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四七章 letters from american

    <---凤舞文学网--->

    别拿穿越不当工作第百四七章

    过确诊卫彬的部。--凤-舞-文-学-网--胳膊。腿。都有不同程,。

    危急时刻。他用司机的尸体代替自己了引爆置。然而因为距离爆炸点太近。尽管用了最快速度逃生。卫彬还是无可避免的受了波及。

    不过。同车的35孩童。四个老师。以及他的旅伴阿尔。都侥幸生还。

    在医院里。卫彬问了前来录口供fbi。那个杀人嫌疑者安格内尔。如今怎样。

    大块头的蓝眼男人耸耸肩:“大陪审团裁决谋杀罪名不成立——这案子当年正好是我经手的。就是这样。”

    “这么说。他没死?”彬盯着那男人。“可他杀了一个女孩。女孩的父亲有权复仇。”

    “复仇?伙计。你是从阿门农代来的么?”蓝眼探员意味深长地撇了一下嘴。

    不。事实上。我来比荷马都要晚八年的西汉王朝——可。最终卫彬没再说话。

    他仍记凶犯提女儿时。脸上古怪的悲悯的笑。

    “杰斯明卫”出院那天。当地报纸次用大量篇幅道了此事。标题是:heisback

    下面配上年人抱着鲜花。与孩童亲微笑的照片。那是由被救孩童献上的花朵。

    他再一次了人民的英雄。

    后来卫彬问阿尔文。果当时直把车开到公路站州政府真会和布格姆谈判么?他们真会答应立即处死内尔?

    布里格姆手的名字。

    “听起来很像古老的童话呃?”阿尔文耸耸肩。“不与恐怖分子轻易妥协。是州政府的一贯立场。况且。也不可能立即修改法律判处内尔死刑。但是现在没人为此为难了。杰斯明你拯救了整个州局和他们的文件系统。”

    卫彬没有笑。想起里格姆死去女儿。他仍觉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知道么?如果可能的话。新机构更愿意在时给你拍摄一组纪录片伟大的美国人民就(爱ài)看这。”阿尔文继续开玩笑道。“黑白色的底片是来模拟孩童的受难况。黯淡的黄色胶片呢。适用于描述警员的焦急。布格姆事先寄去州局的那些威胁信件。就用福尔摩斯跳舞小人密码打在镜头的边缘——你知道。一般,众总是对深奥东西里他们仅能理解的那一点儿最感兴趣——然后光影错开显的它们摇晃(欲yù)坠。--凤-舞-文-学-网--

    ”

    就像当时我的生命。彬突然想。如果他是布里格姆。他决不会走投无路。要去威陌生校车里的孩子。

    他只会在第一时间割下安格内尔的人头。以祭亡女——在一切陪审团发出噪音之前。他知道自己干的出来。

    出院之后。卫彬又阿拉巴马住了一个礼拜。之,他和阿尔文一同返回纽约做结束旅的各项准备。

    他们住在阿尔文在约的表弟家中。

    这座公寓楼破旧不堪。甚至烧取暖。这是艺术学生们经常转租的一(套tào)公寓。阿尔文的表弟是个不同凡响的艺术家。刚从欧洲流浪旅行回来。他痴(情qíng)于跳市场和路边宝库。通晓数种讨价还价的语言。并且迷恋艺术。和卫一见如故。他给卫彬讲述自己在西里伯斯岛香料市场的奇异经历以及中迷失在吴哥窟的雨林里那三天神秘体验。然后他们就佛学的早期传播做了一讨论。卫彬应对方要求仔细解释了汉大赋和乐歌的区别。并且用英文翻译一遍《羽林郎》和《焦仲卿妻》…那两天。他们经常做这类彻交谈。

