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六七章 闸门再开

    <---凤舞文学网--->

    方无应接到小武电话时,正在归队的路上,他把车靠边停下。--凤舞文学网--

    “怎么回事?”他皱着眉问,“我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么?”

    手机那头的人微微喘了口气。定了定神:“梁所长回来了。”

    方无应的耳朵,嗡的一声!

    “还有……方队长,闸门打开了。”

    方无应握着手机,半晌没说话。

    “队长?”

    “我这就过来!”

    方无应挂了手机,发动了引擎,一踩油门,他差点把车开上了人行道!

    “怎么搞的?!没长眼啊!”险些被撞的两个青年,骂骂咧咧要撸袖子,但是看见了军车牌照就又熄火了。

    “抱歉!”方无应匆忙扔下一句道歉,打过方向盘,车朝着穿越局的方向飞驰而去!

    车到局里,方无应一直冲到二楼,到了办公室门口,他一推门。

    先映入眼帘的,是背对着他站在那张点阵图跟前的男人。听见门口的动静,男人转过(身shēn)来。

    “哦哦,是冲儿来了!”他满面笑容张开双臂,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孩子,“欢迎冲儿宝贝回家!”

    方无应原本紧张的神经系统顿时松懈下来,他不由苦笑:“所长,诈尸这种游戏很好玩么?”

    “谁说我死了?!”他放下手,瞪了方无应一眼,“到底是哪个坏蛋给我写的讣告?!”

    旁边的小武噗嗤笑起来:“我到现在都还记得讣告上的句子呢,把您夸得天上没有、地下无双的,喏。什么‘优秀的员,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战士……’您看您都无产阶级战士了,多好啊!”

    “再好那也是讣告!”梁毅有点怒了,“而且你见过谁的讣告上面有坏话?!嗯?我敢保证到时候你的讣告要比我的更好听!对了,你搞不好能进八宝山!盖着党旗!”

    “喂!所长!您太过分了!……”

    顾不上听他们拌嘴,方无应走到旁边,打开仪器室的门,果然,熄灭了快两年的指示灯重新亮了起来,并且出现了不停变化的数字!

    “闸门打开了。”梁毅在他(身shēn)后说,“我回来第一时间就开放了闸门。现在还在疏通期,可能得等到明天才能完全恢复常态。”

    方无应抓着仪器室的门,他觉得有点眩晕。

    “所以接下来的任务,就是一个个把他们找回来。”梁毅意气风发地握了握拳头,“要大干一场!”

    “……可是所长。”方无应迟疑着问,“之前,您又为什么要关闭闸门?”

    “因为如果当时不关上的话,我爸他们就得跑过来了。”

    方无应惊讶地看了小武一眼:“……您爸?”

    “秦始皇。--凤-舞-文-学-网--”梁毅很直爽地说:“我当时快看不住他了,又怕他真跑过来,没法子,只好先关闭了闸门。”

    “可是为什么他会跑过来……”

    “行了行了,说来话长。”梁毅拍拍手,“这些留到明天开会的时候再说,今天我们要做很多事儿,小武你得把这儿恢复原貌,仪器要校准,还得去和别的部门疏通,我呢……唉,今天恐怕得去部里受审了。”

    “受审?!”

    “他们都以为我死了,我突然失踪又突然回来,这下什么都瞒不住了。”他耷拉下脑袋,“麻烦一堆。我也没想到事(情qíng)发生得那么突然。他们会发脾气我也理解,再说我私自把雷钧他们弄过来这也让他们大为光火,冲儿你和小武都是有准许证的产品……”

    “喂!所长你怎么说话的?!”

    “哎呀我一时想不出该怎么说嘛!反正雷钧他们没有许可证……”

    “……敢(情qíng)人家是黑豆腐坊的豆腐。”

    “虽然……唉,反正现在雷钧也回去了,他们骂我也没用。”

    方无应和小武不约而同苦笑。

    “要不要我陪您一块儿去?”方无应问。

    “不用了。”梁毅摇头,“应该不会把我怎样,昨

    天在电话里,老家伙们已经把脾气发光了。嘿嘿,骂狠了我会再度跑掉!他们可拿我没辙。冲儿,你去通知其他人,明天上午九点开会。”

    “好的。”

    方无应正要出去,忽然梁毅又叫住了他。

    “你姐姐,也过来了?”他问。

    方无应一怔,旋即想起方滢过来现代一事,梁毅还不知道。

    他点点头:“过来快两年了。”

    “哦哦!她现在怎么样?”梁毅突然显得很兴奋,“对了对了,你回去问问她,明天有无兴趣陪我去做脑电波!”

    方无应一把抱住脑瓜:“所长。你这(爱ài)测人家脑电波的习惯还没改么?”

    “咦?有什么不好?”

    “有什么不好?!”方无应怪叫了一声,“你忘了你当时举着电极。天天追着我跑的事儿了?!还故意骗我去蹦极,就为了测我受惊后的脑部反应!我那时来现代才一个礼拜!刚刚一个礼拜!”

    梁毅想了想:“我也骗白起去蹦极了的,人家没你反应这么大。”

    “你现在叫我去跳一百次,我都不会皱眉一下!可当时我根本不知道那是啥玩意儿!居然就信了你的鬼话。什么‘很好玩的!肯定好玩!’。……那叫好玩么?!被从悬崖上扔下去算什么好玩哪!所长,我不是人屠呀!我也会害怕的!你太过分了!”

