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五三章 雷钧的决定

    <---凤舞文学网--->

    五,雷钧请了天假,他去行办了点事(情qíng)。--凤舞文学网--

    简单来说,他将家里的积蓄全部提取出来,然后把房贷一次还清了。

    那笔不算少的积蓄,原本是紧急储备金,只有他或者蕾蕾生了急病,需要大笔医药费的时候,才会拿出来救命。

    办完手续,雷从银行出来,他没有立即回家,却去了公园。

    那座市内著名的公园,在他上大学的时候还需要收门票,现在已经免费了。雷钧信步进去,绕过已经凋零的草坪,来到湖边。

    白色长椅的漆有点脱落,雷拂去上面的落叶,坐了下来。

    深秋的公园几乎没什么人,今天不是周末,游客更加稀少,雷坐在长椅上,慢慢仰望天空,秋(日rì)的晴空,深蓝目,像要把人吸进去,枯黄落叶跌在雷(身shēn)旁,发出很轻的“咕”的一声响。

    雷还记得,早年他和简柔经常来这儿,公园里有人工河道,他们划着小船穿花过柳,有时说笑,有时,静听船底流水淙淙……

    简柔伏在船头,闭目假寐的样子柔美动人,别在她丰沛黑发上的那朵子花,清纯洁白。

    那时候他们都很年轻,年轻到连蕾蕾还没出生。

    后来有了蕾,他们也经常带着孩子来公园,雷仍然记得,蕾蕾学走路那会儿特别不老实,说什么不肯叫大人牵着,他和简柔只着腰跟在孩子(身shēn)后,用两手保护着,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蹒跚的步伐……

    但那时候,他一点都不觉得累,也不觉得烦。更多请到、〕那是多么美好的岁月啊,他有全世界最美丽的妻子,还有全世界最可(爱ài)的女儿,雷甚至能感觉到路过的人们,望着自己时那羡慕的目光,所以,他总是不断用谦虚的微笑,来掩饰心中的骄傲和自豪。

    从来没有过的自豪。

    简柔失踪之后,蕾蕾整夜啼哭着要妈妈,孩子哭得嗓子都嘶哑了,雷钧却只能以“妈妈就快回来了”这种谎言安慰儿,同时也安慰自己那颗绝望的心。那段时间他连崩溃的机会都没有,因为眼前,还有这么小的孩子等着他照顾和抚育……

    过去的种种,一浮现眼前,这短短十几年的经历,对雷而言甚至比他在隋朝的几十年,更加深刻难忘,而这不仅仅因为时间的远近。

    如果可以,雷甚至愿意再承受一遍过往,他和简柔还有蕾蕾的过往。哪怕其中充满了痛楚和孤独。

    如果可以,他愿意拿整个大隋朝的天下来换这一切,拿他曾经(日rì)思夜想的皇位来换这一切,哪怕,只换得一天24·时的三人团聚。

    他曾经有过很多妻子,是她们谁也不能与简柔相比;他也曾经有过很多孩子,他们同样也无法和蕾蕾相比。因他从未那么认真投入地(爱ài)过她们,为们激动和痛苦;他也从未那么耐心地抚育过那些孩子,为他们的(日rì)常起居和无数琐事((操cāo)cāo)心烦恼……

    他甚至从没有像对蕾蕾这样,手给那些孩子们擦去腮上的饭粒。

    如果可以选择,雷希望一直被蕾蕾数落“不许乱动我的漫画书”,不希望如其他那些孩子一样,穿绸戴珠、恭恭敬敬跪在(殿diàn)下,称呼他“父皇”……

    孩子的欢笑声打断他的沉思,雷抬起头来,望着远处凋零的草坪,那儿有两个放学归来的孩子,他们正和一条金毛犬玩得欢。

    “这也许,是我对这世界的最后一瞥。--凤-舞-文-学-网--”雷突然想。

    周五的晚上,蕾蕾回来晚,今天老师拖了堂,又和同学去逛了,所以到家的时候已经七点了。

    令孩诧异的是,屋里没有飘着以往的饭菜香味儿,父亲却坐在书房的灯下,对着一堆存折和账本发愣。

    “爸?”她喊了声。

    雷一怔,这才转头看:“……回来了?”

    女孩松了口气,靠在门上,拖长声埋怨:“都几点了还不做饭?我快饿死了!”

    雷钧呆了,像是刚刚回过神来:“哦!哦哦!我忘了!”

