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七十章 卫彬归来

    <---凤舞文学网--->

    一切谜底都被揭晓,接下来也就只剩下行动了。--凤-舞-文-学-网--

    梁毅的到来,使得研究所不再苦苦围着重拓通道打转,他们的任务迅速减轻了百分之八十。

    然而需要做的事(情qíng),仍旧不那么简单。

    他们得找回苏虹和白起,而且是在完全没有信号探测的状态下,因为那俩人都没有携带定位器和通讯器材,唯一有可能留下存在印迹的,就只有白起的那柄剑了。

    “是太阿宝剑?”方无应不(禁jìn)惊讶地反问,“当时苏虹说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白起只说是个通讯联络的工具。”

    “我从我爸的墓中一共拿走了三柄:太阿,鹿卢,定秦。剑本(身shēn)其实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是我在剑柄里加了微型探测器。而且三个探测器是属于同一系统的,互相都有感应,定秦我始终随(身shēn)携带,如今还在我这儿,鹿卢留在墓中,我交给了蒙恬,他既已(身shēn)死,我也将鹿卢剑带回来了,太阿宝剑我交给了白起。以便(日rì)后联络。”

    梁毅说到这儿,又将幻灯打出来:“这就是那柄太阿名剑。”

    那是一柄青铜剑,剑(身shēn)长足超过三尺,方无应想起,他在白起办公室里看见的那个狭长的锦盒,和这剑(身shēn)几乎相等。

    “要找到白起他们,就得找到这柄剑,”梁毅说,“不过里面的探测器很原始,那是我在许多年前制造的,而且也过了这么久了,不知它发生了变化没有。”

    “为什么您关闭闸门的时候。他们就会失踪呢?”凌涓问出这个关键问题。

    “他们当时一定都接触了这柄剑。”梁毅肯定地说,“我是说,至少手碰到了它,关闭闸门对这三个探测器而言,其实是一次reset,好像机器重启一样,它们仨就得……呃,就得同时恢复出厂设置——它们的出厂设置我是定在秦统一那年。”

    “也就是说,他们在公元前221年?!”

    梁毅摇摇头:“如果是苏虹和别人。那应该就是在bc221年了,问题是那个人是白起,他自(身shēn)思维的振动频率,很可能把他们带去更前面……”

    方无应忽然想起自己那次回十六国的事(情qíng)来,那不也是因为他的振动频率,才叫队员们见到了苻坚的么?

    “就是说,他们会回去白起所在的年代?”简柔微微皱起眉,“可那又会是哪一年?白起可活了几十年呢。”

    “这就是头疼和麻烦的地方。”梁毅叹了口气,“这还只是问题之一,问题之二是闸门关闭的负效应。”

    “什么意思?”

    “闸门开放,我们可以进行人工维护,但是闸门一旦关掉,防护壁呈封闭状态,里面的历史就进入了自动维护系统……”

    “那么就是说?”

    “就是说,跟着历史进程走那还无所谓,可一旦出现与历史相违背的行为,系统自我诊断模式就会迅速把他们给找出来,凡是不符合历史本(身shēn)进程的,都要被自动安全装置给抛离出去,这就好像免疫系统把病毒剔除出(身shēn)体一样。”梁毅尴尬地挠挠头,“现在,我只希望他们俩千万别参与到历史里,否则……唉,因为,安全装置一律是往前抛,而不是往后抛。”

    “什么意思?!”

    “就拿人体来做比方,有毒有害的当然是要排出体外,而且,只会往越来越不重要的部分输送,比如从皮肤的脓疮里扔出去,或者从排泄系统扔出去,或者从咽部呕吐出去。没有哪具正常的人体,会把胃部的幽门螺杆菌往心脏或者肝脏里扔的,对吧?”