    “人屠被拽上来以后吐了一天。”梁毅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冲儿,你是所有穿越者里最镇定的一个。”

    “能不镇定么?脑子里全剩鸡蛋黄了。”方无应很沮丧。

    “放心,明天不会带你姐姐去蹦极的。”梁毅说,“我想带她去做全(身shēn)检查,特别是磁共振大脑扫描图,啊!那种图片的魅力……”

    那家伙忽然恶质地冲着梁毅笑了笑:“可这事儿我插不上嘴了。”

    “啊?”

    “我姐姐现在是他的人了。”

    他说完,转(身shēn)指指小武。

    梁毅一时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再看那俩的神色,特别是小武诡异的神色,他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什么什么?!你和清河公主在一块儿了?!”

    “呃,所长……”

    “可是这怎么搭调?!”他惊讶的挥着手,“你的dna和苏虹的才更合适呀!”

    “您又在瞎掰了,那才是乱来呢。”小武苦笑,“再说您的宝贝冲儿已经先行一步,把苏虹弄到手了。”

    “啊?!”他万分惊诧地望着方无应,“可是我给你安排好人选了……”

    “啥?!”

    “……虽然还没弄回来。”他忽然神采飞扬地说,“冲儿,你觉得永和公主怎么样?就是唐肃宗那个(爱ài)做美容的女儿,绝对是个美人哦!而且又聪明又漂亮,我仔细研究过了,这一个是和你最配的人选,对了对了,研究报告书等会儿可以给你看的。”

    “什么永和公主,”方无应呸了一声,“还永和豆浆呢!我才不要!我要苏虹!”

    梁毅看看方无应,又武。他突然发怒:“一个一个的!全不按牌理出牌!乱来!太乱来了!”

    他说完,头也不回钻进局长办公室里。

    方无应武,两个人都笑起来。

    次(日rì)上午九点,相关人员全部聚齐,虽然他们因为白起的话,都已经猜测到梁毅没有死亡,但是看见这么个被官方宣告“完蛋”了的人再次站在自己面前,总还是有些惊讶的。

    然而梁毅也在经历着惊讶,因为他看见了简柔。

    “小柔,小柔,你也回来了!”他的语气充满伤感,“这儿变动太大了,是不是?”

    简柔忍不住泪湿。

    “好了,大家别都站着了。坐下吧,咱们开个会。”梁毅像很久之前那样拍了拍手,“得先说说这几年的事儿,然后再想办法。”

    他那样子,活像是在大学组织系里开干部会的团支书。

    梁毅坐在长桌子的首端,起先。他揉了揉眉心:“老天,漫长的历险啊……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讲起。”

    “所长,白起将军已经告诉我们很多了。”方无应赶紧说,“您甭从头开始了,就说说您这两年到底去了哪儿吧。”

    “去了哪儿?”梁毅苦笑,“我回去了,回了秦朝。”

    办公室,一时俱寂。

    “但那不是常规意义下的回溯。确切地说,那是一个切割出去的时空。”梁毅看看他们,“一个离线宇宙。”

    “就像之前您给隋朝末年搞的么?”

    他点点头:“不完全一样,但原理相同。我没想到能够成功,我是说。之前我所构筑的隋末两年时空,我自己并没有参与进去,其中完全是由死控体自行((操cāo)cāo)作——可是这次的秦朝宇宙,连我自己也被卷进去了。”

    “……”

    “应该说我没有想过会这么快。也没有做好周全的准备,只拿了些必备的东西。等我发觉时,自己已经(身shēn)处于其中了,然后……”他顿了一下,“我找到了我爸。”

    “那是哪一年?!”

    “公元前211年。”梁毅继续说。“这个离线宇宙的开端是在他死前五个月左右,而终端则年之后。我选择这个时间段,就是想以此来挽救我爸的生命。然后——”

    他看看所有人:“我成功了。”

    有微微的气流拂过小小的会议室。大家都忍不住抽了口气!

    眼前这个人,是中国第一个封建帝王的儿子,他的父亲是那个“千古一帝”,而他竟然让他父亲复活了,这是多么震撼人的消息!

    “其实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qíng),没有复活药物,也没有dnaa改造……我只是,”他说到这儿,微笑了一下,“我只是提前从河(套tào)的建筑工地收工,然后去了沙丘。”

    “建筑工地?”

    “长城嘛。”梁毅随意摆摆手,“我爸叫我去当包工头。”

    扶苏监督长城工程期间,秦始皇在沙丘突发疾病(身shēn)亡,这是人人皆知的史实,但没有哪一本史书写清楚了死因,甚至连疾病的症状都没人提过。

    “可他……可是你爸他,到底是生的什么病?”方无应小心翼翼地问。

    “急(性xìng)阑尾炎。”梁毅很干脆地说,“症状非常明显,如果不给予手术,几个小时之后发展为弥漫(性xìng)腹膜炎,最终难逃一死。”

    多少年来,无数史学家都在揣测秦始皇究竟因何而亡,有人说是癫痫。有人说是细菌(性xìng)脑膜炎,有人则说是被赵高杀死的,更传奇的说法是(热rè)死的,也就是中暑。

    没人会想到,竟然是阑尾炎。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