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凤舞文学网--->

    总而言之,当这位“冲天大将军”发现,自只的(身shēn)体变回了二十多岁、丧失的生命又重新获得之后。--凤-舞-文-学-网--他就定下心,仔细打量起周遭的这个世界来。

    当然,他明白,自己不能再杀人了,没有军队人马在手中,也不能再做皇帝了,不过无所谓,皇帝那玩意儿之前他已经尝到了滋味,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况且能再活过来已是万幸。这些,梁所长事先都和他说清楚了。

    既然活下去已经不成为问题了,按照人这种生物的“习惯”,他开始不自觉地在这个新的世界里,寻找起他感兴趣的东西来。新的世界实在太令人眼花缭乱了,实现人类的途径也陡然间多了很多,好像一时间,有无数条路途铺陈在他的面前……但是那些,黄巢似乎都不是太着迷。

    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一个漂亮女人(身shēn)上。

    这个女人,就是当时还只是个普通博士生的凌局长。

    那是一种心里痒痒的感觉,按照我爸的话来说,小鹏爸爸的“老毛病”又犯了,爸爸说那种老毛病。他自己也曾经有过。

    “是什么毛病?”我问。

    “抢。”他笑眯眯地说,“看到喜欢的,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先伸手把它抢过来再说。怎么,你不肯给?哦,那我就杀了你。

    爸爸的话,让我的脊背无端冒了凉气!

    小鹏爸爸知道,自己不能再以“杀人”来获得想要的东西了,但是他还有别的办法。

    他开始想各种借口接近凌局长,虽然原本他们就非常接近;他用各种办法让凌局长高兴,叫她开心;他能将别人心思揣摩透,让凌局长对他产生兴趣,近而喜欢他……

    他做这一切,简直是驾轻就熟——试问如果没有足够个人魅力,如果不是对人(性xìng)有透彻的了解,他又如何能聚集那么多人来造反、打赢那些战争、甚至获得帝位?

    而另一面,凌局长本(身shēn)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对她而言,“改造对象”一天天有了进步,能够与人友善交流,像现代人那样进入社会……这也是她每(日rì)努力的结果,她一点都没察觉到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问题。--凤-舞-文-学-网--

    我妈说(爱ài)(情qíng)这玩意儿一旦来了。人就瞎了,我爸说不能怪凌局长。那时候她才24岁,除了学校,哪儿都没去过。说白了就是个不经世事的女大学生,天才到了顶也只24岁,学问大那是死的,并不是人生历练。

    在什么都经历过的黄巢面前。涉世未深的女学生根本就不是对手。

    但是时间久了,“唐军”也出现了,他就是凌局长的那个未婚夫。

    那个叫徐仲衡的男孩子,同样也是梁所长的学生,他是凌局长的同学。比她大三岁,俩人在大学里就开始谈恋(爱ài),到了那一年,俩人差不多算是订了婚,房子买了双方家长也见了,就等着明年结婚了。

    他万万没想到,未婚妻会在这个时候变心,转而去(爱ài)一个从唐朝来的草莽。

    其实那时候徐博士并未有确凿的证据,他只觉得女友的表现越来越不对劲:总是在他面前提起史远征(那时候他刚改名字),连说带笑的高兴样子让他不悦,她还经常给他看史远征送给她的小巧木雕,还有漂亮的手工桃木簪,她甚至学了唐代的发式,将那根簪子插了在头发上。有时候她临时取消约会,因为研究所里有事(情qíng),当然那些“事(情qíng)”也是小鹏爸爸想出的诡计……

    他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xìng)。

    最终,徐博士决(允yǔn)直接去找史远征,和他谈清楚。

    那是一场不知该如何定义的谈判。原本徐博士也是“改造”计划的参与人员,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研究者和实验对象的关系。

    但是那个下午,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当史远征傲慢地说,他就是要的到“小涓”时,他俩,立即丧失了因研究关系造成的那条鸿沟。

    他们成了(情qíng)敌。

    我不知道,那一刻徐博士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多少能够猜测到那种错乱与震惊!

    面前这个男人,从一千多年前来现代才不过几个月,尽管表面看上去像个普通的现代青年,但是那双蛮横的眼睛,却毫无遮掩地昭示了他究竟是谁。

    徐博士气得要发狂,他指责史远征不该打凌局长的主意,不仅因为她是他的未婚妻,更因为他这种让人不齿的行为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除了抢人家的,你还会些什么?”,他发狂似的将杯子砸在史远征面前,“王仙芝的手下被你抢去不够。整个大唐都被你抢去还不够,你还要抢我的妻子!”

    徐博士的这番话,我可不拉从爸爸那儿听来的,我爸这人天生就是个说八卦的,我妈常常说他下辈子一定得去当说书先生,所以他讲这一段的时候,那种声(情qíng)并茂的感觉,比我这么干巴巴的阐述,效果强多了。

    听到徐博士砸碎杯子的时候。我不(禁jìn)屏住了呼吸!

    “但是这些话,对小鹏的爸爸可一点效果都没有。”我爸说到这儿的时候,笑起来,“现代人的这种愤怒和道德抨击,对我们这类古人而言,简直如落叶拂肩。”

    我们这类古人……

    这几个字嚼在我的嘴里,好像有千斤重。

    然后,小鹏的爸爸就说,首先。王仙芝那个倒霉蛋的结局和他可没啥关系,其次,如果凌局长真的被他给抢到了手,就说明她真的不归徐博士,而归他。否则,连自己的妻子都看不住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现代博士与古代草莽的第一场对阵,博士铩羽而归。

    爸爸后来说,他能够理解徐博士的愤怒,徐博士是那种在条条框框和各种规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好孩子,他所拥有的那些学问,根本就不足以对付一个“完全不按规矩来”的混蛋。

    爸爸说“混蛋”这个词不是他加上去的,而是小鹏爸爸的自称。

    “不是混蛋又是什么?”小鹏的爸爸和我爸说,“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已经死过一次的盐贩。普通话都说不囫囵,(身shēn)不名……刚被人家救活没多久,居然要去霸占人家的漂亮未婚妻,可不是混蛋行径又是什么呢?小涓那时候,比我在唐朝最小的女儿都还年轻七八岁。”

    对这群经过改造的古人来说,表面的年轻化是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虚假伪装,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究竟活了多久,事实就是:脸可以回到二十岁,但是心,回不去。

    于是很快,全研究所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徐仲衡和史远征闹翻了。

    很滑稽是吧?实验者和实验对象闹翻了。我爸管这个叫做“实验对象的革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终于“平等”了。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