    大家都怔了,一时无法领会梁毅的意思。

    可是方无应却喃喃道:“当然,战国出现的异类,绝不会扔去好比心脏的汉朝,更不会去如同肝脏的宋朝。它只会往东周扔……”

    “问题是,东周前面没多少朝代了。”梁毅眨眨眼,“而且咱们都知道,越往前,探测仪就越测不准。”

    简柔低声轻呼:“老天,难道说他们有可能被扔去当山顶洞人?”

    “……这只有靠他们自己了。”梁毅说,“最好远避人群,只有这样才能不参与到历史里,也才能规避被抛离的危险。”

    “可是这样我们就更加找不着他们了呀!”小武有点着急,“一般而言我们寻找某个失踪对象,都是以他所处时代的频率紊乱状况来判断的!”

    “他们不能搅乱历史,否则会更加危险;可他们不搅乱历史,我们就很难发觉他们。”梁毅低头看着手指,“所以,这其实是个二律背反。”

    “那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方无应轻声问。

    “幸好闸门已经打开了,自保系统已经停止运作了。”梁毅拿起茶杯,表(情qíng)略显轻松,“至少从那一刻开始,他们不会再被抛出了——现在我倒是希望他们做点搅乱历史的事儿,好让咱们发觉到。当然,这是在他们俩没有被反复的抛离给彻底吓坏、于是藏进深山再也不肯动窝的前提下。”

    方无应的表(情qíng)有点呆滞。

    “而在那之前,还有一件比找寻他们更加紧急的事儿。”梁毅看看他。“冲儿你明白么?我们要救的不止是他们俩。”

    方无应一愣,旋即醒悟过来!

    “对了,还有雷钧!”他说。

    梁毅点点头:“尽快动手,咱们不能一直这么悠哉游哉,苏虹和白起他们,我们不能确定此时面临着什么危机,可是雷钧,我们却能立即找到他。”

    他抬起头来看着大家:“从现在开始,集中精力攻克隋末这段历史,我们必须尽快救出雷钧!”

    命令一出,上下立即行动起来!

    虽然谁也不知道梁毅去部里究竟是如何解释的。但是现在看来结果很令人满意。

    方无应觉得,梁毅就是这样一个能够让人信任和喜(爱ài)的人,而这并不仅仅因为他那惊人的天赋。--凤-舞-文-学-网--

    两个礼拜之后,又有一个人加入到行动里,那人就是从美国回来的卫彬。

    是梁毅特为了局里缺乏人手,反复与相关部门疏通,才把卫彬叫回来的。

    “你不会一直留在这儿,”他对卫彬说,“但是眼下这儿缺乏帮手,我们要采取的行动必须得到你的帮助。”

    对此,卫彬当然没有异议。雷钧和苏虹的(性xìng)命,对卫彬而言远比他的前程重要得多,如果需要,他将不顾一切去救助这些人。

    卫彬回来的第二天,小武便将信的事(情qíng)告诉了他。

    “我想,也许是我多事。”他有点惴惴,“擅作主张了,唔,如果你不高兴,我向你道歉。”

    听了这些,卫彬最终也没有责怪小武,他什么都没说,就好像以前他从来不提他和林兰的事(情qíng)一样。

    卫彬回来的那个礼拜六,他接到了由梁毅亲自下达的一个“命令”。

    上午十点,卫彬准时赶到了市中心的环艺电影城,一看见他,梁毅就很兴奋地招了招手:“去病!这儿!”

    卫彬一脸黑线跑过去,他小声数落道:“别这么叫我,所长,这儿人多,你是想让他们听见是怎么的?”

    梁毅有点愕然地望着他:“可我一直都这么叫你的……”

    “我已经改名字了,”卫彬很耐心地看着他,“所长,你应该知道我的新名字。”

    “我是知道啊,卫彬。”梁毅皱起眉头,“可我不喜欢这个名字。”

    “……”

    “我觉得太普通了,唉,不衬你呀。”他颇为遗憾地摇摇头,“这名字你上派出所查一查,保证成百上千同名同姓的——”

    “那您想怎么办?!”

