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五二章 漏洞的真正成因

    <---凤舞文学网--->

    来一切的根源竟然是这样的!

    “另外,难道你们不觉得在你们几个的(身shēn)上,或多或少,都有着始皇帝的影子么?至于占百分之多少……你们自己可以去估量”白起看看他们,“总体说来,早年磨难多,皇位来得不易、思维无定式、手笔宏大、善于征战,当然,也有后世所说的暴虐残酷、好大喜功啥的,还有,个个都杀人如麻,对了这是最关键的。--凤舞文学网--总之,他不可能选择形象太正面的温顺君主,他对正面的一向无兴趣。因为他父亲就从来不是一个‘正面’的帝王。”

    方无应与雷钧对视了一眼。

    俩人表(情qíng)都显得有点难堪。

    这么看来,也难怪梁毅会接二连三挖出来一群暴君:无论是慕容冲,黄巢,还是杨广,的确也可以算是骁勇善战甚至杀戮无数。

    “可……可我不是这的吧?”小武结结巴巴地说,“既然是要光复祖业,那他把我弄过来干吗?不管是建国还是治国,我都帮不上他什么忙。”

    “你不是他挑选的。”白起说,“项工程在名义上,是研究所与军方的合作,人选并不完全由长公子来定。”

    “你是鹰翼选的。”方无应突然说,“小武,你忘了么?”

    “啊……”

    “而且毕竟,不能做得太显。”白起看了一眼苏虹,“所以也有女(性xìng)入选。当然,官方的那些人种研究啥的,在我和长公子而言都是幌子。”

    方应想了好久。才说:“可事实上梁所长在那几年里从未给我灌输过这种思想——不。民主思想倒是灌输了不少。我是说。单就光复大秦帝国什么地到离开也没提过只字片语。”

    “唔。对此我不得不有所推测。我个人看来。他地潜意识里。有把这项任务无限后延地倾向。”白起说“在各项领域进行研究探索。似乎远比恢复大秦对长公子更有吸引力。而且虽然他自己说要把各位培养成效忠大秦帝国地有力帮手。但现在看来。他对你们每个人在现代社会中地健康发展。明显更加有兴趣——对了忘记说了。我离开地那年。他似乎开始关注神经分子生物学以及现代心理学了。所以……”

    他住了一圈周围地人:“你们明白他真正想干地是什么了么?”

    方无应不由扶额叹气。

    熟知心理学地他当然明白。梁毅真正想做地本就不是恢复什么大秦。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究竟在做什么。

    他在投(射shè)于这无数次地模拟行动里。梁毅始终在自我意象中拯救和改变着他地父亲当然。是他眼中所见到地父亲:从外人角度看来。这批被梁毅所救地人其实并无太多共通之处。和秦始皇更是扯不上关系。于是也显得他整个行为看起来疯狂荒谬——问题是。谁能完全体会到他地感受?谁又能确切知道。通过梁毅地眼睛所看见地那个千古一帝究竟是什么样?

    谁都不能。

    因此,这一系列行动中真正的“意义”,恐怕只对梁毅一个人发生作用。

    人的一切行为,都掩盖着深深的心理原因,他人想仅仅从行为的表面去了解根源,注定是枉然的。

    “一般而言,当你和一个人同住一屋长达十年,你会完全了解他——哪怕他是个绝顶的天才,至少应该能了解百分之八十,可这对我而言也足够了。”白起摇摇头,“所以后来,我的耐心终于被他消磨光了,但我又不能要求他做些什么,既然是人家重新给予你生命,那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况且他是储君,我只是个臣子,本该停在归乡的路上,然后被君上赐死。像只走投无路的老猎犬。于是我就说,长公子,既然你暂时不会采取需要我帮助的行动,那我想申请出”

    “出”

    “是的,之前始终在两种地方呆着:研究所的实验室,大学。

    而且……说来惭愧,那时我对国外反倒比对国内更加熟悉,刚过来那段时间,我连普通话都不会。--凤舞文学网--”白起说,“长公子根本就不管这个,我是说,语言方面。我们俩当然不存在交流障碍,都是秦人,有人在跟前我们就用外语,在国外我没什么机会学现代回来对着中国人……我说的古汉语他们听不懂,所以还是只能说外语。”

    到此,方无应终于明白苏虹所言的“白起像外国人”的意思。

    原来他并不是在现代中国打的基础,这个人是从国外开始他的新生命的,梁毅最开始给他填充的全都是西方思维,海外长达十多年的生活,把白起自(身shēn)的战国气息给磨损掉了很多。

    “所以我想,至少得让我亲眼自己出生的这片土地到底变成了什么样,至少得让我学会现在的中国话。”

    “于是……您就去了华鑫厂?”

