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五六章 夫妻重逢

    <---凤舞文学网--->

    第百五六章夫妻重逢

    钧一反常态的沉默和自闭引起了离宫内嫔妃宫人好像短短一夜之间,她们的帝王就不再开口了,他不再和她们调笑,不再夜夜笙歌,不再四处巡游……

    他甚至都不再宠幸她们。--凤舞文学网--

    有的时候,雷钧就坐在窗边,看着窗外,静静的也不出声,仿佛连呼吸都一同省略了。窗外湖面的风迎面吹过来,雷钧坐在那儿,宽大的袖子被吹得飘飘((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而(身shēn)体却纹丝不动,那样子看起来,像化石,或者一棵植物,甚至是一件家具摆设,没有人气。

    谁也不知道雷钧在想些什么,也许他什么都没想,仿佛就只是坐在那儿而已,一坐就是好几个时辰,直到宫人们进来提醒夜深了,陛下该歇息了,他这才缓缓站起(身shēn)来。昏沉沉的屋进几偻月光,照着了雷钧搁在榻旁的一只手上,瘦削的手掌,骨节分明……

    他消瘦得很厉害,几个月下来,两腮已经塌陷。雷钧吃东西很少,他没有什么食(欲yù),每次进膳也不过是做做样子,宫人们纷纷传说陛下病了,但是太医又查不出病因。

    萧后在暗自垂许久之后,终于还是亲自去找了雷钧。她对雷钧说不能这样下去,这么不吃不喝的,(身shēn)体扛不了多久。

    她问雷钧,是不是陛下有么心事?在听见“心事”二字时,雷钧本来缺乏光彩的眼睛,微微转了一下。

    “陛下是不是……不是想见什么人?”她小心翼翼地看着雷钧,萧后能够发觉他望向那些宫人们时,那种充满探索却最终失望的目光。

    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雷钧忽然里微微一动。他独自扛了那么久,总也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或许这个从少年时期就跟随在他(身shēn)边的女子,能够替他分担一些?

    “……还记得宣华夫人么?”轻声问。

    萧后浑(身shēn)一颤!

    “她死了多少年了?还记得么?”

    “……是大业元年地事儿下。她死了十二年了。”

    雷钧慢慢扬起脸。目光投虚空:“……那么久了啊。”

    “陛下……”

    “我想去祭祭她。--凤-舞-文-学-网--”雷钧低声说。“宫里。可曾存留有她地东西?”

    萧后的神(情qíng)有些凄然,她摇摇头:“……离宫没有。再说,她是葬在了皇都的。”

    雷钧没出声。

    “陛下到如今您还在想着她么?”萧后的声音里充满悲哀,那似乎并不是为了她自己。

    “我有负于她……”

    萧后看着他,神言又止。

    “你是要说知今(日rì),何必当初是么?我知你以前劝过我,可惜那时候我不肯听。”雷钧说着笑了一下,“贞儿,现在只得你给我作伴,我也什么都肯听你的了。”

    被他说了这番话后不(禁jìn)泫然。

    “那为何陛下还对过去的事(情qíng)念念不忘?”她擦了擦泪,叹息道,“再如何不肯放开,她也早化了白骨,又何必要去祭她?”

    “错的是我,不是她。”雷钧摇摇头“她或生或死,都与此无关。贞儿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我了。”

    萧后怔怔望着他,她不解话中的含义。

    “我活不了多久了你还要活很久。”雷钧微笑道,“好贞儿往后再遇到什么事就不用总想着我了,先顾着自己活命吧。”

    他说这话时,依旧是微笑的,然而那微笑竟显出某种悲哀与寂寥,就如同被漂白过的亚麻,虽然质地依旧,可是往(日rì)那种粗糙的、坚韧无比的活力,却已消失殆尽……

    萧后嘤嘤哭起来,她已经能够感觉到雷钧的话里,那股不详的预感。

    夜里,雷钧躺在榻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墙壁上的蟠璃宫灯大多熄灭了。皎洁的月光透过窗纱,把一偻惨白的光投(射shè)进宫(殿diàn)里来,夜色中,宫(殿diàn)显出巍峨的黑色剪影。一阵微弱的梆声,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响着。

    孤灯之下,雷钧拥着冰冷的锦被,在黑夜中蜷缩着,像只孤独的兽。

    触目所及,他只觉得满眼凄清,强烈的孤独感像洪水一样覆盖了他。

    全世界都将他抛弃了。

    在这漆黑的重重苦难之中,雷钧寻不到一丝光亮……

    睡

    半醒时,雷钧忽然感觉帐外有轻微的呼吸声!