    “我说,我再给你想一个吧。”

    “……我不要!您又不是我爹。取名的事儿用不着您((操cāo)cāo)心!”卫彬瞪了他一眼,“再啰嗦您自己去看电影吧!我不奉陪了!”

    “喂喂!都到了这儿了怎么能走呢?”梁毅一把拉住他,就往售票处走,“今天我请客好了!爆米花和甜筒我也请客,等会儿看完电影的那顿饭我也请客!”

    “……您为啥不找别人?您的宝贝冲儿今天也休息呀!我还有事儿呢,被你打乱计划表。”

    梁毅停住,回头看看卫彬,他笑起来:“不要生气嘛,冲儿我很喜欢,可是去病你,我也很喜欢呀!”

    卫彬只觉得浑(身shēn)冒凉气!

    “不要说得好像一群gay好不好?”他小声嘀咕,“我知道,你给人乱点了鸳鸯谱,非要方队长娶那个豆浆公主……”

    “什么豆浆公主?”梁毅有点生气了,“人家是永和公主!一个一个的都没文化!”

    卫彬笑起来:“是啊我们就是一群文盲,哪儿比得上您有文化?苏虹都还没找回来你就叫人家另娶,人家不发火才怪!”

    “我那只是一个良好的建议,又没((逼bī)bī)着他。”梁毅哼了一声,“他不要我的人选那就算了,是他没福气!去病你别学那小子,到时候我给你找一个,保证比他的那个还好!……”

    “所长,你趁早打住。”卫彬的脸色(阴yīn)沉了下来,“我才不要什么公主呢!”

    “没有呀!我也不想给你找个(娇jiāo)滴滴的豌豆公主,那不衬你。”

    “不是豆浆就是豌豆,所长你毕达哥拉斯了?和豆子家族干上了?”

    “哎呀那是比方嘛,一个比方……”

    “给我找个花木兰我也不要!”卫彬有些恼怒,“我们又不是实验室的小白鼠!您每天尽瞎琢磨什么呀!”

    “啊?花木兰?那我可找不着,那是传说中的人物呀,去病,其实我觉得王昭君人(挺tǐng)不错,喏,四大美人之一,绝对合你心意,语言方面又好沟通,就是弄过来有点困难……”

    “你再说,我立即走人!”

    梁毅怔怔看着他,终于叹了口气:“好吧。”

    “烦死了!为什么不去找小武?你叫他陪你看电影好了!”卫彬怒气冲冲地说,“干吗非要找我?!”

    “小武他不肯啊!他说他要陪他女朋友看!”梁毅

    也一脸愤怒的表(情qíng),“我看他就是记恨我说他会进八宝山!小心眼的家伙!八宝山有什么不好?!好多人想进都进不去呢!”

    “……您该自己先去八宝山试试。为什么不去找蕾蕾?小孩子很适合陪你看电影的。”

    “蕾蕾是高考生啊你忘了?”梁毅白了他一眼,“再说人家老爸还在隋朝呢,哪有心思陪我看电影来下午我还得回一趟研究所。”

    “于是大家都不答应,你就找上我这软柿子了。”卫彬恨恨地说。“早知道我也该找个借口遁掉为妙!”

    “喂!你这也太无(情qíng)了吧?”梁毅困惑地看着他,“好歹咱们也是同乡对吧?”

    “同……乡?”卫彬一时没反应过来。

    “至少在眼下这个纬度,只有咱俩是那疙瘩的人,对吧?”梁毅很开心地说,“秦汉的都城反正都是一个地方,咱不是同乡又是啥?嗨!老乡!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老乡见老乡,两眼汪汪汪!哈哈哈!”

