荒原。此处,文武殊途,却可同归。孔孟观之,说:“此地浩瀚,逝者如斯夫,流沙弱水,无定力者,必沉溺无限,为小民细智所未易轻至。”悲悯众生,故言“敬鬼神而远之”,垂五经六艺以教天下,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开万世不易之基,虽有癣疥,终成大德。百千年来,董仲舒,韩愈,一代代大儒,叠房架层,建构人伦,也就是想造一座房子让万民兆姓的思想安于其中,行有常则,动静有止,不致于面对意识荒漠中那难以预料的狂风暴雪而已。

    因为、那空茫真的足以摧残人生存的意义。此外,老聘有老聘之道,庄周有庄周之道,我们后生小辈,但有归心,无不是托庇于其羽翼,才于蜉蝣之生中偶得意义。——就象耿苍怀以剂民利世为已任,以家国之念自我振作,以抗人生之无常、物理之殊异,细细想来,也不过如此。所以他为那骆寒感到感动——不是这少年,他都不会再想起这些了。

    ※※※

    想着、耿苍怀步入阵中。这一堆石头,一经人意发动,竟威力如许,他的心中也自骇异。如今控阵之人已走,石头也就成了只是石头而已。他走至中间那块大石旁,果然上面有一代武圣归有宗刻下的字。耿苍怀抬头望去,铁钩银划,心中不由大起高山仰止之感。只见那块大石,气象独具,石面上,字字俱如拳头大小,刻了一篇文字,引的却是贾谊的《鹏鸟赋》,篇尾注明了出处,——如果不注,耿苍怀也不知是何来历。引的那一段文字却是:

    ……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yīn)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千变万化兮,未始有极。忽然为人兮,何是控搏;化为异物兮,又何足患!……

    言若有(情qíng),忧愤深广,耿苍怀一时都愣住了。一回头,那骆寒还在那块大石上无语静坐。他悟到了什么?耿苍怀也不知。

    到第三天夜里,耿苍怀于睡梦之中,猛然惊醒,却是骆寒纵声高啸,他的啸声也非同常人,清锐嘹唳,出于丹田,返自虚谷,若有形质,直干斗牛光焰。耿苍怀知他必有所得,抬起头,只见满天星宿。天愈黑,星愈明,那一啸却是骆寒这天地的生人之气。这一啸足有盏茶才停,附近村民闻得,恐怕梦中禅谛,如有过路高手听得,更不知当如何惊骇。

    ※※※

    第二天,骆寒便收拾了下行囊,在骆背上的革囊里找了一(套tào)换洗衣服,把浑(身shēn)上下彻底洗了一洗,才重牵着骆驼上路。他似知有耿苍怀同行,不知是否出于礼貌,并不骑上,只牵着那头骆驼步行。耿苍怀也就上路,与他始终有个十来步的距离,两人就这么一路无话,一前一后。行了一(日rì),中午在榆树铺打了个尖,晚上却歇在了石桥。

    石桥镇子好小,——这时他二人已出安微,进入苏南地界。一路走来,已觉口音变化。那少年牵着骆驼行于市集,虽不免怪异,但他和当地百姓却颇合契。虽然语言不通,但连比带划,也让他找到了宿处。小镇的一条青石板路上,有一家‘君安栈’。

    一路上,不少小孩儿追着他的骆驼不放。那骆驼有些不耐,骆寒却似对那些孩子颇为友善。有胆大的孩子不时伸手摸那骆驼一把,然后哄笑一声,自己把自己吓得散开,然后见骆驼与骆寒俱没反应,便又聚上来。那骆驼不时看向骆寒,似不想忍耐,但骆寒面色平静,不作反应,耿苍怀见那牲口眼中便似叹了口气的神(情qíng),默默忍让着那群顽童,顺着他主人,随那些顽童搔扰算了。

    找到“君安栈”,骆寒掏出块碎银子,要了一间房。耿苍怀见他劫镖多多,自己出手可不大方。让他意外的是,这时骆寒却回头冲他一笑,和他说了三天来的头一句话:“我没有多的银了,请不起你,你和我住同一间房吧。”

    耿苍怀一愣,颇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他从来宠辱不惊,这种感觉,自己想来也觉好笑。那客房却只一张(床chuáng),骆寒叫店伙拿门板又搭了一张。他不要被褥,于十一月的江南,也睡光木板,倒也利索。那房间的墙上、四壁都是水浸的印子,斑斑驳驳,各具异形。耿苍怀也没想到自己有一(日rì),会和这孤僻少年共(身shēn)一室。

    两人用过晚饭,那骆寒洗了脸,躺到硬板(床chuáng)上,才跟耿苍怀说了第二句话。这是一句问话——“你找我何事?”

