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八八章 越女剑的历史使命

    <---凤舞文学网--->

    如今人虽然都回来了,方无应的事儿可还没个完,特别是凭空多了个孩子,很多手续方面的事(情qíng)需要家长亲自去跑,毕竟女儿不是在医院降生的,出生之前甚至连个准生证都没有,更别提户口了。--凤-舞-文-学-网--

    然而对方无应而言,眼下最重要的一件事却是结婚,搞笑的是,他和苏虹甚至都还没有领证,雷钧曾开玩笑说瑄瑄就是个“非婚生子女”,这要是带着她去领结婚证。人家民政局的保不准怀疑他们是二婚。

    方无应哼哼着说管它二婚三婚,反正闺女是他的。

    不过,他这话还真没说错,瑄瑄这孩子任谁看了,都觉得五官像方无应,小丫头好看极了,又(爱ài)笑。到哪儿都像个明星一样惹人注目。

    后来他们就真的抱着孩子去领了结婚证。

    不过后续上户口什么的,就有些麻烦了,因为他们决定给瑄瑄保留原名,仍然叫她“慕容瑄”。然而鉴于方无应和苏虹的(身shēn)份都十分特殊。所以女儿的这个名字,几经周折才审批了下来。

    小武后来问苏虹,干吗非要坚持让女儿姓慕容。作为一个古人,他很清楚,这么做将会给小女孩今后的人生带来些什么。

    “都叫了两年了,瑄瑄也熟悉这名字了,再改的话,对她不太好。”苏虹这么解释道。

    小武想了想,说:“可是比起今后的麻烦,这一点困难不算什么吧?”

    “那么,那就将是瑄瑄的人生了。”苏虹说,“事实上,无论我和她爸爸怎么回避,也不可能回避她究竟是谁的女儿这个事实。”

    当时她抱着两岁的瑄瑄,表(情qíng)十分诚恳坦然。

    当然,谁也不会多嘴将方无应的真实(身shēn)份告诉这孩子,除非她满了十八岁,可以签署保密协议。

    事(情qíng)却并未就此结束。

    一周之后,勘测结果表示,公元前473年仍然有不正常波动存在,虽然之前坍碍的危险已经消失,但是整体波动依旧没有达到常态指数要求。

    “看来还有咱们没干完的事儿。”雷钧后来在会议上说,“有什么卡着了。”

    那的确很像是有什么卡着了的状况,有问题存在却又不甚严重。

    “事儿没办完。”梁毅说,“我们在那边的事(情qíng)还有未处理完的。”

    “没处理完的?”简柔有些糊涂。“还有什么事儿没处理?”

    李建国倒是慢吞吞开口:“我想起一件来。”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所有人都转向他。

    “队长,你答应过范蠡,五(日rì)就回转去的——结果咱消失了。”李建国看看方无应,“会不会是为了这?”

    方无应恍然大悟,他拿手拍拍额头:“我完全给忘了!”

    小于笑起来:“就因为嫂子回来了,队长啥事儿都丢脑后了。”

    虽然被队员给取笑,方无应却并不以为意,他笑道:“估计为了我食言,范蠡在那头正诅咒咱们呢。”

    “这么说,还得让苏虹过去?”雷钧说着,看看苏虹又看看梁毅。

    梁毅点点头:“很明显,当我们参与到历史里,就必须把那段历史扶持到底。既然冲儿答应过范蠡,看来你们必须践约了。”

    苏虹倒是十分爽快:“没关系,那我就过去一趟。”

    方无应说:“你一个人?要不要我陪着一块儿?我去给范蠡解释解释?”

    “用不着。”她摇头道,“人家找的就是我,我一个人就行了,你留家里看孩子吧。”

    既然事(情qíng)说定,他们就马上行动了起来,当天苏虹在局里做了充分准备,次(日rì)就出发,重返了公元前473年。

    因为是掐着时间过去的,到了越国之后,苏虹稍稍一打听,发现此刻距离他们回现代社会,也不过才一个月。她放下心来,独自一人找去了越王宫。

    到了宫门口,苏虹告诉守卫。她要见范蠡大夫。--凤舞文学网--

    “请通报范大夫,就说南林处女求见。”

    守卫的士兵听见那四个字,眼睛瞪得溜圆!