    他赶紧起(身shēn)关上灯,往厨房去。

    “真厉害,这都能忘。”蕾蕾嘀咕着,把书包扔到沙发上,“累死我了……”

    “每天不说一句‘累死了’,你这一天就过不去。”

    “什么呀!我真的很累!”蕾蕾有些不满,“今天两次连堂,下午的活动课还被物理老太太给占了,爸,您说这有多可气!我们的活动课一周才一次呢……”

    雷笑笑地听着,他一面从冰箱里出蔬菜和(肉ròu)。

    “……真的很过分!而且上周五还非要来上课,谁不知道我们班第二天就去市里参加交谊舞大赛了?火烧眉毛的时候,谁有心思听她絮叨呀?班主任想帮着我们都不成,我看我们班主任还是嫩了点。”

    “觉得你们黄老师了点?”

    “一般(情qíng)况下还行,是对付物理老太太就还差点,还年轻嘛,才二十八。”蕾蕾说着,忽然故作神秘,“对了对了,爸,你知道么,我们黄老师谈恋(爱ài)了。”

    雷笑起来:“老师谈恋(爱ài)很新鲜啊?”

    “不是啊!詹小琪说上次在嘉禾广场看见她男朋友啦,真完蛋,还没黄老师高呢,长不帅,唉。”

    “或许人(挺tǐng)不错呢?帅不帅的,有什么要紧?”

    “哎?爸爸,话不能这么说,我们都觉得黄老师这种大美女,怎么也得找个王力宏那种等级的男友吧?比还矮……您听听,这怎么配啊?”

    “……什么时候老师的婚姻,轮到学生来评定了?”

    “这不是评定,我们也就八卦一下,嘿嘿。”

    “小丫头眼界太高,”雷笑道,“世上只有一个王力宏。

    ”

    “不是王力宏也行。”蕾蕾想了想,“小武叔叔也(挺tǐng)帅的,不差给王力宏爸!不如把他介绍我们黄老师吧!”

    “乱来!第一你们班主任有男友了,第二,小武叔叔也有友了。更多请到、〕”

    “啊?!真的?谁啊?”

    “方队长的姐姐。”

    “哇!天大的新闻,你怎么没告诉我?!”蕾蕾做了个惊诧的表(情qíng),“而且是姐弟恋啊,当下正流行!”

    雷钧看了女儿一眼,笑了却没说话。

    “今晚吃啥啊?”蕾蕾奇探头“哇噢!红烧猪蹄!还有白斩鸡!干吗啊这么隆重?”

    “……庆祝你期中考试考完。”

    “拉倒吧!都考完半个月了。”蕾蕾悻悻说,“我知道我化学没考好,您这是曲线救国,拿红烧猪蹄和白斩鸡来讽刺我,是吧?就说我那试卷有红似白的是吧?”

    雷钧把菜放到水龙头下冲洗着,忽然,他说:“蕾蕾……”

    “嗯?”

    “要是没有爸爸给你做饭,你怎么办?”

    女孩爽利地回答:“吃麦当劳。”

    水沁在手背上有些凉,雷钧摇头苦笑。

    “还有康师傅,不行就煮点冻饺子呗。”蕾蕾满不在乎地说,“您出差的时候我不都这么过来的么?总上苏那儿吃,也(挺tǐng)麻烦人家的。”

    “……那要是,爸爸得好久回不来呢?”

    “好久?”蕾蕾一怔,“能有多久?一个月?不行我去吃学校食堂呗,啊!对了爸!我跟你说!上次张莹在学校的米饭里吃出一只疑似小强胳膊!”

    “胳膊?!”

    “咳,就是螂爪。”蕾蕾嗤嗤笑起来,“男生们拿去实验室用显微镜看了下午,都说是一只小强的前爪。后来这事儿就被我们生物老师知道了,他干脆把那东西拿到课堂上来鉴定……哈哈哈!爸爸你知道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什么?”

    “是扫帚苗!哈哈哈!”

    雷再次笑起来。

    那天晚上,雷钧坐在书房里,他能从敞开的房门,看见客厅里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蕾蕾。

    她已经十六岁了,(身shēn)材发育得很好,和那些拼命减肥的苍白孩不一样,蕾蕾仍然有点婴儿肥,脸蛋则永远红润得像苹果。女孩高高的个子长长的腿,还有下巴上的小坑,这都很像雷,脸型五官却像极了简柔,和母亲一样,有着一双清亮的黑眼睛,目光里那一往直前的勇气,都非常神似。

    隋朝这个年的少,多半都已出,为人妻母了,可蕾蕾还连袜子都洗不干净,的衣服常常雷给她收拾。

    她才刚上高一,并且,甚至还没结交男友。

    雷忽然觉得有点遗憾,他以前不该那么担心孩子早恋,果蕾蕾能有个男友……

    无论如何,他都无法亲见女儿成家立业了。

    在周一的会议上,雷宣布了个惊人的决定。

    他说,他已经找到了弥补漏洞的办法。

    “别告诉我,你打算回隋朝去。”方无应声凉凉说。

    “你很明白结症在哪里。”雷钧看看他,“除此之外,别无它法。”

    苏虹惊得睁大眼睛!