    耿苍怀沉吟了下,才道:“是袁老大托我找你,他想和你一见。”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代人传这么一句话。

    骆寒淡淡道:“我不是叫人传话给他,明年再算吗?”

    耿苍怀一愕:“那我倒不知。”

    骆寒一时便不说话,耿苍怀坐在(床chuáng)帐边,小镇的人歇的早,外面已经很静了。骆寒不说话,耿苍怀象也找不出什么话说,想了想,脱了鞋、合衣就在(床chuáng)上卧下。躺了一时,觉得(身shēn)上庠,才发觉有跳蚤。骆寒不要被子,倒也有道理。耿苍怀伸手捏死了几个,侧目向骆寒那面望去,却见他人似平躺着,其实全(身shēn)只有枕骨和后踵实接在(床chuáng)板上,除这一头一脚外,全(身shēn)笔直悬空,竟和(床chuáng)板相距一线。耿苍怀一骇——还没见过人这么练功的。然后不由失笑,他眼力好,运起目力,就见骆寒全(身shēn)崩得紧紧的,连脸上也是——他那(床chuáng)上也并非没有跳蚤,在他手臂上就有几个。有时就见骆寒眉毛跳了一下,却忍住,那分明是被跳蚤咬了。他露在外面皮肤上已有几个红点。可咬他的那几个跳蚤却苦了,因为骆寒在它们一咬之下,就把皮肤绷紧,竟让它们拨不开嘴。他也真稚气,并不伸手去捉,人与跳蚤就这僵持着。耿苍怀肚中暗笑——自己一把年纪,还没见武林中有这样的“人蚤”大战过。

    又歇了一时,耿苍怀实在忍不住,只有坐了起来。油灯还亮着,耿苍怀见那骆寒已闭上眼似睡着了,就伸指一弹,把油灯弹灭。窗外月光微微浸入,让耿苍怀颇起今夕何夕之感,心里影影地想起了小六儿、还有……聘娘,“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说的就是这样一种时刻的心境吗?他们现在怎样了?有否在念及他?

    夜凉如水,那抹微凉就象耿苍怀心底的思念,象茶中之味,虽淡,却是人心中不可少的一份对生存的依恋。

    良久,骆寒忽然道:“袁老大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原来他还没睡,耿苍怀要答他这个问题,可筹思了好久。他轻易不做答,但有答案就务尽详细。因为,这关乎骆寒与袁老大可能的冲突——也是一个有关生死的问题。

    好在骆寒有耐心等。良久耿苍怀才开口:“他是我毕生仅见的高手。”

    “他今年该有四十六岁了。其实他的出(身shēn)也很苦,半生俱在乱离之中。据说他小时因为家里有一块奇石,被朝廷把他家房子都拆了,为运那块奇石。他一怒之下,行走江湖。拜师习艺,却数度被同门攻讦,也数度被迫破门而出。但他生(性xìng)坚忍,只一手平平常常的“猿公剑”,因为有一字与他姓的语音相合,他居然硬把它磨成了一(套tào)绝世剑法。那剑法我见过,——那时袁辰龙才二十四岁,有才(情qíng),有悟(性xìng)。”

    “但他更有的却是魄力,是坚忍。我与他相识于宣和七年,正是金兵第一次南下之时。那时他武艺未成,但幼弟袁寒亭遭金人掳去,听说他追踪千里,于十万大军中几进几出,数度喋血,还一度重创于金人高手左将军金张孙手下,伤重几死,费时一年零二个月,才从金人手下把弱弟救出。救出后、他更自发愤,渐渐锋芒俱出。‘一剑三星’就是那两年败于他手下的。据说他义气相召,那时聚在他(身shēn)边的已很有几个人,可能那就是现在莫余现在所谓的‘辕门’的前(身shēn)了。”