    苏虹见他这样,不(禁jìn)微微一笑:“之前外子与范大夫有约,如今家事处理完毕,我来践约了。”

    守卫士兵听罢不敢怠慢,赶紧一溜烟冲进去通报。

    不多时,只见范蠡从里面快步奔了出来!

    他走到苏虹跟前,停下脚步,满怀疑虑打量着苏虹。

    “您是?……”

    苏虹一笑:“听说国君派人寻我,久居山林不知外头消息。范大夫。我来得迟了些,请见谅。”

    完全没想到搜索目标会自己找上门来,之前这一个月,范蠡还疑心方无应那群人被南林处女给取了(性xìng)命,是以迟迟没有消息,他等了十多(日rì),最终只得独自回了会稽。这段时间,范蠡正有些后悔那时不该放那群人离去,如今找了大半年的神秘人物却主动来赴约,这让范蠡欣喜若狂。

    将苏虹引进里面,宾主落座。苏虹便将事(情qíng)原委一一告知了范蠡。

    她当然不会说自己是未来的人。只说自己并不是什么“生于南林的处女”,而是方无应的妻子,早先与家人发生矛盾,所以才赌气独自离家,去了越国南部丛林,这次与丈夫冰释前嫌,问题都得到了解决,自己这才回来赴约。

    “方义士呢?怎么不见他?”范蠡又惊又喜。

    “外子还有些琐事缠(身shēn),就让我先一步来都城。”苏虹说,“大王如今正是用人的紧要关头,他劝我莫要耽误国事。”

    范蠡点头道:“贤伉俪能有如此忠心,实乃国之大幸。”

    苏虹摇头微笑道:“听说大王几次派人寻我入宫,那是大王还

    有诸位大人高看了我,其实我也没有多大的能耐……”

    范蠡打断她的话:“方夫人剑术高超,越国好多剑士都曾亲眼见过,请不要过谦了。”

    俩人寒暄之后,范蠡说,即刻就引苏虹进宫。

    苏虹被范蠡一路引领进越王宫,正如方无应之前所告诉她的,苏虹也被这奇妙构造的宫(殿diàn)给深深吸引住了!

    “范大夫,我们这就去见大王么?”她边四处打量周围宫墙立柱,边跟着范蠡往宫(殿diàn)深处走。

    “不,我们得先……”

    范蠡的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住了。

    苏虹也收住了脚步。

    她这才发觉,对面站着一人。

    那人的服饰与范蠡相差无几,只见他肤色微黑,非常消瘦,剑眉入鬓。一双锐利的眸子正盯着苏虹!

    “哦,方夫人,这是文种上大夫。”范蠡介绍道。

    原来他就是文种!苏虹暗想,方无应曾经和她提起过,对于文种,方无应似乎存有某种疑虑,虽然连他自己也不能说清这疑虑的根源所在。

    苏虹依照规矩,给文种行了礼。对方回礼道:“夫人不必客气。鄙人在此久候夫人多时了。”

    听出文种话里有话,苏虹一时错愕,她转向范蠡,那一个的神色却有些尴尬。

    顾不上这两人异样的神(情qíng),文种又道:“里面已经准备好了,方夫人。这边请吧。”

    苏虹不明就里地看了范蠡一眼。从后者诡异的神色里却看不出端倪来。她只得跟着文种继续往里面走。

    那是离开正(殿diàn)的一条路,文种似乎要把她引领去一个早就安排好了的地方……

    走了大约十分钟,文种忽然停在了一处屋宇跟前。

    他转过(身shēn),望着(身shēn)后的苏虹:“方夫人,此处是特意为你安排的。”

    苏虹看看(身shēn)旁的范蠡,她发觉对方的脸色更加糟糕,范蠡蠕动了一下嘴唇,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他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何必这么客气……”苏虹勉强笑着,向前了一步。

    就在她即将伸手推开那扇门时,(身shēn)后的范蠡突然喊了一声:“方夫人!”

    苏虹停下,转头莫名看着他。

    在那一刻,她看见文种扫了范蠡一眼,那目光,寒冷如冰!