    “所长你是许三多么?”卫彬翻了个白眼,“什么老乡,真是令人不快的称呼……”

    俩人嘀嘀咕咕排队买了票,然后卫彬去买了爆米花和甜筒,他什么都不喜欢吃,这些都是梁毅的(爱ài)好。

    等拿着爆米花和甜筒回到放映厅前。卫彬却找不着梁毅了,正当他四下张望时,就听见前面人群里有人喊他:“……去病!去病!霍去病!”

    卫彬手里的甜筒差点没抹在旁边人的(身shēn)上!

    他转头一看,梁毅正排在队伍里。等着入场检票呢。

    他刚才那一声,惹得在场所有人齐刷刷回头,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卫彬(身shēn)上!

    “嘻嘻,骠骑将军也来看变形金刚!”有女孩子嬉笑的声音。

    众目睽睽之下,卫彬觉得一手拿着个甜筒一手抱着一袋爆米花的自己,简直和傻瓜无异。

    再看看梁毅那张无辜的笑眯眯的脸,他有一种冲动:把甜筒和爆米花全扔在梁毅(身shēn)上!

    “……所长你疯了!”他小跑过去。又气又恼,“哪有你这么喊的?!”

    “咦?我一直这么喊你的……”

    “那我现在也用真名称呼您,您乐意不!”

    “哦哦,没关系呀!反正没有几个知道我的。”见卫彬真要发火,梁毅一把接过甜筒,“好吧好吧,我再不这么喊你了,咱们进去吧,快开演了!”

    进了影厅,找到了座位,厅内的灯光很快就熄灭了。

    “……其实这片子我看过。”卫彬若无其事地说,“在美国就看过了。”

    “啊?是么?”

    “是的,所以——所长,你要影的时候话太多了,我会在关键时刻进行剧透。”

    “呃,可是这片子我已经看过两遍了……”

    “那为什么还要拉我来看!那你这是第三遍了!”

    “我喜欢变形金刚嘛。”梁毅耸耸肩,“再说你又没看过……”

    “我在美国看过。”

    “那是说英语的擎天柱,今天咱看的是说中国话的擎天柱,”梁毅很诚恳地说,“这不一样的。”

    卫彬觉得他今天出门该查查老黄历,那上面肯定写的不宜出行!

    “其实吧,我和你说,”梁毅突然放低了声音,“小时候,我总疑心我爸是霸天虎。”

    卫彬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喝任何饮料。

    “好感觉。”他讽刺地说,“秦始皇是霸天虎。所以刘邦是擎天柱?嗯,刘邦经常把自己弄得败无可败才能复活,的确很像它。”

    “真的呢,我总觉得我爸每天只睡两三个时辰,这哪里是人能承受的?”

    “像您这种每(日rì)睡眠必须达到十个小时的人,也只有婴儿能够媲美。”卫彬哼了一声。

    “可是我爸他那也太工作狂了。喏,活脱脱的狂派嘛。他莫不是真的从外星球来的?”梁毅沉思,“唔,或许是从塞伯特恩星球来的。”

    “……是啊你爸人,你妈也是,然后你爸你妈两根红蓝电线对接,火花四(射shè),咔嚓就变出你来了。”卫彬讽刺地说,“所长,阿西莫夫会对你感兴趣的。”

    “喂,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呀,其实你也明白,机器的人格移植并不是完全不可行,如果我爸真的是霸天虎……哎呀那很糟糕啊!去病,我怎么觉得我的(性xìng)格好像更接近博派?”

    “所长……”

    “干吗?”

    “你如果再啰嗦一个字,我立即离场。”卫彬咬着牙,句地说,“我说话算数!”

    然后,黑暗中,开始出现咔嚓咔嚓吃爆米花的声音。

    看完电影,俩人从影院出来。梁毅请卫彬吃了已经迟了的午餐,他们恰好去的就是永和豆浆店,梁毅点的是(套tào)餐米饭,卫彬只要了一杯冰豆浆,一根油条。

    “啊?吃这么少够不够啊?”梁毅诧异地看着卫彬。

    “对着你,所长,我就没胃口。”卫彬悻悻地说。

    “啧啧,不就是看个电影嘛。”梁毅摇头,“而且午餐是我请客哦,你不多点一些可划不来。”

    卫彬咬着油条,没搭理他。

    梁毅吃了一小半,突然抬头说:“对了!等会儿陪我去个地方吧!”