    “回隋朝去?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苏虹。”雷说,“我回去,代替那个死控体度过那两年时光。”

    “可是那怎么行!”

    “很简单,只要将离线宇宙取消,让一切如原发宇宙的历史那样进行就可以了。”

    “……你确定这样可行?”苏虹怀疑地看着他,“那只个离线宇宙,里面的人也只死控体,你确定你可以取代它?”

    “没什么难的。”雷钧甚至微微一笑,“只要过去呆着就行,既然离线宇宙里面的死控体,以静止状态充当了暂时的历史桥梁,那么我也不需要做什么,把一切保持原样即可。我是一切问的根源,既然是活生生的我去取代那个轴点,一切就都会按照我的意志继续往前。这样,堵塞的历史就会继续往前走了。”

    “我总觉得你说得太简单了。”方无应皱了皱眉头,“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这样,你和那个死控体的杨广毕竟不一样。”

    “从整个历史来看,功效是一样的。技术要求也很简单。”雷钧耐心地说,“我不需要再创造什么,就按照史书上说的做,只要维持到618年,让我表哥李渊建立大唐,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大家一阵沉默。

    小武突然开口:“在616年和617年保持原状那都好说,可是头儿,到了618年怎么办?”

    “到那时就只有让梁所长……”

    苏虹说到一半,突然停住!

    她想起来了!

    这不是她的玄宗时代,这是个离线宇宙,里面根本就没有梁毅的出现!

    “……没有人会去救你的,头儿。”小武轻声说,“你会死在618年。”

    办公室里,静如坟墓。

    “如果必须那样,就那样吧。”

    雷这一句话,就像往油锅里撒了把盐!

    “就那样?!疯了!雷,你这是要自么?!”

    “绝对不行!雷这绝对不行!我们肯定能找到别的办法……”

    看着那三个,雷苦笑起来:“好吧,就算我不过去谁能想出更好的办法来?”

    鸦雀无声!

    “为这个漏洞,进度已经停滞快两个月了。”雷心平气和地看看他们,“如果能有更好的办法,我也不愿回去面对那一切。你们以为研究所的人不着急?我敢保证他们全都清楚,只有这么做才能保住屏蔽,只不过……只不过没人肯把这办法说出口。既然此,就由我自己说出来吧。”

    “……”

    “再不把漏洞补好,屏障就会崩溃,忘记白起说的话了?隋末这个基础点旦垮掉,整个屏障都会受损,那是我们谁都无法承担的大灾难。”

    “那也不能拿你的(性xìng)命去填补!以为你是女娲?!”

    雷苦笑起来:“我说方无应,你就不能给点的比喻?”

    “你想听什么?!”方无应有点火了,他一把将资料摔在桌上,“让我叫你‘拯救地球的superman’?蝙蝠侠杨广?!”

    “如果屏蔽掉,就只有把总阀门关上,可现在我们找不到所长,谁也不知道总闸门在哪儿。”

    雷似乎完全没有被他激怒,他的表(情qíng)仍然那么定,“一旦时空紊古今混淆,这世界会发生什么事儿?”

    “这不是还没有发生么!”

    “方队长,你必须明白:不是每一个暴君都能像你我一样,变成合法公民,而且就算是咱俩,也是经历过那么多磨难才成了现在这样子的。白起和黄巢没有毁灭世界,杨广和慕容冲没有,是比咱们更变态的张献忠会不会呢?和你同时期的那些十六国的躁郁症,他们会不会呢?难道你想拿枪顶着他们的脑袋,天天((逼bī)bī)着他们按时服用盐吗?”

    方无应一时真想不出话来反驳。

    “其实真和我无关,拯救地球那种小孩把戏,谁(爱ài)干谁了,”雷说,“地球(爱ài)灭不灭,它灭一百也和我无关。

    我只想让自己的女儿平安活着,我希望永远都不要遇到那些杀人魔。”

    “雷钧……”

    “要做的事(情qíng)还有很多,裂缝一天比一天大,谁也不知道屏蔽什么时候垮掉,或许下个月,或许,就在今晚。”雷说到这儿,顿了下,“与其坐在这儿辩论,不如赶紧动起来。单单就我个人而言,也有很多事必须立即处理,我们甚至找凌涓帮忙……”

    他停了停,又微笑了下:“那么,就这样吧,散会。”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