    夜里,太静,习惯了都市噪音的雷钧总是过于敏锐,那呼吸声是如此微弱,但以足让雷钧惊醒!

    他猛然坐起(身shēn),屋内的灯不知何时熄灭了,透过月光,他能看见帐外的人影!

    “谁?!谁在那儿?”他低声道。

    难道说此刻就有人发难了?雷钧忽然想,如今才6166年呢。

    莫非这天下已;急不可耐,要提前来取自己的(性xìng)命了?

    一阵深深的悲哀和绝望,上他的心头!

    想到此,他索掀开帐帘,雷钧决定正面去迎接即将到来的刀剑。

    岂料当他掀开帐帘,那人影却慌逃开了!

    雷钧一愣,那个纤巧(身shēn)影异常眼熟,他的心,突地跳了一下!

    他忽然从榻上跳起来,顾不上穿鞋,脚向那人逃离的方向追去!

    对方见他追来,似乎更加!雷钧甚至可以听见她(娇jiāo)弱的喘息声。

    “别过来!”突然间,女子低声叫着。

    雷钧陡然站住!

    他的手抓住衣襟,就好像遭了电击!

    “……简柔?”雷钧试探着喊了一声,“简柔?是你么?”

    那是一句绝对不可能在离宫里听见的普通话!

    本(欲yù)逃走的人,在他这句询问之下终于停止了动作。

    他看不清对方,黑暗中,雷钧觉得自己的呼吸开始紊乱!

    “雷钧?”

    轻轻的声音,好像一道霹雳,响彻雷钧耳畔!

    “是的,是我……是我!”

    “雷钧?!真是你?”

    “是我……简柔,是我啊……”

    黑影里,女子慢慢走过来,一直走到他的跟前,停住脚。

    是的,是简柔。

    有什么沉重的东西,自那一刻从雷钧的肩上重重跌落。

    雷钧不由觉得眩晕,他慢慢蹲下(身shēn),用手捂住了脸孔……

    他开始哭,泪水不断从指缝里流淌出来。

    雷钧想说话,他想说“简柔我一直在找你”,他想说“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

    可是除了哭得像个孩子,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想竭力遏制住自己的哭声,在这深宫里,在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刻,被人发现他这个皇帝哭成这样可不太好办,可雷钧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就仿佛那些泪水和呜咽并不属于他,忍耐了足足九年,到此刻它们再也忍不住,终于迸泻了出来……

    女子也蹲下(身shēn),用手抱住他的头,她的(身shēn)上也发着抖。

    她扑簌簌地落泪,一面紧紧抱住雷钧,用手抚摸他的脸颊,肩膀,后背……就好像在抚摸一件珍宝那样仔细和温柔。

    没错,是简柔,泪眼迷离中,雷钧能够看见女子的脸孔,她不是稚嫩天真的宁远公主,不是惊惶悲切的宣华夫人,她只是简柔,那个做了他妻子七年的女人。

    历经九年,他终于再度见到了简柔。

    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妻子。

    《附录》

    关于杨广的后宫:丢开隋炀帝艳史之类的野史不提,据记载,杨广的后宫其实乏善可陈,被提过的也只有萧后、萧嫔、陈贵人、宣华夫人、荣华夫人。虽然宫内一直就有三夫人、九嫔、十二婕妤等庞大的编制,但是这些坑里,似乎并没有填上该有的萝卜(很好理解,这人就(爱ài)个花架子)。就连被提到的其中两个还是移栽自他老爸的田里。

    事实上,隋炀帝的子女并不多,有记载的只有五个: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其中至少三个是皇后生的。

    比起唐太宗那连建制的儿女们,他可差远了……

    都说他为博得父母欢心,命所有怀了孕的妾打掉胎儿……且不说古代人重视家族繁衍的心理,至少登基以后,他应该就不必这么做了吧?爹妈全都拜拜了他还做戏给谁看?

    难道此人一登基就患了少精症?

    这个人当然算不得什么良善之辈,不过某些方面的“劣迹”,恐怕是后世各怀心思的人给他添加上的。

    bgm:林忆莲《野风》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