    “又去哪儿啊?”卫彬皱眉看他。“你不是说了下午回研究所嘛。我下午也要回局里的。”

    “时间还早嘛。”梁毅给他看手表,“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上班。我要去的地方就在附近。”

    “哪儿?”

    “……”

    “卡通市场。”

    “……”

    “我想买个手办,是大黄蜂的!”梁毅眉飞色舞地说,“上次我没带够钱,那儿又不给刷卡,今天我带了钱了!去病,等会儿你陪我去买吧!”

    “所长,你都多大了还玩玩具?”卫彬很想嘲笑他。

    “手办!手办不是玩具!”梁毅怒了,“文盲!”

    卫彬忍住笑,点头道:“跟您比起来就没有不是文盲的——为什么不买威震天?他不是像你爸么?”

    “咦?所以就不用重复了呀!而且大黄蜂是我最喜欢的!”

    “……果然是博派。”

    “是吧?嘿嘿,其实我家里还有好些呢,不过都是博派的……唉,可惜不能带回去给我爸瞧一瞧。”

    “如果你爸真是威震天,那他会为你这个吃里爬外的儿子而愤怒的。”

    “哼哼说到吃里爬外,我哪里赶得上李丞相?其实我爸他不明白,李斯那就是活生生的红蜘蛛!”

    “……”

    没办法,吃过饭之后,卫彬又陪着梁毅去了卡通市场。

    一番讨价还价,梁毅终于兴高采烈地买下了他的大黄蜂手办,那是美版原装的,价格极其昂贵,这一个手办,抵得出的高档手机价了。

    “所长,你是不是把薪水都花在玩具上了?”卫彬万分疑惑地问。

    梁毅瞪了他一眼:“再说一遍这不是玩具!它是手办!手办!”

    卫彬耸耸肩:“安啦,我又不是宅男,哪里记得住那么多?”

    “反正我留着钱也没用嘛,”梁毅毫不在意地说,“一个人吃住足够了,剩下的不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又干什么?”

    “所长,你完全不打算结婚安家啊?”卫彬又问,“之前在秦朝结过婚了?”

    梁毅点点头:“嗯,怎么可能没结过?就我爸那臭脾气,反正婚是给他结了,孩子也给他生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结婚生孩子都是为你爹——啧啧,你真让人晕哪,所长……”

    梁毅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卫彬:“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去病?我是说,这种评论怎么能出自同为科学工作者的你的口中?”

    卫彬诧异万分地望着梁毅!

    “怎么了?所长,我说了什么……”

    “虽然我们都不是专门的神经学家,可是去病你也应该知道,所谓的(爱ài)(情qíng),不过是脑部多巴胺被刺激而大量释放所导致,就算把电极插进你自己脑子的下丘部,去病,你也一样能得到(性xìng)快感的……”

    “

    梁毅被卫彬突然的大叫,给吓了一跳!

    他闭上了嘴,莫名其妙看着神色尴尬的卫彬。

    “靠!我觉得我已经够……”卫彬结结巴巴地说,“算了算了,下次小武再嫌弃我不会说话,我会给他举你的例子的。”

    “所以说,结婚这回事一次就足够了。再说结婚干什么?要个外人乱动我的手办我的书我的电脑我的碟子?我才不干!”

    卫彬无语。

    正在这时候,卫彬忽然听见一个犹豫的声音:“……小卫?”

    他抬头一看,却愣住了!

    站在对面摊子旁边的,不是林兰又是谁?!