    “从靖康之难起,我闻说他投入宗泽军中,因个(性xìng)太强,屡进屡退,但功劳显赫。康王渡江时,他位列护扈,其后金兵南上,康王一度辗转海上,以避金兵,其所以幸得(身shēn)全、袁老大及其一支亲兵的护卫可谓是有大功的。可是朝廷初定后,功劳几度遭人冒认,袁老大一时反沉于下僚。而赵构一度因为谗言,还将袁辰龙弃置不用,但他并没闲着,在江湖之中,势力渐张,爪牙初成,羽翼已就。其间他也有几次小小的复出,一是助刘琦来湘西悍匪,一次是为防金人之刺客,还有就是赵构恐惧江湖中人,一直不敢捐弃袁老大不用。加上宗室双岐的存在,让赵构一直离不开袁老大的护卫。直至绍兴八年,地方动乱,他受命重出,整冶缇骑,由此势力张扬,一发而不可收。如今朝廷之消息(情qíng)报,追捕断狱——所有安危大事,他俱得参予,可谓权倾一时了。”

    “那以后,就成了今天这个局面。”耿苍怀说着一叹,他不满袁老大,有时见缇骑残暴,实在恨不能除之而后快。但——他偶然私心忖度:如果把自己放在袁老大的位置,维护这么大一个朝廷,管束好这些巨族豪强,万民百姓,他很怀疑自己会不会比他做得更好,抑或反而进退失矩,弄得天下星散,搞成一团糟?

    耿苍怀叹了口气,政治是脏的,可能因为——人是脏了。虽然这一点耿苍怀不愿承认,但他还是觉得:所有的妥协都是脏的。但无奈的是,从有人以来的生生世世,大家都活在这份脏中,滋滋润润、也委委屈屈地在卑鄙与(阴yīn)谋、牺牲与剥削中生存过来的。

    骆寒静静听着,没有插话。等耿苍怀住口了好一时,才又问:“他的武功怎样?”

    耿苍怀一顿,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这事可不太好评价——人言人殊,每人有每人不同的标准,他不知骆寒的标准是什么,便笑着反问:“据我回想,你好象在江西跟踪过我,看过我出手,你觉得我的武功怎样?”

    骆寒“嗯”了一声,默认了跟踪一事,想了一下才答道:“还好。”

    然后又道:“太规矩了。”

    耿苍怀没想他会这么一答,不由一笑,却听骆寒很认真的继续道:“这样练起来会很累,但的确精深。”

    想了下、骆寒又加了一句:“我没把握胜你。”

    他意犹未尽,看着窗外,却最后加道:“但我也许可以杀你。”

    耿苍怀一愕:杀一人和胜一人是不同的——耿苍怀明白,但他也没想到骆寒会这么说。他不以为忤,反觉得这少年倒坦诚得可(爱ài),也就微微一笑道:“如果照你说的,那就袁老大的功夫可就不太规矩、甚至可以说太不规矩了。”

    眼角扫了一眼骆寒,掠过一丝笑容:“但他练来想来也不会不苦。”——这世上有不苦就可以修来的绝顶武功吗?——你骆寒练得就不苦吗?耿苍怀苦笑着想:只不过每个人以苦为乐的方式不同而已。

    “——袁老大的功夫比我博而且深,可能我超出他的、只是他不似我这愚人般苦练得一‘精’字而已。但他的武功相当霸道。他数入名门,深明一切拳法,几乎于天下武学无所不窥,所以也可以几乎不依规矩出招,其势如狂滔巨浪,大浪孤舟。我只年轻时和他试过(身shēn)手,如今十有余年没再见过,但那时他的武艺,思之仍令人骇然。”

    想了想,耿苍怀又道:“江湖名家,多各有绝技,比如我,凭‘通臂拳’、‘块磊真气’和‘响应神掌’也算薄有声名,可袁老大不同,他所学太多,各家各派之绝学秘技他常常不问出处,只管拿来就用。他又一直忙于世务,没心思整理廓清,所以,没人知道他擅长什么武功,如果可以称之,只有把他的各种拳脚器械前加个‘袁氏’之名,比如,‘袁氏罗汉拳’、‘袁氏太平刀’、‘袁公剑’、‘袁门心法’……吧?”