    苏虹回过头,若有所思望着面前这扇门,她隐约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了。

    暗暗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她伸手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

    门在她(身shēn)后无声关闭,苏虹全(身shēn),完全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有杀气!

    这是苏虹在第一时间所感受到的,屋子里一丝光线也没有,从外面走进来的人,起初几秒是处于完全盲目的状态,但是短暂适应期之后,苏虹开始发觉,这是一间极空旷的建筑!

    静。

    毫无声响的空间,却感觉十分巨大。气流的来去,隐约带着一些什么……有人在!

    金属冷冰冰的气息快速接近时。苏虹惊得一跃而起!

    那是一柄剑!

    刹那间,四面八方刺来的利刃。将苏虹周(身shēn)封闭成了一个罩子,每一柄剑都带着夺人(性xìng)命的凶狠!

    原来文种打的是这主意,苏虹心下暗想,他必须得到证实:来人是真的南林处女,所以才拿这剑阵来检验自己——可如果来的并不是南林处女,抑或南林处女的剑术抵不过这黑暗中的无数高手呢?……

    已经来不及细想了,苏虹(身shēn)形飞转,跳跃纵横,如一只蝶儿穿梭于剑林间,那数十柄长剑,竟无一能沾到她的衣角。持剑的众人见状。纵声大喝,手中长剑刺得更快、更准,一时利刃带起的风声呼呼作响,向苏虹头顶齐齐压了过来!

    苏虹这趟过来越国,并没有携带武器,她之前在丛林与人对敌,持的也不过是一根枯枝,此刻徒手进入密室,被这几十柄刀剑威((逼bī)bī),是以一开始除了脱逃外,竟无别的办法。

    “这样下去可不行!”苏虹有点焦急,自己手中无一长物,对方却是手持利刃的剑术高手,久而久之。哪怕是南林处女恐也得败下阵来。

    这么稍一分神,剑锋从她耳畔忽地削了下去!苏虹只觉得脸颊一凉。鬓角头发有一缕散了下来!

    一股怒意冲上了苏虹心头!

    原来这群人使的全都是致人死地的狠招,苏虹这才明白,她是进了一场赌局里:生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杀死所有进攻的人!

    她被文种关进了古罗马的角斗场!

    但是此刻再如何懊悔,再如何愤怒也于事无补,苏虹明白,自己更不可能转回头要求文种开门。

    除了继续厮杀,她没有第二条出路。

    在她思考这些的对候,其他人对苏虹仍兀自缠斗不休,剑网里纵越跳脱之际,苏虹也在窥伺面前这群敌手,她在寻一个空隙,至少首先必须弄到一件武器。

    尽管面前这群人出招凌厉狠辣、严密无比,但屏息观察片刻之后,苏虹还是迅速捕捉到了一个漏洞:自东边数第三个人的剑,要比他的同伴慢那么一点点……

    本来这是毫发之差,旁人恐怕无法探察到,但苏虹在深林里呆了整整两年,(日rì)(日rì)以松树、猿猴这些天然生灵为伍,毫无杂念地浸在(日rì)精月华中,白起教给她的修行方法更使她变得敏锐无比,哪怕一根草、一片叶的动静,都能被她捕捉到觉知范围中来。

    说时迟那时快,苏虹(身shēn)形一变。腾挪间,闪(身shēn)欺近东边第三人的跟前。只轻轻用手指一戳,那剑士的腕部一阵剧痛!他不觉松手,眼前暗红色(身shēn)影一闪,那柄剑已然落在了苏虹手中!

    见同伴转瞬间失了剑,其余人又惊骇又愤怒!一时数剑齐发,目标直指向苏虹前(胸xiōng)!剑尖所指的女(性xìng)轻轻一跃,足尖踏着几柄剑的剑(身shēn)。竟如轻烟般凌虚而起,自他们头顶飘了过去!

    得了武器,苏虹不再一味闪躲。虽然眼前是一片刀剑如林,她却毫不慌张,只在刀剑中飘忽来去,如入无人之境。

    “都停手吧!我不想伤人。”

    苏虹的声音在黑暗的屋子里响起。原本她是好意,想以此做警告不伤人命,却没想到这些人置若罔闻。不仅如此,他们手中的剑竟出得狠!

