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四八章 “人屠”的造访

    <---凤舞文学网--->

    别拿穿越不当工作第百四八章“人屠”的造访

    虹从办公室出来水的时候。--凤-舞-文-学-网--看见他站在办公室门

    那是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穿一件很朴素的灰色夹克衫。戴着老式的黑框眼镜。

    “请问……”

    苏虹刚一开口打听。方就递过来一张条。

    那是门卫开的“访进入许可证”苏虹扫了一。看见了排头的“华鑫电源设备厂”个字。

    “您是来找……”

    “雷局长在么?”那年人问。“哦。他在。”苏虹赶紧说。“有事我们局长?”

    那男人点点头:“是的。”

    “请进来吧。”苏虹把他让了会室。“先这儿等一会儿。我去通知他。”

    男人依言在沙发上坐下。会客室的门着。对面的小武不由看了他一眼。

    是一张文质彬彬线条有点细致的脸。来访者(身shēn)材中等。不算太高。皮肤黝黑。表(情qíng)和语都不太多的样子。

    苏虹看着雷钧进了会客室。然后关上门。回到办公桌前。

    “?”小武问。

    “设备厂?不是该设备部么?找局长干吗?”

    苏虹想了想:“推销设备?”“不可能…”

    俩人在外头闲聊的功夫。雷钧正疑惑地打量来访者。

    “请问……”

    见他进来。来访者赶紧站起(身shēn):“您就是雷局长吧?”

    钧点点头:“您……”

    来访者没立即回答他。他迟疑了片刻。才道:“其实。我并不是来找您的。”

    这话一说出来钧也愣了。

    “那么您是想见谁”

    “……梁毅这个人。你知道么?”来访者突然问。

    许久没有听见这个字。雷钧有点震惊!“您说的是梁所长?当然了。”钧说。“我认识他。我是他的学生。”

    “嗯。这个我知道。可你知道梁长去哪儿了么?”

    被对方这么一问。钧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哦这……”他了良久所长他五年前就去世了。”

    来访者的眼睛顿时睁大了!

    “去世了?!”中年人露出一副万分惊诧的表(情qíng)!

    “是的。”雷钧点点头。“五年多以前去世的那时候所长刚刚退休。--凤舞文学网--所以……”

    “怎么会?”

    雷钧点点头:“呃。也知道您的心(情qíng)——您是他的好友?”

    来访者皱起眉头:“称不上好友。”

    钧一时无语。

    “我们好年没联了。”来访者继续说。“难怪昨天打电话过来。总机一直强调说这没这个人。”

    “呃……”

    “那么。请问您是梁所长的……”雷钧试探着问。

    来访者看看他。这才醒悟到自己还没自我介绍。

    对方从随(身shēn)带的皮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雷钧。

    钧接过来。那上面写着:华鑫电源设备厂。白。

    钧被那名字给吓一跳!

    看出他神色异样。中年人问:“怎么了?”

    “呃抱歉。”他笑了一下。“很少有人叫这名。”

    “的确。”对方神色没有改变。“现在为止。我没遇到过同名同姓的。”

    “听起来还是有好:的。”雷钧收好名片。又问:“么。虽然我们所长过世了。请问您有什么事(情qíng)呢?”

    “既然他不在。我事儿也就没必要说了。”叫白起的中年人皱了皱眉头不过我想问一下。你们长不会是生了什么病去世吧?”

    钧迟疑片刻。摇摇头:“真抱歉。这我不清楚。”

    “咦?怎么会不清?”

    “据说事(情qíng)很突然。似乎也不是生什么病……”雷钧停了停我只能告诉您这么多。”

    “果然。”男人不动声色地说。

    钧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两个人之间出现了一阵沉默。

    下去的必要了。”

    见对方要离开。雷钧突然心里一动!

    “请等一下。”雷钧忙拦住他。“您的口气。似乎对所长的事(情qíng)有所了解?”

    男人良久地看着他。然后。说:“解?你是指?”

    钧顿了半晌。才道:“关于他的死因。”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可是所长死很跷……”

    “你亲眼看见他断气的么?”对方非常利索地说。

    “呃……是没有。”

    “既然如此。干吗确信他死了?”“啊?!”