    这是一趟不同凡响旅行。越深这个世界卫就越觉奇妙。他的脑子像个无穷无尽的吸收器。的时候甚至会恍惚不知所处。

    夜半卫彬从黑暗醒来。天气寒冷刺骨。

    这是十一月份的纽约。

    他睡不着了于是坐起(身shēn)来。点台灯。被灯光染成一片金色房间里。四周的家什被一点点渲染成柔和细致的琥珀色。像黄昏的秋雨一般绵软神秘。

    桌下。有一个黄色璐璐提手的式雕花皮箱。那是阿尔文的表弟送给他的礼物。

    弯腰打开箱子。从面取出一叠信纸。卫彬拿出。

    此刻。是清晨还未来到的黑暗。

    他怔怔看着远处雨丝中。霓虹闪烁的街。良久。才开始落笔:林兰……

    林兰。你好。

    我现在在纽约。夜三点五十下着雨。

    明天我就回华盛顿这趟漫长旅行。将于五个小时之后正式结束。

    天已经非常冷了。你那儿呢?我常想起你。不知你现在正做什么。同样是深秋。但此时你在午后的光(阴yīn)里。在地球的另一面。某一点。某一时。

    不过我不会弄

    向。因为我心里的罗远都会指向你所在的地方。

    此刻。我坐在窗前。对面克林顿街悠扬琴声整夜不停。但声音蜿蜒到我耳畔的时候。已经相当细弱了。就好像海水涨落一般。冰冷静静如鼠。

    都写成诗了。

    还是谈谈最近的生活吧。

    我去了阿尔文的家。见到了他那个有点痴呆的外祖母。老人家对我有点不理不睬。阿尔文坚持说这不因为她的痴呆。是她错把我当成了(日rì)本人。于是阿尔文反复和他外祖母强调我是中国人。是“同盟这边的”。

    听见同盟这个时。老太太的脸忽然柔软如蜡。

    我好心接受了阿尔文的歉。

    毕竟阿尔文的外祖父二战时死在门答腊。(日rì)本人的战俘营里。

    对了。关于阿尔文……

    我上封信似乎和你提到过他。联-作室里的人叫他“饶舌阿尔文”。他说起话来像在唱rap。没完没了。而且越紧张话就越多。虽然他是那种天才物理学家。并且获的过两个博士学位。但仍然很childlike——这是工作里其他人给的评价。也许11岁就上大学的人总会如此。阿尔文自己说。这就是过早丧失青(春chūn)期的果。因为他的整个青(春chūn)期是在大学研究室的堆度过的。

    可我觉与其说“失”不如……。他到现在26岁了。仍然还在青(春chūn)期里。

    其实工作室多人都够的上类似评价。但阿尔文就更甚一些。然而我和他很要好。

    莫非我和是同类?这很糟糕。

    但是阿尔文这人不错。甚至极少数时候我们也用说的中国话我的像从坏掉了的磁带里播出来的。他每次说杰斯明你来介太好了”的时候。就忽略他怎么都发不准的那个音。

    我们已经约定明年一块中东旅游。到时候会寄照片给你。

    对了。为了方便起见。我有了英文名。

    jasmin。

    是工作室的人给取的。他们说。这个名字有气质。

    我常常怀疑美国人嘴里所说的“”。因为那或许是指的印度……

    林兰。你能想象包缠头巾吹笛弄蛇的霍去病么?

    我到现在也吃不了任何咖食物

    但是这个名字。现在已经被全体作室的人员接受了。被他们这样长期的叫。我也常常出一种错觉:我其实真的就叫杰斯明。我其实真的就出生在这个染缸一的年轻国家。念着abc长大—jasminwei于公元1982年出生于美国华盛顿特区——就是人们假想中的我的id卡。

    名字这东西像某种魔咒。它总是由别人的嘴里叫出。然后人就借此定自己的根基。

    反正我已经改名一了。

    可是睡梦中。我仍然能清晰地听见他唤我。去病。

    他说。朕之江山。这大汉的天下。无论何时都任你驰骋。尽力去拓宽它明白么?去病。那战马的马蹄。它所到之处。不仅有着无上荣光也将成为大汉新疆土。

    当(日rì)听见这些话的候。那种无比的心(情qíng)。至今我记忆犹新。

    可是如今。我却到了地球的另一面。并且。在(身shēn)边寻找不到哪怕一匹战马。

    如果早知这结果。我还会选择曾经做过的那一切?

    ——如果人类是先“果”后“因”的生物。就像科幻小说里描述的七肢桶。林兰。那么我们该如何度过这一生呢?

    ……是否那样。我你。就会走上另一条路?

    ……

    天空泛起了鱼肚白。细雨渐止。

    卫彬把信叠好。装进已经贴好邮票的信封。然后在上面写好了复杂的中地址:……xx区xx35箱。

    林兰收。

    又看了一遍地址。认没有弄错。卫彬小心翼翼这封信放进皮箱。两个小时之后。它将被送去邮局。如同它之前的那十几封信。

    虽然它们无一例外没有收到过一封回信。

    做完了这一切。卫彬关上了台灯。打开了音乐。清澈柔软的敲击里。闪烁不定的女声。佛来自异世界的一滴泪。

    即将到来的黎明微光里。年轻男人静静坐在那儿。似一尊迎接太阳的青铜雕像。《附录》

    最著名的作品。听的时候眼前就会浮现出黑暗中。卫彬独自坐在窗前的景象。镜头慢慢拉远……很灵。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