    “没那么快。”白起说,“我在外头至少转悠了五年,也干过各种行业。拜长公子所赐,虽然了解的都是当下科技的尖端,可在常识方面总算不是一无所知。幸好,资本越是繁荣的地方,人就越容易活下来。一开始由于所提供的履历限制,去的都是外资公司,或是高端企业的技术开发部什么的,因为外语比得顺,我也只能去那些地方。后来适应了,普通话也顺溜了,就想进入不同层次,想更深入看看这个社会,至于华鑫厂……”

    他沉

    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才说:“我偶然结识了一个职工,当时他误以为我要找工作,所以向我推荐了这里。”

    “也就是说,您是从普通工人进入厂里的?”

    “差不多是如此。”白起说,“本来只想了解一下然后就离开,但是后来我发觉他们严重缺乏帮助。”

    “于是您就决定留下来帮他们?”

    “我想自己能够把这个厂带往何方。”他抬起头,平静地说“至少现在里的规模是五年前的三倍,也能安置更多的孤残人员了。”

    不知为何,方无们内心中,涌动起一种温和的激动。

    “后来我将此事通知了长子,他似乎还(挺tǐng)开心那很好,我们各忙各的。”白起说“我离开研究所之前,曾经和他约定了十年期限。就是说,十年之后,就将正式展开我们最初的计划,恢复大秦帝国。”

    “如今,十年之到了么?”

    “就在今年。”白起说“按理此刻我应该和他一起开始我们的计划,可是他不见了。”

    大都陷入了沉默中。

    “不过这倒使得我松了口气。”的表(情qíng)略微放松“眼下我还不能离开华鑫厂,正好是关键时刻虽然我是有事才来找长公子,可他既然不在就算了。抱歉……我想我能够说的就这么多了。”

    雷叹了口气:“也就是说,我们仍然不知道梁所长去了何处。”

    “是的,而且我敢肯定他没有死。

    ”白起皱了一下眉头,“大概是研究工作出了什么问题,其实我早就想提醒他,这个计划有多处漏洞,但是基于我自己也想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漏洞?您是指……”

    “不是屏蔽出现问题了么?”白起回头看了看那块依然挂在墙上的点阵图,“如我所料。”

    他这话一说,那几个都激动起来了!

    “就是说,您知道出现问题的根源?”小武站起来,“请您告诉我们吧!”

    “这事儿说起来有些复杂,鉴于时间关系我就不细讲其中的理论了,”白起看了一下手表,“长话短说,整个时空系统是长公子开发的,他是从自(身shēn)可以任意穿越时空的特质中得到的启发,然后经过十年的研究才打通了这个隧道。如你们所见,它无法持久常新,经常会出现故障,因为,一来时光隧道和长公子自(身shēn)不同,它不是自然体,而是人工体;二来,他把咱们这些人弄过来的这个事实,也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原始屏蔽。好在我们相应地想出了修缮的办法,这也是你们如今正在做的工作,另外你们也知道,历史生命体会影响原发历史,而单独的未死去的自然生命体——也就是如今我们几个的状态——则不会,它只与另一段历史也就是当下时段有关。至于为什么隋朝这一块怎么都修补不好……”

    白起回头又看了看图板,然后转过脸来,望着雷钧:“很可能是你的缘故。”

    这下,所有人都呆了!

    “我?……”雷钧愣住,“为什么?”

    “每一个被你们所长弄过来的人,他的历史生命是完全结束了的,唯独你不是。”白起说,“你还差两年。”

    “什么意思?!”

    “杨广,你在历史上的生卒年是到618年为止,但是,长公子在6166年就把你弄过来了。”

    这太惊人了!

    “怎么可能!”雷钧愕然,“历史上那两年并无空缺啊!”

    “是的,史书上说你在6166年去了江都也就是扬州,然后618年被弑。可是这两年……”白起看看他,“你看见自己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雷钧有点糊涂,“好像……好像什么都没干。”

    “是的,你什么都没干,完全停滞了。”白起说,“听起来就像一个运动员突然间半(身shēn)不遂,瘫倒在(床chuáng)上,之前几十年的活蹦乱跳全都没有了对吧。”

    雷钧的脸色有些糟糕。

    “那是一个封闭的假宇宙。”

    “啊?!”

    之后,白起停了许久,才说,“我只能以这样的名称来形容它,是长公子虚拟出来的一个螺旋(性xìng)宇宙,他将这个人工宇宙和原发宇宙重叠起来,以它来充当原发宇宙中,你本该自己完成的两年历史。然而因为这是一个人工的离线宇宙,(身shēn)在其中与之相关的都是死控体,所以里面那个你,也就是6166到618年的那个杨广,他什么都做不了——当然了个虚拟的死控体的确是什么都干不了的——所以你在江都的最后两年生活,基本上是空白。”

    办公室里,死寂一片!