    “我这一生很少服人,尤其志趣不同不正与谋的人。但如单论武功,提起袁老大三字,我只能说三句评语——佩服、佩服……最后还是佩服。”

    骆寒静静听着,并没有不舒服,也没有觉得耿苍怀有夸大之娟。良久,耿苍怀一叹做结道:“所以我也给你提供不了什么关于他的资料。只听说他最近有一门独创的心法,号称‘忧能伤人’,不知其中奥妙如何。唉,说起来,以袁辰龙的功夫,倒真的到了可以开山立派的地步。只是,他怕无此工夫,有此工夫也无兴趣来做。”

    骆寒一时没有说话,最后才问了一句:“那你觉得,我的功夫如何?”

    耿苍怀想了想,(欲yù)有所言,似是讲不清,又想了想,才道:“不好比,不好比,——我也只见过你一两次出手,轻疾险峻,果非常人所能及,但恕我直言,你的剑法气象不大,出手似还小气了点儿。”

    这一句似正击在骆寒心底,他此后一直无话,让耿苍怀都后悔,是不是话说直了点儿。但也不好改口。实在是于他心底,已把骆寒看成了自己小兄弟一般。只不过,这个小弟的大哥要当起来,可当真难了点儿。

    以后他们又同行了两天。耿苍怀一时左右无事,索(性xìng)缀着骆寒,看他是何行止。只见骆寒一路依旧无话,晚上住宿时,也没再问耿苍怀什么。只是从第二天晚上,耿苍怀于睡梦中忽听到磨剑之声,醒来细听,却是从头上传来。他一睁眼,见同室的骆寒已经不在。他心里好奇,出门一望,见骆寒正坐在房顶,用屋檐之瓦就那月华磨他那柄两尺短剑。

    其后的夜里,耿苍怀觉得,有时,骆寒似是一夜都不睡,或以手指,或以足背,悬在房梁屋檐、或门外大树上,练他的腰功腿劲。耿苍怀见他姿式怪异,也不知他这门功夫的出处,只有暗暗诧异。

    ※※※

    他们这一路还是向东行去,走不了两天,道上已传出袁老大不满骆寒劫镖杀官、剑伤其弟之所为,已率麾下劲士坐镇镇江,势((逼bī)bī)淮上,说骆寒不出,就(欲yù)向镖银的收主易杯酒讨个说法。骆寒行路一直走在江边荒野小路,路乏行人,这些话都是耿苍怀去打听回来的。骆寒听说后,也没说什么,只是落脚不在落在客栈,而是荒野小村的农人家里。因他走的路僻静,他们这一路上倒真没遇上过江湖人物,更无人能知他的行踪,只骆寒每夜磨剑的声音更久更长了些。

    这些(日rì)子来,寒流南侵、渐渐北风凛烈,耿苍怀都觉得衣服单薄了起来。这晚住下,半夜里,耿苍怀就听门外隐有剑风。睁开眼,却见油灯还在骆寒榻边亮着,灯下放了一本发黄的剑式杂谱,是这些天骆寒闲来常看的。耿苍怀走向窗前,从窗缝间向外望去,只见庭院之内,北风之中,骆寒正在舞剑。向上看,天上是肜云朗月,砸在庭中,一院明澈。骆寒剑风劲疾,在嘶嘶北风中猎猎做响,却听骆寒低声吟道:

    昨宵晏起风满堂,

    一室穿厢大风长。

    风于门外瑟寒木,

    一帘扑索子夜长。

    独有一子当西窗,

    恍恍梦醒心茫茫。

    (欲yù)持古卷拥衾看,

    还执一灯影昏黄。

    奈何忽有鸡声起,

    起着夹衣出横廊。

    不为变夜寻星斗,

    只恐心事久低昂。

    我即少年慕磊落,

    谁能教我坦((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

    耿苍怀几乎忍不住直(欲yù)拊掌——好一个“不为变夜寻星斗,只想心事久低昂!我却少年慕磊落,谁能教我坦((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这一种中宵惊起,舞彻中庭的豪(情qíng)耿苍怀已久未曾经。

    第二天骆寒便不辞而走,然后两天之后,耿苍怀就听说,就在袁老大势((逼bī)bī)淮上之(日rì),有个少年牵着骆驼在石头城边长江畔晃了一晃。耿苍怀只觉血脉一张——这世上,还有谁敢如此,独撄袁老大锋镝之所向?

    耿苍怀也一路东行而去,要看看这不可避免的对决是何结果。路上,他看着天上(日rì)渐浓厚的肜云,层层厚积,势压江南。有一场风云激变,只怕也就要发生在江南的这块土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杯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部 宗室双歧 第四章 破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