    是的,的确是林兰!她(身shēn)边还有个年轻女(性xìng),怀里还抱着一个一、两岁的孩子。

    “哦,没想到真的是你啊。”林兰笑起来,赶紧走过来,“怎么?回来了?”

    “呃……”卫彬这才从发怔中醒过来,“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你……林兰。”

    林兰看看梁毅,又看看卫彬,她微笑起来:“这是我妹妹林晴。”

    她(身shēn)边那年轻女(性xìng)有点意外卫彬:“啊,您好。”

    她怀里的孩子咿咿呀呀地叫着,林晴抓住他的小手:“蓦然,来,叫叔叔。”

    卫彬盯着那孩子:“……这是你的孩子?”

    林兰点点头,抱过孩子:“辛蓦然,一岁七个月。”

    卫彬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光。

    梁毅在旁边有点困惑地极小声问:“去病,这位是……”

    他醒悟过来,慌忙道:“对了,这是我们梁所长。所长,她是林兰。”

    林兰她们又问候了梁毅。

    然后林兰问:“你们也过来买东西么?”

    “呃……”

    卫彬觉得自己拎着那个大黄蜂的盒子,实在是有点尴尬,他后悔刚才帮梁毅拿东西。

    “我们是来给蓦然买玩具的。”林兰笑着从包里拿出个粉红的小熊。“喏,这个!”

    卫彬苦笑:“真可(爱ài)。”

    “好了,不耽误你们了,”林兰说,“你回来了这可真好,往后有空再聊吧。我们得先走了,蓦然还饿着肚子呢。”

    卫彬点头:“好的,再见。”

    林兰走出两步,又停下,她回过头,望着卫彬。

    “对了,武先生把信都交给我了。”她神(情qíng)平静安详地说,“谢谢你,小卫。”

    卫彬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她。

    望着她们走远,梁毅忽然在卫彬(身shēn)后,发出一声奇怪的“唔”。

    卫彬回头看看他:“干吗?”

    梁毅摸摸下巴:“原来,她就是插在你下丘脑里的那个电极……”

    “所长!……”

    “去病,虽然我不歧视男小三,可你这么做,会让天下多少死忠你的粉丝嚎啕大哭啊……”

    卫彬的怒火往上撞!

    “不要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胡说八道!”他强忍着踹梁毅一脚的冲动。“才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

    “可她抱着孩子呢。”梁毅无辜地眨眨眼睛,“至少那孩子不是你的吧?天呐你怎么会成这样啦?唉,都怪我在你这儿早早脱手,后面的没有跟进,不然我怎么都不会让你去当男小三的,去病,你这样会引起粉丝暴动的,儿女(情qíng)长不适合你呀,这样吧,我努力去给你找花木兰……”

    卫彬盯着梁毅的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

    但忽然间,他却平静下来了。

    “哟,我还真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三十年一直是靠粉丝养活的啊,我还真是不知感恩,原来自己怎么过(日rì)子喜欢什么样的人,还得恳求广大粉丝的恩准——所长,你是不是把霍去病当成了刘德华?”卫彬讽刺地笑了一声,“又或者是你想要粉丝?ok,所长你想要的话我可以全部转让给你,不收手续费的。”

    他忽然转(身shēn),大步流星朝出口走去!

    “去病!……喂!干吗发火呀你?我不要粉丝呀!那种可怕的生物会把我连皮吞掉的……哎等一下我啊!哎哟!”

    卫彬走了几步,陡然停住!梁毅一个不防备,正正撞在他后背上!

    “疼死了,唉哟鼻子都撞断了,要流血啦……”

    卫彬忽然转过(身shēn),他的表(情qíng)若有所思,片刻,脸上却出现了笑容!

    “所长,你不是喜欢给人做脑电波测试么?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良好的机会……”

    梁毅捂着撞得酸疼的鼻子,他瞪圆眼睛,万分惊讶地望着卫彬!

    “什么机会?”

    “想不想给个十分特殊的孩子做脑电图?”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