    “唔,我不得不承认,这是长公子的一个重要实验破(性xìng)的,他当时正在探索离线宇宙以选择了这个点来尝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你……咳,你在历史上的评价最接近始皇帝。我想,这也是一个重要的个人因素。”

    雷钧艰难地抬起头来:“我以为是我……是我太过于逃避,所以才怎么都不记得临死前两年的事(情qíng),史书上都说我在江都大肆荒……”

    “如果在原发宇宙里始皇帝复活而不引起大的混乱,那是很难的事(情qíng)是如果在一个小范围的离线宇宙里进行这项工作,就算出现故障成的损害也会太大。”白起说,

    你不是看着史书也想不起来是根本就不知道。

    ”

    “意思就是说……就是说……”雷钧有点接不上气的结巴。

    “就是说,如今这个世界的历史书里,关于你个人生涯最后两年的记载,全都是假的。”白起毫不迟疑说,“那是长公子安排的离线宇宙。”

    白起说到这儿,又安慰地看了看雷钧:“杨广,长公子他大概也是为了你好——在他自行取消的那个原发宇宙里,你个人(身shēn)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清楚,他也不肯告诉我,恐怕那段时间对你个人而言,是非常非常糟糕的一段岁月,很有可能超过了目前史书记载的糟糕程度。不然他不会这么做。”

    “可这和屏蔽破裂有什么关系?”苏虹问。

    白起责难地看一眼,似乎是奇怪她能提出如此愚蠢的问题。

    “因为杨广他的历史生命应该完结在618年,娘娘。这就像我的历史生命体该结束在公元前258年一样。而我的确是在公元前258年过来的。可事实上你面前的这个人,他在616年就跳出来了,他的历史生命体并未如你我一般结束,因此6166年到618年,与杨广有关的全部历史都是停滞的。假(性xìng)历史也就是离线宇宙,虽能抵挡一时,但是时间一长……当然,若他只是个普通农夫,一辈子只认识村里十几位乡亲,可能还没什么大碍,然而问题在于,你面前这个人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最高统治者。”白起说到这儿他们,“历史,我们所轻松吐出的这两个字其实永远是个存在,它的长期停滞和空白会引起什么,你们应该和我一样清楚。”

    他们当然知,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要坚持把辛弃疾送回去的缘故——辛弃疾对南宋的影响,尚且不如杨广对隋朝的影响大。

    看看解释得差不多了,站起(身shēn):“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大全都站起(身shēn)来,他们想说点什么,可是谁都没说出来。

    白起走到门口,又停下来。

    “另外,我必须通知你们。”他看他们,“以我有限的所知,以及最初参与这项研究的经验而言,少数几个基础点是需要你们特别注意的。”

    “基点?”

    “如果用形象化的语言来解释,那就是:时空屏障是由有限几个基础点支撑起来的网状通道,别处垮掉还可以修补,但是基础点一旦垮掉,就无法修补了。”

    “有哪几个?!”

    “(春chūn)秋末期、东晋末年、隋末、宋末、清末。”白起说,“一共五个,其中,隋末又是这里面最重要的一点,因为它恰好在正中间。”

    “……”

    “一旦基础点垮掉,就只有把总闸门关上这一个办法了,不然会引起时空混乱,这是我们谁也担负不起的大灾难。”白起又说,“总闸门一关闭,时空屏蔽就再也不能使用了。”

    “总闸门?!”雷钧大惊,“可是所长从来没和我们提过!”

    “是么?我不知道。”白起想了想,“或许是出于他个人的考虑,毕竟总闸门太重要,我也不知道它在哪儿,能够控制总闸门的始终只有长公子一人。”

    他说完,又看了看那几个:“看来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已经能够自如生活了,这也不错。我不能对你们眼下的生活多加评论,至于我自己,把眼前的事(情qíng)处理好之后,仍然随时待命恢复我大秦,无论何时——再见。”

    目睹着白起离去,办公室里一时没人开腔。

    最终,小武打破沉默。

    “……也就是说,一切都基于一个走了形的复国计划?”

    小武的声音如同做梦。

    “但是,所长毕竟没真把咱们强拉去恢复他的大秦帝国,”方无应说,“我们仍然应该感谢他。”

    他的表(情qíng)疲倦不堪,大概是一下子接收了太多惊人的信息又没法消化所致。

    沉默中,雷钧慢慢站起(身shēn),走出办公室。

    “雷钧?”苏虹喊他。

    “我……我得想一想。”

    他的声音低沉无比,隐含着无法言明的复杂心绪。

    《附录》

    白起谈到的所有学术方面的东西,都是我想当然的东拼西凑,这不是科技论太认真你就输了。

    bg,这次的歌曲是单独送给白起将军的,大笑!

    只可惜白起有点瞧不上stingg,因为他是那种……呃,在音乐上很守旧的人,他曾和梁毅说八十年代之后红火的都是garbage。他这种看法惹怒了喜欢suede的梁毅,于是梁毅谆谆教导某位大良造:听音乐不要守旧,至少该听听u2,但白起说自己都被人罩了几千年“战争狂人”的帽子了,再去听什么u2岂不滑稽?而且他说除非他听编钟,否则“守旧”二字不能扣在他头上。

    小道消息,白起的手机闹铃是黄色潜水艇。

    顺便说,梁毅给他爹首推的音乐人是川井宪次(他爹经常拿川井宪次催眠,某次梁毅错拿了she的dd,结果他爹半夜被骇醒。

    <>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