    苏虹有些着恼,眼前这些人像被文种给洗了脑,除了要她的(性xìng)命就没有别的念头。

    既是如此,就别怪我了!苏虹这么想着,(身shēn)形微微一晃,本来盯着她的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正发愣间。这女子却如鬼魅般从别处冒了出来!

    一时间,只听“哎哟”、“当啷”之声不断,苏虹不断跳跃击刺,忽东忽西,如穿花之蝶飘摇不定,她手中长剑所过之处,对手的剑一柄柄脱落,人更是“噗通”纷纷倒地。惨叫不断,一个个不是伤了手腕就是伤了腿……

    饶是如此,还有人强力支撑着。继续与之恶斗。那人就是一开始被夺走武器的那个,他见同伴纷纷倒的。却弯腰拾起(身shēn)边一柄剑,直向苏虹刺去!苏虹心下不耐,手上出剑稍狠了些,那人的左腿虽伤了,但长剑丝毫没有放松力道,数招之后。那剑突然圈转,直取苏虹咽喉。势道之大,劲急无比!

    苏虹没有即刻躲闪,相反剑尖却激刺对方心口,她这是((逼bī)bī)迫对方收剑自保,可谁知那人毫无退招格挡之意,剑仍朝着苏虹刺去!

    那人来势太凶,几乎是以同归于尽的方式在拼杀,知道不能硬拼了。紧要关头,苏虹轻轻一闪,躲开了那一剑。

    但此时,她却已无法收手,只见那人(身shēn)形往前一冲,“噗”的一声。苏虹的剑正中他的前心,一时(热rè)血激喷,溅在苏虹的手上!

    苏虹大骇!

    已经晚了,那人的(身shēn)子挂在她的剑尖上,就势扭曲了几下,咽了气。

    黑暗里,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苏虹抓着剑,止不住喘息,她的脑子嗡嗡乱响!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巨大的光亮像洪水般涌进房间。苏虹一时觉得头晕目眩,睁不开眼睛!

    “……方夫人?!”

    有人在喊叫,范蠡从外面冲进来。

    被他这一声从梦里唤醒,苏虹手一抖,“当啷”一下扔掉了那柄剑!

    范蠡跑了两步,却停住了脚。

    只见屋内,遍地歪倒的黑衣人。个个正惨嚎不已,被斩断的刀剑散落了一地。

    苏虹就子中间,她手中的剑落,剑的尖端,竟挑着一具尸体!剑(身shēn)从那尸体的前心穿了过去,鲜血溅在白墙上,点点滴滴。尸首被划开的腔子里,有可怖的黏稠物流淌了出来,糊了一地……

    苏虹面如死灰!

    这是她第二次杀人,头一次是在唐朝。

    她又杀了一个,她没打算杀人,可是眼下这具尸体,膛破肢断,犹自挂在她的剑尖上……

    “……果然是南林处女!”文种从屋外走了进来,他那原本如生铁一样无表(情qíng)的脸孔,此刻却浮上了欣喜之意!

    “这些都是吾国顶尖高手,他们却没有一人能挡住夫人您的剑,足可见您剑术精湛……”

    “如果我剑术不够精湛呢?”苏虹突然间,颤声打断文种的话,“那是不是就会被杀死在这间屋子里?”

    望着这一屋子遍地伤亡,她几乎想抱头惨叫了!

    文种闭上嘴,微微笑了一下。他的神色里藏着不置可否的漠然。

    “……我来这儿不是为了杀人!”苏虹声音里的颤抖更浓,“我是来……是来报国的,不是来送命的!”

    “可您不是没有送命么?”文种无所谓地说,“并且您看,他们甚至都无人能近您的(身shēn)前,您的衣衫上甚至没有溅到一滴血……”

    “可是他们死了!”苏虹尖叫道。“他们也是越人,他们并无罪!为什么要((逼bī)bī)着我杀他们?!”

    文种静静望着她,良久,才说:“技不如人,送命也是注定。他们进这个房间时,就已经有此自觉。不让他们明白一些轻重,他们怎么可能真下苦功修炼?”

    苏虹盯着文种,她已经愤怒得说不出话来了!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