    白起说到这儿。似乎厌倦了这种没营养的对话。“。我的回厂里去了。”

    “厂”

    “华鑫电源设备厂。”他像看傻一样看着雷钧。“刚才给

    片的。我是厂长。”

    “哦哦。对不起。”雷钧赶紧说。“可是您为什不相信梁所长去世了?”

    “因为我没亲眼确他的死亡。”中年人又重复一遍。好像雷钧问的是人为什么要呼吸这种蠢问题。

    这下雷钧傻了!

    望着他傻瓜一样的表(情qíng)。对方似乎也诧异了。

    “怎么?原来你什都不知道?”

    “知道什么?”

    钧呆呆望着他。那个叫白的男人静静望着他。然后闭上了嘴。

    静默。

    “我的回去了。”他突然又说。而且再次起包。“时间不早了。下午厂里还的开会……”

    钧有点抓狂。

    “您就……就不能把话说清楚再走么?”他勉笑着挽留对方“就算我不知道。有什是您不可以说的呢?”

    点点头。“告辞了。”

    然后他门。走了出去。

    钧完全不知该如何阻拦对

    出来会客室。那个叫白起的人走他们的模拟点阵图前。站住了。

    是时空屏蔽检修任务图。

    自从上次在隋朝出那么大的事之后检修工程就停顿了下来。

    因为他们发现。隋朝的撕裂。怎补都补不上。

    检修工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僵局这一两个月内。技术部的人员想了各种办法。但是效都不大。

    昨天下午。他们刚刚为此开过一会议。甚至还联系了调去研究所的凌。

    是因为昨天开会之后就直接下班了小武忘记收起来。这块图板才会到现在还挂在那儿。

    此刻。那个叫白起的设备厂厂长却站在点阵图前。背着手。眯缝着眼睛仔细看那图板。

    小武愣了一下。他站起(身shēn)走过去:“…先生?”

    “朝出了点问题。”他突然头不回地说。“样子裂缝无法修补?果然。”

    小武大大地惊骇了!

    这是一张点阵图。标有特定的符号。外行人根无法看懂——为什么这个人能一眼看出问题?!

    “您怎么知道朝出了问题?”苏虹也走了过来。她同样很惊诧。那人看看他们。他的表(情qíng)微微有点波动。但那痕迹很快就消失了。

    “没什么。”他摇摇头。“再见。”

    还没走两步。(身shēn)后雷钧喊住他:“白厂长!”

    中年男子停下转皱着眉头望着雷钧。

    “……我想知道什么你能看这张图。”雷钧盯着他。一一顿地说。“你不是内人员。应该无法看懂才对。”

    “原因很简单。”对方说因为这种点阵图的最早设计者就是我。”

    办公室里安静让人耳膜疼。

    看看他。叹了口气那人从包里又取出一张名片来。“……华电源设-厂总经理。”小武的目光落到最后那两个字时。也不由一愣您叫白起?”

    “是的。”

    见对方过于平静。小武的表(情qíng)顿时有点尴尬。他也觉察到自己的不礼貌:不管叫什么。那人家的名字。唯一有权利对此说三道四的。只有户籍警察。

    察觉到他的尴尬。白起摇摇头:“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

    白起有点诧异地看看他:“没有觉的憎恶么?”

    “我以为你应该是“好生戒杀”的……”

    小武的脸色一变!

    “干吗这么说?!”

    白起看着他。表(情qíng)似乎有点犯难。又有点头疼:“我觉的你的(性xìng)格不会因为离开南唐而发生改变。”

    小武的脸都白了!

    “你知道我是谁?

    白起颇有耐心地望着他:“看起来我好像不该点破。”

    “你到底是谁?!”

    那人指指名片。

    苏虹一哆嗦。手里的杯子哗啦跌在地上!

    《附录》

    白起:战国时期秦国将军。外号“人屠”。官至“大良造”(商也曾任过此职)。被封“武安君”。是行伍出(身shēn)的战神。真真正正的常胜。至少史料里没发现他有战败的记载。白起以剿灭敌军有生力量为特色。最著名的长平之战。他坑杀赵0万降卒。现代考古人员在遗址处发掘出的数目庞大的人骨足以证明此事属实。长平之战两年后。白起因故被秦昭王赐死。

    他死亡那年。秦始皇满周。

    话说。老头子要是和小卫宝宝见面。--生什么事呢?

    ……噢耶!干脆打一仗吧!下注下注我来做庄家!(众:你够了啦!)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